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苏定他们入住的宾馆其实也没几步路,这个小城市的范围基本都在目力所及之内。宾馆外围着一圈高墙,估计是县里公务接待的固定住处。

    苏定在下车的那一瞬间,看到了围墙角落有一个裹着厚重衣服的身影。

    有点眼熟啊。

    苏定很快便想起来了这个在吃饭前看到的人。他下意识地警觉起来,但又不好排除是个巧合或者是认错了人,所以他没有朝旁人声张。跟司机道谢后再把姚兰送到房间,便返身走了出来。

    那人还在墙的角落,似乎在犹豫着什么,来回地在雪地里走着。见了苏定,便停下脚步,怯怯地迎着苏定的目光。

    “你要找我?”苏定直截了当地问道。

    那人身穿肥大的绿色军大衣,头上包着深色的羊毛围巾,见苏定问话,便扯下围巾。

    “你是警察同志吧?”围巾拉开后,露出的是一张苏定应该称一声大妈的脸:

    “我叫陈淑兰,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向您报告。”

    苏定在心里很快排除了可能想到的危险。眼前的这位大妈朴实但不迟钝,她迅速地摘掉棉手套,从怀里掏出身份证,双手递给了苏定。

    “大妈,要不咱上楼里说话吧?这多冷啊。”

    苏定料想姚兰应该还未入睡,所以直接将陈淑兰带到了她的房间。

    “您一直跟着我们吧?傍晚我就看见你了。”

    “是啊,本来想跟你们打招呼来的,看见那么多领导,也不好意思,就多等等吧。”

    “大妈,我们不是这里的警察,有什么事您怎么不上当地公安局反映呢?”姚兰曾经做过一段信访工作,所以对这种越级反映问题的事情特别敏感。

    “我知道,你们跟那个……被鸣山打了的那个人熟悉。哦,韩鸣山是我儿子,今天不是被局里叫去了么?他看见你们跟那个人一起吃饭来着。”

    “唉……大妈,您儿子那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也不是我们来处理。”

    “不不,警察同志你误会了,我不是为鸣山的事情来的。那个……被打的那人叫什么?”

    “原元。您为他的事?”苏定警觉了起来。

    “是原红缨的儿子么?”

    “您认识原红缨?”这下连一旁有点无精打采的姚兰也坐不住了。

    “谈不上认识,不过,我知道这个人。”陈淑兰忽然耷拉下眼皮,声音也渐渐低了下来:

    “原来在我们这里插过队,几十年了……今天她儿子来告诉我,原红缨被人杀了。有些事,我考虑不是太方便告诉他。你们跟那个原元认识,政策把握也比我这样的老百姓强,所以……”

    姚兰苏定感觉这里应该有许多的话题,但两人都没急着问话,只是示意陈淑兰继续。

    “这事吧,真说起来,可能三天三夜都说不完。这么着吧,我就简单先说几句,你们需要问什么我再回答。”这是一个说话办事很有条理的妇女,而且见识不俗。苏定心里很快就形成了这样的判断。

    “原元来这里,想找他的亲爹。我知道是谁,也知道他的下落,但我没敢告诉他。”

    “所以,你想通过我们……”

    “是的,你们看看怎么办才合适。原元的爹叫韩清,是我的……丈夫,三十多年前就死了。”陈淑兰的声音听起来还算平静,但始终没有抬眼正视苏定二人,她象是犹豫了一下,然后缓缓地从口袋理掏出一张发黄的纸。

    这是一张刑事判决书,按现在的标准,无论从格式到内容乃至整体的观感,基本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但保管的很好,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平展如新。

    被告人就是陈淑兰口中的那个叫韩清的人,罪名是反革命强奸罪,被害人姓原,名字却是用XX来代替,这点倒是出乎苏定的意料。案件认定韩清利用职权,胁迫下属知青点的女知青原XX等人并进行奸淫。最后的判决结果是死刑立即执行,落款是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时间是1975年11月8日。

    苏定有点明白眼前的这个女人为什么不向原元而是找他们来说明此事。原元是韩清的儿子,但韩清是个强奸犯,而他则是犯罪附带的结果……

    真相如果告诉了原元,他将如何面对?!

    苏定忽然对陈淑兰产生了一点由衷的敬意,但他依然神色如常:

    “你能确定这个原某某,就是原红缨?”

    “是的,我找过她。不过,没有接触也没有找她谈过什么,我只是远远地看见过她……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但是,韩清,我到现在还想不明白,他怎么会?他怎么敢!他怎么有那个胆量!”

    陈淑兰的双手在微微发抖,但看得出来,她在努力地克制着自己。

    “您的意思……韩清是冤枉的?”姚兰小心翼翼地斟酌着字眼。

    “他不冤枉。这件事情确实是发生了,韩清他跪在我的面前承认了,他罪有应得。可是……”

    姚兰倒了一杯开水,放到陈淑兰的手里:

    “您慢慢说,早些年的事吧,说出来,心里备不住能好受点。”

    “嗯……那个时候,我正怀着鸣山,那王八蛋就……做下了这件事。开始还瞒着我,瞒着公社。后来有一天,忽然回家痛哭流涕,跪在我面前,死死抱住我的脚,说是可能要死了,对不起我,对不起肚子里的孩子。我问出了什么事他死活不肯说。那天下午他走后就没再回来了……第二天,整个公社都传开了,说他把人家女知青给糟蹋了……那个时候,犯下这种事的铁定要挨枪子,旁边几个公社都毙了好几个了。公社的干部找过我几次,让我端正思想,帮助交代问题,就没有人肯听我问一句话。我早早便死了心,可是,到了鸣山出生那天,我躺在医院的床上,正想着好歹让他爹看一眼,法院还有公安的人进来,告诉我韩清刚刚被枪毙,然后给了我这张纸……”

    陈淑兰再也忍不住了,捂着脸大声哭了起来,想象中的各种郁积在心里的滋味,弥漫在整个房间。

    “警察同志,不好意思,不说这个了。”陈淑兰很快便止住了哭泣。姚兰给她拧了把毛巾,然后坐在她面前,轻抚着她的手背。

    “我今天来,就是想找个合适的人说说这事。这么多年,我瞒着鸣山,从老家躲到这个地方。现在,原红缨的儿子找来了,要是告诉他爹的事,他能受得了嘛?可是,不说,总有一天他自己会问得到。你们脑子好政策水平高,能不能想想办法把他给劝回去?”

    姚兰二人怎么也想不到这几天基本一无所获的情况下,首先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突破。他们的情绪不可避免地被感染,但职业的本能和任务的压力同时让他们保持了足够的冷静。

    “大妈,您看啊,我们也是初来乍到。不是信不过您,这些事呢,按我们工作的要求,总是要进一步核对证实的。您放心,情况真是您所说的那样,原元的工作我们来做。”

    “那敢情好,辛苦你们了。”

    “不过呢,您既然来了,我们顺便也向您了解一些事情,好不好?”姚兰象是哄孩子一样,她是绝对不能忍受情绪被他人左右的状态。

    “那当然,你尽管问,只要是我知道的。”

    “那个……韩清的事情是怎么被发现的?”苏定看了好几遍判决书,怎么也看不出案发的缘由。

    “韩清没告诉我,我听人家说是原红缨去告发的,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我想了这么多年,怎么也想不明白,她没有道理在那个时候去告韩清啊。”

    “怎么?有什么不对么?”

    “她要是想告,怎么到了事情过去半年多了才去?还有,那个时候她还没回城呢,把韩清告了对她有什么好处?”

    “这跟回城有什么关系?”

    “啊?哦,你们这岁数可能不明白,那个时候,已经有知青开始琢磨回城的事了。可这种事不容易啊,首先就要所在公社的审批,所以,好多知青就想方设法跟公社干部拉关系,男的送东西,女的就……韩清,当时是公社革委会副主任……”

    陈淑兰说着又有点激动,好在很快就接着说下去:

    “我是看着他拼死拼活才走到那个位置,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死在这种事情上……原红缨把这样的事情捅出来,再怎么说对自己也没好处啊?”

    苏定忽然象是想起什么,他掏出背包里带着的趣÷阁记本,翻了一会,问陈淑兰:

    “我们掌握的情况是:原红缨,还有他们所在知青点的同学,有好几个在76年3月份就回城了。她作为受害者,又举报了犯罪人,所以,特别批准也有可能。”

    “不是的,她肯定没得到什么好处。那个时候她的名声很臭,因为……她的肚子大了,有人就开始怀疑她是不是主动找的韩清。这种事虽然说不准,但是对她的影响还是很大。”

    陈淑兰这么一说,苏定也感觉到有点不对:即便原红缨被特批回城,但没道理其他人也一起沾光啊。那个时候,大规模的回城潮还没有开始。

    “那你知道她……哦,他们,回城的原因是什么?”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大妈,我大概了解一些当时的量刑情况,赶上那种时候,这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在那以后……嗯,政策变化以后,您有没有去申诉过?”姚兰忽然问陈淑兰。

    “申诉?人都死了,干的又是丢人现眼的事,申诉有什么用?三十多年前,我就恨不得把这事忘得干干净净,可就是……唉,心里老是有点疙瘩。”

    姚兰的问题其实隐含着另一层的意思,但是她现在没有任何的依据,贸然向陈淑兰点明没有什么好处,她点了点头,没有再进一步解释。

    “姚处长的意思……韩清还是有冤枉的可能?”陈淑兰走后,苏定直截了当地向姚兰发问。

    “疑问是非常明显的,假设是原……那些女知青心甘情愿地进行这样的交易,而且据我所知,确实有人因此获得了回城这样的利益回报,那么这个罪名能成立么?”

    “大概……还是有职务上的胁迫因素吧,而且,那个时候,政策的影响力有多大,您也是知道的——应该直接就是判决的依据吧?”

    姚兰不甘心地摇摇头,但没有再讨论下去的兴趣了。

章节目录

免费科幻小说推荐: 丧尸围城之我是幸存者 规则怪谈:我的家人不正常 原初灰雾 我有一座空间站 程相儒程以沫 444号医院 规则怪谈:叛逆的我反手炸了学校! 星辰大远航 末世重生:万亿物资囤起来 传说之下:末世中的S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