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其实,小冲奔向侧面巷子时,蒋白棉是来得及阻止的,毕竟她暂时不用兼顾其他人,第一个反应了过来。

    她本可以喊住小冲,说带着他一起跑,有军用外骨骼装置和改装过的吉普帮忙,肯定要比他一个小孩独自奔逃要快很多。

    但那一刻,蒋白棉犹豫了。

    她从小冲的反应猜测杜衡循迹过来,已经到了附近,如果“旧调小组”一直带着小冲,又没能躲开这位神秘的古物学者,到时候,双方一旦照面,“旧调小组”就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偏向哪方了。

    无论哪一方,都是“旧调小组”目前难以直面的,而且都和他们有一定的交情,给过他们不小的恩惠。

    一想到那样的场景,想到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的为难,想到必须做出选择得罪一方且之后未必能够善了,想到也许会冲动的商见曜,蒋白棉一时有了点私心,没有开口,就那样看着小冲以极快的速度奔入巷子,消失在那里。

    哎,做人总是会贪心,现在都还想着将来能继续左右逢源……可能因为小冲外表上是个孩子,蒋白棉心中的内疚绵绵不绝,难以中断。

    她唯一能宽慰自己的是,小冲的状态明显非人,全力跑起来的速度不亚于军用外骨骼装置运转到极限。

    所以,有没有“旧调小组”带着都一样。

    “杜衡老师……”商见曜忙环顾了一圈。

    他虽然没看见那位古物学者的身影,但还是发表了美好的祝愿:

    “希望小冲能跑掉……”

    很显然,在这件事情上,他更偏向好朋友小冲,而不是老师杜衡。

    可小冲真是“无心者之王”的话,对周围潜藏的危害极大,被杜衡看管起来也许是最好的选择……龙悦红打量四周,依旧被所有人保持各自姿势不变宛若时间定格或大规模感染“无心病”的状态深深震撼。

    他怀疑,小冲如果想,真的能带来又一次“无心病”大爆发。

    从拯救全人类的角度来讲,确实应该把小冲看管起来。

    当然,基于小冲还没做什么破坏,让那种看管更人性化,更人道主义,是很有必要的,反正小冲需求很低,有房间,有电有水,有游戏有食物,不打扰他,照顾好他的“宠物”就行了。

    “现在还反击那位‘心灵走廊’层次的觉醒者吗?”白晨收回望向侧面巷子的目光,语速颇快地问道。

    她认为不管反不反击,此地都不宜久留了!

    “没小冲跟着,我觉得没必要……”龙悦红立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没必要的意思就是这太危险了,没多少把握。

    虽然“旧调小组”曾经解决过迪马尔科这位“心灵走廊”层次的觉醒者,虽然按小冲的说法,那位身上的“定格”效果还将残留一段时间,只是会越来越弱,但此一时,彼一时,以对方表现出来的实力,龙悦红不认为自己等人能非常顺利地展开反击,拿下对方。

    仅是“强制入眠”这一点,“旧调小组”就对抗不了,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憋尿的情况肯定越来越严重,说不定会突破成年人的大脑“底线”,再现小时候尿裤子却醒不来的状态。

    蒋白棉打断了龙悦红的话语:

    “先别说必要不必要,我们连目标在哪里都不知道!”

    这句话是说过商见曜听的,免得他执着。

    之前收拾书包的时候,小冲就说过,他并不清楚那名“心灵走廊”层次的觉醒者藏在什么地方,只是施加了排除“旧调小组”几名成员的无差别、大范围影响,成功阻止了对方后续的袭击。

    如果小冲有跟着,他会感应周围区域,察看谁先从“定格”状态里恢复。

    这大概率就是目标。

    现在,没有了小冲,目标很可能在商见曜和蒋白棉感应范围之外。

    商见曜飞速回应了蒋白棉的话语:

    “可以问问他们。”

    他用没夹着朱塞佩的手指向了远处。

    那里是负责火力覆盖的几名普通袭击者。

    紧接着,商见曜又抬了抬左腕:

    “还能用它感应。”

    蒋白棉念头电转,当机立断地说道:

    “不管怎么样,我们先把车开到那边去!

    “能问出目标藏身的地点,能有机会,就尝试一下,免得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如果不行,就抓紧时间转去青橄榄区,脱离目标的控制范围。”

    她一边说一边就奔向了翻倒在路边的宝石蓝吉普。

    商见曜、龙悦红仅用两个跳跃就抢在了蒋白棉前面,落到了吉普旁边。

    他们分别放下朱塞佩和白晨,依靠军用外骨骼装置,配合着蒋白棉,硬生生把加装了厚厚钢板的吉普给翻了过来。

    无需再有言语的交流,几人相继上了车。

    白晨一脚油门下去,吉普在“定格”的一位位行人间,奔向了远处的袭击者们。

    这样的场景下,其实不适合开车,因为大概率会堵住——司机们也会“定格”,让车辆停下来,一辆接一辆。

    但幸运的是,之前的两次爆炸成功让许多车辆紧急脱离了这片街区,于是,“旧调小组”的宝石蓝吉普在一片空旷的道路上奔到了几名袭击者旁边。

    ——白晨没敢飙起来,怕突然睡着,遭遇严重车祸。

    此时,那几名或扛火箭筒,或驾驭狙击枪的袭击者正围在一台银白色的多用途汽车旁,或跪或站或匍匐,皆静止不动。

    商见曜按下车窗,高声问道:

    “你们背后的那位在哪里?”

    几名袭击者保持着一动不动的状态,无人回答。

    “你们背后的那位在哪里?”商见曜又一次喝问。

    终于,其中一名袭击者动了动脖子,略微转过了脑袋。

    他嘴巴轻张,异常恐惧地低语道:

    “别闹。”

    看来他们不是“定格”,而是接受了什么命令,一心一意地执行……蒋白棉看到这一幕,知道一时半会没法从这些人口中问出什么了。

    哪怕商见曜用了“推理小丑”,用了“矫情之人”,在那条命令之下,优先级应该也不够。

    没有犹豫,蒋白棉立刻说道:

    “去青橄榄区。”

    白晨打了下方向盘,让车辆拐入另外一条街。

    这个过程中,她按下车窗,单手拔出“冰苔”,向逐渐暴露于自己视线内的几名袭击者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那几名“定格”状态的袭击者身上相继冒出血花,安静地“走”向了死亡。

    在这方面,白晨从来不会有妇人之仁。

    她相信,没有了这些能在现实世界里造成伤害的手下,那名“心灵走廊”层次的觉醒者能玩出的花样会少很多,能造成的危害会小不少。

    现在蒋白棉最担心的就是那名“心灵走廊”层次的觉醒者放弃群体操控,创造机会,一个一个地影响“旧调小组”的成员们,让他们在没有“推理小丑”帮忙的情况下,于“真实梦境”中死去。

    所以,尽快脱离对方的影响范围才是上策。

    “注意着彼此,不要让对方睡着!”蒋白棉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一边吩咐起组员们和“加里波第”。

    …………

    北岸废土,那处小镇遗迹内。

    格纳瓦、韩望获和曾朵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在相隔遥远的情况下怎么弄清楚蒋白棉等人的处境,怎么提供帮助。

    “我打算回最初城调查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后,格纳瓦做出了决定,“你们可以留在这边,继续误导‘最初城’。”

    韩望获沉默了一下道:

    “我和你一起。”

    说完,他侧头望向了曾朵:

    “对不起。”

    “我也去。”曾朵自嘲一笑,“没有他们的帮助,我根本解救不了镇里的大家。”

    格纳瓦是智能机器人,这种时候自然不会假装客气:

    “好,一起。”

    …………

    红巨狼区,罗斯塔街19号,“秩序之手”总部。

    因为局势突然紧张被召集起来的沃尔等人听到了远处的爆炸声。

    不会真开始了吧?他们面面相觑间,有治安员进入房间,汇报起情况:

    “在悉卡罗寺附近区域发生了一起枪战,双方有动用火箭筒和榴弹枪……

    “现场目击者听到了童谣一样的歌声,然后全部因为尿急,没注意到后续的发展……”

    这……童谣、尿急这样的描述让沃尔一下联想到了某个案子内的某些细节。

    他又惊又怒地直起了身体,脱口而出道:

    “那支队伍又回来了?”

    他们怎么敢?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阴阳轮回劫 九叔:抽中鬼血的我愈加变态 长生:一曲唢呐,送葬诸天仙帝 我若叫出大帝老祖,阁下如何应对 从解析太阳开始 超人的赛亚人弟弟 仙人消失之后 我必将加冕为王 破世记录 太上武神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