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宁远城内,这几天一直很热闹,一刻都没有消停。很多人都在啼哭,哀声遍野,一片凄凉景象。

    纸钱与白幡齐飞,丧乐共寒风一声。

    大家都在悼念忠贞烈士洪承畴!

    监军太监张若麒已经在县府为洪承畴摆下灵堂,请了七七四十九个和尚,八八六十四个尼姑,在为洪承畴超度亡灵。

    木鱼声中,已经念完了两堂《地藏经》、三堂《华严经》和四堂《阿弥陀经》。

    如图所示:

    ……

    (附录,地藏经,华严经,阿弥陀经。)

    ……

    张若麒在灵堂里主祭。

    一边念着祭文,一边老泪纵横:

    “维天下丧乱之元,寒风呜咽之月,涕泗横流之日。老友若麒与众官,谨备牛豕羊三牲,致祭于督师灵前而哀之曰:

    呜呼,督师承畴!天地秉彝兮,有吾洪兄;威容足式兮,望德高崇。国事维艰兮,倏尔无踪;怅望难见兮,犹思音容。只牲斗酒兮,愧仪不丰;督师陟降兮,鉴吾微穷。

    相与数载兮,为师为兄;勤勉笃行兮,至性忠勇,奴酉凶顽兮,恨在心中;吾心甚悲兮,难见真容……”

    其声哀哀,念得锥心泣血。

    其情切切,闻者无不落泪!

    堂中吴三桂、曹变蛟、邱民仰、王廷臣、王朴、唐通、白广恩、马科、李辅明等人,尽皆放声大哭,哭得不成人形。

    若不是有美女丫环们扶着。

    恐怕早已昏倒在地!

    然而,就在此时,却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过来:“禀报监军大人,有人送了十车人头过来!”

    “不要人头,丧礼只收金银!”

    张若麒颇不耐烦地斥道,斥完之后,才发现有些不对劲,又赶忙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外头的亲兵道:“全是鞑子的首级。他们来了两百人,领头的是一个又高又胖的壮汉。”

    “壮汉?”

    张若麒突然想起一个人来,那个人就是曹变蛟跟他说过的那个……炮毙阿巴泰、刀砍阿济格的壮汉。

    一时福至心灵,赶紧说道:“快,暂停祭祀,大家随本官亲去迎接。”

    这厮精明得很。

    松锦大战败了,洪承畴死了。

    打了败仗的是洪承畴,跟一直在瞎指挥的他没有半点关系,黑锅都由死人去背。

    如今,鞑子的人头送来了,收到鞑子人头的是他张若麒。

    功劳都是自己的!

    而且,他张若麒是兵部尚书陈新甲派来的人,就冲这一点,让别人背黑锅,由自己来领功劳,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所以,念到一半的祭文也不念了。

    将文稿丢在供桌之上,对着洪承畴的画像拱了拱手道:“洪兄,你自己看吧!”

    然后,就屁颠屁颠地往城门外跑去。

    ……

    吴三桂等人闻言,也都是一个个眼珠子骨碌碌乱转,紧紧地跟在张若麒后面。

    唯有曹变蛟没有动。

    依旧在洪承畴的“衣冠灵柩”前长跪不起。

    曹变蛟这是自责,因为突围之时,自己只忙着与鳌拜对战,而忽略了洪承畴的安全。

    直到大家都离开了灵堂。

    灵堂里只剩下一些和尚和尼姑之后,曹变蛟才站起身来,对那些和尚和尼姑们道:“你们继续。”

    然后慢慢地向外走去。

    ……

    城门口外,来的正是王昊。

    那个暂时泊船休整的小岛距离宁远并没有多远,仅几十公里。此时刮的是北风,顺风南下,很快就到了宁远城外的海域。

    王昊是来见这群大明朝的残兵败将和官老爷的。

    因为“苍龙号”船只吃水太深,没有码头不能登岸,所以就停在深水区域。而改用从临海堡中抢来的小海船,在一个海水较深的海湾处登岸。又用从临海堡中抢来的十辆辎重车,将此前割下的清兵首级带了一部分过来。

    不过,却并没有全部带来。

    只带来了一千,大致相当于总数的五分之一。

    这是一桩生意。

    做生意的,都知道“奇货可居”的道理。那些清军的首级就是“奇货”。所以,不能一次出货干净,得慢慢来。

    亲卫也没带多少,只带了两百人。

    将领方面则只带了林明和贺忠。

    到了城门之后,也没有急着进城,而是让人先去通报,自己在城外等待。这是战争期间,没有通行文书,外兵不可以进城。

    城里的官老爷们也没有让王昊人等。

    不到两刻钟,便见城门大开,从里面涌出一大帮“气势不凡”的人出来。

    当先一人,年约五十余岁,身材肥胖,满脸奸相。

    据林明在旁轻声介绍,这人就是监军张若麒。

    这人是陈新甲的代理人,也是松锦大战的真正指挥者。手上有皇帝给的尚方宝剑,若洪承畴不听他的,就可以先斩后奏,砍了洪承畴。

    所以说,这一仗,洪承畴败得好冤!

    而张若麒,才是松锦之败的真正罪魁祸首之一。

    ……

    紧跟在张若麒后面的,是一个身穿文官服的相貌清矍的男人,此人年约四旬,给人的感觉是满脸正气。

    与张若麒一前一后,一胖一瘦,一奸一正,在气质上形成鲜明的对比。

    王昊暗暗讶异。

    问到林明,才知道这人名叫邱民仰,乃是蓟辽巡抚。

    提起邱民仰,王昊倒是记得有这么一个人。在原本的历史上,这人是与洪承畴一起被俘的。后来,皇太极派孝庄皇后夜入洪承畴房中,洪承畴就降了。而邱民仰拒绝投降,死了。

    在邱民仰后面,有一员长得高大威猛,相貌堂堂的武将。

    据林明说,这个人,就是吴三桂。

    也就是历史上那个“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民族罪人。

    只不过,貌似现在陈圆圆还没有被送给吴三桂,为了不让他成为民族罪人,王昊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抢先将陈圆圆弄到身边,好好保护起来。

    ……

    ……

    红颜祸水,要害就来害我吧。

    千万不要去害别人。

    正胡思乱想之间,便见那张若麒已来到了身前不远,满脸堆笑,对着王昊深施一礼,开口说道:“果然是不世出的英雄才俊,不知壮士如何称呼?”

    “草民王昊!”

    “那个王,哪个昊?”

    “王姓的王,天日之昊!”王昊还了一礼,很是恭敬地说道。

    又问:“不知壮士是何出身?”

    王昊正要回答,一旁的林明已经抢先开口了:“启禀监军大人,那是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有那么一个长得很帅的男人,因为向往外面精彩的世界,毅然抛妻弃子,加入了三保公郑和的远航的船队……(此处省略一万零两百字。)”

    众人听完,亦无不唏嘘。

    ……

    ……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抗日之鬼打鬼 我的历史聊天群 虚幻的战火 三国:我帮刘备种出万里江山 大唐:拜托,我真没想造反啊 大唐:摊牌了,我就是全能高手 战国太阁第一人 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 铁血佣兵 大唐第一节度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