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29 终焉

    龙神的变化,光暗的变化。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真正的重点是终焉边界貌似无法承受了。

    虽然还看不到碎裂口子,却可以看到边界开始扭曲,开始不断拉伸,甚至整个边界貌似是被拉开了,至少空间是更大了。

    “嗯,还差很多,这地方的空间极限很大。”鱼儿说:“不过是有效果了。”

    然后她扭头对希瑞瑞说:“也不浪费时间了,用我们的无限力加速一下。”

    “什么?你那来的无限力!”

    鱼儿的话,其他人还没表示,那幻梦惊了:“你们就算是合体,也不可能会有无限力啊!”

    “哈哈哈哈,我们可是命运战争之神,可不只是掌控两个大道那么简单!”

    鱼儿一边笑,一边把希瑞瑞抱在怀里。

    她的话,也让尚夏不禁想道:“全能向成神,可只是两大道,这即便没有光暗极端,却也能是神?这完全不是一个路了,未来的世界,貌似已经超过了道神的三千世界了。”

    无限力是成神的一部分,可光暗这两个,却因为极端,并不是光神、暗神。

    至于龙神?

    这家伙自成世界了,即便不是全能,怕是没太大差别,称神没啥问题。

    道神,即便不知道那家伙用什么入道,可现在这道神绝对是全能全知。

    战争、命运,双道之神。

    不是全能,也能封神!

    “不过全能全知,却还是看不穿终焉中的命女吗?因为未来的双道神?不,是因为在这里,命女的命运道超过了道神,单一道上的差距,才是让命女的计划并没有受到太多干扰的根本。”

    “这么看来,全能全知,也只是这么一说,当差距越小,甚至是单一超越。。。”

    “不,不,重点还是因为这里不是三千世界。”

    “全能全知是有边界的!”

    “那么道神自己的根本道,那是什么呢?”

    尚夏不由乱想了一下,这些也没什么太大的意义。

    只要那道神不成为敌人。。。

    而现在的关注点还是那所谓的战争命运之神。

    希瑞瑞直接融入了鱼儿。

    同时一个全新个体出现了。

    到底也没看到一个兔子人,而只是一个和鱼儿只有七分像的女人。

    但气质上,这,好是英气,有种之前的命女的感觉。

    “是个女神啊!”幻梦挠头:“感觉幻神、梦神的合体,貌似和她的不一样,我和她不同。”

    幻神?梦神?

    总觉的这两个“神”字,现在感觉还真是怪刺耳的。

    只能说,都只是自称。

    当命运战争女神出现之后,她到底是没有产生直接影响周边的情况。

    感觉起来,没啥差别。

    但当她抬起绿龙枪,然后随手投掷而出,并转瞬间在边界开了一个小口。

    所有人都惊了!

    这,差距也太大了。

    但再看那命运战争女神,却只有一个命女了。

    “啊,呼,差点回不来了。”她很是疲倦和劳累。

    脸色更是难看要死了。

    只是一招?而且现在是命女?!

    那命女缓了口气后,身上也开始龙化,但她不在意这个,而是看着周围,好像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在下一个瞬间,她说:“啊,发展都这种情况了。”

    尚夏问:“什么?”

    命女耸了耸肩:“和我所看到的,以及和我的计划,貌似有所出入,但那个家伙应该是比我强多了,她怎么做,就按照她的做法吧。”

    “啥?”惊了,运筹帷幄的大佬,居然是这么个说法?

    只是现在,那龙神已经再钻那小洞了。

    “什么情况?”尚夏则是追问道:“你的计划,不是这样子?”

    命女说:“没啥本来差别,但是细节不太一样,至少我看到的是转折、转折再转折,还会有子小白死了,并把自己的时间之力给了乌拉拉,乌拉拉就成了时空之龙,更是从时空中得到了无限之力,也就成了时空之神!”

    这一说,给大家整不会了。

    “时空之神?我?”乌拉拉指了指自己,他言下之意明明白白。

    他一个废物,貌似还能有用的样子?

    只是子小白对乌拉拉的话有很大意见:“我死了,你都不在乎?”

    尚夏打断这些废话,而是继续追问命女:“然后呢?是时空之神帮我们完成你所谓的计划?”

    命女摇头:“那废物靠不住!”

    大家都好像挺认同这说法的。

    命女继续说:“应该是光暗、龙神的激烈争斗,然后转折了,我和从未来召来的希瑞瑞融合,并投掷出命运之矛,同时让大家一起结合力量助力,让那命运之矛刺破边界,然后刺中道神手中。”

    “道神松手,这个终焉掉到界外,并遁逃掉远。”

    “哦,有个细节,道神本来要阻碍一下,可我们又一次合击,直接和道神交了一手,让这个果子更远了。”

    “反正我看到的未来就是这样子,也是我的计划。”

    然后命女歪着脑袋,吐了半个舌头出来,鬼脸卖萌:“但谁知道是直接多召了一个鱼儿,那女人也太喜欢凑热闹了,本来我和幻梦争斗,只是要召个希瑞瑞帮忙就够了啊。”

    。。。

    死寂沉默。

    谁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连外面的看官道神,那也是看无语了。

    他不会太多干涉终焉世界,这是必然事情。

    因为干涉也没啥用处。

    就像是他之前就干涉了,还不是丢了手,也没啥用?!

    当然,那手还恢复了。

    重点就只是干涉真没用。

    这机制本身也不是他搞的。

    整个机制都是更早更之前的家伙搞出来的整个世界体制。

    虽然三千世界之主的道神能够在三千世界里面随便搞,但唯独涉及整个终焉的机制却无法改变。

    而这本身,的确也是个烫手山芋。

    一直留着,不去完成播种至少一个新世界之果的话,那就会产生更多的麻烦。

    但是,但是,他还真没想到这终焉里面发生的事情,居然还能够这么曲折。

    “命女,命运战争之神!那个计划居然还会有不同的细节?”

    命女的计划,居然和鱼儿的计划,不是完全一样的东西。

    这谁能想到?!

    不过仔细一想,这还真不是太大的问题。

    因为计划细节不同,但目的性却是一样的。

    更何况从阶级来说,命运战争之神的级别是高过命女的。

    “那家伙是和我同级,居然一个非全能全知,都能同级吗?那到底是怎样的世界?”

    道神也很是好奇。

    也正是因为这点,本来命女确定的计划,自然可以被同一个,但更高级的自己所修改了。

    同时也不会让结果导致根本性偏差。

    难不成道神现在要阻碍吗?

    “嗯,要阻碍吗?”道神想了一下,却也只是摇摇头:“必要性不强,而且。”

    这种必然会发生的事情,既然已经知道了,还非要去阻碍一下?

    道神又不是贱神。

    更何况非要和龙神为敌?

    再加上刚才那个命运战争之神?

    更别说其他的家伙!

    “尚夏他们。”道神在这种问题上,可没那么大的兴趣去做多余的事情。

    他们没有根本性的矛盾。

    除非他道神要去制造一个如此的矛盾来。

    “感觉这个问题我有想过吗?果然,那个鱼儿是改过了命运,那家伙的命运道远超于我。”

    道神脑中一系列想法过后,只是决定继续看看而已。

    而在终焉中,尚夏心里一寒。

    不是因为结果会糟糕,而是她发觉刚才那鱼儿可是能够搅乱一切!

    “能微调,就能大改,甚至是推翻。”

    尚夏皱眉:“但是这么做,她绝对不是因为好玩,而是因为这么做,也是微调了未来?”

    她看向周围。

    只是这些,她无法弄懂这些之间的关系。

    命运道,那玩意尚夏是有些了解,但程度怕是也就那样,和道神在命运上的差距都是无法比拟的。

    更别说命女,也别说那鱼儿。

    “你怎样看?”尚夏问命女:“虽然你们本质一样,但我想你和她还是不同的,她是单一道,而你是双道。”

    命女随口说道:“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也知道你所想问的不是这个,但是!”

    她说:“不会至于影响到你的。”

    尚夏说:“可已经影响到我了。”

    命女手搭在尚夏肩头对她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可是异父异母的亲姐妹了啊,所以不用担心,我不会是你的敌人。”

    尚夏眯着眼睛盯着命女:“你这家伙,可以随便说了,我才发觉你的个性,貌似还挺糟糕的。”

    命女大笑:“哈哈哈,或许我和夕为合得来。”

    那自然啊,肌肉脑女。

    命女蠢吗?

    不蠢!

    夕为蠢吗?

    自然也不蠢。

    但这两个家伙,却都是肌肉脑。

    只是之前命女要忌口,所以表现不算是很明显。

    但仔细一想,命女的行为逻辑,那和夕为都是卧龙凤雏。

    “算了,她不是敌人,只是那个鱼儿,排除掉希瑞瑞那部分,没了肌肉脑,的确很是麻烦。”

    这么一想,尚夏突然好像明白了一个事情:“她希望我忌惮她?”

    “难道我做了坑过她?”

    “不,是未来坑了她?”

    可这些都没有得到过明示!

    那鱼儿可没直接说清楚!

    正胡思乱想中,命女却是又凑过来挑眉说道:“是这样子的,她不会说清楚的,但我会,反正未来也的确有了微调,这对她有利,但我无所谓,毕竟很远。”

    果然如此,尚夏扶额:“行了,我知道了,但你不在乎,不是因为遥远,而是因为希瑞瑞那部分的肌肉脑吧?”

    命女这次居然认同了:“的确,分出两个,还是很有必要的,命运和战斗,这两大道很影响我,我都优选两个,终究杂乱了。”

    就在她们在说这些的时候,龙神终于打破了边界。

    原本窜出的小洞,现在完全是个巨大的口子,龙神脑袋都能出去了。

    它把脑袋伸出,并盯着外面的大脑袋,也就是道神。

    在龙头上,冒出了一个人形,那就是夕为,他开口说道:“继续?”

    “?”

    夕为说:“已经够了吧?你已经知道结果了。”

    “我知道结果,可机制就是如此。”道神无奈道:“是你再晃晃,带着这个终焉果子到混沌中,那虽然不是机制本来的设定部分,可我想来应该就是你们的结果。”

    “哦,我还以为你想打呢!”夕为如此说道。

    道神扶额,露出尚夏时常面对夕为的表情:“只是你想打。”

    夕为居然很是认真思考的模样。

    不过?!

    的确这是没必要的事情。

    但他总觉得少点感觉。

    “那个女人,果然改变了什么,因果产生了一些变化。”夕为虽然没去听到尚夏他们的对话。

    可还是有之前道神脑中恍惚的感受。

    对他们这种级别的家伙来说,即便搞不清到底是怎么详细的变化,可这变化本身,却是知道了。

    至少他们清楚,原本不是这样子。

    “不过要搞清楚,还是要时间,但无所谓了。”夕为想了一下,现在还是按照道神的法子。

    等下,他看到了。

    “其他终焉果子呢?”

    他问道。

    “你看到了?!不,重点是你想怎样!”道神开始理解烫手山芋是会有多烫手了。

    这夕为居然想要其他终焉果?

    不,他是想要的!

    而且。

    “那女人的目的是这个?”

    夕为和道神不由想着。

    “你们所作为的,完全超过了本该的终焉机制,没有最后的唯一的胜利者,而且还能和我这个不是仲裁者的仲裁者进行如何深刻的对话,甚至要其他终焉果子。”道神颇为无奈:“但要说我是否能答应?我还真不知道。”

    “哦,说到底你不是仲裁者。”夕为说。

    这话没错!

    所以道神才是这么个说法。

    这些不是他决定的。

    那么谁决定?!

    原来的机制?

    不,是规则的破坏者。

    “反正你显然不管,那我拿走那些,会对你的三千世界造成什么影响?”夕为问道。

    道神说:“有,但不大,按照本来的机制,我想要送出多少果子,那是我的选择,但至少有一个果子播种,这是死规定,而那些剩下的果子,则是该留在这里,并被我的世界吸收。”

    “哦,那就等于我拿走,算是欠你的了?这如何!”夕为说。

    道神盯着夕为,到底没思考过久:“算了,对我损失不大,而对你们来说,多了这些果子,那就可以解决燃眉之急。”

    听到这话,夕为的龙神直接伸出爪子,那爪子伸出后长出了多个分支爪子,并直接把所有的果子抓住了。

    就在这时候,龙神停手。

    夕为说:“你确定?”

    道神有些恼火:“我都答应了!”

    夕为一笑:“反悔就麻烦了。”

    道神说:“能有什么麻烦?去找你?那可不容易!虽然你不记得了,但想来,界外的生活,龙神也不容易吧?”

    夕为说:“不记得,但显然你也不清楚。”

    “但的确是艰难,不管怎么说,你夕为终究是这里诞生的,其他的那些人,也都是一样,记得点我的好,再见面也不会难看,我想这可能是个好事情,说不定这也是那女人之所以改变因果的原因,听起来命女的计划,我们的关系可就不太好看了。”道神认真说道。

    那肯定不好看,伤了道神,虽然问题不大,可如果按照本来命女的计划,那绝对不是完美解决。

    但是。

    夕为说:“那个鱼儿可能也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

    “哈哈哈哈哈,你对命运道真是不太行。”道神好笑:“命女的计划,以她的命运道造诣,那已经是超过我了,绝对是最好的计划,也可能是唯一能成的最好计划,我都无法超她,而超越了命女的鱼儿,那个女娃的任何行为,更不可能只是无心。”

    夕为沉默。

    完美?!

    还真是这个道理。

    如果不得到更多的果子,他们这个破损的终焉果子做为资源,那肯定会造成之后的新世界初期产生巨大的问题。

    而想要得到更多的果子,那就不可能直接交恶道神,而是进行现在这种友好对话。

    既然如此,那么命女那个计划就不能进行。

    可命女的计划,那又是那时候命女做为当前命运道最强的最完善计划。

    所以这就是个死循环。

    只有一个跳出循环,乃至于超越循环的家伙。

    也就是那个鱼儿。

    “完美。”

    夕为和道神不禁赞叹了。

    不是对对方,而是那个现在还不存在的鱼儿。

    不亏是命运道的超越极致。

    那些多出来的终焉果子再被夕为直接用龙神吸收掉了。

    一下子龙神都比原本的终焉果子都要大了几倍。

    自然它不能继续蹲在那破损的果子里面。

    “那走了,我要去创造新世界了。”夕为向道神告别。

    道神一笑:“走好,那新世界必然很有趣,总有机会再见,那时候就能看到你那全新的世界模式了。”

    道别之后,龙神背着破损的终焉果子遁入了混沌。

    看着龙神消失,道神恢复了无色的表情。

    “居然能让我遇到这些个事情,这一次的终焉还真是稀奇,不过他们的终焉,或许会更加离谱吧!”

    但这些,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了。

    道神看向自己的三千世界。

    终于他的三千世界真正且完全属于他自己了。

    “龙神,龙族。”

    他嘟囔着。

    脑中无数想法飘过。

    但最终他只是闭上眼了。

    世界、时间、空间,万事万物还在继续。

    这一切不会结束,一直一直一直存在着。

    完。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权游:我创造了魔网 我是法则之主 特工医妃,重生王爷好怕怕 九令之主平天下 师妹,请自重 蒸汽朋克世界的征服者 斗破之全能系统 大师兄尊师重道 全职妖神系统 弥留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