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故意对林小娘好不说,还让下人故意传进少央的耳朵里。

    这一日,邀弥正在和林小娘下棋的时候,少央闯了进来。

    看了一眼棋局,语气里甚至于几分不屑,“这么烂的棋艺,邀弥你也能玩的下去?”

    “再烂,也是我教的。”

    不必多说别的,只这一句,就够反驳了少央。

    少央有些心痛,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怎不见邀弥和她下过棋,如今竟是和连棋子都拿不好的女孩在一处玩。

    “你怎么来了?”

    对于少央的嘲讽,邀弥更好奇,少央为什么会来。

    “我,我路过,看你在这里,本想让你带我去买胭脂,如今看来你没空。”

    少央的言语已经够酸了。

    可邀弥想到前几日的话,就懒得哄了。

    “对啊,你可以一个人去,花了多少钱去账房记上就行了。”

    邀弥这个回答,算是惹怒了少央。

    她再不说一句了,急冲冲地离开了屋子。

    看了少央的背影,林小娘忍不住开口,“公子不追出去吗?”

    “你不是说,要演戏演齐,更何况她说不定根本不在乎,我何必自找苦吃。”

    邀弥苦笑了一声,一瞬间竟是没了下棋的兴致。

    “这样吗?那公子为何不放姑娘离开?”

    林小娘开始收拾棋盘,这句话倒是直戳人心了。

    “你可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邀弥的脸色一下就铁青了。

    林小娘跪在了地上,“公子,我错了。”

    “罢了,说不定,没过多久少央就真的离开了。”

    宫内,日子接近了夏季,寒月确实失去了记忆,也没了心智,爱好却也没变。

    还是会偷吃东西,当随着宫人到了御膳房。

    看到那趴在角落吃糕点的寒月,轩辕喻就是有些生气。

    整日总是吃这些糕点零嘴,不吃饭营养那里跟得上,更何况,皇姐刚才小产,身子羸弱,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

    整日的药喂起来已经够难了,寒月又还不会和过去一样看他的眼色,简直就是难上加难啊。

    “月儿。”

    轩辕喻叫了寒月一声。

    寒月手上的糕点还没咬几口呢,这时候被抓包,瞬间就手足无措了。

    直接嚎啕大哭,轩辕喻倒先不说了,做饭的御厨却是吓得不轻。

    公主来拿糕点,他们自然是什么也不敢做,什么也不能拦不是。

    公主这时候哭了,莫不是,糕点不好吃?

    御厨被吓得不轻,不过锅里还有菜,想要跪也不能跪。

    “阿喻,我不是故意的。”

    手上还拿着糕点,寒月第一个想法就是主动认错。

    轩辕喻走近了些,蹲在了寒月的身边,伸出手给她擦了擦眼泪。

    “皇姐,糕点好吃吗?给我吃一口。”

    看到她大哭,轩辕喻责备的话就再说不出来了。

    将糕点送到轩辕喻嘴边,寒月看轩辕喻没有生气,就又开始傻笑了。

    就着寒月吃过的地方吃了一口,轩辕喻也回了寒月一个笑。

    可就算是这样,轩辕喻也什么都做不出来,寒月的话,他就想这样吧。

    没事干的时候,轩辕喻会陪着寒月放风筝,吃东西,给寒月画画,日子倒也惬意。

    不过,最近轩辕喻确实有些忙了,西域公主要进宫了。

    那位公主每隔三年来一次,每次都说着要嫁给他的话,轩辕喻根本就没有兴趣,所以总是推辞。

    过几日要来,听说西域那里有和亲的意思,寒月这样,他自然是怎么也接受不了啊。

    这几日都在准备着迎接的事,西域边境,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是一个易收复,不易挑起战争的地方。

    将寒月送回去,不多时,小平子就喊他了,说是来了书信。

    没办法的轩辕喻,只能抽身离去。

    接近夏季的天最反复无常了,风风雨雨说来就来,轩辕喻刚才踏进御书房的门,天公不作美,那大雨就倾洒而至。

    拆开书信,轩辕喻这时候倒是没心情关注天气了。

    将信大致看了一遍,内容也就那么几句,和往年差不多。

    不过,多了那几句话,今年公主要来,二殿下似乎也要来。

    说起 那个二殿下,轩辕喻的眉头就蹙了起来。

    有一年公主和西域王没来的那一年,他来了。

    在大殿上,一双眼都是盯着寒月,“陛下身旁的女子是,”

    “长公主寒月。”

    当时倒也没多想,也就回答了。

    酒席过半,二殿下风煦却是跟着寒月去了桃园。

    寒月在酒会上闷了些,这时候也就是出来散散心。

    没有想到会有人跟出来,伸手折了桃枝,在和身旁的月牙儿说着话。

    “公主。”风煦就这么叫了寒月一声。

    当寒月回头的时候,风煦就出现在了身后。

    “二殿下有何请教?”寒月捏着手上的桃枝,对于一个陌生人,半点好奇也没有。

    “久闻寒月公主天姿国色,今日殿上一见,才知传言不虚。”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虽说没什么兴趣,可没有女孩会不喜欢别人夸赞自己,即使是这被万人夸过的容颜。

    “二殿下谬赞了,你的皇妹听闻,也是娇艳无比。”

    寒月轻笑了一声,不谦不卑地顺便夸了风铃公主。

    “风铃,风铃怎能比公主漂亮?”

    这一笑本来没什么,却是让风煦沉醉其中了。

    伸出右手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瞬间,满园桃花都开始掉落,一番美景就这么出现了。

    “伊人桃花林中过,自比桃花更娇嗔。”

    风煦本无意冒犯,可这不和礼数的夸赞还是出口了。

    寒月听见这句话,表情就生了变,脸上笑意不见,看着四处不断落的桃花下的雨,心里一点感动也没有。

    “二殿下冒失了,本宫再有时日就该嫁人为妻了。”

    未曾多停留,寒月就离开了。

    可那桃花园发生的事,一字不漏地传进轩辕喻的耳里了。

    如今回想起来,轩辕喻对这位二殿下可一点好的印象都没有。

    西域擅长的都是魅惑人心的蛊术,二殿下和公主尤为,这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这次还两个人一起来,想到这里,轩辕喻就是头疼。

    揉着太阳穴,轩辕喻正在烦躁着呢。

    “陛下,陛下,公主,公主吵着要放风筝。”

    小平子跑得很急。

    “放风筝?外面这么大雨,放什么风筝?”轩辕喻看着外面越下越大的雨,整个人就更烦了几分。

    跟着小平子去了寒蕊宫,寒月正站在雨里,手上拿着风筝,还有那风筝线。

    几个宫女拉着她让她回去,却都还拉不住,嘴里叫嚷着,“我要放风筝,放风筝。”

    听见这句话,轩辕喻整个人更烦了,几步走上前,将寒月抱在怀里,伸出手在寒月的头顶给她挡雨。

    “月儿,这么大的雨,怎么放风筝?跟我回去好不好?”

    轩辕喻真想发火,可想到寒月的身体,这么大的雨,估计又要发烧了。

    “不要,阿喻,要放风筝,说好了今天和我一块放风筝的。”

    从轩辕喻的怀里挣脱出来,寒月将风筝拿出来,一双眼被雨淋的都睁不开了。

    “我,”轩辕喻仔细回忆,确实说过今日会陪寒月一块放风筝,不过这么大的雨,“明日好不好?月儿身体不好,这么大雨会生病的。”

    “哇!”地一声,寒月就哭了,“不要,说好了的,就要现在放,就要现在。”

    听见这句话,轩辕喻算是彻底没了耐心,好说不行,这雨寒月又淋不到,轩辕喻只能抱着寒月进屋了。

    在轩辕喻怀里的寒月并不老实,拍着他的胸口吵着还要放,进了屋甚至还要跑出去。

    “敢出去晚饭就别吃了。”

    也是折磨人了,轩辕喻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听见这句话,寒月才作罢,她哭得一抽一抽,手上还拿着那个风筝。

    “给公主换身衣服,头发擦一下。”

    轩辕喻最担心的还是寒月的身体,小产刚过,这身子受了那么大的雨,怎么受的了?

    等寒月换好了衣服,倒也不哭了,可那扁着的嘴,还有怎么也不愿意看他的模样,就知她还在生气了。

    皇姐,一贯是个冲动的性子,或许真的,就是被惯坏了吧。

    刚才在雨里,让他遵守诺言的模样,不禁的,就让他想起了过去的承诺。

    他说过,这辈子不会伤害寒月,可后来呢,还是把寒月伤成如今模样,他简直太不守信了。

    将寒月抱在怀里,轩辕喻都有些惭愧,“皇姐,对不起,可今天下雨了,你不闹好不好?”

    寒月靠在轩辕喻的肩膀上,轻轻嗯了一声。

    虽然,他威胁自己,不吃晚饭这件事很恶劣,可都道歉了,那就原谅了吧。

    寒月不出意外生病了,躺着床上浑身无力,咳嗽发烧,一整张脸都是白的。

    轩辕喻端着太医送来的药,叫醒了寒月。

    有些痛苦地坐起来,寒月话都不想说了。

    闻了闻苦涩的药,一伸手直接推开了。

    “乖,喝了,阿喻给你吃蜜饯好不好?”

    也知道寒月不想喝,轩辕喻却也不得不喂寒月喝下。

    “蜜饯?”难得沾了一点精神气,寒月一双眼闪了闪,可很快就暗淡了。

    “那也不喝,整日喝,月儿宁肯不吃糖也不喝。”

章节目录

免费其他小说推荐: 骗妻成婚 从霍格沃兹开始旅行 带着红包回过去 千金索吻:卖身总裁惹不起 我在孤寂中守望你成长 霸妻来袭,景少乖乖受宠 穿书后我又把男主害死了 狗崽子今天被满级宿主嫌弃了吗? 逆袭从欢乐颂樊胜美开始 帝国第一宠:老公,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