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正在冲锋中的骑兵,就如同狂泄的山洪一般。

    想要原地掉头。

    必然会出现一段时间的混乱。几千匹战马勒马回头,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而韦何等的就是这一刻!

    一声令下,火枪步兵向两边散开,盾车车阵也打开几道宽敞的口子。韦何亲率四千骑兵从这几道口中子疾冲而去,撵着满蒙骑兵就追了上去。

    这个举动,又让满蒙骑兵有些发愣。

    在他们的印象中,明军骑兵敢跟他们野战的只有一支,那就是祖大寿的关宁铁骑。

    如今,关宁铁骑几乎伤亡殆尽,连祖大寿都投降了皇太极。仅有吴三桂的手上还有五六百骑。

    什么时候明军骑兵变得这样嚣张了,随便拉一支出来,就敢跟满蒙铁骑野战?

    有一些勇敢的满蒙将领,又带着手下的骑兵返身迎击韦何的明军骑兵。

    不过,一交手就吃了大亏。

    明军骑兵都是一手执刀,一手握着燧发短枪,隔着二十几米远就是一枪,还不打人,就打战马。

    战马那么大的目标,没有打不中的道理。

    奔跑中的战马,如果是被枪子打在要害部位的,会向前栽倒,如果不是被打中要害部位,通常也会乱蹦乱跳,马上的骑士很难控制得了它们。

    马战,讲究的是“人马合一”。

    需要人与马彼此心意相通,配合默契。

    一旦战马受到重伤,马上的骑士就难控制它们。很多骑士被颠下马来,摔得七荤八素,再被杂乱的马蹄踩踏而死。没被颠下马的,也因控马而分心,难以提防迎面而来的明军的刀枪。

    本就混乱的满蒙骑兵,变得更加混乱。

    最后逃到城下的不足两千人,就连他们的统领博尔拉罕,也左肩挨了一刀,连战袍都被鲜血浸湿了。

    韦何带人杀到城下,见城上守军开始射箭,才带着骑兵在城下划了一道弧线,回返自己军中。

    ……

    没多久,王昊也亲率两万二千多人的后军赶到。铁山城外的明军与朝鲜军总数,达到了三万多人。

    而守在城内的满蒙军队,仅剩不到五千人。

    韦何带领的一万先锋是明军。

    而王昊带领的两万二千人,除了两千亲卫之外,其余的全是这次训练出来的朝鲜兵。

    王昊今天是带他们来……“练胆”的。

    这些人,以前对上建奴,畏敌如虎,一触即溃。现在,经过一个半月的强化纪律训练后,王昊要逼着他们强攻坚城,逼着他们与建奴正面血战一场。

    只有在与建奴的正面血战中活下来的人,才是王昊所需要的人。

    先是让他们参现刚才的战场。

    让他们看看遍地满蒙骑兵的尸体,再让他们打扫战场,掩埋敌军尸体,发现没死的满蒙骑兵再补上一刀。

    通过这种方式,使他们知道……以前几十人追着他们几千人打的敌人,也是可以被轻易杀死的。

    不过,接下来的情形让王昊感到非常震惊。

    这些人,竟然虐尸!

    地上的数千满蒙骑兵的尸体,全部被他们砍得支离破碎,惨不忍睹。由此也可以看出,对于带给他们“丙子之耻”的清军,他们有多仇恨。

    王昊不太赞同这种虐尸的行为。

    但是,也没有阻止他们。

    ……

    打扫完战场之后,王昊又将这两万朝鲜军分成四组,命令他们同时攻打四座城门。

    没有搞什么……围三阙一。

    孙子兵法有言:“围师必阙。

    意思是将敌军围困时,要留一座城门给敌军逃跑。这样守军才不会拼死顽抗,从而减少进攻一方的伤亡。

    但是,王昊今天却要反其道而行之。

    目的就是要强化训练这些……从前畏敌如虎的朝鲜军队。

    ……

    两万朝鲜人分成四营,每营五千,先是用盾车运土石,将护城河填平。

    在这过程中,城头的清军居高临下,用火炮射杀填河的将士。城外的明军也用火炮还击。

    双方互有伤亡。

    但是由于明军带来了很多盾车,用不到一个时辰,城门外的护城河就被填平了一大段。

    接下来就是攻城,

    四队朝鲜军同时向各自负责的城门发动进攻。

    一万明军也分成四营,每营两千五百人。不过,他们却不是去攻城的,而是去担任督战队的。

    慈不掌兵。

    闻鼓不进者杀,退后者杀,回头者杀!畏敌者杀,怯战者杀,哀嚎呼痛者杀!

    逼着这些朝鲜兵嗷嗷叫着往前冲。

    ……

    云梯,井阑,冲城车,撞城锤,一齐出动。

    没有佯攻。

    没有保存实力,更没有去考虑伤亡比的问题,战斗一开始就是强攻。

    ……

    对朝鲜兵来说,这是雪耻之战。

    十几年来,他们从未打过一场胜仗,从未攻克一座坚城。总是躲在城里等人来打,然后,只要敌人爬上城头,他们就丢盔弃甲,亡命逃窜。

    这种耻辱,需要用很多血水,才能洗刷得干净!

    也许,很多人仍然不愿死战。

    但是,王昊让明军在后面逼着他们死战,他们的选择只有两样……“死”,或者“战”!

    ……

    而对于王昊来说,这些人,还不能算是自己人。

    死了就死了。

    现在的他们,充其量只能算是……仆从军!

    ……

    城上的清军也打得非常顽强。

    他们的战斗力仍然要强过这些朝鲜军很多,而且,现在是四面围攻,没了退路的他们,更是人人拼死抵抗。

    攻城战中,守军占据着绝对的地理优势。

    他们依仗着高大的城墙,利用火炮、弓箭、火油瓶,擂石、滚木等守城器械,给予进攻中的朝鲜军以大量杀伤。

    战争打得很惨烈。

    朝鲜军的伤亡很大,蚁附而上的朝鲜军,如同下饺子一样,扑通扑通往下掉。

    还有一些朝鲜军被火油泼中点燃,浑身着火在地上哀嚎着打滚。不过,他们的同伴并没有去救他们,反而是顺手一刀结束他们的性命。

    因为按督战令:哀嚎呼痛者杀!

    目的只为了防止这种哀嚎呼痛声影响士气,扰乱战场纪律。

    ……

    就这样,打了一个多时辰,朝鲜军死了一千多人。

    李荫有些心痛,跑过来对王昊道:“提督大人,将士们伤亡很重,要不要停一停?”

    王昊摇了摇头道:“不要停,不要停,不要停。”

    过了一会儿,李荫又来问:“提督大人,将士们打了两个时辰了,都打得很累了,你看……要不要停一停?”

    王昊依旧摇了摇头,很坚决地说道:“不要停,不要停,不要停!”

    一直打到了天黑,李荫再次来问:“天色已晚,要不要停下来明天再打?”

    王昊还是一边摇头,一边叫道:“不要停,不要停,不要停!”

    于是,也就没有停。

    连夜作战,一直干,一直干!

    一直干,一直干,一直一干!

    干到凌晨天快亮的时候,李荫又跑到王昊帐中来了。王昊没待他开口,便高声叫道:“不要停……”

    不过,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

    那李荫浑身颤抖,貌似已经变得非常兴奋,瞪着眼,张着嘴,发出一声高亢而悠长的叫声:

    “啊……破了,城门破了啊!”

    王昊闻言,倾耳细听。

    果然在城池方向,传来了潮汐般的欢呼声。看来,这铁山城还真让这些“思密达”们给攻破了。

    赶紧站起身来,对典虎道:“虎子,叫上亲卫家丁,随本将前去夺城!”

    说罢,便大步走出营帐,跨上战马。

    带着两千亲卫,向着打得最热闹的西门疾驰而去。

    ……

    ……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抗日之鬼打鬼 我的历史聊天群 虚幻的战火 三国:我帮刘备种出万里江山 大唐:拜托,我真没想造反啊 大唐:摊牌了,我就是全能高手 战国太阁第一人 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 铁血佣兵 大唐第一节度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