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当天晚上,洪承畴正在帐中读书。

    忽有女子进入帐中,为洪承畴披上一袭外袍。洪承畴见女子容貌娇美如花,遂问道:“女子何人耶?”

    那女子道:“小女子乃松山小吏之女,小名妙侗,向来仰慕督师雄才智略,闻督师受困,自请前来照顾督师起居。”

    洪承畴倒也没有拒绝。

    又与女子谈古论今,发现这女子竟颇有见识,遂生爱慕之意。

    戎马倥偬,征战辛苦。

    更兼身陷囹圄,内心苦闷,这种时候,更需放松发泄。

    遂问道:“佳人妙在何处?”

    答曰:“…………”

    是夜,洪承畴与该女子同寝帐中,云雨巫山,无止无休,直到黎明时分,方才沉沉睡去。

    ……

    ……

    第二天醒来,接着早操。

    日上三杆,方才起床。

    女子起床之后,便离开了。到了晚上,便又过来陪伴洪承畴。

    如此三天。

    三天之后,便没有再来,又过了三天,那女子还是没来,急得洪承畴团团转,想起那名叫妙侗的女子,心急难耐。

    到了第四天,一大早的。

    有戈什哈在外面大叫:“皇上驾到!”

    随后,便见皇太极走了进来,而皇太极身边有一身着凤冠霞披的女子,正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

    仔细一看,那女子,正是前几天与自己颠凤倒鸾的……妙侗。

    再看她的装扮,显然是皇太极的嫔妃!

    洪承畴顿时愣在当场。

    却见那女子上前盈盈一拜,柔声道:“妾乃皇上福晋,本名布木布泰,小名大玉儿。前些日子,因皇上见督师苦闷,故尔让妾化名妙侗,前往为督师解闷。妾不在这几天,不知督师可好?”

    洪承畴还是愣在那里没有说话。

    皇太极见洪承畴衣衫单薄,便脱下身上的紫貂大氅,亲自披在洪承畴的肩上。

    然后,对洪承畴道:

    “朕这个福晋,最是善解人衣。朕知先生心中苦闷,故尔让她前去慰藉先生。此乃小事一桩,先生不必在意。”

    洪承畴看看大玉儿,又看看皇太极。

    终于下定了决心!

    “扑通”一声拜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道:

    “皇上胸襟,令人折服。比之明朝皇帝强逾千倍。奴才此前有眼无珠,还请皇上恕罪。皇上厚待,让奴才感恩涕零。无以为报,愿效犬马之劳!”

    就这样降了。

    倒不是因为真的有多“感恩涕零”。

    而是通过与大玉儿这段时间的交往,洪承畴的心中已经充满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再也不甘心就这样了结一生。

    皇太极大喜,赶紧上前扶起洪承畴。随后,便赐美女十人,黄金千两。并将洪承畴留在身边,以供早晚清教。

    ……

    洪承畴投降之后,皇太极以先生称之,将他留在身边参赞军机。由于没有正式的官职,明朝的朝廷并不知道,都以为洪承畴已经殉国。

    在原本的历史上,明朝的朝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都以为洪承畴殉国了。直到明朝灭亡前夕,才知道洪承畴已经投降变节之事。

    而皇太极得洪承畴之助,更是如虎添翼。

    ……

    辽东的战事暂时告一段落。

    王昊同学过得也很充实,白天在忙着练兵,晚上则陪伴张若麒送的两匹瘦马操练骑术。

    其它的总兵也在重新整顿自己的军队,舔舐着战争的伤口。与此同时,便是到处送金、送银、送美人,搭上朝中大臣们的各种人脉关系,为自己争功,或为自己脱罪。

    而此时,京师之中,却已是乱成了一团糟。

    ……

    京师城中,在大明帝国的金銮殿上,皇帝朱由检端坐在龙椅之上,一脸悲苦之色。

    显得很是憔悴

    才刚刚三十岁的人,却如同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

    凭心而论,他不是一个昏君!

    历史上的亡国之君多为昏君,而崇祯却不是。

    有人说汉献帝刘协是亡国之君却非昏君。其实刘协根本就没有一天掌握过权力。所以,东汉的亡国之君只能是汉灵帝刘宏。

    崇祯帝,十六岁登基,那时他还是个孩子。

    但是,从登基开始,他便对自己要求非常苛刻,十几年如一日从不松懈。勤于政事,不近女色,厉行节俭,为实现大明王朝的“中兴”耗尽了自己的心血。

    有人说,他也犯过一些错,比如说……频繁地更换辅臣。

    或者,有不少人会认为首辅终身制比任期制更好一些,毕竟这是传承了几千年的古代封建时期的特色。

    好吧,我们不去讨论什么好什么坏的问题,。但是,我们不能要求一个才十几岁的孩子去做一个圣人吧?

    更换辅臣,也是迫不得已。

    更何况,自魏忠贤死了之后,东林党人“众歪盈朝”。

    狼狈为奸,沆瀣一气。

    在这种情况下,朝廷完全失去了另外一股势力来与东林党制衡,整个天下的官吏系统全成了东林党的党子党孙。即使不是他们的党子党孙,也跟他们有千丝万缕、盘根错节的联系。

    他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又如何玩得过东林党这股庞大的势力。频繁地更换辅臣尚且如此,若是不换辅臣,岂不更糟?

    再加上小冰河时期频繁的旱灾、雪灾、蝗灾、瘟疫,弄得整个天下,到处都是赤地千里,民不聊生,烽火四起,无止无息。

    流寇乱于内,满清患于外;军队无钱养,官吏贪如犲。

    换个人上去,未必会做得比他更好。

    当然……穿越者除外。

    (备注:那些经常给……屌丝作者山风木鱼……打赏的弟兄们,也除外。)

    ……

    崇祯十四年,是崇祯极为艰难的一年。

    也是大明帝国开始敲响丧钟的一年。

    没错,就是丧钟!

    首先是内乱:

    正月,李自成攻克洛阳,杀了福王朱常洵,夺得财宝数千车。然后挥师向东攻打开封,再向南攻克汝州,并挥军进攻南阳。

    2月,张献忠出四川,一日一夜疾驰三百余里,道上杀杨嗣昌使者,取其军符。义子李定国假扮杨嗣昌使者,仅带二十八骑进入襄阳城。夜半放火,居民望见火起,以为满城皆贼,夺门出城,城溃。张献忠杀襄王朱翊铭与贵阳王朱常法。

    至此,杨嗣昌的“四正六隅、十面张网”的围剿计划,彻底失败。

    三月初一,杨嗣昌病死于沙市。

    从此之后,朝廷再也无力遏制李自成和张献忠的发展,整个中原地区被李自成和张献忠搅成了一锅稀粥。

    然后是天灾:

    吴江一带,从四月开始,连续五个月没下一滴雨!

    飞蝗蔽天,米价每石银四两,民间以糟粮腐渣为珍味,或食树屑榆皮观音土。流丐满道,死尸枕藉。

    随后,两畿、山东、河南、浙江、湖广一带,也遭逢大旱灾和大蝗灾。

    最后是外患:

    宁锦大败,九边精锐尽失,朝廷柱石……应该算是最后两根柱石之一的洪承畴,在突围之时,没入军中,虽未找到尸体,但据说已死于乱军之中。

    还有一根柱石是孙传庭。

    孙传庭,现在还被崇祯关在死囚天牢里没有放出来。

    ……

    天灾、内忧、外患。

    三座大山压得崇祯喘不过气来。

    崇祯有些疲惫地高坐龙椅之上,强打精神,开口说道:“众位爱卿有何奏报?”

    ……

    ……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抗日之鬼打鬼 我的历史聊天群 虚幻的战火 三国:我帮刘备种出万里江山 大唐:拜托,我真没想造反啊 大唐:摊牌了,我就是全能高手 战国太阁第一人 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 铁血佣兵 大唐第一节度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