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此刻远方洛阳。

    薛雪璇抬头望着这洛阳最大酒楼,雕龙画栋,眉目之中也有几分惊诧。

    洛阳不愧是洛阳,这酒楼规格,甚至都比得上长安最豪华的楼阁,那问天阁了。

    “今日就在这歇歇吧。”赵阙翻下照夜白,这马当然不是唐玄宗那一匹。

    不过毛发雪白如光,甚至在黑夜之中都醒目惊人,于是被赵阙取了这个名字。

    而薛雪璇骑得则是一匹赤红色的骏马,被其称为红玫。

    若是有识马之人,或是懂得妖兽之人,这就能够看得出这两马,都有先天修为。

    此时的薛雪璇身着白衣,带着木簪,腰间配剑,身上裹着几分侠气。

    而赵阙则有几分俊秀,身上有种莫名的病弱气质,却又让人感觉神秘无比。

    “这楼叫做聚宝楼,是那金钱帮的资产。”薛雪璇将马匹交给了迎上来的恭候小厮,介绍道。

    而后开始给赵阙介绍这楼的历史,她平日多喜欢这江湖轶事,自是打听了许多。

    “哦?是吗?这名字不错,谁不喜欢钱呢。”赵阙同样将缰绳递了过去,示意需要喂上好马料。

    不过薛雪璇听着这话,倒是话语不停了:“这金钱帮,可是这洛阳第一大帮派。

    听闻他们最喜欢把钱放在别人画像之上,若是有人能杀了此人,就能拿走此人画像上的金。

    若是说那流沙是拿钱杀人,这金钱帮可就是悬赏杀人了。”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朝着楼中走去。

    “开一间上好客房。”赵阙将一锭银子拍了上去,却悄悄的露出了挂在腰间令牌。

    金牌由黑木打造,据说这黑木是一株妖植的躯体,鎏金刻着一个阙字。

    那掌柜看着这令牌,愣了一下,不过立马反应了过来。

    能够在这里当老板,自然是灵巧之人,见着赵阙似不想暴露,也不动声色。

    躬身将赵阙两人带入了自从楼阁建好之后,都未曾使用过一个豪华房间。

    他也不知道面前此人是谁,他只知道。

    帮主命令,那就是满足拥有此令牌的人一切要求,哪怕是把楼烧了都可以 。

    “两位客官,若是有何事。

    拉响这就可,我们下方有专人日日夜夜接待。”那掌柜示意了门后的一根细线,连接了楼下的铃铛,就低头退了下去。

    “这房不错啊。”薛雪璇没想到,一个楼房居然能豪华到这种地步。

    自己在问天阁都未曾见过这种房间,当然,若是赵阙知道了她的想法,那只能说,以后有机会的。

    整个房间干净整洁,哪怕无人居住,也每日都有人打扫。

    整个房间木板都是由紫檀构成,传出淡淡紫檀香味。

    而在书房、客厅,还挂着无数名家书画、瓷器、甚至还有一些武器。

    赵阙倒是有些无语,这是藏宝阁吗?怎么什么东西都有啊。

    “快看,这东西,似乎就是四方会帮主的武器---刀剑棍戟。

    听闻四方会帮主想袭杀这金钱帮帮主,结果反而被杀了。

    而四方会的帮主的武器,就是这东西,可变化为刀剑棍戟。”薛雪璇围着这武器台转了转,倒也没有拿起来看,只是觉得有些惊奇。

    “额.....多半是假的吧,仿品多的是。

    话说你是哪里知道这些东西的。”赵阙倒是不客气,将这东西拿了起来。

    毕竟这是自己房间,放在自己房间里的东西那不就是自己的。

    开始研究了起来这玩意,却发现这东西真的可以变化为双刀、长剑、长棍和三节棍、还有长戟,倒是有几分机巧,没想到那位四方会帮手还是一个武器大师。

    “当然是京城酒楼中百晓生的说书先生,你只需要花上一点点的钱财,就能得到任何消息。”

    薛雪璇将自己佩剑挂在了卧室,而后摘下木簪,长发飘落。

    而后小心翼翼的将木簪放到了木盒之中,答道。

    \"额....\"赵阙听着这话无语,难怪百晓生专门提醒了自己一下。

    说京城效益特别好,原来是你花的啊....

    同赵阙这边风花雪月不同,大乾京城现在是更加的乱了。

    这科举舞弊,似乎就是一个线头,用力一拉,就拉出了不少的东西。

    江淮一县城县令,也就是花了五万白银买官的那人,此刻也被请来了。

    戴上镣铐,由几位皇子亲自审理。

    “你这些钱,是哪里来的?是不是侵吞了赈灾粮食?”大皇子坐在主位,开口问道。

    他见过当初江淮惨状,故而对此更加上心了几分。

    一个县令七品,不仅仅有每个月一百两俸禄,还有粮食、丝绸等物资,甚至就是下人仆役的工资都是朝廷支付的。

    但是这五万白银,一个寒门弟子想要凑够这东西,需要多久呢?

    就算一年存上一千两银子,五万白银,也需要五十年时间。

    但是这可能吗?很明显不可能,这些钱财,要么就是搜刮民脂民膏,要么就是偷偷拿了朝廷赈灾粮食出去卖。

    贪官犹如黄河之沙,又如何能够清洗干净。

    “未曾,未曾,下官哪里敢啊,那明教可是看着的,下官怎么可能敢动这东西啊。”

    那县令见着上方坐的那些大人物,早就吓破了胆子。

    自己不就是听说了一个卖科举地方,想试上一试,哪想到居然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明教?”三皇子冷哼一声,倒是没有想到他们朝廷的威慑力居然还比不上一个江湖门派。“那你的钱财是如何来的?”

    “这....有一个叫长远商会在我们县城做生意,让我上下打点,不要检查。

    给了十万银子,其中五万都分给了门下官吏和上面之人,其他的我都拿来买官了。

    我从小都穷怕了,小时候为了读书,甚至用吃的粮食来交换看一本书的时间,三日都未曾食任何之物。

    如今孩子却又没有本事,不想让其走我的老路啊,所以我一分都没有花在自己身上啊。

    甚至那俸禄,我都拿出来给百姓买粮,下官也是知道饿的时候啊。”

    那官员声声泪下,可谓情真意切,似乎说的一切都情有可原。

    不过七皇子却没有被他的话语感叹几分:“你拿着十万两银子,不过捐出百两俸禄,就以为你是一个清官?

    如此做法,不过是安慰你的良心罢了,你可怜良心也就值这个价了。

    你帮你儿子买官,那么想没想过。

    多少如你一般,苦寒书生苦读几十年,因为你买官,而没有任何前途。

    你有没有想过,那商会运输的是什么,能给你十万白银打通关节?又有多少百姓因为那商会倾家荡产?”

    听到指责,那县官却也无话可说,颤动的蜷缩在地上,犹如一个蛆虫。

    三皇子却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又拉出了一场大案。

    能够给十万白银,贿赂一个县官而已,那么其上下关节,可能就有上百万的贿赂白银。

    而那商会得到的利益,可能是几百万的生意,什么生意如此赚钱?

    面前这位县令,恐怕也是不知道的。

    “诸位皇弟,如何?”大皇子转身问道,似乎是征求几位兄弟的意见。

    “到了如此,扳倒越多的官员,越有利。

    既然诸位皇兄都有信心,那就在大考之中,比上一比,至于这些蛆虫,杀了也就杀了。

    到时候不管是谁,也能当的舒服,也算是做上一份好事了。”八皇子倒也没有多少犹豫。

    四皇子却有些懵逼?不太明白这些人在说什么?

    他对此一直很懵逼,为何自己的兄弟对于官员突然变成了打压姿态?

    他的手下也似乎没有什么大才啊?怎么办?

    而三皇子看着这位县令,想着他说的话语,突然开口:“这事或许同十二弟有关。

    自从张家出事,他多半时间都在江淮,你们说......这有没有可能呢?”

    说完这话,大家停顿了一下,似乎明目了什么,也没有自己去查这案子的想法。

    涉及到了皇子,他们查不太合适,自然需请示大乾皇帝了。

    最后就是派出暗卫去查,查一个干净。

    不过这些东西查起来,他们只感觉大乾犹如一棵腐朽的大树,根脉都已经开始腐烂。

    只不过现在还是前期罢了,到了后期,就可能只能依靠强大力量来维持统治了。

    现在清扫一遍,对于皇家所有人来说,都是有利的。

    当然旋涡中心的十二皇子先不算。

章节目录

免费仙侠小说推荐: 逍遥小村医 洪荒:我定光仙绝不叛教 绝代剑侠 开局九叔要杀我 重生之万界天尊 天煞奇缘 十世罗刹 九阴传 觅仙屠 我家师尊又显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