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此战灭了梁国,也算是给十皇子报了仇,军队班师回朝之后。

    大乾皇帝自然准备给封赏出征的各位将领。

    虽然按道理,这些东西需要和三省商议,但是其实都是大乾皇帝拍板子。

    其中将怀化大将军李越这正三品武官,被升为了殿前都指挥使,从二品,也就是禁军头领的位置。

    李越本就是大乾皇帝的亲兵出身,大乾皇帝还未登基的时候就跟着他了,可谓是亲信中的亲信,还是无上大宗师修为。

    江南人士,出身清白,没有什么派系,为人稳重谨慎。

    大乾皇帝多半也是想让他出去蹭点功劳回来,而后将他升迁为禁军头领了。

    这个位置,也是一般武将能够奋斗到的最高的位置了。

    二皇子也领了奉国将军的三品官,不过其实对于他来说,什么武职也比不上他皇子的身份尊贵。

    吕布则是给了一个云麾将军的从三品,从五品直接跃升了从三品。

    当然,其实对于他一人破灭梁国的功劳,这个封赏还是相对来说少了点,不过倒也差不多,也不能说大乾皇帝苛刻。

    可能大乾皇帝看着手中捏着的信件,这是二皇子给他写的,也有了别的打算。

    张辽的话准备给上一个正四品的忠武将军,对于张辽来说,其实先登的功劳封到这地步。

    那肯定是有些高了,从四品的话这才合适。

    当然,这其实就是大乾皇帝的小心思了,若是制衡,自然两人官职需要差不多,不然还有什么意义。

    大乾皇帝心中起了一计,把大皇子叫入了宫中,让其商议这些奖励给的是否合理。

    做完这一切的大乾皇帝又回去炼丹了,想要晋升天人可谓是极其困难。

    金丹法虽然曾经有成功过的案例,甚至还不少,但是都是上古时期的人物了。

    近三千年,都未有成功用金丹法突破到天人境界。

    那些遗留下来的记载,大乾虽然收集的差不多了,但是却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能否可行。

    几次天变之后,那些上古的修炼之法,仿佛都被堵死了。

    而大乾皇帝知道自己天赋,若是想要领悟天地成为天人是不可能的。

    故而只能选择其他的道路。

    不管是内丹法,还是外丹法,他都想要尝试一二。

    同时他也在寻找其他成就天人的方法,听说大乾内部佛教之中。

    就藏在那罗摩遗体,却也不知道是否可以参考一二。

    --------------

    此刻二皇子府邸中,二皇子牵着一匹黑色的上好骏马。

    这马似乎有妖兽的血统,显得十分妖异。

    就如同吕布的那赤兔一般,已有了灵性。

    若是算作人类的修为的话,是有了宗师修为。

    而妖兽的身体强度更强,对比就不会弱于人类大宗师的体质。

    而在战场之上,云气压制之下,那么就算是无上大宗师的战斗,也是可以骑马作战,不会被误伤。

    “恭喜忠武将军了,陛下的赏赐已经下来了。

    想必是不会变动了,不日就会正式册封。”

    二皇子将张辽邀请到了马场之中,这才有了这一幕,恭喜道。

    此刻的他,失去了吕布,却也不想再失去张辽了,故而显得十分礼贤下士。

    不过倒也没有提吕布是何官职了,当初说的张辽的封赏不下于吕布。

    在吕布单骑破王庭的事情之后,两人都默契的没有提,只能当做放屁了。

    “这是我在北方得到一匹烈马,想的是宝马配英雄。

    见着张将军没有好的坐骑,特地让他们送来。”二皇子将马的缰绳递给了张辽,又说道。

    “试试?”

    其实他不知道,张辽其实有了一匹.....叫做灰影的骏马,不过谁会嫌弃自己家中的宝马多呢?

    张辽见着如此神驹,也是心动,却见那马匹黑色毛发在阳光之下,闪着丝绸般的光芒,算是五彩斑斓的黑。

    四肢修长健壮,有力十分,听着二皇子话语,也不客气,翻身上了马。

    这烈马也还没有被人驯服,见着有人坐上了自己。

    在马场之中,不停的跑动着、摆动着,想要将张辽给摔下来。

    不过很快,在张辽精湛骑术的操控之下。

    也就慢慢的变得安静了,而后张辽再给上了一些草料。

    棒子加大饼,哪里都是可靠的方法。

    那黑马也算是臣服在了张辽的手中,二皇子见着,却也有几分的酸楚。

    要知道,他可都没有如此坐骑。

    同时要找到人类能够驯服的物种,是极其困难的。

    至于养殖,却也不可能,因为妖兽是没有修炼方法的,全靠一个悟。

    先天等级的马匹,倒是在养殖的马场之中能够见到几匹。

    但是宗师级别,乃至于更高级别的马匹,那就是别想了,只能在野生的平原上捕获。

    而且极其难抓,大宗师根本跟不上宗师级别的马匹速度。

    等到无上大宗师到了,早就跑的没影了。

    而且有的马匹极其血性,在捕捉的时候。

    因为反抗而死的不少于半数。

    就算抓到了,也不一定能够养好,绝食的也有。

    故而如此的绝世好马,是极其珍贵的。

    不过二皇子对于以此来拉拢张辽,也算是功劳没有吕布高的补偿了。

    虽然心痛,但觉得十分的值,舍不得骏马,套不上猛将。

    不过此刻,却有一人闯了进来。

    要知道,这可是二皇子的府邸,谁能够如此无礼?

    那些守卫一边拦住、一边喊着,根本牵制不住,无可奈何。

    二皇子见着吕布如此,就闯入了自己的府邸之中,也是气急,脸色通红的吼道:

    “吕布,莫要你得了点功劳,就能来本殿下这里撒野!”

    吕布虽未带着武器,但是气势也是渗人。

    那双狼眼死死的盯住了二皇子,看得二皇子直发麻。

    捏着手中信件,扔给了二皇子。

    “殿下请看看,这就是你干的好事!

    我可未曾有何对不起你?

    为何在陛下面前说我有勇无谋!不堪大用!”

    断人仕途,犹如杀人父母。

    听着此话,二皇子看着如此信件,也是咯噔一下,却发现是这信件是抄录下来的。

    皱了皱眉,不明白这件事为何被发现了。

    自己确实给父皇了一封信件,内容也是如此,却不知道为何会被面前的吕布看到。

    难道是父皇给的吗?

    “你是哪里得到这纸条的?”听着吕布咬牙切齿的话语,二皇子暗道不好。

    吕布手中的信件,几乎是原封不动的把自己的信件给写了下来。

    那么就说明有极其可靠的来源,自己否认却也来不及了。

    不过二皇子还是想不通,面前吕布,怎么可能看见自己递给父皇的信件,到底是谁?。

    “怎么,二殿下觉得是我冤枉你?

    这信件是大殿下给我的,难道你想说大殿下诓骗我?”

    吕布倒也毫不犹豫的说出此话,死死盯住了面前此人,似乎要二皇子给他一个说法,若是不给,那就要血染当场了。

    二皇子沉默着,是的,父皇让大哥去商议各个武将的封赏,想必他就是那时候看见的这东西。

    倒是没想到他居然会给面前的吕布,而且如此不遮掩。

    那么他的目的,就只有一个了,拉拢吕布。

    早知道,当初江淮的时候,就不该把吕布给借过去。

    想必那时候,吕布就被大皇子看上了,而吕布也是有了退路,才会对自己如此不敬。

    不过其实吕布在他面前杀了文副将之后,他们两人就没有任何缓和机会了。

    如此结局,只能说是应该的。

    见着二皇子沉默,吕布更是愤怒,上前两步,似乎就要动手。

    那些隐藏起来的护卫见状,也是准备拦下吕布,不过却也心中发麻,他们能够拦得住吗?

    不过还未等着他们动手,张辽却挡在了吕布面前。

    说道:“吕将军,我知道你愤怒,但是你若是如此,却也犯下了大罪。”

    吕布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张辽,浑身肌肉暴起,言语如冰,不再顾忌往日情谊道:“你要阻我?”

    又看了一眼,躲在张辽身后的二皇子说道:“好好好,二殿下,你当日引我入了这朝廷,算是对我有恩。

    今日又断我仕途,对我有怨,恩怨抵消,从此不见!”

    说完这一切的吕布,却也看着张辽。

    似乎更加的气愤:“张辽,你同乡好友,你今居然阻我。”

    而后猛地一拳,打在了张辽面门之上,张辽也不躲,硬吃了这一拳。

    鲜血、淤青从张辽脸上浮现,。

    不过张辽丝毫未退,却道:“吕布,当日你助我见了这二皇子。

    今日一拳,也算是还给你了。”

    “好好好,你个贪生怕死的走夫!”吕布听见此话,猛地一跃,朝着张辽而下。

    \"我比你长了十八岁,也算是和你爹一辈的了。

    倒也不欺负你,那天地意志我便不用,看看你能在我手中撑得几招。\"

    一拳而下,犹如赤焰飞舞,似要置于张辽于死地。

    这一拳的威力,倒也不知道,是在演戏,还是真的抒发对于张辽不满了。

    “吕布,你又是什么好东西?好大喜功!桀骜不驯!哪里算得上一个好的将军!”

    张辽却也不惧怕,大声吼道。

    身体雷霆浮现,猛地迎上了吕布那一拳。

    而后在二皇子的马场之中,雷霆和赤炎交错。

    两人的内气遍布,却又是近身搏斗,拳拳到肉、鲜血四溅。

    张辽的拳脚功夫,自然不会是吕布对手,却也如同一个打不倒的小强。

    一次一次的站起来,以命换伤,犹如一头凶兽,似乎想要发泄对于吕布所有不满。

    就算是赵阙在此处,却也不会明白。

    这两人是真的打出了真火,还是在演戏了。

    百余招过后,吕布猛地一拳,把张辽给打在了地上。

    用已经见了森森白骨的手,擦了擦嘴角鲜血,看着终于倒地不起、生死不明的张辽。

    丝毫没有关心的意思,道:\"张辽,若是你今日不死。

    往恩旧怨,咱们一笔勾销,从此恩断义绝!\"

    而张辽被打的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也无法回复什么。

    只见的吕布一瘸一拐想要离开二皇子的府邸。

    那些护卫见着满是鲜血的吕布,愣住了,也不知道,是否要阻止。

    被吕布一蹬,就忍不住想要后退,特别是见着吕布和张辽的打斗,更是不敢说话。

    “让他走。”张辽咳了一声,却也终于缓了过来,说道。

    听见此话的二皇子,也就点了点头,示意手下离开。

    见着张辽如此护着自己,却也是感动的落泪,连忙说道:“是我不好,苦了将军了。”

    张辽却摇头,虚弱说道:“尽忠罢了。”

    不过此话,二皇子却没有听明白,他还以为是给他尽忠罢了,感动到了极点。

    张辽说完就倒头就睡,二皇子见状,着急不已,连忙喊道:“快快快,传御医。”

    之后的吕布,自然也就投靠了大皇子,算是大皇子一脉的人了。

    那信件,自然是大乾皇帝让大皇子“不小心”看到的。

    得到这信件的大皇子,自然想要拉拢吕布。

    于是有了这一幕,让两个将军,给两个皇子效力,也算是一种制衡。

    至于为什么大乾皇帝要让两位将军有派系呢?张辽也就罢了,为何吕布要塞给大皇子呢?

    那就不足以外人道也。

    而在之后,这一场大戏,可谓是传遍了整个京城。

    传的越来越邪乎,有说单骑破梁王的吕布因为对于二皇子不满,所以打起来的。

    也有人说,两人本就有了冲突,这才打起来的。

    更离谱的传言,那也是比比皆是。

    在大乾皇帝册封的时候,却也出现了尴尬一幕,那就是两位主角的状态不是太好。

    包扎的如同木乃伊的吕布、还在被躺着上殿的张辽。

    要不是大家都知道了这是怎么事,还以为是破了梁国,才导致两位猛将受得伤呢?

    哪知道破了梁王屁事没有,回到城中,倒是搞个半死。

章节目录

免费仙侠小说推荐: 逍遥小村医 洪荒:我定光仙绝不叛教 绝代剑侠 开局九叔要杀我 重生之万界天尊 天煞奇缘 十世罗刹 九阴传 觅仙屠 我家师尊又显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