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原元在三天之后终于来到市公安局,苏定和严正清在办公室接待了他。

    “那边的字都签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办案需要,想开点。”

    原元默默点了点头,没有回话。他靠在椅背上,仰着头,象是在盯着天花板上的某个东西。

    原元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许多,肤色黝黑,可以看出这是长期在野地里的结果。但他的言行举止又没有底层劳作者的那种憔悴和麻木。相反,苏定感觉他应该处于至少是在极力模仿贵族生活的有闲阶级。如果生活在海南岛或者夏威夷,他的皮肤估计应该是古铜色。

    “怎么说呢……找你来就是随便聊聊。心里缓不过劲,坐坐也好。”

    “……”

    “有没有想到是什么人干的?别细想,就下意识脱口而出的那种。”

    “你们已经确定是谋杀?不是还没……”

    “基本判断应该是明确的。”苏定朝原元轻轻压了压手:

    “接下来要确定的是时间和阶段。”

    原元费了点劲才明白苏定的意思,对方为了避免刺激他而使用这类语焉不详但中性的词语,让他看起来有点感动。

    “丁素怀。我能想到的就是这个名字。”

    “这个……”苏定有点诧异:

    “这个人,前两年不是去世了么?”

    “按你说的,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只有这个人。其他的,我也不太清楚。”

    “嗯,理解。我们也听说你在他们结婚以后就没有一起居住?”

    “是的。我在12岁的时候找到一个美术老师,他对我很好,后来……都是住在他家,直到我自己能挣钱。”

    “丁素怀排斥你?你母亲什么态度?”

    “那老混蛋比我妈大了快20岁,就这样还他妈的觉得吃了多大的亏似的。我妈……就不说了,女人嘛,明明知道两人根本合不到一块,偏偏还就是想非得有个家的架子。实话实说,我就没见她因为结婚开心过,心里忍得是什么我都能猜得出来。你们应该也清楚我是怎么回事,这让我妈一直抬不起头。不过……她对我有什么坏心眼倒不至于,”

    “我们调查了你母亲的单位,总的反映她还是非常……随和的一个人。”

    “在外人面前是这样,心里怎么想的,估计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虽然我可能也就是了解个皮毛。”

    “哦?不介意的话……”

    “单纯!很怪异的那种单纯,可能懂得许多专业的东西却不明白最基本的常识。这么说一个她那样年龄的人,你们可能觉得荒唐,但实际上,就是这么一回事。”原元掏出烟盒,点着一根,慢慢地吸着:

    “比如结婚这件事,可以肯定不会是她的本意,但就是为了在外人面前显示自己生活的完整。很讽刺的是,她嫁了个老公却失去了儿子。这个……主要的责任当然在我,那时候我叛逆得无以复加。但是说起来,根子上还是她自己的原因,有过那么多经历的人,却还看不清楚十几岁小孩的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过话说回来,这是我们这代人的评价,对她而言,这种评价标准不太公平,其实,对于这样的评头论足我也没有足够的信心。原因么……这么说吧!我跟你,素不相识,但我相信你的一举一动,不管能不能被我接受,肯定都有我能理解的逻辑。他们不一样,我跟她生活了十几年,最后留在脑子里的,纯粹就剩下一个脸谱化的模板。”

    “一个通常意义上的母亲的模板?”

    “不,母亲这个词,我想她的理解跟我有巨大的差别。她极力想要树立的母亲形象,只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模样而已。”

    苏定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一个刚刚得到丧母噩耗的人,在他面前做这样冷冰冰的分析,他赶紧岔开话题:

    “丁素怀,按我的理解,对你母亲存有偏见?”

    “居高临下的歧视!当然,我妈后来当了处长,可能又是另一副嘴脸,这个我不了解。”

    “单凭这个就让你产生怀疑?哦不,当然他不可能,我是说,怎么会发展到仇恨——这种程度的仇恨?”

    “我能想到的只有这个人,其他的,我不觉得我妈会招惹上这样的祸害。别看是个处长,老实得跟刚毕业的学生似的……”原元忽然捂住了脸,重新放开的时候,却看不见任何异样。

    严正清忽然问了一句:

    “有个问题可能有点伤人,希望你不要介意。”

    原元含着烟,愣愣地转向眼前这个半天不吭气的人。

    “你的生父……现在有没有头绪?或者说,这些年你有没有尝试去找找?”

    “哈。”原元狠狠地吐了口烟,冲严正清摆了摆手。

    “没有,我既不觉得这能伤到我,也没有兴趣自寻烦恼……哦,我明白你的意思,如果真有那么个人,而且还活着,看到自己曾经的爱人,现在嫁给别人,然后由爱生恨?”

    “你想多了。”严正清摇摇头:

    “我的想法没有这么跳跃。只是正常的调查而已。”

    “顺便问一句。”苏定适时地插进话头:

    “听说你从来没有用过手机?”

    “嗯,我的工作很简单,生活也很简单。我不想在我已经能够自立的时候,受到更多的干扰。”

    “还没成家?”

    “不不。”原元咧着嘴,露出自嘲一般的笑意:“我还没做好成立家庭的准备……有时候,真想知道她年轻时是什么样子。”

    “跟原红缨单位反映的情况差不多,找不到明显的嫌疑和动机。”原元走后,严正清冲苏定晃了晃手里的材料。

    “他在新疆的行程,安排调查了么?”

    “已经发函了,让新疆那边帮忙。来回机票已经查过,没问题。你对他有怀疑?”

    “哪儿的话。这不没辙了么?总得做点什么吧?”苏定闭着眼睛,搓了搓脸:

    “猜一猜?尸检报告什么结果?”

    “死后爆炸的。”

    “这么肯定?”

    “你不是说猜一猜么?”

    “哈哈,才几天时间,这种派头学的挺快啊,你很有前途嘛。”

    尸检报告证实了严正清的猜测。

    “肺部没有烟雾颗粒吸入的痕迹。谢天谢地,总算来了个有用的东西。”严正清兴致盎然地挥着手里的报告。

    “这么大的仇啊……第一现场,可以确定就是在她家了?”

    “嗯,第一,查询了门卫和邻居,证实在晚上九点左右还见到原红缨下楼,在门口小卖部买了一袋东西回家,此后再没见其出门。第二,如果是其他地方遇害,在那个时间段,在这种单位宿舍楼,将尸体转移到她家……呃,可能性基本等于零吧?”

    “门卫那边,九点到案发时间里,进出这个小区的人员,都有记录么?”

    “没有记录。这个小区——围墙内一共有十三栋楼房。分属于农业厅、林业厅、水产厅和盐业公司等几个单位。据门卫说,进出的基本都是熟面孔,生人来访的,有时候是叫被访的出来到门口领人,有时候松点,说对了姓名楼号房号就放进去了。”

    “当天晚上什么情况?”

    “当天晚饭前后大概——门卫原话,有十七八个陌生的访客,十点前先后离开了小区,而且,他记得基本上都有主人家送到门口。十点以后就没有生人进入了。”

    “你怎么想。”苏定懒洋洋地看着严正清:

    “看你一副手舞足蹈的模样,有点想法了吧?”

    “你这甩手掌柜当得……够轻松的啊,行行行,就简单说说啊。他杀,爆炸发生前已经死亡,这两个结论应该没有疑问。还有,爆炸是厨房的煤气泄露引起的,应该也是凶手所为。现在的疑问是:

    一、凶手是外来人员还是小区内的住户。”

    “对,小区内住户很容易被下意识忽视,这点很重要。不过,同一栋楼的——也就是说,一个单位的应该可以排除。”

    “说到单位顺便插一句。人缘不错,呵呵,连手下人都敢冲她瞪眼。工作快三十年了,没有跟任何人有过足以引起争吵的过节,全是靠一些老领导在后面撑着,当然业务上没得挑。”

    “老实得近乎懦弱,跟原元的评价一样。”

    “二、凶手为什么要引发爆炸?为了泄恨?还是毁灭现场证据或者痕迹?”

    “常理说不通的,先放一放,第三呢?”

    “凶手怎么引发爆炸?我不认为这个年代有谁能轻易拥有定时炸弹诸如此类的东西,就是有也是宝贝,用在死去的人身上,太奢侈了吧。”

    “定时引发火花就能让浓度足够的煤气爆炸,这种装置应该不是太复杂。不过你说的对,怎么说也是件麻烦事,凶手这是想干嘛?”

    “所以,又转回第二个问题了,这个恐怕是关键。”

    “毁灭罪证?破坏现场?这是个有脑子的人,为了避免一个麻烦,然后制造更大的麻烦?不大可能。”

    “那……先按寻仇的路子考虑?”

    “嗯,先这样吧。所有的人际关系,亲戚朋友同事同学社交圈子,全部捋一遍。”

    严正清回头看了看办公室里散坐着的四五人,咂了咂嘴,低声说道:

    “两人一组都分不过来,再要点人吧。”

    苏定忽然有点发怔。他是一百个不愿意把摊子铺得太大,但他心里这点小九九,严正清无从察觉,又不好意思摆在明面解释,这让严正清感到十分不解。

    “工作确实需要啊。还有,你这领导当得挺好啊,那举手投足的架势,张嘴使唤人的范儿,我觉得你带一百个手下都不费劲。”

    “再扯淡我把这担子撂给你啊。要吧要吧,我去跟局长报告,你也一起来吧。”

    “苏定,这么巧?刚想通知你们上来呢。”

    苏定推开房门,就见局长回身向他们打着招呼。局长手里提着一个浇水的壶,站在一个硕大的兰花盆前。袁副局长坐在边上的沙发上发呆。

    “今天好容易有点思路,想跟领导汇报一下。”苏定指了指边上的严正清:

    “这是分局抽调上来的,严正清。”

    “哦,听说了,怎么样小严?市局的活比你们不轻松吧?”

    “还好,这里有领导拿主意,我就跑跑腿而已。”

    “小严是一把好手,我现在让他跟我一起负责。”

    “苏定你这做法很好,既然抽调了下面的同志,就要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人家可不是来打杂的。”

    局长吩咐几人坐定:

    “我先把一个新的情况向你们通报一下。刚才,有个军区的离休老同志,通过省厅介绍,给我来了个电话。内容呢,就是了解原红缨案件的办理情况,希望我们尽全力、尽早地破案。”

    “是……原红缨的亲人?”

    “不是,不过也差不多。我也是电话里才了解到。原红缨的父亲早些年是省军区的参谋部部长。”

    局长顿了顿,满意地看着苏定二人惊异的表情:

    “打电话的这位,是他原来的手下,私人关系也很密切。”

    “原老爷子不在了么?”

    “还在人世。不过……大概情况是这样,很多年以前,跟错了队,1971年以后职务就被撸掉了。71年,你们明白怎么回事么?”

    苏定和严正清同时点了点头。

    “那个年份出的事,到现在也没有希望翻身。妻子当时就跳楼自杀了……好在保留了军籍,后来又给了离休待遇,身体啊生活什么的都还可以,不过,出头露面的事,老爷子是不太好意思去做的。所以,只好请这位现在能量比他大得多的手下帮忙打打招呼。”

    “这是我们工作的疏忽,这几天光忙着现场物证检验报告这类的事,还没了解到这层的关系。”

    “不怪你们。”局长大度地摆摆手:

    “说说你们的情况,下一步什么打算。”

    “有一些初步的设想。”苏定当即把自己和严正清商量的意见汇报了一番,然后提起了人员的问题。

    “现在来看,重点放在人际关系的调查,应该是正常的侦查方向,必要时,可能要对整个小区的人进行排查。”

    “整个小区?你知道住的都是什么人么?”

    “知道,我们对当天晚上进出小区人员的情况进行了分析,不能排除小区内部人员做案的可能。”

    “这样啊……人员,就按照你们的意见扩充,小区的排查先放一放,首先把外围的工作抓紧展开。时间上我不催你们,但是,得拿出十二分的精神出来。”局长若有所指地看着苏定:

    “要排除任何不必要的干扰,无论是来自外部的还是自身,苏定,你这个位置虽说不是什么正式的头衔,不过……也不好坐啊!”

章节目录

免费科幻小说推荐: 丧尸围城之我是幸存者 规则怪谈:我的家人不正常 原初灰雾 我有一座空间站 程相儒程以沫 444号医院 规则怪谈:叛逆的我反手炸了学校! 星辰大远航 末世重生:万亿物资囤起来 传说之下:末世中的S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