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其实,王昊敢走福建沿海这条航线,就是因为已经不怕郑芝龙了。

    从澳门夺得了葡萄牙舰队后,王昊增加了1艘三级风帆战列舰、5艘四级风帆战列舰、20艘武装商船。

    再加上自己带来的“苍龙”号和150多条战船以及俘获的三十几条海盗战船,扣除战损,现在的船只数量已经有200多艘了。

    这已经是一股很强大的势力了。

    虽然与郑芝龙的实力依旧相差很远,但是,真要拼起来,即使不动用“苍龙”号上的先进武器,也有一战之力。

    若是动用“苍龙”号上的先进武器,甚至可以直接将郑芝龙弄死!

    ……

    再加上,郑芝龙的女儿和外孙。

    也是一个很好的筹码。

    郑芝龙一直没有进攻澳门,也是因为葡萄牙人以郑芝龙的女儿为人质。而现在郑芝龙胆敢率领大军前来拦截,多半是因为还不知道王昊抓了他的女儿和外孙。

    “实力”和“人质”。

    有了这两个筹码,王昊才敢堂而皇之地走福建沿海这条航线。而现在又多了郑森在自己船上,王昊就更不担心了。

    但随即一想,还是觉得应该有更好的选择。

    自己现在实力弱小,穿越过来才五个多月。

    在自己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控制东南沿海的几十万海盗的情况下,与郑家硬拼一场,自己很难控制事情发展的走向。

    这一仗或许迟早要打。

    但迟一点打,对自己是有利的。

    想到这里,便对郑森道:“本将给你一条海沧船,你带着你妹妹一家先走吧!”

    “不,将军!”

    郑森很固执地说道:“我是要留下来做人质的。”

    “扣押人质的事情,本将不屑为之。”

    王昊摇了摇头,沉声说道:“你父亲要是想战,那咱们就痛痛快快打一场。我若是以人家的儿女做挡箭牌,岂不坏了我的名声。”

    “不可!”

    郑森有些着急,又道:“要不,将我的小外甥留下来,父亲只要知道他还有个外孙在船上,必会有所忌惮。”

    “这就更不可以了。”

    王昊不悦地说道:“咱们大人间的恩怨,跟一个才一岁半的小孩何干?”

    郑森还要再说什么,却见王昊已经很不高兴了。

    沉着脸说道:“你这是要陷本将于不义之地啊,少叽巴啰嗦,快点收拾一下走人,有叽巴多远滚叽巴多远,省得我看着心烦。”

    “将军真英雄也!”

    郑森赞叹了一声,见王昊心意已决,也只好带着他妹妹和妹夫一起给王昊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向外走去。

    不过,这才走到门口,便又听后面传来王昊的声音:“且慢。”

    “将军改变主意了?”

    郑森一脸欣喜地转过身来。

    却见王昊摇了摇头道:“郑公子既然是回去,那就顺便为本将带几句话给令尊,也省得本将再派信使。”

    说罢,便拿出从澳门缴获来的鹅毛笔,刷刷刷的写了几句话,随手递给郑森道:“把这张纸交给你父亲吧。”

    又道:“你跟你父亲不一样,王某此战若侥幸未死,必以知己待之!”

    郑森一听,顿时血往上涌。

    扑通一声拜倒在地,再次“咚咚咚”地向王昊磕了三个响头。

    王昊见状,赶紧上前扶起,却见那郑森的额头,已经渗出了一片血迹……连皮肉都磕烂了。

    “快……叫医者来!”王昊叫道。

    “不用!”

    郑森倔强地推开了王昊,眼中蓄泪,一言不发地向王昊给他的那条小型海沧船走去。

    那神情,既坚定而又绝决!

    倒是让王昊看得有些呆了。

    王昊也没有说话,只是站在船头默默地看着他匆匆离开,目送他登上海沧船,向郑芝龙船队的方向驶去。

    海风吹过,传来郑森那嘶哑的高歌:

    “滔滔孟夏兮,草木……莽莽;

    伤怀永哀兮,汩徂……南土。

    眴兮杳杳兮,孔静……幽默;

    郁结纡轸兮,离愍……而长鞠……”

    ……

    这是屈原的绝命诗……《怀沙》。屈原在写完这首诗后,就跳江自杀了。

    王昊暗自思量:这小子,莫不是想学屈原?

    ……

    本来是一场算计。

    想逼郑芝龙一家父子彻底反目。

    不过,此时的王昊心中却有了一些担忧。担心这愣头青般的郑大公子一时想不开,自己去寻了死路。

    心中暗思:

    要是郑大公子真的想不开自杀了的话,那自己与郑芝龙之间可就结下了不死不休的怨仇。那样岂不是弄巧成拙?

    大意了啊!

    这个反间计……似乎有些用力过猛。要是早知道这小子脾气这么倔,就不该放他走。

    王昊开始有些后悔了。

    不过,人已经走了召不回来了,也只好下令船队做好战斗准备,减速缓行,让水手们也都休息一下,蓄养体力,以备大战。

    ……

    事实证明,王昊的担忧并没有错。

    在回到郑芝龙的船队之后,郑森就带着他妹妹登上了郑芝龙的旗舰。郑芝龙见到自己的女儿很是高兴,尤其是见到自己的外孙,更是开心不已。

    但是,这人乃是一代枭雄!

    纵然王昊给他送来了女儿和外孙,也并不足以动摇他剪去王昊这股势力的想法。

    并且,还对郑森厉声喝斥道:“你这个逆子,为父让你回房面壁思过,你却跑去王昊船上干什么?”

    “孩儿是想去做人质的!”

    郑森夷然不惧,梗着脖子大声说道:“可人家是光明磊落的真英雄,不屑以对手的子女为质!”

    “逆子!”

    郑芝龙勃然大怒,厉声道:“你的意思是他是真英雄,你老子我就是狗熊了?”

    “我没这么说!”

    郑森也高声说道:“是你自己说的!”

    “反了你个臭小子!”

    郑芝龙气得发抖,站起身来到处找鞭子,想要抽死他这个逆子。

    一旁的葡萄牙女婿罗德里格斯见状,赶紧上前死死地拉着郑芝龙。

    一边拉着郑芝龙,一边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说道:“兄长也是一时心急才说岳父您是狗熊……呃,其实兄长也没有说岳父您是狗熊。哦……卖嘎,您这生气的样子,还真有点像狗熊。哦……不,岳父你长得简直一点都不像狗熊……”

    “你这是怎么说话的嘛!”

    郑婉舍上前,一脚将她老公踢翻在地:“你个不会说人话的死鬼,哪凉快到哪呆着去!”

    乱了,全乱了!

    郑芝龙颓然地坐在椅子上,喘了半天气,才又对郑森道:“那姓王的……跟你说了些什么?”

    “他让孩儿给您带了封信!”

    郑森满脸倔强,眼圈通红地说道。

    随后,便将王昊写的那封信交到了郑芝龙手上。

    郑芝龙接过来一看,但见那上面只有三句话:

    第一句是:兄弟斗于墙,外御其侮。

    第二句是:吾若倾力一战,必可鱼死网破。

    第三句是:你儿子不错。

    看完第一句时,郑芝龙心里倒是有了一点点认同。

    其实郑芝龙倒也不是那种十恶不赦之人,只是其少年时便从事海盗这类特种行业,让他变得特别的心硬和心狠手辣而已。其行事不择手段,包括与他以前的老大颜思齐、许心素等人之间的关系,都是充满了血腥的。

    但是,当葡萄牙人和荷兰人这些“外夷”侵扰、屠杀沿海百姓时,郑芝龙也曾带着船队去与外夷交战,并且在料罗湾海战中取得了胜利,使得“外夷”从此不敢侵扰沿海百姓。

    看完第二句时,郑芝龙已经决定放过王昊了。

    因为王昊真要奋力一战的话,自己纵然船多人多,也必然会变成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局面。并且,到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王昊的两百多条船被歼灭。

    但“苍龙”号和那些缴自葡萄牙人的风帆战列舰,却完全可以凭借它们的船速而逃之夭夭。

    既然打虎不死,还不如干脆纵之。

    不过!

    看到第三句时,郑芝龙又气得咬牙切齿!

    第三句写的是:你儿子不错!

    这让郑芝龙觉得王昊在讽刺他。讽刺他郑芝龙养了一只愚腐不堪的儿子。

    “姓王的,老子跟你没完!”

    郑芝龙气得暴跳而起,破口大骂,一边骂,一边将王昊写来的信撕得粉碎,狠狠地丢在郑森的脸上。

    郑森不躲不闪,任由那一团纸屑砸在自己脸上。

    就这样面无表情地站着,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哀大莫过于心死。

    此时的郑森已经绝望了,看着那从自己脸上飘落地面的碎碎的纸屑,郑森觉得自己的心已经碎掉了。

    缓缓地跪在地上,给郑芝龙磕了三个响头。

    然后,站起身来。

    转过身,茫然地走向船边,纵身跳了下去。

    身后,传来郑芝龙撕心裂肺的惊呼:“大……木……!”

    ……

    ……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抗日之鬼打鬼 我的历史聊天群 虚幻的战火 三国:我帮刘备种出万里江山 大唐:拜托,我真没想造反啊 大唐:摊牌了,我就是全能高手 战国太阁第一人 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 铁血佣兵 大唐第一节度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