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第二百六十八章、星空砖石卡

    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色。行到小溪深处,有黄鹂千百。

    “您真的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空姐微笑着回道,“我飞机上还有工作,就不耽误您时间了,祝您旅行愉快。”

    “好的,我也不耽误您工作了”,秦慕仙再次感谢,“如果肖姑娘到浅滩镇那边游玩的话,还请到碣石村,好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

    “好的,有机会一定。”

    空姐似乎没放在心上就这样离开了。

    秦慕仙几人没出站就被霍曙光接到了,这家伙是豫省的大佬,在机场可以走专门的通道。

    “平安,好久不见,欢迎来到豫省!”霍曙光张开臂膀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好久不见,等好久了吧?”秦慕仙也抱了他一下,随即分开。

    “没,我也刚下飞机不久,你们没行李啊?走,上车说话。”

    坐的是房车,里面不单有小客厅,甚至有卫生间。

    “几个小朋友饿不饿啊?咱们马上去吃饭好不好?”

    “阿光别麻烦了,我们在飞机上都吃过了,他们几个还吃得特别香。”

    “哎,那怎行,飞机餐哪里会好吃,到了我的地盘怎么都得让我请客吃个饭啊!”

    “这个不用急,我之所以带着孩子来就是想在这边玩几天,有的是让你请客的机会。”

    “行,既然平安你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勉强,咱们先去酒店吧,先落脚歇一歇,然后我带你去见个人。”

    霍曙光给他们预定的酒店是牡丹级的,是中国酒店评级里最顶尖的,酒店大厅装饰的富丽堂皇,带有浓浓的古中国元素,进门左手侧边向阳的地方有一小片牡丹,花骨朵很大。

    跨过小桥流水才到接待台,经理已经在等着他们,“阿光,房卡。”

    “好的东哥,我们先上去了,有空咱们再一起吃饭。”

    “好的好的,请!”

    “不愧是本地的太子爷啊,就是有面子!”电梯里秦慕仙笑着调侃。

    “哪里是太子爷啊”,霍曙光摇头,“都是生意上的朋友,来,看看你们的房间!”

    打开门秦慕仙就被惊呆了,这是独立的一层,走廊铺的是实木地板,秦慕仙看不出是什么材质,但想来不会便宜了;走廊两旁就跟道路两旁的绿化带一样,栽种着竹子和一些野花。

    超大的客厅,落地窗让视野十分开阔,左右散着五间房,房门也都是木质的,雕刻着各种牡丹和其它草物,十分精细。

    怪不得网上说中国的奢侈品都是普通人用不起的。

    屋里的摆件几乎都是手工制作的,就说那个不倒竹灯,霍曙光说是按照《天工开物》复原的。

    几个孩子也震惊的无法言语,碰什么东西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弄坏了。

    “没事儿,大胆的拿,大胆的碰”,霍曙光安慰他们,“这些物件和摆件没那么脆,如果喜欢的话,叔叔还可以做主送给你们。”

    “我们看看就好了”,大姑娘也被一个物件吸引着,是一对儿蝴蝶,是纸糊的,但翅膀却在不停地扇动。

    “这蝴蝶内里有两根细线,跟上面的这条主线连着的,你看主线在一拉一松,就带着翅膀动了起来,你仔细看,幅度很小的”,看大姑娘很感兴趣,霍曙光主动介绍起来。

    将屋里观察了一圈,几个孩子去挑选房间,三个姑娘说要一起睡。

    落地窗前栽种了一小片文竹,既不挡着视线,又使茶桌显得古典文雅。

    茶桌整个是高山流水的模样,在假山的底部点燃酒精灯,山顶冒起火光,火焰舔舐着茶壶的底部,将水烧的沸腾,霍曙光很是熟练地取出茶叶泡起了茶,秦慕仙两人坐在茶桌前聊了起来。

    “尝尝豫省本地的茶叶,纯正的信仰雨前毛尖!”霍曙光给秦慕仙倒上茶水,“这第一泡味儿有点淡,下一泡才是正味儿!”

    秦慕仙端起茶杯嗅了嗅,说实话,他不懂茶,也分辨不出茶的清香,只是点了点头。

    霍曙光见状浅笑了一下,转移了话题,“平安,马吉德王子这边的第二次付款已经到我的账户上了,说句掏心窝子话,我的账户上从来没有过这么多钱,一下子多了这么钱,搞得银行那边都注意我了,我小姑更是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我给她说明原委之后,我小姑非要见你一面,我说要给你介绍的人就是她。”

    秦慕仙放下茶杯道:“你小姑是银行的高管?哪家银行的?”

    霍曙光点点头,“我小姑她是中国银行华北地区的总负责人。”

    “厉害了我的光!”秦慕仙伸出大拇指点了个赞,“你们家是真的牛!”

    “这都是祖上的蒙荫,跟你比不上,你才是厉害,一笔生意就做了十几个亿。”

    “这都是沾了阿光你的光,要不然我就是有好东西也砸在手里了。”

    两个人商业互吹了一波,拉近了关系,说话也随意了起来,“对了平安,听小辰说,你上次出海捕捞了几十吨的金枪鱼,卖了好几个亿?”

    秦慕仙摆摆手,“可别听他乱吹,也就一两吨的蓝旗金枪鱼,其它的都是鲣鱼和杂鱼;也就蓝旗金枪鱼卖了几个钱,其它的鱼勉强够油钱和人工费。”

    “那也比较厉害了,要知道现在蓝旗金枪鱼可是濒危物种了,整个世界都没多少,也就大西洋和南太平洋出产的多一点,北太平洋的蓝旗年捕捞量也就一百多吨,你这一次出海就捕捞了北太平洋产量的百分之一二,这才是真的牛逼!”

    “都是运气,运气好碰到了鱼群,当时也正好在撒网,所以才捞了这么多。”

    “小辰给我空运了两条过来,质量还不错,平安下次准备什么时候出海呢?”

    “怎么,阿光家也有做餐饮生意吗?”

    “是有涉及,所以就想向平安你预定一下渔获,毕竟咱们是内陆地区,想要拿到第一手的海鲜确实有些难度。”

    “我最近不会出海了,上次出海的那条船还是租借的。”

    “这样啊”,霍曙光有些遗憾,他家族下的餐饮业是有供货渠道的,其中一条还是关轩辰那边提供的,现在有了机会直接对接一个新的渠道,那他在家族里的说话分量会更重一些,但听到秦慕仙不出海了,他摇了摇头。

    “阿光听我说”,秦慕仙道:“我虽然不出海了,但我跟村里的人合伙订购了一艘大船,是现船,估计再有两个多月就能出海,你要是想拿货的话,我让他们给你预留一些。”

    “真的,那太好了!多谢平安,我以茶代酒,谢你一个!下午办完事儿了,晚上咱们再好好的喝!”

    “阿光太客气了,咱们都是朋友!”

    “对,都是朋友,都是朋友!”

    “叔叔,叔叔,我们看好了!”几个孩子笑着跑了出来。

    他们看完了房间也交换了意见,选定了两个房间,三个姑娘住一个屋。

    “好好!”秦慕仙笑着回头说道。

    “来,小朋友们,冰箱里有饮料,看看你们想喝什么,这里也有零食,想吃什么自己拿!”

    霍曙光不打开,秦慕仙他们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个冰箱,整个冰箱是镶嵌在墙壁里的,冰箱里的空间也超大,映入眼帘的饮料就是哇哈哈。

    招来一个女助理留下看着几个孩子,霍曙光带着秦慕仙去了省中国银行总行大厦。

    “这几个大小不一的孩子不会都是你家的吧?”这次出行开了另一辆车,霍曙光担任司机。

    对于秦慕仙这个朋友,霍曙光还是有了解他的情况的,知道他收养了几个孩子。

    “那个胳膊受伤的孩子不是,其他三个都是。”

    “那你怪辛苦的。”

    “也还好,家里有个老奶帮着照应。”

    不堵车,二十几分钟的路程,路上霍曙光已经给他小姑打了电话,他小姑表示在办公室等他。

    到了大厦,门口处已有一个英姿煞爽、衣着得体、前凸后翘穿着工作装的女子在等着他们,秦慕仙以为这个一看就是女强人的女子就是霍曙光他小姑,但他猜错了。

    “阿光,敏姐已经在办公室等你和你朋友了,请进!”显然,霍曙光是这里的熟人。

    “你看还麻烦燕姐出来接我”,霍曙光笑着上去给了她一个拥抱。

    “又占我便宜!待会儿让你小姑揍你哈!”燕姐也笑着抱了霍曙光一下,分开后笑着对秦慕仙点头,“阿光这小子小时候跟在我屁股后面长大的,孙先生,请!”

    一句话就打消了秦慕仙的疑惑,于是秦慕仙也笑着点头:“谢谢燕姐!”

    “哎呀,平安你太客气了,我燕姐可不是娇滴滴的女王,走,咱们进去!”

    燕姐闻言白了霍曙光一眼,大步走在了前面。

    ……

    燕姐敲门,里面传来了一道很柔和的声音,听着就让人联想到声音的主人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子。

    推门进去,里面的女子果真如此,一米七的身高,亭亭玉立,温文儒雅,脸颊上的酒窝挂着淡淡的笑,让秦慕仙有些晃神,这样的女子他是有好感的。

    但他并没有继承魏武之风、丞相遗志,只是单纯的欣赏。

    “小姑”,霍曙光没有了面对燕姐时的放肆,又带上了书生气。

    霍爱敏点头,对霍曙光旁边的秦慕仙道:“想必这位就是孙先生了,果然年轻有为,还很帅气,阿光说起你的时候也是赞叹不已,来,请这边坐。”

    真的,秦慕仙被她说话的声音挠的心痒痒,这样的女子,加上自身的能力和家族的势力,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能走到这样的位置。

    “谢谢,这都是阿光看得起我”,秦慕仙也笑着回道。

    “按理说应该是我亲自去拜访孙先生,但想着你是阿光的朋友,我是阿光的小姑,咱都不是外人,就让阿光麻烦孙先生跑这一趟了,孙先生喜欢喝什么茶,红茶、绿茶、白茶?”

    “额,我都行,谢谢!”

    “那就红茶吧,现在春寒还有些料峭,配着午后的阳光,红茶最合适。”

    “小姑,还有我呢,你都不问问我!”霍曙光在旁边找存在感。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不是常来燕子的办公室吗?想喝什么自己去弄就好了;孙先生见笑了,我这个侄子有时候就是孩子气。”

    “哪里哪里,咱老家这里不是有句话叫‘姑疼侄儿,侄儿亲姑’嘛,侄儿在姑面前都是这个样子。”

    “呀,孙先生老家是咱们这里的?”

    顺着这个话题,几人聊开,也慢慢聊到了正题:

    “孙先生,您的钱存在我们行里,我会给您最大的优惠和方便。先给孙先生道个歉,我调取过您的开卡记录,记录显示去年您开了一张我行的卡,是石崖市复兴路支行的,既然您用过我行的卡,希望和您继续合作。”

    秦慕仙对调取自己卡开记录的事无感,这差不多是透明的事,你只要到银行窗口,别人一刷你的身份证都能看到你的开卡记录,他点了点头说道:“阿光路上也和我说了这事儿,钱存在咱们银行里,这个没问题,但是我不希望你们给我推荐什么理财产品。”

    “而且要提前和您说一声,我的钱流动性会比较大,希望到时候咱们行里不要卡着我。”

    “能提前问一下,孙先生是要做投资还是消费?”

    “嗯~,应该是消费,我想承包一片海域做养殖,需要购买很多东西。”

    “好的,情况我了解了,这点请孙先生放心,您的权限完全不用担心这种事情,这样吧,我先给您办卡,然后我再给您讲解,您稍坐。”

    秦慕仙提供了身份证、户口本,然后又录入了一些信息,一坤时(两个半小时)后,秦慕仙才拿到卡,很漂亮的一张卡。

    卡片很简单,一道银河横空,银河之下是故宫的轮廓,卡的左上角镶嵌了一颗小砖石。

    就这样一个卡,承载了秦慕仙全部的身家,他的老卡作废,上次卖鱼的钱也合并在了一起,现在卡里拢共有十亿巨款!

    卖鱼的钱有两亿不到,马吉德王子付了两次款,八亿,剩下的七亿会在下一次结清。

    看着秦慕仙来回翻转着银行卡,霍曙光有些羡慕地说道:“这可是咱们国家富豪权贵的象征啊,砖石星空卡!在有些地方,这卡可比身份证好用!”

    秦慕仙对这些不了解,回道:“你家这么有钱,你难道没有吗?”

    “他当然不会有”,霍曙光的小姑说道,“这砖石星空卡只发给身家在十亿之上的人以及各国政要,他想要拥有这样的一张卡,再努力个十年吧!”

    成功拉拢到秦慕仙这样一个客户,霍爱敏脸上的笑容也洋溢起来,“这砖石星空卡是独属于我行的,虽然发行只有短短的二十多年时间,但在我国和国际上的地位并不低于那些百夫长黑金卡,甚至可以说还要高于黑卡。”

    “黑卡的话我也可以申请,只不过只限用在咱们国内,运通集团虽然授权了工商、招商和中国民生银行,可以以信用卡的形式办理,但在国际上没一点屁用,与其每年缴那么多费用,我还不如不办”,霍曙光不服气地说道。

    霍爱敏不理睬他,继续对秦慕仙说道:“孙先生,您现在虽然只是一砖卡,但每天的转账额度有两千万,所以您不必担心消费或者转账的时候有额度限制,如果超过了这个额度,也可以联系燕子或者我,我帮您提高额度。”

    “此外就是,一砖卡的每年最低消费额度是一百万,这一百万我行是不收取任何管理费用的;如果消费额度达不到,我们这边会给您降级,甚至收回砖石星空卡,不过我想您用不着担心。”

    秦慕仙点头:“是的,我后面用钱的地方会很多。”

    “还有一些权限您了解一下,对于砖石星空卡一砖的用户,我行赠送每年全球任意一地方七天旅游的机会,虽然咱们做不到让火车、飞机晚点等待自己的事,但对于一些火车、飞机的班次是免费乘坐的;对于一些特定的小型客机,咱们有优先使用权,具体的使用对象,我发送到了您的邮箱,您可以看一下……”

    对于砖石星空卡的使用权限,霍爱敏说了半个多小时之久,不过她的声音好听,不会让人感到疲倦,秦慕仙一一记下了。

    三月下旬的天,黑的并不早,不过秦慕仙一行四人走出大厦的时候,外面已经霓虹闪烁了。

    “我让助理把几个孩子送到地方,咱们先过去”,在霍爱敏的面前,霍曙光就是个尽职尽责的小弟。

    “庆祝平安正式跨入十亿富豪的行列,咱们今天不醉不归!”

    嘴里说着要喝酒,但霍曙光并没有带秦慕仙去一些高档饭店或者评级酒店,更没有招呼一些朋友来庆祝。

    “知道平安你不太喜欢乱哄哄的热闹,咱们今天去下馆子,去吃正宗的河南烩面和羊汤。”

    霍爱敏和燕姐显然知道是要去哪里,两个人在后座和秦慕仙介绍。

    小饭店真的叫“下馆子”,名副其实的百年老店,是改革开放初期创办的,传了四代,第五代的传人也在馆子里帮忙。

    小店位置有些偏僻,是在一个老小区,不是附近的人或者熟人还真的找不到门路。

    “下馆子”的招牌和门面有些老旧,但内里却很亮堂,桌椅整齐、茶桶冰箱摆放有序,餐桌上纸巾盒和配料盒依次摆放,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女主人很爱收拾。

    几人到来的时候,刚华灯初上,客人不算太多,只是坐了七七八八。厨房是透明半开放式的,坐在位置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的人在做些什么。

    老板娘正在擦拭桌子,抬头看到他们,热情地说道:“阿光、小敏、燕子,今天咋一起来了?”

    霍爱敏走上前去说道:“钱姨,我们是刚办完事,然后就领着客户来你这里了。”

    “那钱姨谢谢你,正好这桌子我刚收拾好,恁坐这里吧,就恁四个人是吗?”

    “还有四个,不,五个人,钱姨你再给我们拉张桌子并一起吧”,霍曙光走到点菜的地方说道。

    “中,恁先看看吃啥,我这就给恁拉桌子。”

    “来,平安,你看要不要吃炖羊蹄,我叶叔炖的羊蹄也是一绝。”

    厨房里一个二十五六的年轻汉子正在擀面,只是穿一个背心,露着满是肌肉的臂膀,随着手臂来回伸展,全身的力量也随着肌肉线条倾斜而出,擀面杖从下而上,将厚厚的面片压的更薄,这是小叶。

    老叶将千揉万擀的面片切成合适的大小,抹上一层油叠放在一旁,以待后面的拉扯,他一心二用,看到霍曙光走近柜台,笑着说道:“阿光今天吃面还是喝汤啊?”

    霍曙光也笑起来:“叶叔,吃面还是喝汤待会再说,先给我朋友调两个凉菜,弄两个炖羊蹄儿尝尝,然后叶叔你再给我炒两个热菜呗,可稀罕你炒的羊杂了。”

    “你小子净会使唤我,要是别人让我炒菜我都不搭理他的,中,坐着去吧,我把手里的这点面弄完就给你炒!”

    “哎呀,还是叶叔对我好!”

    年轻人也放下手里的擀面杖转过身来,“光哥,你和你朋友先坐,我现在就给恁弄羊蹄儿。”

    “不凡,弟妹呢,怎么没看到在这里帮忙”,霍曙光去消毒柜拿了碟子,自己动手调起了凉菜。

    “刚身体有点不舒服,我让她歇着去了,待会就下来了。”

    “不舒服就去医院啊,别扛着。”

    “没大碍,光哥恁要几个羊蹄儿啊?你这朋友能顶得了这膻味儿不能?”

    “没事儿,吃羊肉嘛就为了这口膻味儿”,秦慕仙摆手,“我们还有五个人,那就先来九个,不够了待会再说。”

    “好,先坐,待会给恁送过去。”

    凉菜、羊蹄儿上桌,几个孩子也到了,霍曙光的那女助理也被他留下了。

    “来,尝尝我调的凉菜,酸甜口的,看你们爱不爱吃?”霍曙光每样菜都弄了两盘,将其中的一盘放到了孩子们面前,“这两样有辣椒,不能吃辣的就少吃哈。”

    除了霍曙光照顾,霍爱敏和燕姐对几个孩子更是喜爱有加,霍爱敏是自己就为人母,有照顾孩子的经验,燕姐是因为一些原因选择了不婚,对孩子也是稀罕。

    有了他们的照顾,霍曙光放心地拉着秦慕仙喝起了酒,燕姐更是豪爽,白酒说干就干。

    走了一圈,秦慕仙对着几个孩子说道:“要不要先给你们下面吃?因为恐高,姐姐中午都没吃东西?”

    大姑娘摇头说道:“我们也都不饿,四五点的时候,于姐姐带我们去了酒店的食堂吃了饭。”

    “行,那你们先吃点菜,啃个羊蹄儿,我们喝点酒再吃饭。”

    霍曙光也对他的助理投去了赞赏的目光。

    酒是霍曙光让人送来的纯粮食酿造的汴酒,菜是新鲜的羊杂、羊肉和蔬菜炒的,菜好酒好,秦慕仙喝得很尽兴,倒是霍曙光有点喝高了,就说起了从秦慕仙这里拿渔获的事儿:

    “小姑,咱前两天吃到的蓝旗就是平安捕到的,平安一次就捕捞了两三吨!”

    “是嘛,那是真厉害,我看网上有海洋生物学家说,因为常年捕捞的缘故,蓝旗金枪鱼的洄游路线都有所改变了,能一次捕捞到几吨蓝旗金枪鱼已经屈指可数了,平安是真有本事。”

    “都是运气,都是运气”,秦慕仙客气道。

    “我跟平安算是初步约好吧,他跟别人合的船,以后捕捞的渔获,会给我们留一部分;平安不是还要搞养殖嘛,我觉得咱们还可以再加深合作,平安到时候想要搞牌子的话,我们这边也可以提供方便。”

    霍爱敏看了自己侄子一眼,知道这话是在说给自己听,他老公就是参与经营家族旗下的餐饮行业的,“对,孙先生现在资金也到位了,承包海域搞养殖也可以放开手脚施展了,遇到了什么难题可以联系我,咱们银行一定会帮客户解决困难的!”

    “一定一定,到时候还真的要多多麻烦你们了。”

    ……

    “行,那今天咱们酒就到这里了,我让叶叔给咱们下面。”

    “敏姐坐着,我去和钱姨说”,燕姐按下霍爱敏说道。

    “几个孩子下一大一小就行了,他们啃羊蹄儿都啃饱了”,秦慕仙及时说道。

    “好嘞,我给钱姨要两个小碗,让他们分着吃。”

    他们觥筹交错期间,面馆已经坐满了客人,外面也排起了队,但并不太吵闹,除了一桌客人在猜拳喝酒外,其他人不是在谈笑说事,就是在呼噜着吃面,满满的生活气息。

    而其他人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日常的吃饭时间,隔壁的这一桌客人谈成了好几个亿的生意,更草创了一个未来要席卷全球的海鲜品牌。

    “下馆子”的面是真的劲道,汤是真的地道,光闻着味儿就让人口舌生津,葱花、芫荽(yan sui香菜)更是洒了一层。

    不像大多数烩面馆,叶叔他们这儿面里的配菜没有用粉条,而是用了海带丝,海带丝切成一厘米左右宽,泡发的程度也刚刚好,不太软糯,而是有点硬度,配合着面条,越嚼越有食欲。

    放上一勺老板娘自己熬的辣椒,秦慕仙呼噜噜连吃了三碗。

    飞云当面化龙蛇,夭矫转空碧。醉卧古藤阴下,了不知南北。——《好事近·梦中作》秦观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之从学渣到学霸 如意络 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我真是来交换的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穿越之凰妃要改嫁 逆天小神医 我的剑呢 带着锦鲤人设重生了 重生七零有宝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