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屋内。

    盛颐转头看来,视线在谢宴辞脸上短暂停顿,而后落在盛蓝音精致的脸蛋上。

    眸中幽沉化作一抹宠溺:“来了?”

    盛蓝音点头,迈开腿走进去。

    自顾自的往沙发里一坐。

    “让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盛颐在她对面坐下,视线落在她脸上,神色前所未有的温柔:“我给你拍了三块原石,想着让你过来看看有没有看得上的。”

    他知道盛蓝音要做珠宝生意,一心替她考虑:“我认识几个做珠宝设计的,你若是需要,我给你搭线。”

    说到这里,他不自觉看了眼紧挨着盛蓝音坐下的谢宴辞。

    两人对视,视线相碰间无形笑了笑,算是打招呼。

    盛颐看向盛蓝音,语气有些尴尬:“只是我没想到你们也在拍卖场。”

    盛蓝音一听就猜到了事情的原委,被逗笑了:“是你让盛启去的?”

    盛颐点头,更尴尬了:“我不会赌石,只能让他去。”

    结果没想到,大水冲了龙王庙。

    盛蓝音抓住了重点:“所以,盛启知道你的身份。”

    “知道。”盛颐面对盛蓝音,总是不自觉的态度低一等,有问必答:“他经常来赌场。”

    “见过我几次。”

    盛蓝音冷笑一声,看向梁科,一个眼神提醒。

    后者默契的递上U盘,把监控放出来给盛颐看,当面质问:“这是你吧。”

    盛颐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突然找到了这个监控,但还是点头:“是我。”

    好,承认了!!

    梁科逐渐兴奋:“我就知道!”

    他激动的看向盛蓝音,等着大小姐一声令下弄死盛颐。

    管他什么x赌场不赌场的,谁敢弄盛蓝音他就弄谁!

    然而,盛蓝音却面色平静,只是向盛颐提问:“你买的车,都放哪儿?”

    “我开了一家赛车场,都在x赛车场。”盛颐说到一半,察觉到梁科看自己的眼神里充满杀意。

    突然联想到什么,拧眉:“你是在怀疑那场车祸是我设计的?”

    盛蓝音没说话。

    梁科拿出证据:“这个发动机当初被朴有信一起送给你了没错吧。”

    证据确凿,盛颐突然安静了。

    他下意识看向盛蓝音,见她没有说话。

    供认不讳:“我的确见过这台发动机。”

    他没打算辩解,就这么坐在那里,安静得仿佛在等待审判一般。

    梁科站在一旁,居高临下的看他,这人还真是嚣张的有恃无恐。

    眼看着一切成为定局。

    盛蓝音却突然来了一句:“我能看看你的赛车场或者赌场监控吗?”

    盛颐语气苍白:“你不怀疑我吗?”

    他说:“证据确凿,这台发动机的确是我的。”

    盛蓝音与他对视,眸色坚定:“我信你。”

    “既然信了你,我就不会轻易怀疑你。”

    更何况,如果是盛颐的话,他们不会查到这里。

    他心思缜密,做事走一步看十步,若是他想杀她。

    会在做这件事前,就抹灭干净所有痕迹,不会给他们查到他头上的机会。

    他完全有这个实力。

    盛蓝音掷地有声的一句话,让盛颐眼眶微红。

    他面容微颤,挤出一抹卑微的笑:“谢谢。”

    他自己对自己都不曾信任,却没想到,盛蓝音会对他这个小三之子毫无理由的信任。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是我的原则。”

    盛颐让人取来盛蓝音要的监控。

    然而,画面中并没有盛启的身影。

    几人陷入沉默。

    梁科摸着下巴,兀自低语:“盛启那蠢货,干不出这事吧?”

    不怪梁科瞧不起盛启,就他那脑子,从小干的都是送人头的蠢事,这种精密谋划,真不是他能做到的。

    盛蓝音却有不一样的想法。

    “你真觉得盛启蠢吗?”

    她看向梁科,若有所思:“性子暴躁和蠢是两回事。”

    盛启那人,若是真的蠢,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他在澳城帮赌王管理赌场,虽然性子残暴惹不少人不爽。

    但事实是,在他管理的这几年里,赌场的收益平均每年增长百分之二十左右。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更不是靠小聪明可以达成的成绩。

    盛启虽然性子暴躁,但为人懂得审时度势,他的暴躁只针对低于自己的人。

    若是遇到强者,他分分钟能给你扮一个孙子。

    他暴躁是真,懂得玩心计也是事实。

    盛蓝音看着盛颐:“盛启什么时候来的谜城?”

    盛颐转头看了眼门边站着的助理。

    后者领了命下去,很快就回来给了答复:“启少爷今天中午从京都出发的航班,下午五点抵达谜城,之后直接去了原石街。”

    盛蓝音笑看向梁科:“我们今天下午在原石遇到了他。”

    “当时的他刚抵达谜城,却在愤怒中对我说了一句昨晚就该直接撞死我。”

    “昨晚车祸的事被压了下去,他刚抵达谜城,怎么会知道昨晚的车祸呢?”

    “就算知道车祸,他又是怎么知道,我在车里呢?”

    盛蓝音两个问题,直接把梁科问的沉默了。

    听到盛启对盛蓝音的诅咒时,他们都觉得他那是单纯口不择言的咒骂。

    毕竟,没有哪个凶手会在杀人未遂后还当着“受害人”的面直接骂她去死。

    加上盛启这人性子本就暴躁,所以没人当真。

    就在所有人都不在意的对话中,盛启就这么正大光明的说出了真话。

    是啊,整个谜城,除了昨晚参与车祸现场清肃的警方和听说了车祸特意去调查的盛颐以外,没人知道昨晚车祸的主人公是谁。

    大家的讨论点都在“幽灵车祸”上,为什么盛启刚到谜城,就知道差点被撞死的人是盛蓝音呢?

    盛蓝音一席话,在场几人都沉默了下来。

    盛启聪明的利用了他的性格和不在场证明,正大光明的对他们发疯。

    甚至直接当面诅咒盛蓝音,看似发疯,实则是嘲讽挑衅。

    最可能的不可能,最不可能的可能。

    盛启把人性玩明白了。

章节目录

免费其他小说推荐: 农门福妻旺夫又旺家 落魄小姐:总裁大人爱上我 特种战兵 暴君爹爹小甜娇,全皇朝最横的宝 我的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贺少的替嫁暖妻 反派们的团宠她又娇又甜 修仙异能掉线中 恶魔轻轻抱:少爷,请放手! 特摄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