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别墅内,一片安宁。

    并没有任何遇到危险的迹象。

    盛蓝音转身就去了赌王书房。

    屋内散落了一块沾了血的瓷片,书桌文件散落明显有打斗的痕迹。

    不确定这是谁的血,盛蓝音面色冷凝,打开机关进入暗室。

    血迹一路往内蔓延,穿过一个富丽堂皇的地下大厅,血腥味越发浓郁。

    她握着匕首,来到偏厅前,刚要抬腿踹开门,门先一步从里面打开。

    一身是血的盛启从里面冲出来,瞳孔惊恐,手里还抓着碎瓷片。

    身影闪过的瞬间,盛蓝音抬腿将他踹倒在地,迈开腿冲进偏厅。

    里面血腥味弥漫,并没有赌王的身形。

    她接连找了几个暗室都没有赌王的身形,只有地上嘴里神神叨叨不知道念着什么的盛启。

    盛蓝音一颗心仿佛被人狠狠攥着,前所未有的沉闷仿佛巨石压在心头。

    沉着脸走过去,抬手抓着盛启的衣领将他拽起来,肃杀如炼狱之神:“家主呢?”

    “不关我的事!”盛启惊恐的摇着脑袋,瞳孔涣散。

    嘴里念叨着“不关我的事”。

    “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

    他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整个人陷入癫狂,挣扎着想要逃避,把自己蜷缩在一起。

    他这副模样让盛蓝音的心越发沉了沉。

    到底发生了什么?

    盛启的反应让她怀疑,今晚在这暗室里的不止他一个人。

    赌王书房的暗室只有她和赌王知道,唯一不太确定的是,这些年管家的二姨太是否知道。

    按理来说这里不会有任何人能进来,可现在赌王不见踪影,盛启神神叨叨。

    盛蓝音不确定盛启是真疯还是假疯,直接抬手给他敲晕扔在一旁,沿着暗道出口往外追。

    还没离开暗道,就接到了管家的电话。

    语气着急:“蓝音小姐,赌王遇袭受伤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盛蓝音步伐突然一顿,眼眶猩红,脑海里是今晚赌王在她面前温柔慈善的父亲形象。

    电话里管家还在说什么盛蓝音已经没了思考的心思,只听到管家说他们在客厅。

    返回拽起地上的盛启就从暗道回到客厅。

    刚进入客厅就闻到了血腥味。

    几位姨太和盛家在家的所有儿女将赌王围在一团,家庭医生正在忙碌。

    盛蓝音踹门而入的动作太大,众人纷纷回头。

    却看到她发丝凌乱,如同炼狱之神一般,拽着盛启的脚将他一路拖过来。

    盛启浑身是血,而盛蓝音杀伐冷戾。

    这一幕带来的视觉刺激堪比有人在他们眼前杀了人。

    三姨太更是一瞬间瞳孔紧缩,失了魂一般的朝着盛启冲了过去。

    看着他身上满是鲜血惨不忍睹的模样,眼泪唰的流了下来。

    赌王刚出事,盛启又生死未卜,三姨太的天都塌了,失了理智朝着盛蓝音扑去质问:“你干了什么!!”

    盛蓝音没给她发疯的机会,抓着她的手腕将人扔出去,把盛启扔在一旁,越过众人来到赌王身旁。

    入目的是他血肉模糊的双腿。

    赌王被一群人围在一起脸色煞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流下来。

    面对众人的担忧,他却神色平静:“这点伤死不了人,别一个个的都哭丧着脸。”

    “带着孩子们该睡觉的睡觉该休息的休息,不要在这儿守着。”

    话落,赌王扭头看向刚走过来的盛蓝音。

    对家庭医生道:“让音音陪我去医院。”

    盛蓝音看着赌王腿上血肉模糊画面,纵使当兵这些年生死徘徊无数次,可眼前的人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血缘最浓烈的一个人。

    在看到的这一刻,她也控制不住的胆怯,不敢直视了。

    她站在那里,周身肃杀之气。

    霸道的杀戮气息让人打从心底里对她这个人惊恐。

    全家人没一个敢说话的。

    很快,救护车载着盛蓝音和赌王一起去了医院。

    救护车鸣笛的声音在赌王庄园响起,几乎是连夜就在澳城掀起了巨大的波澜,一时间流言满天飞。

    有人说赌王三房之子盛启在边境逃狱,回来的途中自己给自己作死了。

    也有人说赌王半夜遇袭身受重伤。

    甚至还有关于盛家内部大乱,不少人被盛蓝音打住院的谣言。

    救护车内都是盛家自己的医生,正在给赌王处理伤口。

    盛蓝音看着他们消毒的东西,再看向赌王始终平静眉头都不皱一下的脸。

    沉默片刻,开口问赌王:“是盛启吗?”

    赌王一听就知道她去了暗室。

    却是摇头否认:“我不小心摔了。”

    这话一点可信度也没有。

    她抿唇:“你在包庇他?”

    这是第一次,盛蓝音对赌王说话没用“您”,以前就算是吵架,也会尊称一声“您”。

    赌王知道小丫头怒了,却是平静道:“他所做的一切是咎由自取,我没必要包庇他。”

    “我就是摔了。”

    盛蓝音盯着赌王的眼睛,他那双眼睛暗沉沉的,根本让人捉摸不透。

    但盛蓝音可以确定的是,他说谎了。

    是在庇护谁呢?

    她想起,今晚进入暗室的,绝对不止他们三人。

    可赌王摆明了态度,只是他自己摔倒的。

    她看了眼赌王深沉的面庞,没再追问。

    无所谓,她会查到。

    几人抵达医院,早早等在这里的专家们鱼贯而出,一路绿色通道把赌王送进了急救室。

    盛蓝音站在门外,一边煎熬的等待着赌王的检查结果,一边强迫自己分神去分析今晚的一切。

    盛启逃狱这是她没想到的。

    边境监狱比内陆两岸要森严好几倍,关押的大多都是罪大恶极的凶犯。

    这么多年,那么多能人力士都没一个逃狱成功的。

    盛启几斤几两盛蓝音清楚,他绝对不是凭借自己的能力逃回来的。

    书房有打斗痕迹,不出意外的话,盛启是跟着赌王进的暗室,他的表现来看,想杀赌王没错。

    但他没这个能力,甚至因为多出来的第三人被吓得精神失控。

    到底会是谁呢……

    知道赌王的暗室,知道今晚盛启会回来,还能提前悄无声息的在暗室埋伏。

    赌王那么多护卫都出动了,对方还能在伤了赌王之后全身而退。

章节目录

免费其他小说推荐: 农门福妻旺夫又旺家 落魄小姐:总裁大人爱上我 特种战兵 暴君爹爹小甜娇,全皇朝最横的宝 我的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贺少的替嫁暖妻 反派们的团宠她又娇又甜 修仙异能掉线中 恶魔轻轻抱:少爷,请放手! 特摄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