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静,出奇的静。

    没有人想到王昊会如此大胆,如此不讲武德。

    一言不合,就直接掏枪杀人,而且,杀的还是一名朝廷的从三品武官……总兵。

    (备注:明末总兵无固定品级,其品级通常跟其它爵位有关。)

    大家一下子全都愣住了。

    不过,自古以来,都是大静之后必有大动。

    果然!

    紧接着便是一片“啊呀呀”之声,然后就是一片杂乱的惊呼声、吆喝声、刀剑出鞘声。

    张若麒连滚带爬地跑到了人堆里,其他总兵也被亲卫们围了起来,王朴的亲兵在往前涌,城门口的守军也在向城外猛跑过来。

    王昊的亲卫也没闲着,纷纷或拔刀在手,或举着火绳枪对着前方的吴三桂等人。同样,那些总兵们亲兵,也都或拔刀在手,或举起火绳枪指着王昊他们这群人。

    彼此高度戒备,剑拔弩张。

    眼看一场火拼一触即发!

    不过,就在此时,早有一人越众而出,大声叫道:“杀得好,杀得好!”

    众人视之,乃是辽东巡抚邱民仰!

    洪承畴没于阵中之后,现在官阶最高的是监军张若麒,官阶第二高的就是邱民仰。

    不过此时,那些总兵们都不听邱民仰的。

    反而都看向吴三桂,都想看吴三桂如何应对,隐隐约约地,似乎他们的上级已经成了吴三桂。

    吴三桂躲在亲兵群中,眼神异常凛厉。

    转头看了看正从城门口跑出来的人马,那是自己和各个总兵的军队,足有四五百人。而且,只要一打起来,城里还有三万五千人!

    而王昊却只有两百人。

    至于邱民仰。

    完全可以将邱民仰一起弄死,再嫁祸王昊!

    正想着要制造混乱将邱民仰也一起弄死,却见又有一人冲到前面,乃是曹变蛟。

    曹变蛟跨步上前,护在邱民仰身边。

    然后,面向那些总兵的人马,抽出大刀,大声吼道:“谁敢乱来,休怪曹某手中大刀不认人!”

    紧接着,王廷臣也越众而出,大叫道:“王朴该死,杀之可矣!”

    有了曹变蛟和王廷臣两位总兵护着邱民仰,其它五位总兵,倒也不敢乱来。

    “没错,王朴是该死!”

    邱民仰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率先不战而逃,引得各位总兵的军中出现混乱,这才导致松锦大败。邱某将上奏天子,治王朴灭族之罪,也让天子明白各位的苦衷,各位将军也不是不敢战,而是让王朴的乱兵冲散了军队。”

    看到没有?

    这就是聪明人说的话。

    一句话,就又将那些总兵拉到了自己身边。

    王朴死了!

    所有战败的责任都让死了的王朴去担,这样岂不是更好?将王朴治个灭族之罪,大家也就都没什么大事了。

    能做到总兵的,都是精明人。

    纷纷装示:“王朴确实该死。”

    就连吴三桂也大声疾呼:“本将的军队,就是被王朴的乱兵冲乱,然后引发了营啸,方才一发而不可收拾。若非如此,那满清鞑子,又岂是吾等十三万精兵强将的对手,大家说是也不是?”

    “就是就是!”

    “就是就是!!”

    ……

    人群中发出一片片“就是就是”之声。

    甩锅给死人,永远是最好的选择。

    吴三桂“临阵倒戈”放弃了王扑,再次与其它几名总兵变成了同盟。而且,为了显示对王朴的痛恨,更是上前用力踢了一脚王朴的尸体,然后大声说道:“王朴该死,死有余辜,若非顾忌朝廷法度,吴某早就将他一刀砍了。”

    顿了一下,又道:“但是,王朴终究是一镇总兵,要杀也该由朝廷来杀,就这样一枪杀掉,接下来可不知道如何善后。”

    话没有说明。

    言下之意,却仍是针对王昊。

    “自有老夫负责向朝廷说明!”

    邱民仰怒视了吴三桂一眼,接着说道:“王朴本就是此战大败的罪魁祸首,又想夺他人之功!这也就罢了,最不该的是……竟然未经查验,就指责王壮士带来的首级乃是割自明军将士。

    那些首级就在这里,一看便知!

    而王朴却无视事实,信口雌黄,还要当场斩杀立下大功的王壮士。系王朴率先发难,被王壮士一枪反杀,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

    这又是一句很聪明的话。

    “王朴率先发难”六个字很重要。“被王壮士反杀”五个字更重要!

    短短十一个字,便将杀王朴这事件,定性为王昊“正当防卫”,而不是互殴。

    胡说八道,信口雌黄。

    睁着眼睛说瞎话也不过如此!

    不过,王昊很喜欢。见邱民仰如此偏袒自己,倒是有些过意不去。下令亲卫们垂下指向前方的火绳枪,然后,上前对邱民仰行了一礼,说道:“尝闻邱抚台公正廉明,深明大义,今日一见邱抚台的表现,让王某深感钦佩。”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道:“既然大家都怀疑这些首级不是鞑子的,那王某就直接送到京师去。天子圣明,自会让人勘明真伪。”

    然后,便转过身来,挥了挥手,大声说道:“弟兄们,人家不待见咱们。将建奴们的首级拉回去,咱们回船上,直接去天津卫,上京师!”

    林明、贺忠等人闻言,都愤懑地嘶声大吼:“遵命!”

    不过,就在此时,刚才吓得连滚带爬躲到人堆里去的张若麒又跑出来了,高声说道:“王壮士且慢!”

    王昊转过身来,问道:“监军大人还有何事?”

    “王朴确实该死!”

    张若麒道:“本监军并没有说过壮士半句不是,也没说过壮士不该杀死王朴,还请壮士暂息雷霆之怒。”

    王昊想了一下,点了点头道:“这倒确是。不知监军大人有何见教?”

    张若麒奸笑一声,开口说道:“壮士远来辛苦,又立下大功,还是先进城中吃些酒食,以免外人说本官招待不周。”

    进城?

    王昊现在哪里还敢进城!

    里面有三万五千多军队,大部分是吴三桂和那几名总兵的,而王昊自己只带了两百人。

    这很可能又是一个陷阱。

    进了城,那还不是他张若麒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王昊可没那么傻。

    不过,也没有直说,而是大笑道:“城内住的都是参将和总兵,哪有我王昊一介……草民……的立锥之地!”

    这句话中,将“草民”二字说得很重。

    张若麒老奸巨滑,自然听得出来,赶紧改口道:“谁说将军只是一介草民?本官这就以监军之职,授将军暂领宁远参将,将军你看如何?”

    王昊当然不肯就范。

    不过,有个名正言顺的职位倒也不错。既然张若麒如此示好,那自己也该当投李报桃。

    想到这里,便向张若麒行了一礼道:“末将参见监军大人!”

    “好,好,好!”

    张若麒高兴得放声大笑,上前扶起王道:“王参将快快请起,不如……现在就随本官进城,待本官为王参将摆酒庆功?”

    “多谢监军大人厚恩!”

    王昊站起身来,接着说道:“不过,进城也就免了,庆功也免了吧。”

    “王参将这是何意?”张若麒有些不悦地问道。

    “监军大人不要误会。”

    王昊肃然道:“鞑子的首级,不是末将一个人砍下来的,而是末将手下数千将士拼死血战的结果。现在,末将的手下将士们,都还在海上飘着,末将又怎能独自去城中庆功?”

    言下之意,是要将军队带入城中。

    “这有何难?”

    张若麒赶紧说道:“本官这就让人在城中准备军营,王参将让人去将通知麾下的弟兄们过来,正好也让本官见一见那些虎贲之士,并亲自为之庆功。”

    王昊觉得这还是可以接受的。

    不过倒也没有答应马上进城,而是说道:“多谢监军大人。不过,末将还是需要亲自回去一趟,做些安排,才能进城。”

    顿了一下,又道:“阿济格的人头,以及这一千鞑子首级,就先交由监军大人验明真伪。”

    这就是投李报桃。

    更是……抛砖引玉!

    说白了,这还是一桩生意。

    张若麒需要的是鞑子的首级,有了鞑子的首级,他就可以编造出很多跟他自己有关的可歌可泣的故事。

    然后,将战败之责全部推给洪承畴和王朴两个“死人”身上。而自己则成为运筹帷幄的英雄。

    这样一来,在兵部尚书陈新甲的庇护下,他张若麒不但战败之责可免,甚至还可以从此……飞黄腾达!

    而王昊,需要的则是更多的利益。

    用阿济格的人头和一千鞑子首级换一个参将,也是可以了。剩下的三千八百多枚首级,还可以换取其它更多的利益。

    你好我好,皆大欢喜。

    ……

    ……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抗日之鬼打鬼 我的历史聊天群 虚幻的战火 三国:我帮刘备种出万里江山 大唐:拜托,我真没想造反啊 大唐:摊牌了,我就是全能高手 战国太阁第一人 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 铁血佣兵 大唐第一节度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