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回禀将军。”

    韦何将手中提着的小孩往王昊身前一扔,大声说道?“这可不是小孩子,这人是宋孩儿……宋献策。”

    “宋献策?”

    王昊愣了一下,仔细看去,果然见这人虽然身材矮小,却长相老成,脸上皱巴巴的足有四十多岁的样子。

    而且长相极其丑陋。

    看其站立的姿势,有一条腿还是跛的。

    便随口问道:“你就是李闯的军师宋献策?”

    “正是罪民。”

    宋献策的抬起头来看向王昊,口中自称“罪民”,但眼中却没有半点畏惧之色。

    王昊点了点头。

    又问道:“李过带着骑兵营跑了,怎么没带上你?”

    “本来是带上了的。”

    宋献策叹了口气,苦笑一声道:“罪民腿短,够不着马蹬,又左腿有伤,故尔,虽骑上了战马,却又从马上摔下来了。”

    “然后呢?”

    “然后,罪民的亲兵又将罪民扶上战马,但是,没跑多远又摔下来了。”

    “然后呢?”

    “然后,罪民的亲兵再次将罪民扶上战马,但是,没跑多远又再次摔下来了。”

    “然后呢?”

    “然后,罪民的亲兵又将罪民扶上战马,但是,没跑多远又摔下来了。”

    王昊笑了笑。

    决定换一种问话的方式。

    便又向道:“后来呢?”

    “后来,罪民的亲兵又将罪民扶上战马,但是,没跑多远又摔下来了。”

    尼玛!

    这是存心在水字数!

    就因为你们这些人,那个屌丝作者山风木鱼经常被人骂。

    ……

    直接问结果:“最后呢?”

    “最后,罪民的亲兵都死光了,罪民掉下马来没人扶了,罪民的腿短,右腿又有点残疾,根本就爬不到马背上,只好步行逃跑。

    可是,终究还是腿短!

    没跑多久就被甩在了最后,然后就被这位将军给活捉了。”

    王昊闻言,忍不住大笑起来。

    又问:“何不将自己绑在马上?”

    宋献策道:“兵败如山倒,溃乱之时,虽然找到了一匹战马,却是没找到多余的绳子,罪民的亲兵也被溃兵冲乱,仅剩数人在身边。

    数名亲兵,能在乱军中护着罪民不死已是天幸,又哪里有时间去找绳子?

    看来王将军从军不久,终究是战场经验不足,对于溃兵战场有多残酷有多混乱,似乎是根本不懂。”

    王昊笑了笑,也没有生气。

    而是走上前去,将绑着宋献策的绳子解开,笑道:“既然没跑掉,那就先留在本将身边吧?”

    说罢,便大步向城内走去。

    一边走,一边说对宋献策道:“走吧,随本将入城!”

    宋献策不敢怠慢,赶紧迈开两条小短腿,一瘸一拐地,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

    一边小跑,一边问道:“将军想要如何处置那些民军俘虏?”

    “老弱病残,每人半袋粮食,放了!”

    王昊想了一下,又补充道:“低于15岁的小孩,送去登莱,善养之。”

    宋矮子又问:“青壮男女如何处置?”

    “用来生孩子啊!”

    王昊道:“死了这么多人,总得再生一些出来。”

    略一停顿,又道:“女的许配给有功将士为妻,用来生儿育女;男的送去登莱,服苦役三年。三年之后,分田分地分女人,多生儿女,繁衍后代。”

    “罪民……将军要如何处置罪民?”

    “你?”

    王昊猛地停下了脚步。

    紧跟在王昊身后,一路小跑的宋矮子,结结实实地一头撞在王昊的屁屁上,被弹开数尺,墩坐在地。

    王昊转过身,看了看墩坐在地的宋矮子,笑道:“你还太矮了,等你长高了再说。”

    说罢,又转过身,大步向城内走去。

    宋矮子赶紧又爬起来,屁颠屁颠地跟在王昊身后。

    清晨斜射的阳光。

    照在这一高一矮两个人身上。将两人的影子都拉得老长老长。

    ……

    进入潍坊城中之后没多久,前去追敌的王廷臣也带着骑兵回来了。

    却没带回李过,只带回了四千多俘虏。

    问起李过的情况。

    王廷臣对王昊抱拳说道:“李过带着一千多骑兵跑了,末将追了三十余里,因路上溃兵太多,故而追之不上。”

    “无妨。”

    王昊点了点头,让人为王廷臣倒了杯热茶。

    待王廷臣喝完茶之后,才又问道:“本将此次南下巡航,历时将近两月,在这期间,登莱情况如何?”

    “一切还好。”

    王廷臣道:“燧发枪又生产了三百多支,汤若望他们又铸了二十多门火炮,全都安装在登莱海边的码头上。

    巡抚大人又收拢了两万多流民,因冬季酷寒,也没有好的地方安置,只是将他们集中结营,每天施舍两顿稀粥。

    除此之外,便是抓到了不少探子。据末将调查,有些探子,竟然是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所派。”

    “锦衣卫?”

    王昊问道:“可曾问出他们前来刺探的目的?”

    “问过了。”

    王廷臣道:“不用严刑拷打,他们自己就招了。说他们是奉圣上之命,来打听将军您究竟还有多少银子。”

    “看来,圣上是惦记上了本将的家底了。”

    王昊不以为意,笑了笑道:“回头将那些人都放了,再给圣上送五千两银票去。”

    “可是……”

    王廷臣迟疑了一下,有些担心地说道:“咱们这几个月,花钱如流水似的,造枪、铸炮、办工厂作坊、安置灾民、招兵买马、建设船坞,哪一样都是大把花钱。

    将军虽然带来了一些白银,现在也所剩不到三成。末将以为,当节省开支,圣上那边……”

    “无妨。”

    王昊笑道:“本将这次去壕镜澳,所获甚丰。若将所得银两和物资的价值,并不比本将从海外带来的银两少。”

    “那就太好了!”

    王廷臣高兴地说道。

    但随即又道:“主母那边,似乎有些着急?”

    “此话怎讲?”

    王昊一听提起孙致瑶,便立即坐直了身子,有些紧张地问道:“可是出了什么状况。”

    “这个属下倒是不知。”

    王廷臣道:“只是张夫人多次让人过来打探将军您的消息,每次都要问到将军您什么时候回登莱。

    后来,更是直接将一封书信交到末将手上,再三嘱咐末将,要尽快将那封书信带给将军您。”

    换了口气,又接着说道:“当时,将军远在千里外的海上,末将也没办法给将军送信。

    直到这次出征,得唐汉传讯说将军会来青州府,才将那封书信一起带了过来,现在就在属下的军帐之中。属下这就去给将军取来。”

    说罢,便向王昊告辞,屁颠屁颠地朝自己帐中跑去。

    ……

    没多久,王廷臣便又跑了回来。

    双手递给王昊一封信。

    接过信一看,信封上写的是:“婿,王昊亲启。”

    落款是:“孙传庭”。

    拆开之后取出书信,里面就一句话:“见信之后,立即成婚!”

    王昊愣在当场:这是神马情况?

    哪有做岳父的这个样子?

    不谈彩礼,不谈嫁妆。

    不谈流程,什么都不谈,也不要三姑六婆,就一句命令:立即成婚。

    娘希匹,这老头。

    八成是把儿女婚事也当成了……行军打仗!

    ……

    ……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抗日之鬼打鬼 我的历史聊天群 虚幻的战火 三国:我帮刘备种出万里江山 大唐:拜托,我真没想造反啊 大唐:摊牌了,我就是全能高手 战国太阁第一人 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 铁血佣兵 大唐第一节度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