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曾经叫做红旗公社的地方,位于县城东边六十多公里。同样是当年的知青点,在后来却没有同样的幸运。插队的浪潮退却以后,这里彻底地荒芜了下来,回复了风吹草低的原始面貌。

    仅存的一些牧民,近年来忽然发现有越来越多来自远方的客人,到这里寻找远古的草原幽思。这里也确实是整个呼伦贝尔草原风貌的精华所在,一些脑子活泛的当地人开始修建旅馆,扎起了大小不等外观花哨的蒙古包,用烤全羊、马奶子酒和风情歌舞、策马草原等节目换取了大把的钞票。

    作为记忆的一些遗址依然存在。三十多年前的知青集体宿舍、食堂、文体活动中心大体还保留着原有的轮廓,但已经完全没有了使用的价值。没有人同意拆毁,也没有人允许翻新重建,只好等待在岁月的流逝之下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草原的地盘够大,没有人会在意这些残垣断壁的存在。

    姚兰苏定一行人象是在凭吊一样地绕着这些颓败的建筑物慢慢走着,雷胜在不停地解说,熟悉的程度让人感觉他才是这里的主人。几人并没有过多的逗留,他们的目标在宿舍后面几十米远的草场。

    “这里原来大概有两千多平米的样子。”雷胜指着只剩下一些黑色木桩的空地说道:

    “那把火烧完,这里也就毁了。最多的时候,这里可以储存几千吨的干草。”

    “你是说,那把火把这里全烧了?报道当中可不是这么说的——不是保护了国家财产么?”

    “几千吨的干草烧起来,就凭几个小年轻的想扑灭?哼,你们应该明白为什么县里不敢往上报了吧?”

    “那怎么还要将那些人树为英雄?”

    “因为需要啊。何况他们确实努力过了,还成功地让反动分子葬身火海了。唉,不管怎么说,他们得到了回家的机会,这算是一种补偿吧。”

    “老雷,我有一个疑问。”姚兰似有所思地问道:

    “出了这么些英雄,也表彰奖励了,按说不应该让他们这么快回家啊?留在这里,作为标杆,激励更多的人响应号召献身边疆才对啊。刚立了功就走,象什么话嘛?”

    “没人敢留他们了,知道么?”雷胜的眼里,象有一束光在渐渐地明亮起来:

    “虽然那个时候没有把这件事当成刑事案件——都在忙着评功摆好呢。不过,作为警察,我还是调查了一些事情,就我一个人在做……疑点越来越多,我终于忍不住向领导作了汇报。也就是因为我的报告,县里布置了长时间的追捕,但是没有人敢允许我进一步侦查,这不是刑事案件而是政治事件,已经定调的结论,简报上的那些字眼,就是最后的判决。当时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翻案不得人心!几十年的心病啊,你们,准备查到什么程度?”

    “不是说了?这件事不是我们的目标,甚至不是重点,但如果需要,花点精力和时间也无所谓啊。我们可以很超脱的,所有人都可以这样超脱。我说过,这样的陈年老账,没有人需要负责。”

    “有人不这么认为,是吧?我听到一些你们手上案子的情况,然后,逼得你们来翻这个旧帐,是吧?你不用违心地做出这样的姿态,要说超脱,我可以做得更彻底。然后呢,我就这样带着疑问,带着不甘,到死的那天,大家相安无事?换作你,可以这样过下去么?”

    姚兰露出一丝微笑,对方这样毫不客气的态度,并没有激怒她,相反地,她感觉到了对方毫无顾忌的言辞里,流露出的是没有任何保留的坦诚。

    “是啊,大家都不甘心,那么……把这件事情交给我们吧。”姚兰微笑地直视着他。

    雷胜楞了一会,脸上的肌肉在缓缓地蠕动,最后定格成一个雕塑般的姿态:

    “刘向东,可能没有死。再大胆一点预测的话,你们现在所要找的人,很可能就是他。”

    姚兰苏定都没有回应,他们在等待雷胜的解释。

    “现场确实有一个烧焦的尸体,那个时候没有现在这样的技术手段,没有办法进行身份比对。但是,我在现场反复地搜查、寻找,最后找到了这个……”

    雷胜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金属的扣圈,底色是银白的,对称的两侧扭成麻花卷,中间的上部,是一朵花蕾的形状。不知道是时间太久还是当时就受到损坏,整个看起来粗糙而且扭曲。

    “这是一种当时很少见的女式腰带扣圈,在尸体身上发现的。”

    “有可能是其他人丢失的么?不是说现场有激烈的搏斗么?

    “什么搏斗!英雄们应该有八九个吧,搏斗?当然,事后我还是采取了一些侦查手段,私下里检查了他们所有人的衣物,没有发现有遗失或者更换的痕迹。”

    “很薄弱的证据,但对人的直觉会产生很深刻的影响。”

    “你说得对,这个东西,影响了我三十几年。”

    “那肯定有其他的东西在配合,光是这个我可不太相信。”姚兰嘴角隐约有点笑意。见雷胜不置可否,紧接着又问:

    “事件发生之前,你认识这个叫刘向东的人么?还有,犯罪动机方面,有没有什么结论?”

    雷胜摇了摇头:

    “不过,后来我调查过许多人——基本上所有认识的人都问过了。”

    “怎样?评价如何?”

    “当然是一边倒的口诛趣÷阁伐了,偶尔有个别相对中性的评价。但是,后来我遇到一个人,年轻人,差不多的年龄吧,蒙古族的。据说平时跟刘向东关系不错。给我就留了一句话:他不是这样的人!”雷胜象是回应姚兰的笑容似的,抽动了一下嘴角:

    “你提醒得对,影响我的当然不止皮带圈这样的玩意,还有很多看起来没有道理的东西,嗯,包括这个叫巴图尔的年轻人。”

    “就因为他说的那句话?”

    “算一个原因,但不是最主要的。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当时的表情,还有他的眼神。”

    “这种话,好像不应该从你这样的老侦查嘴里说出来吧?”姚兰笑着打趣,在最短的时间里拉近跟他人的距离,这是她最拿手的。

    “是啊,这不符合规范。但我有时也会跳出职业的习惯,去简单地相信一些东西。我跟这里的蒙古族人交往了几十年,我知道,早些年里,他们的眼神比我们要真诚很多。”

    一阵寒风吹过,米粒一样的雪花忽然扑面而来。在这片曾经是草场的空地上,黑色的余烬被风裹挟着,混入了雪雾之中,在离地面很近的地方盘旋飞舞、低迴呜咽。

    “啊,下雪了,这是第一场雪吧?”姚兰欢快的象个小姑娘一样,伸出手掌接住那些粉状的雪粒。

    “巴图尔,蒙古语是什么意思?”

    “勇士,勇敢的人。找他,可能要费点事。”

    “人不在这里么?”

    “那件事发生以后没多久——大概两三个月后吧,他就离开这里了,我再也没见过他。”

    折回县城之后,姚兰向县领导和公安局长通报了调查成果和接下来的意图。局长大方地揽下了寻找巴图尔的任务,而姚兰苏定则在等待的时间里,埋头在档案馆提供的那些材料中。

    “你给家里打电话了?”姚兰忽然放下卷宗,抬头问苏定。

    “是啊,给老严安排了一件事,就是那个叫顾超的,我让他们无论如何都要盯住。“

    “就因为英雄榜上没他的名字?”

    “太明显了,不是吗?”

    “可是,我们现在有了刘向东。”

    “不矛盾啊。刘向东是死是活还两说呢。这个顾超,回城的时间比那几个晚了一年多,2班唯一留在这里的就是他。至少要问问是什么原因吧。”

    “这样的话……你漏了个人吧?田育如,你不顺带也关照关照?”

    “她啊,回城的动机应该是不成立的,跟这些人没有利益上的冲突。”

    “怎么说?”

    “前一段时间调查过了。这位才是真正扎根边疆的典范。当时她并没有在这个知青点,而是在县城——呃,就是眼下这个地方的一所小学当老师。很早就放出话来,说是要一辈子献身内蒙的教育事业。这不仅仅是喊喊口号而已,而是有一个很现实的理由在支撑。”

    “什么理由?”

    “她在这里结婚了。丈夫是当地的一个青年教师。据说是情投意合,跟那些……不太一样。他们很快便有了孩子——很完美的一个家庭!”苏定抽出一张很熟悉的那种粉红色的纸张:

    “你看,当时也是受过表彰的。”

    姚兰粗粗看了一眼,大体就是苏定所说的情况,当然在格局上要高调许多。

    “后来怎么又回去了?”

    “78年恢复高考,两口子同时改变了主意,可能都有很好的底子吧——要不怎么说是情投意合呢。结果双双考上了复旦大学。再后来,就回到老家工作了。他丈夫我们也见过,呵呵,现在看起来象是地道的南方人。”

    姚兰挥了挥手,放弃了进一步追问田育如的兴趣:

    “顾超那边,你安排老严他们跟他见面么?见面的话准备谈什么?”

    “以前老严他们找过他两次了,没有什么特别有价值的东西,我想还是先稳住吧——哪怕还是潜在的被害人。”

    “唔……”姚兰倒提着铅趣÷阁,在桌上轻轻地点着:

    “刘向东,要是真的还在,那可太有意思了。”

    “哈哈,你原来怎么说来着——很戏剧性的案子?”

    四天以后,局长兴冲冲地亲自上门报捷:在东去一百三十多公里的某个村庄,找到了巴图尔。

章节目录

免费科幻小说推荐: 丧尸围城之我是幸存者 规则怪谈:我的家人不正常 原初灰雾 我有一座空间站 程相儒程以沫 444号医院 规则怪谈:叛逆的我反手炸了学校! 星辰大远航 末世重生:万亿物资囤起来 传说之下:末世中的S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