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当初,王昊得知郑芝龙的阴谋之后,便果断将舰队分成三队。

    第一队由曹变蛟率缴获的西洋船,打上王昊的旗号,利用其船速,快速回师登莱。

    第二队由林明率大部分本土船,运载物资和俘虏慢行。

    第三队由王昊带苍龙号及二十四条武装商船,运送王昊及六千人马在日照港登陆,截击李过的流寇。

    而王昊登陆之后,苍龙号及那二十四条武装商船,则由许策、典虎带领,走海路返回登莱。

    所以,最先赶回的是曹变蛟带领的六艘风帆战列舰。

    ……

    风帆战列舰的航速很快。

    只比建奴的走舸哨船慢一点点。

    当建奴的走舸哨船赶回登州港时,曹变蛟的风帆战列舰也离登州港仅有不到十里左右的距离了。

    而此时,数万建奴还在登船!

    曹变蛟从望远镜中看到了数万建奴正在登船,立即下令鼓起风帆,全速向建奴军的船队冲了过来。

    ……

    而此时,多尔衮也愣了。

    “天杀的王胖子,不是只有一艘西式大帆舰嘛,怎么一下子变成六艘了?”

    一艘“苍龙”号已经那么麻烦了。

    现在来了六艘!

    而且,可以想象得到,在这六艘之后,至少还有王昊带去的一百五十条战船。甚至还不止。

    因为……王昊既然能将西洋战列舰由“一”变“六”,焉知其它本土战舰没有增加?

    想到这里,多尔衮心生惊惧。

    毫不犹豫地下令座舰率先启航,向庙岛群岛方向驶去。

    多尔衮跑了。

    但是,还有很多将士没有豋上战船,做为奴才的孔有德却不能跑。

    无奈之下,孔有德只好一边催促尚未登舰的将士快速登舰,一边硬着头皮,安排迎战,为那些还在陆上的清军将士争取时间。

    ……

    曹变蛟的船队来得很快。

    在建奴还有八千多人未登上战舰的时候,曹变蛟的风帆战列舰,就迫近了三里之内。

    舰上的主炮首先开火。

    数十枚大口径的弹丸,带着呼啸的风声,飞向登州港中正在接受登船的建奴战船。

    孔有德见状,为了给陆上的军队争取登船的时间,也只好硬着头皮,带着两百多艘已经准备好了的战船,正面迎了上去。

    一场突如其来的海战,就此在登州港外拉开序幕。

    “右转,侧舷对敌!”

    双方战舰相距大约2里时,曹变蛟下达了命令,并率先转舵向右,以左侧舷炮对准孔有德的船队。

    这个距离,在风帆战列舰的舷炮射程之内。

    而孔有德的建奴船队,却只有少数几艘福船的主炮可以有这么远的射程。

    “吹号,校射!”

    在六艘风帆战列舰全部转舵向右之后,曹变蛟下达了第一道发炮的命令。

    校射,是为了查看大致的射程,以确定火炮的仰角。

    “轰轰轰!”

    “轰轰轰!”

    ……

    每艘战舰三发校射,再由战舰吊斗上了的了望哨报告结果,然后,根据着弹点确定大致仰角。

    一轮校射共18个铁球。

    没有一个砸中敌船。

    但是,却在敌船附近砸出了一片水花,清军的船队吃惊不小,但仍然仗着船多,奋力划船想要靠近了再打。

    不过,就在此时,曹变蛟又下达了第二道命令:

    “吹号,齐射!”

    随着这一声令下,吊斗上号角响起,紧接着便是震天动地的巨响!

    “轰轰轰轰轰……”

    总计80多门舷炮几乎同时开炮。

    80颗滚烫的铁球脱离炮口,腾空而起,带着撕裂海风的尖啸之声,砸向对面的海面。

    有7颗弹丸击中目标!

    在海战中,这个命中率不算高也不算低。

    只能算是中等。

    清军的战船,有两艘较小的沙船被打烂了侧舷,木屑横飞中,沙船开始进水侧翻,船上的很多士卒都被掀进了冰冷的海水之中。

    仅有少数几人及时跳上一旁的救生船得以逃生。

    其它中弹的六艘船,则出现不同程度的损伤和人员伤亡。

    清军是勇敢的。

    船队没有丝毫停顿,那些没有中炮的战船,依旧快速向明军的船队冲来。

    不过,却见此时的明军又向后侧转。

    小幅迂回后,旋转180°,换成以右侧对敌,然后,又是一次齐射。这次没有校射,总计89门侧舷炮陆续开火,89枚铁弹掠过天空砸向建奴的船队。

    由于距离近了不少。

    这一次的命中率高了很多!

    有15颗弹丸击中建奴的船只,其中3艘船只直接被打烂侧舷而进水,另有一艘船舵被打烂而瘫痪。。

    其它12艘也有不同的损伤,船上的士卒死伤惨重。

    ……

    此时,清军福船上的几门12磅主炮也响了。但是,几粒弹丸稀稀落落砸在海上,根本就不能对明军的战舰造成半点伤害。

    而清军福船的舷炮和广船、沙船上的所有火炮,都是8磅、5磅、3磅炮,根本就够不着明军的战船。

    它们一心想的是靠近了打。

    但是,明军显然也不傻。

    仗着船速快,明军的战船又往斜刺了里开去,绕向建奴船队的侧面,并且,始终游走在清军的8磅炮射程之外。

    清军船多炮多,但是几乎所有的火炮都根本打不到曹变蛟的船队。

    只能被动挨打。

    在损失了二十多艘战船之后,孔有德回头看到后面码头上的清军都已经登上战船,便果断地下令撤退。

    因为这一次,清军出兵的目的,不是为了与王昊的水师决战,而是为了趁王昊的水师不在,劫掠登州。

    并且,多尔衮已经先跑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敌情不明。

    因为孔有德没有看到“苍龙”号,却看到了另外六艘风帆战列舰,他无法确定在这六艘风帆战列舰后面,还有多少战船正在赶来。

    所以,仅仅交战是不到半个时辰,孔有德便下令撤退,带着船队向长岛方向退去。

    ……

    孔有德不想打,只想早点走。

    但是,想走也没那么容易。

    曹变蛟指挥着船队,一直跟在清军船队的侧面,不停地以侧舷炮轰击,给清军的船队造成了大量的损失。

    激战大半夜,直到最后孔有德下令暂时熄灭船上灯火,分散逃窜,曹变蛟才停止追杀,返回登州港外打扫战场。

    这一场海战,击沉清军大小战船42艘,另有12艘战船失去动力,最后被曹变蛟俘获。

    清军汉军旗孔有德所部,战死或落水而亡者达两千多人,另有600多人在失去动力的船上被明军俘虏。

    ……

    至此,郑芝龙苦心谋划的两场……“代理人战争”,彻底以失败而告终。

    当然,这只能算是王昊与郑芝龙之间的第一次交手。

    可以想象的是,接下来,财大气粗的郑芝龙,肯定还会有更大的动作。

    ……

    又过了几天,王昊从潍坊凯旋而归。

    押送着大量的缴获物资和五千多俘虏。

    原本是有一万多流寇俘虏的,那些俘虏中的老弱,王昊给了他们一些粮食让他们自选择去向。只留下青壮男女和年龄小于15岁的小孩。

    按王昊的说法是:

    “孩子是民族的未来”,需要善待他们。

    而俘虏中的青壮男女,女的赏给有功将士为妻,男的服劳役三年,三年内有立功表现者,可以恢复自由并得到一笔钱安置家业。

    其中的立功包括:被选录从军,成为技工,杀敌除奸,救死扶伤等等。

    ……

    当王昊来到登州城门外时,迎接的人群已是人山人海。

    登莱巡抚王自勉带着贺忠、曹变蛟、杜猛等人站在人群的最前面。与贺忠等人站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彪壮的男子。

    王昊与这些人一一打招呼。

    待走到那位彪壮的男子身前时,那男子正要跪下行礼,却被王昊一把搀着,笑道:

    “奶奶个熊,你就是那个在登州守卫战中,杀敌二十余人的民壮首领熊少平?”

    熊少平一听王昊说出他的口头禅,也忍不住咧开大嘴嘿嘿傻笑。

    一边眉飞色舞,一边大声说道:“正是草民!”

    “从今天起,就不要自称草民了。”

    王昊笑道:“熊兄弟本是铁岭卫所小旗,今又立下大功,就先在本将军的亲军营之中,担任守备之职如何?”

    守备是营兵中的职位,不再是卫所兵的职位。

    职位不算高,但也不算低。

    相比卫所小旗高了大约四五级。

    不仅如此,亲军营中的守备又与别的守备不一样,这是王昊的嫡系。在亲兵军营中培养一段时间之后,再外放统军,那就肯定是都司、游击、参将等职位。

    熊少平闻言,心中大喜。

    又赶紧下拜道:“属下参见将军。”

    王昊再次扶起熊少平,将他交给韦何,由韦何给他具体安排。

    ……

    在与所有的官员都打过招呼之后,王昊才将目光看向城门口一旁,几名孙府家丁围着的一辆精致的马车上。

    那马车的车帘,原本是揭开了一角的。

    看到王昊看过来,又赶紧放下了。

    王昊笑了笑,大步走到马车跟前,抱了抱拳,大笑道:“孙家虎女,鞑子攻城时何等果决利索。今日为夫归来,却不敢揭帘相见么?”

    说罢,便一揭车帘钻了进去。

    “相公,不要啊!”

    马车内传来孙致瑶的叫声。但随后又传来王昊的声音:“起程,去总兵府!”

    就这样,在众人的簇拥下。

    王昊在马车内搂着孙致瑶,一起向城内总兵府而去。

    ……

    是夜,孙致瑶与王昊同宿于总兵府。

    初时,孙致瑶不肯。

    王昊拿出孙传庭的书信,念道:“见信之日,立即成婚。”

    孙致瑶满脸通红。

    将头埋在王昊胸口,轻声说道:“父命难违,瑶儿愿……愿从。”

    遂行周公之礼。

    哼唧哼唧,吹拉弹唱,直到天明。

    ……

    (附录图片:孙传庭的女儿孙致瑶。)

    ……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抗日之鬼打鬼 我的历史聊天群 虚幻的战火 三国:我帮刘备种出万里江山 大唐:拜托,我真没想造反啊 大唐:摊牌了,我就是全能高手 战国太阁第一人 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 铁血佣兵 大唐第一节度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