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盛渠。

    小时候盛渠偷跑到她房间放了好几条蛇。

    结果被她抓住,反扔进房间关着。

    最后,盛渠偷鸡不成蚀把米,被蛇咬到腿,虽然送医及时,但那条腿一直都有些肌肉萎缩的痕迹。

    平时生活中看不明显,但对于专业人士来说,一眼就能看出他左右腿发力不平衡的问题。

    盛蓝音去调了监控,书房的监控被清理干净。

    但客厅监控并没有。

    赌王发生意外的那个点,盛渠的确去过书房外一次。

    虽然只是短暂的停留,但那个点除了盛渠以外,就没有人主动靠近过赌王书房。

    几乎可以确定,房间里的第三人就是盛渠。

    有了初步嫌疑人指向,那么接下来就是作案动机……

    盛渠其实是个妈控,在他眼里,母亲大于一切。

    因为盛媛的事,赌王虽然没有明说,但行动上对二姨太明显冷淡了很多。

    二姨太整天以泪洗面,一边心疼盛媛,一边担心赌王会连带责任惩罚她。

    几乎是日夜难寐。

    这一切被盛渠看在眼里,为自家母亲打抱不平也是可能的。

    但,真相太明显,有时候反而会局限人的思路。

    这一切看似几乎就可以笃定,是盛渠干的,可真的是这样吗?

    并不。

    现场虽然有运动鞋的足迹,也有合理的跌落迹象。

    可那个高度,并不至于造成这么严重的伤。

    且赌王身上并没有任何碰撞淤青,从阶梯滚下去就断了一双腿其他地方毫发无损?

    真要这么说,反而盛启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更像是滚落下去造成的摔伤。

    最重要的是,她走出书房时遇到了盛渠。

    盛渠看到她从赌王书房走出来,第一反应是幸灾乐祸。

    “谁让你进书房的?”

    看似质问,实则更像是终于抓到了她的把柄,准备以此攻击她。

    正常来说,如果昨晚是盛渠,那么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应该是害怕或者忌惮。

    当然,排除盛渠有着让她这个微表情专家都察觉不到的表演能力。

    盛蓝音并不觉得,盛渠有这个能力可以完全控制自己的表情肌肉的每一个颤抖瞬间。

    盛渠的反应,更像是一个谨守家规将赌王书房视为禁地的人,在看到讨厌的人犯了家规第一反应是嘲笑。

    幸灾乐祸。

    盛蓝音把检查结果扔在一旁,居高临下的看着赌王。

    “我倒是不知道该不该心疼盛启了。”

    不出意外的话,真正摔断骨头的那个人是盛启。

    而盛启的惊恐……

    盛蓝音想到赌王的那群护卫。

    那些都是边境雇佣兵里被赌王精挑细选用天价雇佣的。

    出自边境的人和手段,就没有干净的。

    盛启落入他们手中,虽然只是短短的十几分钟。

    但所遭受的折磨手段恐怕是这辈子都难以承受的恶。

    赌王的护卫队一直是隐藏在暗处,整个盛家除了盛蓝音以外没人见过的。

    盛启若是知道赌王有护卫队有暗室,不至于这么愚蠢的去送死。

    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他不仅看到了赌王的护卫,还落入他们手中不被折磨的神志不清才怪。

    盛蓝音微微弯腰,看着赌王:“盛启落入您手里,是幸还是不幸?”

    她眼里带着几分轻慢高傲,一句话就拆穿了他的算计。

    赌王凝视着眼前这个步步紧逼的丫头,突然笑了起来。

    “九个小时不到。”

    他眼底明显是欣慰:“看样子,这些年在部队没有白待。”

    这算是变相的承认了,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局。

    盛蓝音看向赌王的腿,“所以这腿……”

    “真伤。”赌王面不改色:“苦肉计,自然是要吃点苦头的。”

    盛蓝音看着还在谈笑风生的赌王,觉得心底发凉。

    突然警告一至:“盛启逃狱您早就知道?”

    她盯着赌王谈笑风生的脸,脑袋里突然滋生出一个恐怖的想法。

    赌王从一开始就知道盛启逃狱,也第一时间精准猜到了他会回到澳城。

    回到盛家找他复仇。

    所以,他在天台设了一个局,然后在书房守株待兔。

    让盛启自己入局,借助他下了一盘大棋。

    一环扣一环。

    所谓的第三者从一开始就是赌王故意而为之,只为了考验她。

    赌王的话证明了盛蓝音的猜想:“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

    “我从小就告诉你们,自己选择的路,无论结果如何,自己担着。”

    这话听起来的确没错,但从一个父亲口中说出,多少有些冷漠。

    盛蓝音笑不出来。

    她看向赌王的腿。

    那些伤的确是真实的,血肉模糊的画面是他自己伤的。

    “腿还能恢复吗?”

    她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兜兜转转真真假假,太多复杂关系穿插其中。

    都说最难猜测的是人心,事到如今,她已经不敢深入揣测了。

    “养一养,还是能恢复的。”

    在这一点上,赌王终于没再撒谎。

    他看着盛蓝音,她面色平静,对这一切不做任何评价。

    甚至没有因为自己设计对她考验而表现出生气或是其它情愫。

    若是以前,小丫头大概会怒骂自己几句才能解气的。

    父女两人相顾无言,在盛蓝音准备离开时,赌王喊住了她。

    “音音……”

    盛蓝音停住脚步,回头看他。

    微光里,赌王眼眶微红:“作为父亲,我在尽力保全你们每一个人。”

    盛蓝音看了他一眼,并不能完全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何为尽力保全?

    赌王说:“等你接手了公司业务,你会懂的。”

    “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不希望你们最终走到自相残杀不可收场的那一步。”

    盛蓝音没说话,转身离去。

    不用接手公司,她懂。

    赌王一次次的试探她的能力,为的是将公司交到她手里。

    用她的能力,镇压住所有人,防止他百年后,整个盛家因为家产闹得乌烟瘴气。

    他购置了家族基金,为每个人都投了保,某种意义上,盛家每一个人都会得到一笔巨额财产。

    作为父亲,他的确没有打算亏待任何人,但,家族产业,他从没打算平分给任何人。

章节目录

免费其他小说推荐: 农门福妻旺夫又旺家 落魄小姐:总裁大人爱上我 特种战兵 暴君爹爹小甜娇,全皇朝最横的宝 我的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贺少的替嫁暖妻 反派们的团宠她又娇又甜 修仙异能掉线中 恶魔轻轻抱:少爷,请放手! 特摄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