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原来是郑芝龙的人。

    郑芝龙本是海盗。

    受招安之后,就定下了这个规矩,不遵守这个规矩的就都被他污为海盗。

    这些规矩,王昊本来早就知道的。

    但王昊没想到,自己身为登莱总兵,从市舶司取货,也得遵守他福建总兵郑芝龙的规矩。

    堂堂一镇总兵,不给钱、不插他郑家的旗号,便也成了他们口中的海盗。

    “很好!”

    王昊眯了眯眼,缓缓地说道:“你们要钱可以,要旗号我也可以让人去拿。但是,你们不该将一位受封于朝廷的游击将军诬为海盗,更不应该杀害本将的兄弟。

    他们,在辽东与满清鞑子血战数场,都活下来了,今天却死在了这大明朝廷所设的市舶市的刀枪之下。老子今天要给他们报仇,血债血偿!”

    那人见到王昊凶狠的样子,显然有些发慌。

    但却依旧昂着头,大声说道:“将军不怕朝廷降罪?”

    “怕个屁!”

    王昊骂道:“老子剿灭的,乃是一群海盗!”

    说罢,便不由分说,大声下令道:

    “全部杀了,一个不留!”

    话音刚落,早就气得义愤填膺的将士们,立即扣响了手中的火绳枪。随着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那三条海船上的将官和士卒,全被打成了筛子,一个个血肉模糊!

    ……

    杀了这帮人之后,王昊依旧不肯罢休。

    带着全都的战船,摆开战斗队形,敲响战鼓,直朝市舶司所在码头扑了过去。

    市舶司码头,随之大乱。

    鸡飞狗跳,如狼奔豕突!

    ……

    当王昊的战船靠近码头时,市泊司的码头上已经站了两千余名持枪执刀的军队。这些都是市舶司的缉盗队。

    再从望远镜中可以看出,数里之外的宁波城也惊动了,正有一支军队向这边跑来。

    王昊没有下令开炮,而是站在船头,冲那缉盗队最前面那名身穿四品官服的人喝道:“将本将的兄弟们,放了!”

    那人倒显然也被吓到了。

    不过却也不肯屈服,仍然大声说道:“本官宁波府市舶司主管杜若度,敢问王总兵,是想造反吗?”

    “老子这是缉盗,是为国除奸!”

    王昊冷哼一声,再次问道:“放人,还是不放?!”

    杜若度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不过,却依旧嘴硬道:“王总兵想要怎样?”

    王昊不想理他。

    回头对身后亲兵道:“准备开炮。”

    随着这一声命令下达,“苍龙”号上的左侧舷炮的炮门档板全部被拉开,露出密密麻麻的炮口出来。

    其它船只的火炮也都昂了起来,全都指向了市舶司的码头。

    战斗一触即发!

    就在此时,却见数十匹战马从宁波城方向疾驰而来,当先一人高声大呼:“王总兵且慢,不可鲁莽!”

    “你又是何人?”

    王昊余怒未消,大声喝道:“欲阻吾为手下将士报仇乎?!”

    “不然。”

    那人策马冲到码头边,便翻身下马,向王昊抱了抱拳头:“本官宁波知府郑华封,闻将军到来,未曾远迎,多有抱歉。”

    说罢,又回过头来,对杜若度喝道:“将人放了,船也放了,货物双倍赔偿。”

    好大的手笔。

    看来这人不简单。

    王昊心中暗暗提防,嘴里却说道:“你姓郑,应该是福建郑家的人吧?”

    “正如将军所言。”

    郑华封道:“本官乃是福建郑总兵的族侄。”

    果然是郑家人!

    郑芝龙势力可不小。身为福建总兵,控制着福建的市舶司和地方官员也就罢了,连这浙江的市舶司和宁波的知府也全都换成了他自己的人。

    不过,既然郑家人出面了,那这事情也就不宜再闹大了。

    王昊挥了挥手。

    让所有战船都解除戒备状态。

    然后才向郑华封拱了拱手道:“双倍赔偿就免了吧。本将也无意坏了郑总兵定下的规矩,如果郑芝龙想要白银子,本将也会一钱不少地给。只是这……明知是本将的人,还要污为海盗,这就有些过分了。

    就算如此,也还是可以谈的!

    但是,既然出了人命,那么,这事就得有个说法!。”

    “不知王总兵有何要求?”郑封华道。

    “杀人偿命!”

    王昊指着杜若度道:“这个人……本将是想要杀的。看在郑总兵的份上,就饶他一死,烦请郑知府将此人交给郑总兵处置。”

    郑若封的嘴角掠过一丝冷笑,脸上却不动声色,开口说道:“此人历来跋扈惯了,本官必会禀明族叔,严加惩罚!”

    随后,便让人将扣押的人员和物资全部归还,还多送了两百担生丝给王昊,算是对三名战死和七名重伤人员的补偿。

    王昊也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在心里开始暗暗提防。

    以王昊的直觉来看,这事必不会这么简单。他郑芝龙一代枭雄,又岂会如此轻易服软。

    此次出巡,恐怕会有不少的麻烦。

    ……

    待到被扣押的将士们全都上了岸后,负责采购的王自儒也来到了船上,对王昊道:

    “此次共采购生丝八百担,瓷器一千五百箱,茶叶五千担。因为咱们的紧急采购,引起了生丝、瓷器、茶叶的价格上涨。地方海商,多有不满。”

    意思就是,由于自己的介入,在采购价格方面,也打破了郑家对价格的垄断。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杜若度明知韦何等人的身份,却还要扣货杀人了。

    这是……打狗给主人看!

    是对王昊的警告。

    同时也是对王昊的一种试探。

    想看王昊的反应,看王昊是硬是软。

    如果王昊服软,所有的物资就会被他们没收,并且从此乖乖地按他郑芝龙定下的规矩行事。

    而如果王昊强硬,就让郑华封过来演双簧先应付过去,以免事情闹大。而接下来,必会再有一些阴暗之事在等着王昊。

    王昊沉思良久,又给了王自儒十万两白银,让他接着采购。

    然后,就让船队靠到舟山岛外的深水港中过夜。

    休息一晚。

    于第二天早上继续向南而去。

    再向南,便是郑芝龙的老巢……福建周边海域了。

    ……

    王昊所不知道的是,当王昊的船队还在舟山岛外过夜时,郑华封已经写了一封信,让杜若度乘坐一艘快船,连夜送去了泉州。

    ……

    (附录:明末浙江和福建地图。)

    ……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抗日之鬼打鬼 我的历史聊天群 虚幻的战火 三国:我帮刘备种出万里江山 大唐:拜托,我真没想造反啊 大唐:摊牌了,我就是全能高手 战国太阁第一人 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 铁血佣兵 大唐第一节度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