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领证?”盛蓝音看向盛颐:“现在?”

    “明天。”盛颐脸上始终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领不领证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区别:“方便的话,明天把户口本借我用用。”

    “好。”盛蓝音点头,这个结局是她没想到的。

    但,就两人的情况来看,似乎这也是一个结局。

    “我明天有事,现在给你吧。”盛蓝音留下一句话,就跑上楼去将户口本拿了下来递给盛颐。

    “对了。”眼见盛颐要送顾景澜出门,盛蓝音突然开口:“你最近不搬出去吧?”

    她眨了眨眼睛,虽然没说话。

    但盛颐明白小丫头的意思。

    点了点头:“不搬。”

    得到确切的答案,大小姐肉眼可见的高兴了,朝顾景澜摆了摆手:“景澜姐,有机会一起吃饭。”

    顾景澜点头,与盛颐一起离开。

    送走了他们,盛蓝音回头,朝池管家喊了一声:“池管家,麻烦您知会一声,让其他人下来开个会。”

    十分钟后,盛家所有人都来到了大厅。

    赌王刚下葬三天,盛家所有人都还在守孝期,头七之前,所有人都不能离开。

    依旧是这个客厅,依旧是这张长桌。

    如今,坐在正首位的人成了盛蓝音。

    她身上还穿着职业装,红唇白皮,在水晶灯的光线下透着说不出的霸气。

    相比之下,其它几房的状态都不太好。

    尘埃已定,他们失去了与盛蓝音斗争的资本。

    除了五姨太。

    在场的人中,她是唯一挺直脊背的。

    因为她自己的能力足够强大,从盛蓝音出嫁开始,她的目标就不是SY,而是扳倒没有赌王的SY,让赌王知道他的决定有多错误。

    这些天,盛蓝音处理的麻烦不少都是来自于五姨太。

    而三姨太,随着许家倒下,彻底没了在赌王葬礼上的傲气。

    盛蓝音扫了一圈,这张桌子,空出了太多位置。

    前所未有的安静。

    “我还是那句话。”

    “我这人很懒,从不屑于主动招惹,今天让你们下来,并不是为了宣战。”

    “只是一个警告,我眼皮子底下容不得沙子,若是安分,彼此安好。”

    “若是有人在我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我不介意十倍奉还。”

    穷寇莫追,这个道理盛蓝音懂。

    她如今是盛家家主,赶尽杀绝的事她做不到,只有大家和谐相处,她可以当他们不存在。

    实际上,盛家最恨她的那群人已经都不在了。

    留到最后的,大多都是女生,且平日里与盛蓝音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

    “家主。”人群里,四房长女盛佳率先开口:“谢谢您的宽容。”

    她勾了勾唇,坦率直白:“但,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想带我们母亲一起去国外生活。”

    四房次女盛羽也跟着开口:“我们三姐妹都在国外生活学习,不能经常留在国内。”

    “母亲一个人留在国内,难免触景生情想念父亲,所以,我们打算等父亲头七过了之后,带着母亲出国。”

    四房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加入这场家产之争,如今大局已定,他们有足够的本事,也有赌王留下的资产生活无忧。

    国内的确没必要待。

    盛蓝音点了点头:“当然没问题。”

    盛佳想了想,小心询问:“我们想把户口一起迁出去可以吗?”

    很显然,四房这是打算彻底移民国外。

    个人选择,盛蓝音并不阻拦:“可以,但这需要一点时间。”

    “我会让人着手处理,但最快也需要半个月。”

    盛佳点头,朝盛蓝音点头:“多谢。”

    三房那边,盛恬心有不甘,见四房这就离开了。

    顿时急了:“别装了。”

    她瞪着盛蓝音:“你想赶走我们就直说,没必要在这里演戏。”

    说话时,她朝四房冷笑一声:“要不说你们四房都是墙头草呢。”

    “还真是风往哪儿吹人往哪儿倒。”

    她双手环胸,一副赖皮模样:“我不会走,你那点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

    “早就巴巴的等着继承家产把我们全赶出去了吧。”

    盛蓝音看她的眼神带着怜悯。

    这智商真没问题吗?

    她说的不清楚吗?

    神色冷下来,盛蓝音笑了笑:“你倒是提醒我了。”

    大小姐单手撑在桌上,手指撑着太阳穴,若有所思:“既然嫁出去了,没事还是少往盛家跑。”

    盛蓝音这人一向喜欢成人之美:“拿着你的家产,收拾收拾回你夫家去吧。”

    什么意思?

    盛恬被盛蓝音这一招将计就计弄懵了,回头去看自家母亲:“妈!”

    三姨太现在面对盛蓝音夹着尾巴做人还来不及,结果这蠢货非得蹦出来。

    “蠢货,别叫我妈。”三姨太恨不得捏死她:“收拾收拾明天回你夫家去。”

    “妈!!您这是不要我了?”盛恬急了:“我这是帮您。”

    她抬手指着盛蓝音:“盛蓝音她要赶走我们,您看不懂吗?”

    上首位,大小姐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嚣张的指着。

    大小姐随意抓起桌上的刀叉就扔了过去。

    不偏不倚,叉子直接插在了盛恬指着自己的手上。

    疼得盛恬一下子咋呼着跳了起来。

    骂骂咧咧的让下人过来收拾盛蓝音。

    结果这满屋子没一个人搭理她。

    三姨太见盛蓝音脸色不好看,担心彻底激怒她,率先站起身抬手朝着盛恬就是一记耳光甩了下去。

    “闭嘴!”

    盛恬捂着脸,大脑嗡嗡的,难以置信的看着三姨太。

    三姨太看她就烦,这蠢货。

    “把她送回她夫家去,没事少往盛家跑。”

    真是蠢死了。

    现在整个盛家都在盛蓝音手里,她还以为是从前?

    以前还笑二房的盛媛蠢,如今三姨太才明白,什么叫猪队友,满脸嫌弃的看着咋咋呼呼的盛恬。

    三姨太恨不得捏死她,这辈子没生过她最好。

    同样都是赌王的血脉,怎么盛蓝音冷静果断,自己生的就是这么个胸大无脑的蠢货?

    盛蓝音的目的并不是看这场闹剧。

    该说的话她已经说了,并不想与这群人待一块。

    大小姐起身,往楼上而去。

    屋里,谢宴辞见她进来,递给她一份文件。

    “四哥发来的尸检报告。”

    谢宴辞神色凝重:“如你所想。”

    “爸的确是死于心脏麻痹,但,根据最终检测结果和二姨太的陈述来看。”

    “在她给爸注射甲硝锉时,爸已经没有生命特征了。”

    换句话说,二姨太以为赌王昏迷过去了,实际上,当时赌王已经死了。

    有人在她之前就已经对赌王下手,恰巧二姨太成了替死鬼。

    当时盛蓝音在抓出了二姨太后,被萧时炑叫到了治疗室。

    因为萧时炑发现了赌王的死亡时间与二姨太所阐述的有偏差。

    听到萧时炑的话,盛蓝音也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二姨太虽然对自己的罪行全盘供认,但盛蓝音有一个疑点。

    当时萧时炑提到,赌王后背有撞击留下的淤青时,二姨太的反应先是一懵,然后才是刻意的癫狂。

    甚至特意强调都是她做的。

    当时盛蓝音就觉得不对劲,听到萧时炑的话,更加确定了恐怕在二姨太之外还有第二个凶手。

章节目录

免费其他小说推荐: 农门福妻旺夫又旺家 落魄小姐:总裁大人爱上我 特种战兵 暴君爹爹小甜娇,全皇朝最横的宝 我的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贺少的替嫁暖妻 反派们的团宠她又娇又甜 修仙异能掉线中 恶魔轻轻抱:少爷,请放手! 特摄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