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一夜吹拉弹唱,依旧精神抖擞。王昊对自己穿越后的体能相当满意,并且乐在其中。

    天亮时分,云收雨散。

    中场休息,两人已瘫。

    问起身边瘦马,这才知道,都是那……天杀的福建大海盗郑芝龙干的的好事!

    原来,这两名女子都是原产于倭国。

    妖娆妩媚者名叫花花。

    娇小淫贱者名叫美美。

    都是很小时便被郑芝龙从倭国贩卖而来,送在扬州请专人培养练习悦男之术,待到及笄之后,便送给朝廷高官。

    像张若麒这种盛极一时的朝廷高官,家中通常是养了不少美貌女子,随时准备自用或送给客人享用。

    张若麒此次出征辽西,时长将近三年之久,因此,在处于“大后方”的宁远城中,张若麒便留下了不少侍女丫环。

    而这两匹瘦马,本来是想要用来送给军中骁将吴三桂的。

    现在看到时局改变,为谋求功劳,便送给了王昊。

    王昊想到以后征伐倭国,可能用得上这两名女子,便决定要对这两人好一点,于是,就又陪两人做了一会儿早操。

    ……

    日上四杆之时,已有亲卫在外禀报:“辽东总兵、左路大将军吴三桂前来拜访。”

    “有没有带礼物过来?”王昊颇不耐烦地问道。

    亲兵回复道。“来了三辆马车,应该是带了。”

    “这还差不多!”

    听说带了礼物,王昊才骂骂咧咧地开始披衣起床。

    就冲吴三桂昨天那副嘴脸,王昊想将他一枪嘣了的心思都有的。但是,小不忍则乱大谋。

    吴三桂的后台是大太监高起潜!

    是高起潜的干儿子。

    高起潜为内侍高官,以知兵着称。其与曹化淳,王德化等深受崇祯器重。

    数年之前,在高起潜巡视辽东时,吴三桂见到高起潜,倒头便拜,认了这个权势熏天的大太监为干爹。

    再加上吴三桂本身也是英勇善战,足智多谋,立下了不少功勋,现在的官职除了辽东总兵之外,还加了个“左路大将军”的称号,位在其他七位总兵之上。

    除此之外,吴三桂出身显赫的将门,是祖大寿的外甥。其父亲吴襄、兄弟吴三凤、吴三辅等人,也都是个个厉害。

    在朝中关系盘根错节,轻易动他不得!

    正因为如此,王昊昨天才强忍怒火,没有一枪嘣了他。

    刚才听到亲兵禀报,本来是不想去见他的。后来听到吴三桂带了三车礼物,才怒气稍消,决定去见他一面,看这小子有何话说。

    慢吞吞的起床。

    在花花和美美的服侍下穿好衣服,再洗漱,吃早餐。又与花花和美美搂搂抱抱了一番,这才往中军大帐走去。

    让吴三桂久等一会儿。

    算是略示薄惩。

    也是吊他的胃口。

    这厮,无事献殷勤,必有所求,那就悠着点,让他着急,这样才好谈判。

    果然,进了大帐之后,看那吴三桂脸上已有急躁之色。

    王昊故作不知。

    还叹了口气道:“很久没有这么舒舒服服地睡觉了,王某本来是想日上十杆才起床的,却没想到吴将军这么早来,让王某少日了两杆。”

    吴三桂脸皮甚厚,闻言嘿嘿发笑。

    笑完之后才又说道:“帷帐春暖,夜值千金。冒昧打扰,属实抱歉。”

    看来,张若麒送自己女子之事,这厮也是知道的。

    而且,这两人向来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说不定张若麒给自己送女人,认自己为祖上世交的主意,都还是吴三桂给他出的。

    王昊心中一动,打算索性就扮猪吃老虎。

    装出一副贪财好色的样子,给他们看看!

    想到这里,便故作猥琐地笑了笑,又道:“听说与吴将军同来的,有三辆马车,马车里装的,莫非也是扬州瘦马之类的美貌女子?”

    吴三桂闻言,放声大笑。

    笑完之后,却又摇了摇头道:“王兄弟帐中,已有两位美人。而愚兄想到王兄弟初来乍到,恐钱财短缺,故尔,就给王兄弟送来了万两白银和千两黄金。小小意思,还请笑纳。今后若有所需,尽管开口,莫将愚兄当成外人。”

    昨天还想弄死自己。

    现在却以兄弟相称,还送来这么多金银,并且示意不够还可以问他再要。

    “蝇营狗苟”的本事,甚得其父吴襄真传。

    看来,这货还真不简单。想来也是……明末一代枭雄,靠的可不只是英勇善战。

    ……

    王昊心中暗自“佩服”不已。

    虽然现在“苍龙号”船上还装着250多万两白银,但还是假意装出一副感激之色,对吴桂施了一礼道:“尝闻吴将军为人豪爽,忠胆义胆。今日一见,才知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只是不知道……王某又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吴将军的。”

    这是不想跟他墨迹,直接开始谈判。

    吴三桂闻言,脸上似有难色,欲言又止。

    王昊便又说道:“王某寝帐之中,尚有两匹瘦马待骑,如果没什么事的话……”

    “王兄弟且慢。”

    吴三桂苦笑一声,开口说道:“本次松锦受挫,为兄也是冲锋陷阵,麾下将士也是死战突围。只是这一路冲杀,虽毙敌无数,却不曾有时间去割下鞑子首级。不知兄弟能否分润一些?”

    “这个……恐怕有些为难。”

    王昊早就料到吴三桂是为此而来。不过,胃口还得再吊足一点。于是,便摇了摇头,又接着说道:“王某割下的鞑子首级,都已经上交给张监军了。”

    “这个……”

    吴三桂一听有些急了,赶紧又说道:“听说兄弟杀敌将近五千,但交给张监军的,却只有三千多鞑子首级,应该手上……还留有一些。若有要求,兄弟尽管开口,大家彼此提携,守望相助,才是正理。”

    什么狗屁“彼此提携、守望相助”。

    说白了就是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不过,这些也都是千百年以来、亘古不变的官场生存之道。王昊倒也并不想去管它。

    而是故作矜持,有些为难地说道:“鞑子的首级倒还是有一些,不过,却不是王某的军队砍的,而是……而是……你们几位总兵的军队砍的。”

    “此言何意?”

    吴三桂闻言一惊,随之又是一阵狂喜。

    赶紧问道:“兄弟的意思是……”

    “四匹战马一颗首级!”王昊道:“交了战马,首级就是你们砍的。”

    “四匹?你怎么不去抢?”

    “不要拉倒!”

    “少一点,两匹换一级如何?”

    “五匹!”

    “怎么又涨了,四匹就四匹!”

    “涨了,现在是六匹!”

    “啊……哪有这样做生意的?”

    “七匹!”

    “停,停,停!七匹就七匹,真是服了你了。为兄要两百级!”

    “成交!”

    两人互击一掌。

    然后,王昊又道:“王某还需要一些别的物资,比如说……火药、战船、盔甲、火油、粮食等等,这些,也都是可以用来换鞑子首级的。”

    “兄弟何不早说!”

    接下来便又是一番讨价还价。最后,王昊交给了吴三桂三百枚鞑子首级。而吴三桂则付出了一千四百匹战马、八千石粮食以及一大堆火药、盔甲、火油等战略物资。

    第二天,其它几位总兵得到吴三桂暗示,也纷纷前来三拜访,然后,便将大量的物资往王昊的军营中送来。

    明面上说的是感激王昊此前战争中的相助之恩,实际上是肮脏的人头交易。

    唯有曹变蛟和王廷臣没有来。

    不过,王昊却让人暗中给他们每人送去了一百五十枚首级。两人倒是没有拒绝,欣然接纳。

    如此一来,海滩血战和临海堡之战中共斩获的四千八百多枚鞑子首级全部交易完毕。王胖子共获得战马四千匹、火药数千斤、盔甲、火油等战略物资无数。

    为了表达对这群“知恩图报”者的感激之情,王胖子大摆宴席,对大家的无私捐助表示由衷的感谢。

    ……

    接下来,就是给军队换装,全换上好的铠甲和兵器。

    然后,白天抓紧时间练兵。

    晚上则陪着花花、美美,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

    ……

    ……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抗日之鬼打鬼 我的历史聊天群 虚幻的战火 三国:我帮刘备种出万里江山 大唐:拜托,我真没想造反啊 大唐:摊牌了,我就是全能高手 战国太阁第一人 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 铁血佣兵 大唐第一节度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