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夜里,乔绮果然发烧了。

    且情况比丘靳预料的还要严重。

    特别是腰部的伤,原本缝合处理就应该静养,结果她一次次的剧烈运动。

    腰上的伤感染,隐隐有化脓的趋势。

    情况紧急,乔绮高烧不下,只能去医院。

    谢宴辞还没联系人,消失了一整晚的谢宴礼率先推门而入。

    看了眼床上昏迷不醒的乔绮,男人喉结微动,嗓音透着不易察觉的疲惫。

    “我联系了商砚,送去商家名下的私人医院,那边会有人负责接待。”

    盛蓝音甚至已经决定启用赌王给她的私人航线把人带回澳城。

    听到谢宴礼这话,立刻站起身:“你们先出去,我给她换衣服。”

    事态紧急,没时间废话。

    在谢宴礼和谢宴辞出门时,盛蓝音突然补了一句:“可以借你的衣服吗?”

    谢宴礼脚步微顿,头也不回:“随你。”

    话落,他出门,不忘关上了门。

    盛蓝音转身去了衣帽间。

    门外,谢宴辞看了眼满目疲惫的谢宴礼。

    男人习惯性的从兜里摸出烟盒,刚打开盖子抽出一根,想到什么。

    动作一顿,有些烦躁的收了回去。

    一向身姿笔挺的人,这会儿靠在门边,摩擦指腹的东西透着隐忍。

    略显凌乱的短发和眼底的疲惫,显然是奔波了一晚上。

    想到盛蓝音所说,谢宴辞终究是开了口:“你知道当初澳城乔家……”

    “知道。”谢宴礼眉头拧得更紧了。

    低头垂眸的动作挡住了眼底的颓色,整个人从里到外透着疲惫。

    自嘲道:“可笑的是,正如她所说。”

    “我的存在,对她而言毫无助力,只会成为她的干扰项。”

    一开始,他很恨乔绮,也不甘心她对自己的决绝。

    乔家那场家产之争闹得人尽皆知,他稍微一查就能知道。

    如他所说,可笑的是,哪怕知道她为什么离开自己,依旧无能为力。

    在京都,他是风光无限的豪门少爷,从出生就注定拥有世人的尊重和享不完的荣华富贵。

    可在心爱之人面前,他担不起作为男人该有的责任,甚至在她孤立无援的时刻,护不了她半分。

    乔家那扇门关上。

    等待乔绮的只有两条路,死亡和孤寂。

    要么死在里面。

    要么杀出重围争得实权。

    但,澳城黑帮老大这个位置,是活着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死去。

    从她接手乔家权势的那一刻,便无法回头,所谓的情爱只会成为她不需要的软肋。

    对她那种刀尖舔血的人来说,多一份挂念,就会多一份退缩,而那个位置,最忌讳的就是退缩和感情用事。

    这是一道无解的题。

    谢宴礼和乔绮都太理智,但凡有一人冲动,或许这八年早已经是另一个结局。

    虽然好坏未知,至少不会停滞不前。

    虽然是兄长,可此时此刻,谢宴辞在谢宴礼身上看出了深深地无力感。

    他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谁也没说话,只剩无奈与遗憾萦绕心头。

    房门从里面打开,盛蓝音的出现打断了兄弟两人的思绪。

    “衣服换好了。”大小姐看向谢宴礼:“帮个忙。”

    谢宴礼站直身子,转身进屋。

    哪怕再理智的人,在弯腰触摸到心爱之人的那一刻,还是止不住红了眼眶。

    从前,她也是这般,穿着他的衬衣,生涩又大胆的坐在他怀中步步逼近。

    看他面红耳赤,她笑得满足且肆意。

    他们在一起两年,她从未提过半句关于家人的话题。

    若是他细心一些,或许就可以发现,她藏在肆意奔放的外表下,会在某个瞬间流露出来的自卑退缩。

    她害怕重物敲击的声音,甚至会在半夜惊醒。

    当时她解释,是因为神经敏感,他信了。

    可若是他多思考,或许就能在乔家家产之争爆发之前不顾一切将她拉入自己怀中。

    若她是自己的妻子,乔家家产之争便不会将她卷进去。

    若她别有选择,便不会被乔家前任家主拽入深渊……

    思绪翻滚,谢宴礼整个人如同被泡进苦水,所剩不过只是无奈。

    小心翼翼的将人揽入怀中,如同珍宝一般,步伐稳健的往外而去。

    乔绮的衣服在处理伤口时被剪碎,身上只穿了谢宴礼的衬衣,下身还是她原本的裤子。

    高烧昏迷的她半梦半醒间感受到熟悉的气味。

    下意识的往男人怀里缩了缩。

    一个毫无安全感下意识的动作,仿佛一只手狠狠地拽了谢宴礼的心脏一下。

    酸涩苦闷萦绕心头,这一次,他没放手。

    抱着她落座后排。

    谢宴辞见状,替盛蓝音拉开了副驾驶的门。

    等自家老婆坐进去后,才绕到驾驶座驱车前往医院。

    商家的医院距离谢宴礼这里四十多分钟的车程。

    好在凌晨不堵车,谢宴辞用最快的速度抵达医院。

    车子直接开到楼下,收到通知的医生提前等在这里。

    车门打开,几人下车。

    盛蓝音抬眸,看到了医院白炽灯下,身形挺拔的男人。

    商砚也注意到了盛蓝音。

    看到随后绕过来站在她身旁的谢宴辞,了然于心。

    谢家继承人与澳城赌王千金结婚的事闹上了热搜,她若是与谢宴辞一同出现,并不算意外。

    两人对视,微微颔首,算是打过了招呼。

    见谢宴礼抱着人下来,商砚迈开腿上前一步,视线落在他怀中的女人脸上。

    “先带进去吧。”

    没有多余的废话,彼此心照不宣。

    商砚开了口,谢宴礼将怀中的人小心翼翼的放在抢救车上。

    挡住了想要伸手推车的医生,亲自推着车。

    医生见状,也没说话,领着他们前往大堂,直接乘坐电梯进入顶层私人楼层。

    电梯内,盛蓝音主动与医生交涉,把乔绮的伤势阐述了一遍。

    她常年待在部队,虽然不是专业的,但见得多了,对伤势病情也有一定的判断。

    医生听到她的阐述,微微意外,同时多了几分打量。

    电梯抵达顶楼,接应的医护人员从谢宴礼手中将推车接过去,进入了急救室。

    谢宴礼全程盯着渐行渐远的推车,直到急救室的门被关上,才收回视线。

    整个人从头到脚泛着苦涩。

章节目录

免费其他小说推荐: 农门福妻旺夫又旺家 落魄小姐:总裁大人爱上我 特种战兵 暴君爹爹小甜娇,全皇朝最横的宝 我的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贺少的替嫁暖妻 反派们的团宠她又娇又甜 修仙异能掉线中 恶魔轻轻抱:少爷,请放手! 特摄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