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昭容贵妃压住心中的怒火,继续道:“ 可是我们冲进南阳王府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南阳王妃与任何人厮混。”

    “但是那秋云儿就一口咬定杜太子就在南阳王府,臣妾便派人守住了南阳王子的各个地方,确认当夜并没有任何人离开过。”

    “为了确保南阳王府的名义,就趁着早朝之前,臣妾已有刺客的理由,想要在要移到搜查令去搜查南阳王府!”

    “当时遇到丞相一家,本以为这件事情他们也是顾及南阳王妃的颜面,所以以刺客的名义去搜查。”

    “却不想这些人到达南阳王府后,还为搜查就已经给南阳王妃安上了一个通奸的罪名。”

    昭容贵妃的每一句话就像是一道惊雷炸在每个人的脑海里,让这些人都回不过神来。

    秦兵的眼中逐渐蕴藏着怒火,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所有的尊严就像是被别人踩在脚底下,任人玩弄。

    他怒吼一声:“秋云彪,你胆敢戏耍朕!”

    地上跪着的秋云彪身形,一种面无血色地瘫坐在那里,眼中都是恐惧。

    现在的人情都震惊了,震惊的不敢相信昭阳贵妃所说的话。

    “刚才皇上不是说了秋云儿是大雁灭亲生辰昨夜刺客是宸王府的人吗?是想要和宸王府密谋篡位吗?”

    “我觉得丞相府应该做不出这种事情来,那南阳王妃是秋云儿的亲姐姐,为何要害她?”

    如果说这件事情是秋花落做的,他们还是会相信,奈何这件事情是秋云儿,实在想不通,一个亲妹妹怎么会去这样陷害姐姐。

    “皇上若是不相信,可派人去查探一番,甚至杜太子和摄政王都可以作证。”

    杜太子这几个字深深的刻在所有人的心里。

    “皇上,不管怎样,这南阳王妃与人通奸是事实,他这种不真不洁的女人理应受到惩罚!”

    开口的人是与秋云彪,交好的人为人阴险狡诈,特别会落井下石。

    在他的眼中,这种夫君死了或者活着,女人都只能守一辈子的活寡。

    只要是红杏出墙的都该死。

    昭阳贵妃转头看向那个人:“只不过这渡太子并没有在京城,他已经提前被摄政王丢到了别院之中,正好与月华在一起。”

    “当初,秋云儿口口声声说,南阳王妃与杜太子苟且,可是杜太子都不在,你怎么就咬定是南阳王妃不洁的呢?”

    那位大人被说的噎住了,话到嘴边怎么也答不上来,脸色苍白一片。

    思考良久后,开口:“皇上贵妃娘娘此话怕是说不通,这摄政王怎么说也只是一个网页,怎么能管得住一个南国的太子呢?这岂不是漏洞百出?”

    “臣相信秋丞相一家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秋云彪现在浑身都在哆嗦,在昭容贵妃说那些话后他就已经震惊了,现在恨不得赶紧昏死过去,偏偏这个人还分不清楚情况,说出这些来不是往他身上炼油嘛?

    镇国侯抬起头,看向上方的秦兵:“皇上都太子亲口承认在南燕国做主的人是摄政王,另外摄政王也说了,若是这次不严惩秋云彪,他必定兵临城下!”

    “胆敢污蔑南国太子,污蔑不曾之后,又将罪名甩到了他本人的头上,之后撇清嫌疑后,又将南阳王妃与南国的侍卫通奸抛出来,这是邱丞相,要治齐国于死地,非要将摄政王等人得罪干净!”

    “当时那么多百姓在场,皇上若是不信,大可派人去查一下,微臣所说,绝无虚言!”

    秦兵听言,满目怒火:“秋云彪,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他语气深寒冷烈冷得刺骨,朝堂上所有的声音都跟着消失。

    秋云彪低着头,泪流满面狠狠地往地上撞:“求皇上开恩之前,南阳王府的丫鬟来告诉我们,说是半夜三更有人去找南阳王妃,曾担心南阳王妃才会带人前往,求皇上恕罪!”

    上面的秦兵眼神一直冷冷的,丞相府犯什么罪他都可以饶恕,唯独这欺君之罪饶不得。

    一个胆敢欺君的人,他又如何信?把他这个皇上的里子面子都踩在脚底下。

    “来人!将去承受,押入天牢!”

    进入天牢,那就是犯了重罪的人若是进去想要离开,基本上是没有可能了。

    秋云彪这下更慌了,咚咚咚的磕头,哪怕头已经磕得流血了,却依旧在求着。

    压根没有想到,这一次的皇上会如此狠心,之前明明那般纵容丞相府的,为何这一次。

    对,一定是因为摄政王,肯定是因为他,皇上才会如此动怒。

    慌张之下,秋云彪喊到:“皇上你难道忘了吗?当初是臣的夫人舍身救你,你忘了这些年来臣一直对你忠心耿耿,你真的不能不管臣啊!”

    之前那些人帮着秋云彪说话,是因为皇上一再对丞相府的纵容,却没想到这一次闹得这么厉害。

    想来皇上是要放弃丞相府了,下意识地都低下头不再说话了,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跪在地上的秋云彪看着满朝文武,竟然没有一个人替他求情。

    之前她风光的时候,这些人跟在身后溜须拍马,如今却不闻不问,实在让人心寒。

    既然如此,等有一天他能重归这位的时候,绝不会让这些人好过。

    不再继续恳求,反而是让那两个侍卫将他夹着拉了出去。

    等到秋银标被带走,文武百官回过神来,全部都低下头,不敢看上面的皇上,此时的他就如同暴怒中的狮子。

    现在的情景脸色很差,心情也不好,完全没有久留的意思,一甩衣袖直接离开太监,在身后喊道。

    “退朝……”

    秋云彪的行为已经触犯到了秦兵的底线,作为一个皇上,从未让人如此戏耍过。

    而南阳王府这边南阳太妃和秦博简,对于外面的事情一点也不知。

    秋无双在那些人离开之后转身回了王府,现在想彻底搬到丞相府,恐怕还差点火候,何况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做完。

    “秦德坤,药铺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都已经准备差不多了,若是可以现在都能营业!”

    “暂时不必这么着急,等着小驰回来再说。”

    秦大坤有些不理解:“为何一定要等到那老家伙回来呀?”

    “因为他是神医谷的人,一旦我们要不开业必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各方势力恐怕会盯上,有他在那里坐着,一般势力不敢打主意。”

    她将拿出去的那些药,也足矣让无数人窥视。

    如今,她还无法面对如此多药神阁觊觎的势力,若是有驰援坐镇,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只需要再给她一段时间,她就能让南阳王府站到一个无人敢欺的高度。

    也让秦城南,能够光明正大的回来。

    一想到那个男人,秋无双的心头一暖,低眸浅笑。

    她眉眼都是笑容,那副模样,更是秦德坤从来没有见过的。

    狐疑的望向秋无双,心里紧了紧:“你该不会真的……有第二春了吧?”

    秋无双脸色黑了下来:“滚!”

    “好的。”

    秦德坤倒是很听话,在她这话落下之后,当即转身跑开了。

    那听话的模样,若是让郡王看到了都会震惊。

    ……

    此刻,位于距离大齐国不远处的神医谷之内,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偷偷摸摸的溜进了书房。

    每日辰时,谷主都会起床授课,所以现在的门主书房内是绝对没有人的。

    老头的眼睛贼溜溜的,四处看了一眼,最终停在了书架之上。

    “找到了!”

    他满心欣喜,急忙从书架里抽出了一本书。

    这书上都是灰尘,显然已经许久都没有人碰过了。

    可老头抱着这本书,却有些爱不释手,眼里都带着浓浓情愫,俨然就像是在抱着心爱的女子。

    甚至于,他专注到连身后什么时候来人了都不知道——

    “咳!”

    一声轻咳,让老头吓得差点将书丢了出去。

    他赶忙抓住了书,慌乱的藏在背后,这才转身看向了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的人。

    他身后这人一身锦衣华服,威武严肃,高贵到不可侵犯。

    哪怕是上了年纪了,却还能看得出来,这中年男人在年轻时,必定也是万千女子梦中的情人。

    “驰援!”尉言的目光瞥向了他藏在身后的书,眸光冷沉,“把你背后的东西拿出来。”

    驰援有些尴尬。

    来当小偷,还是被谷主发现了。

    他怯怯的将藏在身后的书交了出来,面容有些羞愧,无地自容。

    尉言拿过了书,淡定的扫了一眼。

    书上赫然写着几个烫金大字。

    历代医学难解之题!”

    敖浩广皱起眉头,他的手指紧紧的捏着手上的书,目光冷冽的望着高铭,沉声问道:“这本书里,是古往今来,无数人都无法解决的医术难题,你偷这本书干什么?”

    驰援微怔。

    他总不能告诉谷主,他在外认识了一个神医,想要试试看她能不能解决书上的问题?

    若是让门主知道了,恐怕都以为他疯了!

    “我只是想研究一下这些难题,感觉挺有意思。”驰援干笑了两声。

    就算他把秋无双供出来了,门主也未必会相信。

    敖浩广狐疑的看着驰援,一时间也不明白他怎么对这本书起了兴趣。

    他沉吟片刻,将书丢给了驰援。

    “这书无关紧要,反正之前你们也都看过,你若想要,找我拿便是,何必偷偷摸摸的?”

    驰援干笑一声,若不是害怕谷主问东问西,他也不用如此偷偷摸摸。

    “谷主,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在说完这话之后,驰援就打算离开,谁知不小心踩到了一个画轴。

    这画轴应该是刚才他拿书的时候被带下来的。

    驰援诧异的弯腰,将画轴捡到了手中。

    画卷只露出了一个角,他隐隐瞥见画上的是个女子,可惜能看到的画面太少,只从头发往眉眼处露了一小块。

    就仅是如此一角,却却驰援的心狠狠一震。

    不知怎的,他感觉画上女子的眉眼,似乎……有些熟悉。

    好像何处见过?

    不等驰援打开这画卷,敖浩广的脸色就变了,扬手就将画卷抢到了手中,声音带着愠怒。

    “驰援,你居然敢对你祖宗不敬!”

    驰援:“……我不知道那是老祖宗,只是想看一眼。”

    “放肆!”敖浩广怒声道,“老祖宗的画像,也是你能看得?你想要看见老祖宗的画像,除非等你爬上了我这个位子!”

    驰援的嘴角抽了抽:“那还是算了。”

    神医谷对医者很宽容,却唯独谷主本身需要遵从的规矩很多。

    其中一条,便是不得离开神医谷。

    是以,还真没有多少医者想要当这神医谷的谷主。

    敖浩广容颜一黑:“那你就不能对老祖宗的画像不敬,滚出去。”

    本来这几日的敖浩广就很暴躁,他都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神医谷外的太阳了,现在看到这整日里往外跑的驰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等驰援走后,尉言这才摊开了画像。

    画像上是个长得绝美的女子,她的美,霸气张扬,君临天下,立于这高山之上,俯览众生。

    如果驰援还在的话,会发现这画像上的姑娘,和秋无双长得一模一样。

    连那神情都如出一辙。

    可惜,神医门自有规定,除了谷主之外,任何人不得见祖宗画像。

    很多人最终担任这谷主,也不过是为了一睹老祖宗的风采。

    敖浩广将这画像拱了起来,插上了两炷香,对着画像深深的做了个辑。

    “老祖宗,不知道你在另一边过的好不好?”

    “你放心,现在神医谷一切都好,千年来都为天下第一,你在九泉之下,也可以安宁了……”

    “当年你死的莫名其妙,你的祖孙们现在还在查找害死你的凶手,我们一定会找出那凶手,挖他的坟,将他鞭尸,为你报仇!”

    “这是神医谷历代谷主必须做的事情。”

    ……

    阿嚏!

    南阳王府,秋无双没有忍住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头,目光疑惑。

    落无痕心里一紧,担心的看着秋无双:“你没事吧?感染风寒了?”

    “……我感觉刚才有人在诅咒我下黄泉?”秋无双眯起了双眼。

    那种感觉太强烈了,好像真的有人在诅咒她。

    落无痕吓得绝美的脸都白了,赶忙后跳了几步:“绝对不是我!我巴不我巴不得你一直活着,如此我才有安全感!”

章节目录

免费其他小说推荐: 农门福妻旺夫又旺家 落魄小姐:总裁大人爱上我 特种战兵 暴君爹爹小甜娇,全皇朝最横的宝 我的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贺少的替嫁暖妻 反派们的团宠她又娇又甜 修仙异能掉线中 恶魔轻轻抱:少爷,请放手! 特摄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