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袁光伟忽然说不下去,他低着头,双手捂着脸,场面陷入了死一样的凝重。

    袁静倒了一杯水放到他的面前,又轻轻地抚着他的后背。

    苏定没有催促,他似乎也陷入了那种无法想象的场景,他的思维,正在跟随那些学生的节奏,面对的是一个黑洞洞的深渊。

    “进去之后,我们才知道中了人家圈套。结果……”

    “嗯?结果怎样?”

    袁光伟摇了摇手,眼里象是看不到尽头的空洞。

    “太惨了,没有人还有心情去计算,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果,反正……唉,几十年了,想起来,还是象在做一个噩梦。还好后来部队赶到,制止了事态进一步恶化,我们活着的人,都是解放军给的活命的机会。”

    这个事件惊动了各方,有关方面组成了庞大的调查工作小组进驻本市。两所中学被暂时关闭,所有的学生,被以不同的形式调查、询问、甄别。这个过程,持续了将近5年。

    事件本身以及后续的调查传闻,在此后若干年内,一直在本市偷偷地流传着。死难者的家属,在悲恸之余,似乎大都很快地开始讳言此事。无关的好事者,在不断地添油加醋,编造出一个个耸人听闻的情节。而那些真正意义上的幸存者,则是各怀心思地暗暗咀嚼这枚苦果。

    整个事件留下来许多不解之谜。

    首先当然是一中学生为何会中了这个圈套,从事前一中高层表露出来的信息看,应该是有个内奸,假造了敌情,诱使本校学生投入对方具有庞大人数优势的埋伏。但此人是谁却始终没有查清,原因是一中知晓此事的几个高层人物已经永远无法再回应任何的疑问了,而四中那边的主要人物,不管是否知道内情,在度过了最初那一段百感交集的折磨之后,也异口同声咬定了不了解此事。

    第二个疑问是部队为何能够如此快速地反应到位,制止了更大悲剧的产生。这个问题本来是准备配合军区领导向上报告情况而开展的调查,但工作组却惊讶地发现没有人出来证明是谁首先向部队示警的。军区领导只是说接到群众的求助电话,而执行者更是一头雾水。不过,事后经过无数次的分析,多数人倾向是原红缨父母的功劳。理由方面,一是这个学校唯一有能力动用军队力量的只有原红缨的父亲,二是原红缨的母亲在此后的许多场合有意无意地表露出拯救者的心态。

    但原红缨本人却死活不肯承认,这个晚上对她的洗礼,直接造成了比以往更加的寡言少语。相当长的时间里她与所有的同学都失去联系,直到下乡插队。

    第三个疑点在于许军的死亡。与一中其他领导成员命丧当场不同,许军并没有在冲突中死去。许多人的证词证明了在军队到来之后,许军还在指挥撤退。但在第二天,一中门外的树林里发现了他的尸体,这个情况引起了调查组的高度重视,大体推断与那个可能的“内奸”有关,但此后便再无下文。

    在调查组和社会上流传的这些情况之外,高二(2)班的学生中,还私下议论着另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疑点,那就是同班的刘向东。此人在整个行动过程中都不见踪影,当然就此怀疑他是内奸未免过于轻率,但依然有许多人向工作组举报了这个情况。最后调查的结果是,当晚刘向东先是回家告知了家长,然后又回到学校,因为不清楚行动的地点,便一直在学校等候,直到本校残兵败将铩羽而归。

    这个结论并不能完全消除大家的疑心,即便没有内奸告密诸如此类的确凿证据,仅就临阵脱逃这一项,便足以让全班同仇敌忾。2班在惨案中死亡7人,死者生前都有一个或者数个要好的朋友,当然,更有象李忠实这样的嫡亲。所以没有人能轻易忘却。

    这是当年发生的一桩大事件,在苏定的眼里,却又成了一件讳莫如深的悬案。所有的分析都认为,三十多年前的这桩往事,跟眼下的这些案件之间,极大可能存在某种因果关系,却没有想到,前者本身就是一本稀里糊涂的烂帐。

    “那你们……后来又发生了什么?”苏定觉得有点头疼,想问的具体点,却又不知道从何处着手,只好这么泛泛地问道。

    “那天以后,我就没再去过学校,其他人应该也都是这样。我整天呆在家里,眼睛一闭就是那天晚上的场面。还好这样的状态只持续了三个月,我们毕业了。”袁光伟仰头靠在沙发背上,苦笑着说道:

    “学校直接给我们寄来了毕业证书,同时,证书里还夹着一张喜报还是动员令,我记不太清楚了。”

    “喜报?”

    “是啊,喜报,祝贺每一个收到的学生,获得了上山下乡,到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机会了。当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有的学生哥哥姐姐什么的已经插队去了,可以免掉。”

    “你们去了哪儿?都在一起么?”

    “那一年……全市的毕业生,去了三个地方吧。内蒙、云南、崇明岛。内蒙的最多,我是去了云南,班上一起的有十个左右,还有一些人去了崇明岛,当时那些人还不太乐意,说是不够艰苦,还在大城市边上……妈的身在福中不知福啊。云南的我们那一批都有把命丢掉的,还有一辈子都回不来的。”

    “去内蒙的情况怎样?”

    “应该是更惨吧,我也只是听说,回城以后,除了偶尔跟一起去云南的几个聚聚,其他人……都没跟他们接触,没意思。”

    苏定象是仔细地回味着“没意思”这三个字的意思,忽然他想起什么,掏出了那张发黄的名单:

    “这个刘向东,好像应该是去世了,你看看这里,都把他画进黑框了。你能确定这事么?”

    “不好说啊,那天晚上我们都没见着他,我还特地留心过,或者说躲在哪个角落我没见到?按说不应该啊,反正那天之后我是再没见到过他了。等等,你这名单是什么时间统计的?”

    “大概是77、78年左右吧,我们问过提供名单的人,岁数不够,连为什么做这统计都说不清楚……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上面去世的人,不一定都是死在那个晚上?”

    “嗯,象这个,胡兰秀,和我一起去云南的,就是后来死在当地的——生病,急性疟疾,这就送了命!这拨人啊……”袁光伟忽然抹了抹脸,低头不再言语。

    “那叔叔你,最近还是多加小心吧?”袁静忽然插了句话,但她还是小心翼翼地挑选着字眼,更多的好像是在问苏定:

    “叔叔应该跟这些事无关吧……”

    “笑话!我怕什么?这条命,本来早就该丢了,那个晚上……还有在云南的那些年,便宜了好几次了,现在这些日子,都是白赚的。”

    “袁叔你可不敢这么说。”苏定知道安慰不了太多,只能拿自己的职业做了个承诺,也算是给老婆一个交待:

    “这个案件上面非常重视,相关的人员都有安全保证。袁叔你没有道理难为自己,你们……有权利好好地活下去。”

章节目录

免费科幻小说推荐: 丧尸围城之我是幸存者 规则怪谈:我的家人不正常 原初灰雾 我有一座空间站 程相儒程以沫 444号医院 规则怪谈:叛逆的我反手炸了学校! 星辰大远航 末世重生:万亿物资囤起来 传说之下:末世中的S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