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崇祯龙颜大悦,心情极好。

    最近坏消息太多,只要有一点点好消息都是弥足珍贵。何况是击杀满清的两位亲王,斩获三千二百多真虏首级?

    这情景,就如同满塘淤泥中出现了一朵白莲花,又似那一群歪瓜裂枣的“恐龙”群中出现了一位衣衫半解、妖冶勾魂的美女。

    如图所示:

    ……

    (附录:美女图片。)

    ……

    怎不让人迷醉?

    怎不让人神往?

    “当赏!”

    崇祯用枯瘦的手,重重地拍了一下龙椅,随即又问道:“诸爱卿以为如何?”

    “当赏!”

    “当赏!”

    ……

    大臣们纷纷应和,反正不管赏什么都是皇帝老子掏,跟他们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

    既然皇帝想赏,那就赏呗,关大家鸟事。

    ……

    (附录图片:关大家鸟事。)

    ……

    不过,正当崇祯在想着赏点什么好时,却听周延儒又道:“且慢,尚有辽东巡抚邱民仰送来的奏章未念。”

    崇祯这才记起这次送来的是两封奏章。

    便重新坐直了身子,满脸期待地看着周延儒道:“那就快点念吧!”

    周延儒拿起邱民仰的奏折,开口念道:

    “夫,善恶终有报,而迟速有时。大同总兵王朴,乃是此战大败的罪魁祸首,本是待罪之身。不料,此獠为了脱罪,竟然欲夺义士之功,想要杀王昊而将鞑子首级据为已有。王昊奋起自卫,怒杀王朴!”

    念到这里,周延儒的手忍不住抖了一下,声音也停了下来。

    崇祯的笑容僵在脸上。

    满堂大臣也都如同呆鸟。

    太让人震惊了!

    首先是王朴这个人。

    本来,朝廷正决备派出锦衣卫前往宁远,要将之捉拿问罪的。没想到这厮却想要垂死挣扎,动了这种歪心思,太卑鄙、太邪恶了。

    然后就是王昊这个人,竟然直接将王朴给杀了!

    好歹也是一镇总兵,朝廷正三品的大员,要杀也只有两个人可以杀。

    一个是敌人。

    一个是崇祯。

    就算是洪承畴还在,要杀王朴也得先请旨。

    这个规矩,在袁崇焕擅杀皮岛总兵毛文龙,导致辽东局势恶化之后,就已经定下来了。

    从那个时候起,要杀总兵,须得崇祯亲自开口才行。

    除此之外,大家也都惊讶于王昊之勇……这人简直就是一个彪子!

    一个没有任何官职的草民,就敢一怒之下而杀总兵。

    这种人要是处理不好,恐怕又是一个李自成。

    “杀得好!”

    为了防止大臣们将王昊逼反,崇祯首先为这件事定了调。

    然后,又示意周延儒接着念。

    接下来,周延儒所念的就是一些具体的因由和过程,以及张若麒为了顾全大局,暂授王昊以宁远参将之职等等。

    崇祯听完,沉默不语。

    御史蒋拱宸上前奏道:“王昊有功不假,但是,擅杀朝廷命官之风亦不可长。奖功罚过,都得遵照朝廷规制,方为正理。”

    此言一出,众歪们纷纷附议。

    大歪一:“王昊居功自傲,性格偏执,不可重用!”

    大歪二:“王昊身份来历,颇多可疑,宜派人捕来京师,着有司究查真伪。”

    大歪三:“此獠目无朝廷君父,擅杀三品武官,按律当斩!”

    ……

    一时之间,声讨之声甚嚣尘上。

    不过,就在此时,却听有人断喝一声:“不可!”

    众歪们转头看去,是兵部尚书陈新甲。

    陈新甲越众而出,高声说道:“王朴虽是总兵,但也不可夺人战功、杀害义士。王昊虽为草民,但也不会刀斧加身而闭目待死!依微臣看,不宜追责王昊,而宜彰其神勇。”

    此言一出,众歪们又是纷纷附议。

    大歪一:“王朴临战先逃,百死莫赎,人人得而诛之!”

    大歪二:“王朴先欲杀王昊夺功,被王昊反杀,实乃自卫,而非互殴!”

    大歪三:“王昊杀阿巴泰和阿济格在先,纵是杀了罪将王朴,也是功不掩过,当厚赏加以笼络,切不可寒了义士之心。”

    ……

    很多歪歪们刚才既附议了蒋拱宸,现在又附议了陈新甲。还有不少人在学南郭先生吹竽,嘴巴一张一张,没有声音发出。

    崇祯依旧没有说话。

    在心里,崇祯是支持陈新甲的说法的。

    但是,身为帝王,有些话却不好直说。

    所以,只好拿眼光看向周延儒。

    周延儒极善揣度帝心,见崇祯看向自己,便开口说道:“非常之时,自当行非常之事。若使王昊闭目等死,则国失义士,更让将士寒心。依微臣看,陛下当亲拟圣旨,大加表彰,并实授其参将之职。如此一来,此人必会归心朝廷,甘为陛下效死。”

    “如此甚好!”

    崇祯再次龙颜大悦。

    而一众大臣们,见皇帝已经作出决定,也不再有争执,纷纷高呼:“陛下圣明!”

    随后,崇祯又开口说道:“洪承畴松山大败,锦州之围未解,祖大寿依旧被困锦州城中。不知众位爱卿有何良策?”

    众歪们都低头看着脚尖,没有一个人出声。

    最后,还是兵部尚书陈新甲站出来说道:“朝廷暂无可用之兵,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好一个从长计议!

    祖大寿已经被困在锦州城里快两年了。

    外城已失,只守着内城。

    粮草尽绝,杀人相食!!

    再不出兵救援,结果可想而知。后人多有骂洪承畴、骂祖大寿者,但是谁又能体会他们那种绝望的心情。

    一个被逼到“杀人相食”还在坚守城池的将军,你能说他没有骨气?若非对明朝的朝廷绝望到了极点,他又怎会投降满清?

    但是,此时的崇祯。

    也确实是内忧外困,既无可用之将,亦无可用之兵,更无可用之银!

    ……

    过了良久,崇祯才又开口说道:“拟旨,实授义士王昊为宁远参将、从三品。赏……战甲一副、宝刀一把,金……金十两。”

    顿了一下,又道:“拟旨,着锦衣卫都督佥事骆养性亲赴宁远,彻查松锦之败因由,验明功过,缉拿有罪者入京候审!”

    这是要对松锦大败进行追责、秋后算账了。

    ……

    这道圣旨发出之后,骆养性尚未出发,京师城中已经有很多快马出了城门,昼夜不停,往辽东方向飞奔。

    这是惯例。

    在明朝,朝中大臣与地方官吏之间,各种关系盘根错节。只要朝中有事,便会着人给地方自己一派的官吏报信,好让自己一派的人早做准备,小心应对。

    ……

    ……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抗日之鬼打鬼 我的历史聊天群 虚幻的战火 三国:我帮刘备种出万里江山 大唐:拜托,我真没想造反啊 大唐:摊牌了,我就是全能高手 战国太阁第一人 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 铁血佣兵 大唐第一节度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