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盛家有监控的位置大多都是在房子四周。

    室内几乎没有监控,赌王的书房有监控,但都是加密的,且打开的时间段不固定。

    盛蓝音知道监控的密码,登录账号查看了一遍,平时监控开着时并没有人进入。

    中午,赌王进入了书房,而他身后,是推着他进去的盛颐,两人进去后,赌王就关闭了监控。

    再次打开,是在半个小时后,盛颐推着他离开。

    这是赌王的习惯,一般他在书房内都会把监控关闭,离开后才会打开监控。

    盛蓝音继续往下翻,快到晚间时,赌王的身影出现在监控内。

    他坐在轮椅上,一个人进去,但是并没有关闭监控,似乎是忘记了。

    在书房一个人待了十多分钟,从保险柜里取出了一份文件查看了好几次,然后又拿出了他与萧书鸢的婚纱照,抚摸着凝视许久。

    还没将照片放进去,监控突然被关闭。

    盛蓝音反复确认了好几次,监控并不是赌王关闭的。

    五分钟后,监控打开,画面中,只剩下一个男人的背影,赌王的身影已经不在,地上还有赌王与萧书鸢相册的碎片。

    盛蓝音将画面放大,只能看到的是男人消瘦的背影与一双某品牌的鞋,男人的背影在肩膀以下,很难判断出是谁。

    在监控关闭的这五分钟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接下来,监控一直开着。

    直到天快黑时,盛颐出现在书房。

    这一次,赌王没出现,盛颐看了眼房间,试探性的喊了赌王两声,没找到他的人,却发现了地上的碎片。

    走上前,将碎片小心翼翼的收起来,盛颐将破碎的照片放在赌王桌上。

    然后拨通了赌王的电话,电话那端不知道说了什么,盛颐说了句“我马上过来”后,就离开了房间。

    从此以后,没有人再进来过。

    而一个小时后,赌王突然暴毙。

    盛颐是第一个给她打电话的。

    然后就是二姨太和四姨太。

    她的信息栏,还有一条五姨太发来的嘲讽短信,大概意思就是骂她对不起赌王,平日里赌王对她最好,结果赌王死了给她打电话却打不通了。

    这种时候还不忘嘲讽她一句,的确是五姨太的作风。

    睚眦必报,因为自己上次害她损失了几十亿,一直记到现在。

    没一会儿,乔绮给盛蓝音发来了一份文件。

    文件中显示,五姨太最近都在忙着扭转公司的损失,没什么大动静,倒是三姨太那边。

    在她出嫁前几天跟赌王吵了一下,然后不顾赌王的反对,给盛琳和许家的许卫秦订了婚。

    这段时间,许家与三姨太的娘家走的很近,商业上也深度合作,动静闹得不小。

    三姨太跟赌王昨天似乎还吵了一架,哭着回了娘家,所以,才有后来监控中,三姨太家人与她一起回盛家的画面。

    五姨太那边,在今晚赌王突然死亡后,手底下的势力蠢蠢欲动。

    还有一大笔的资金往来。

    奇怪的是,二姨太竟然全程没什么存在感?

    平日里,她可是最能蹦哒的一个,最近这段时间倒像是突然放弃斗争了一般。

    安静出奇。

    凌晨四点,盛蓝音抵达澳城。

    半个小时后,车子抵达盛家。

    冬日的澳城深夜寒冷彻骨,踏入盛家大门,一股死寂扑面而来。

    家里已经连夜挂起了白幡,下人们换上了清一色的黑。

    池管家眼眶猩红,看到盛蓝音回来,更是湿了眼眶,一夜之间整个人都苍老了下来。

    “小姐……”刚开口,止不住就是哽咽。

    盛蓝音上前,搀扶着池管家,鼻子酸涩,却努力压制着内心情感:“池管家,您先去休息吧。”

    池管家看到她的出现,早已经绷不住湿了眼眶,无助的哭诉:“怎么会呢?”

    “今早家主还跟我讨论,明儿你与姑爷回门,要准备些什么你爱吃的菜,想着许久没与你安静坐下来聊一聊。”

    “特意吩咐人把楼顶的暖房加温,打扫干净了等您回来。”

    “结果下午突然就……”

    说到这里,池管家彻底说不出话。

    盛蓝音再努力隐忍,却还是不可控的湿了眼眶。

    “是谁发现我爸他不对劲的?”

    池管家努力回忆着,“家主其实一整天心情都很好。”

    “只是中午时,把盛颐少爷从公司喊了回来,两人在书房聊了许久。”

    “后来,家主还问我,若是您不想回澳城来,他该不该放您走。”

    “我还没说话,他就自言自语,说他没理由困住您,若是您开心,无论什么选择,他都放您去做。”

    “后来,他让盛颐少爷去公司带回了他的印章。”

    “中途,我在楼下打理鲜花,听到他大声斥责着谁。”

    “我当时没敢靠近,只是隐约看到似乎是盛渠少爷的身影,从家主的治疗室走了出来,径直就去了楼上。”

    “之后,我就去外面忙了,一直到天快黑时。”

    “四姨太去给家主送药,出来后听四姨太说家主胸口不舒服,跟peter确定后,让我去买点药。”

    “我去买了药回来,交给四姨太,四姨太跟peter医生确认了用量后,将药给家主服下。”

    “中途,家主还召来了盛颐少爷去了一趟治疗室。”

    “出来时,盛颐少爷说家主要休息了,叮嘱别去打扰他。”

    “一直到凌晨,盛浔小少爷偷溜进去找家主,然后没一会儿哭着跑了出来,说家主冷冰冰的不理他。”

    “五姨太还骂他大晚上的跑进去打扰家主休息,我在一旁,听着盛浔小少爷一直重复家主冷冰冰的。”

    “察觉不对劲,进去后发现家主人已经冰了。”

    这证明,赌王被盛浔发现时,至少已经死了半个小时以上。

    池管家道:“peter检查过,说赌王是心肌梗塞,导致的突然猝死。”

    “可我记得,家主没有心脏病,向来心态也很好,怎么也不能是心脏的问题啊。”

    这话,池管家也就只有在盛蓝音面前敢说,池管家从年轻时就在盛家。

    看着萧书鸢嫁入盛家,看着盛蓝音出生,与盛蓝音一样,他见过了在萧书鸢离世之前盛家一家三口的温馨时光。

    所以,骨子里是偏向于盛蓝音的。

    自从盛家来了其它姨太之后,肉眼可见的乌烟瘴气。

    他觉得赌王的死不简单,但盛家没人提出疑问,他一个外人,在盛蓝音来之前也不敢乱说。

章节目录

免费其他小说推荐: 农门福妻旺夫又旺家 落魄小姐:总裁大人爱上我 特种战兵 暴君爹爹小甜娇,全皇朝最横的宝 我的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贺少的替嫁暖妻 反派们的团宠她又娇又甜 修仙异能掉线中 恶魔轻轻抱:少爷,请放手! 特摄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