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草原在这个季节完全失去了人们梦想中的风姿,一望无际的原野上,残留着灰黄颓败的草皮草根,唯一的亮色是越来越厚的积雪由近处一直延伸到遥远的山脊,铺撒出硕大的水墨图卷。狂风迎着车头,夹杂着从深山里带来的寒意,提醒这里已经接近大兴安岭的边缘。

    苏定感到有点意外的是,这条闻名遐迩的山脉,并不象想象中的那般陡峻,倒象是一片平缓的阶梯,在不知不觉中忽然便有了俯瞰大地的视角。车子两边,最明显的变化是低矮的野草逐渐被灌木丛所代替,然后是一些说不上名字的阔叶杂木,再往前望去,才是无边无际的由各种粗大的针叶树种构成的原始森林。

    车子忽然拐进右边的一条小路,打断了苏定面对茫茫林海的遐思。眼前又是另一番景致,道路的左下方,忽然铺开了一个小小的村落,眼力可及的地方,大约有十几个院子,极其醒目地卧在皑皑白雪中。天色近黑,院落里零零落落亮起了大红色的灯笼,在这个离春节尚远的时间里,虽然显得有点突兀,但是在凄冷的雪夜中,和着十几根低矮烟囱升起的炊烟,散发着极为诱人的暖意。

    “他们一年四季都这么挂着,雪天里,看起来还不错吧?”

    雷胜承担着主人的责任,不时地介绍几句。

    “是啊,我这个没有任何艺术细胞的人,都看出了点味道呢。”

    “有人来这里旅游么?”姚兰也啧啧赞叹。

    “现在还谈不上吧。”

    “那我们可真来着了,会不会是第一批外地人?”

    “很有可能,呵呵,回去给好好宣传宣传,那些搞摄影的肯定会有兴趣的。雪多的时候,屋檐边上累积起来,象是一团一团的面包,好看的很。”

    车子下坡后,并没有停在这个村落,而是继续往前开了一段,在一座孤零零的看起来象是厂房的屋子前停住。

    几人下车之后,兴致正高,并不急着敲门进屋,而是绕着木屋,欣赏着周围不断变化的景观。

    “那边,看到了吗?是个小火车站,山里的东西就是这么运出来的。”

    “这得有些年头了吧?”

    “听说解放前就有了。”

    “小火车?就是林海雪原里的那种?”姚兰兴奋得露出满脸憧憬的神情:

    “满载着一棵棵巨大的原木、毛皮和冻上的狍子肉,车上坐着几位解放军战士,白色披风在雪中飞舞,车头喷出浓重的黑烟……”

    “哎哟,姚处长不至于吧?这么激动。您不是黑龙江的嘛?”

    “唉,从小到大都在城里过的,那么多年都没到过山里。”

    几个人绕了一圈回到屋前时,房门已经打开,却没见到主人。进得屋里,才知道原来的猜测并没有错,这里居然是一个小规模的锯木厂,中间摆放着一台长条形的锯床,边上是三三两两的配件和附属设备。空气里弥漫着木屑的香气,虽然过于浓烈但闻起来还是很舒服,没有其他地方常有的那种甲醛的味道。目测之下,整个房子大多数的空间竟然都是工坊,只是在左侧墙壁,开着两三个小门,估计是通往居室的通道。

    一个满头卷发的汉子站在锯床边,看着众人进来,脸色木讷且平静。他试着张了张嘴,算是跟客人们打了招呼。

    “巴图尔。”随队来的一个警察向姚兰做了介绍,巴图尔的下落就是他找到的。

    “这是北京来的领导,大老远的来一趟不容易,巴图尔你要好好配合啊。”

    “哎。”姚兰不客气地把正在介绍的警察拨到一边,热情地伸出手来:

    “你好你好,来这里打扰你了。”

    巴图尔迟疑了一下,很勉强地跟姚兰碰了碰手,然后转向那个带路的警察:

    “吃……吃饭?”

    巴图尔说话很慢,带着一点蒙古族人特有的口音。

    “嗯嗯,好,姚处长要不咱先吃饭?事先交待了的。这个地方,可没有什么餐馆。”

    姚兰的眼神里带着明显的“这样合适么?”的疑问,听了那个警察的解释,犹豫了一会便爽快地答应了。她在走进边上的小门前,向苏定暗暗使了个眼色。

    里面的房间出乎意料地宽敞,但是比外面的厂房低矮一些。一个崭新的白炽灯泡悬在房顶的正中,亮度远远超出了正常的使用要求。灯泡下方,摆放着一张硕大沉重的方桌,桌子下面的整个房间地面,铺着厚重的深色地毯。

    一个上了岁数的女人和一对青年男女在桌前忙活,他们已经大致完成了晚饭的摆放。

    “我女人……这是我儿子和媳妇。”巴图尔拘谨地介绍着。

    “你们好你们好。实在想不到,给你们添了这么多麻烦。”

    回应姚兰的竟然是那个儿媳妇。看得出来,这一家四口中,她是最为适合跟外人交流的那个:

    “领导可千万别这么说,请都请不来啊。小地方没什么好招待的,就吃个热乎吧。”

    摆放饭菜的任务完成后,那一老二少道声歉便退出了房间。姚兰迟疑地看了下雷胜,后者微微摇了摇头:在这样的礼貌小节上没必要过分客气,入乡随俗即可。苏定却是按照姚兰的示意,紧接着跟了出去,掏出两百元钱,以非常严肃的口气说了一通纪律以及违反纪律的后果,强行塞在巴图尔妻子的手里。

    六七人盘腿坐在松软的地毯上,面前是满满一桌冒着热气的肉菜,不用主人招呼,大家顾不得矜持,互相客套一下便飞舞起了筷子。巴图尔坐在一边看着,偶尔象征性地动动手,不过脸上的表情明显缓和了许多。

    “这房子是另盖的么?”苏定看出了居室的蹊跷,指了指房顶。

    “是,原来住的太小,前几年重新翻盖了一下,加出来了这一块。”

    “大叔……呃,我叫你大叔可能不合适,您看起来年龄不算太大吧?”

    “是……是。”巴图尔不知道是该接受还是拒绝姚兰的称呼,只得语焉不详地喏喏一句。

    “大叔,您现在这样的生活习惯很有意思啊,看起来象是农家里的蒙古包嘛。”

    巴图尔嘿嘿点头陪着笑,完全不知道怎么接话。

    “这个,你现在做的这个事情。”姚兰指了指外间:

    “还习惯吧?比原来在草原上的时候辛苦多一些吧?”

    “这里……太小了,客人来了,不好招待。”巴图尔莫名岔开了问话,或者是在按照自己的思路回答着。

    “怎么想到来这里生活呢?那边不好么?”

    “老家……很早以前的老家,其实是在这里。听我爷爷说,这里……以前很大……很大的一个院子。没人住了,不行。”

    “儿子媳妇也在帮忙?”

    “不不,他们在外地跑买卖,村里吩咐过了,才回来帮忙。”

    “哎哟,真是的,添了这么大的麻烦。”

    姚兰苏定悠闲地唠着家常,丝毫没有直奔主题的意思。这让一旁的雷胜松了口气,不过他很快就陷入了苦恼,在这样盛情的接待下,该怎样向主人开口。雷胜几乎可以想象出话不投机甚至更糟糕的状态。他心里开始抱怨当地怎么会安排由被调查人来招待。

    好在巴图尔很快便消除了他的这一烦恼,吃饱喝足之后,退到外间的那三人又瞬间出现在房间里,麻利地收拾好碗筷和各种残羹剩炙,然后又很快地消失。

    巴图尔端坐在桌前,一反方才唯唯诺诺的样子。他平抬着头,眼神安详而坚定,此时他无疑是个被询问者,但俨然拥有审判者一样的庄严。

    他知道来客的意图,现在正静静地等待着。

    姚兰此时反而有点猝不及防,她看出了巴图尔的心意,一时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咳咳,大叔,我猜你是知道我们的来意……直说吧,刘向东这个人,您认识吧?”苏定吭哧着先问了一句。

    巴图尔点了点头。

    “那么,关于1976年春节的那场大火,您能告诉我们……嗯,您知道些什么?”

    “不是他干的,他不是这样的人!”

    雷胜心里一震,随即便是一阵释然。这句话是他跟巴图尔交流所得到的唯一收获,此前还担心姚兰有所怀疑,现在,巴图尔的语调依然象三十多年前那样的坚定直接。

    “嗯。不过,我们调查的不光是这个,我们还想知道,那天以后,你还见过他么?”

    “这有什么关系?我只知道,那件事情,肯定不是他干的。”

    双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还是姚兰先从情绪中走了出来,她不想陷在这个语言的圈套中:

    “你……相信他还活着么?如果他现在出现在你的面前,你会对他说什么?”

    “什么?他还活着?”

    “不确定,我们正在找他。”

    “你们找他干嘛?还要定他是反革命?”巴图尔眼里忽地燃起怒火,神情锐利而且暴躁。

    “我们侦查的结果,他很可能在杀人,杀很多人。或者,即便不是他杀的,但跟他也有很大的关系。我们要阻止这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

    巴图尔的眼里象是某种东西爆炸的那一瞬间,片刻的光芒达到极致就快速地黯淡下来。他的手有点哆嗦,为了掩饰,他不得不毫无意义地用手不停地擦着桌面,象是在揩去某个不存在的污点。

    “我想,您是不会愿意看到他变成这样的。但是这远远不够,关键是要让他自己知道。我们,能帮助他。”

    “你们能帮他?帮他什么?”

    通常情况下,这样的问题并不难回答。这是平时预审时常规的话题,从法律压力到利益权衡,其中有无数的答案。但姚兰和苏定却同时沉默,他们面对眼前这双清水一样的眼眸,总觉得既成的答案缺少了点诚意。

    “你们帮不了他,无论他是死还是活着。他跟你们……现在的这些人,不一样。”

    谈话到这个时候基本上算是进入了死胡同,虽然在雷胜看来,今天巴图尔的表现已经大大超出了他的预估。但是,雷胜了解巴图尔的性格:如果违背自己的心意,他无论如何是不会真正地坦露心怀的。

    “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姚兰好像还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之中,她微微低着头,右手张开,有点夸张地一下一下从心窝向外翻卷:

    “不说现在的事,我想象得到这里有多么复杂。我们一起回忆你和他的过去。你不是说,他跟现在的人不一样么?其实,我跟他的年龄不到一代人的差距,我真的很好奇,跟他……他们那时候有什么样的差别。”

    “你想知道什么?”巴图尔挺直了身子,显然他对这个话题并不排斥。

    “比如,你跟他是怎么认识的?”

章节目录

免费科幻小说推荐: 丧尸围城之我是幸存者 规则怪谈:我的家人不正常 原初灰雾 我有一座空间站 程相儒程以沫 444号医院 规则怪谈:叛逆的我反手炸了学校! 星辰大远航 末世重生:万亿物资囤起来 传说之下:末世中的S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