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凌源瞥了一眼路飞,反正还没有到对艾斯行刑的时候,路飞爆发霸王色震惊全场也得要好一会。凌源的目光转向了青雉,高槻泉和利世想要对青雉造成有效杀伤还是很难的,毕竟她们不会霸气。

    但是对于她们的喰种体质来说,青雉想要对她们造成有效伤害,也不太可能。

    喰种的身体素质太过于恐怖,动漫剧情里面的佐佐木绯世,也就是金木研恢复记忆后,直接鳞赫腰斩高槻泉,都那样了高槻泉都没什么事,更不用说青雉能不能杀死赫者形态的泉姐了。

    至于和黄猿对战的大和与汉库克,凌源更不担心她们的安危,大和长期和凯多对战,实力本就不弱,加上汉库克这个战力不详的存在,不说解决黄猿,至少牵制黄猿不是大问题。

    凌源的目光又落在了白胡子和赤犬的身上,这一对的顶上战争宿命之战,凌源并不打算打扰,毕竟他也很想看看,没有病痛暗伤的白胡子,和赤犬相比谁更强悍。

    凌源百无聊赖,看了卡普一眼,一个闪身落在了处刑台上。一屁股坐在艾斯身边,看了一眼目光看向自己的战国,嘴角微微上扬。

    “你要干什么?”战国看着处刑台上的凌源,怒声吼道。

    凌源摆了摆手,甚至目光看都没看战国一眼:“别着急啊,战国!我就是上来和艾斯聊聊天,救他的人在下面,我就是来玩的!”

    说完,凌源还真就往那里一坐,身形稳如泰山,目光淡漠地看着下方海军和海贼不断战斗,然后身亡,前扑后继,为了自己坚持的理念战斗着。

    战国看着只是坐在那里的凌源,张了张嘴没说出一句话,只能幽幽地叹了口气。他不是凌源的对手,凌源要真想救艾斯,战国拦不住的。

    可是,凌源既然不想救,只是想和艾斯聊聊天,他也乐得不和凌源动手。只是战国心里已经在盘算,自己辞去海军元帅的职位后,要去哪个职位养老。

    “怎么样?小家伙对生命有没有新的感悟啊?”凌源微笑着看向艾斯,笑眯眯地问出这句有些奇怪的话。

    艾斯看着下方为了救他,不断受伤牺牲的同伴,眼中泪水一直在流。听到凌源的话,艾斯看了凌源一眼,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罗杰那家伙啊……比御田要聪明得多,在生命所剩无几的时刻,给全世界留下宝物在拉夫德鲁的悬念,让所有人追逐那个藏满了真相的最终之岛。”

    凌源没有理会艾斯的沉默,自顾自地说着,就连战国也忍不住侧耳倾听。他们的声音不大,不会进入到转播画面之中,只有这里仿佛战场的寂静之地一般。

    战国听着凌源的话,下方的卡普也竖起了耳朵,他们都想知道,最终之岛到底隐瞒了什么,罗杰会想让它被找到,被全世界知道。

    “呵!当然,我不会说出来最终之岛的太多秘密,那样的话罗杰的布局就失去了意义,但是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那里所隐藏的是世界的真相!你的父亲哥尔·d·罗杰,并不是传言的那样恶人,他是推动世界变革的人。

    “况且,生命的意义是由自己赋予的,别人的眼光反而无关紧要。所以,从始至终最重要的都不是你艾斯会被怎么看待,而是,你该用什么方式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辉煌!

    “没关系的,你给不给我答案已经不重要了,我的话呢……也言尽于此,该怎么走就看你了!”

    凌源说完,伸了个懒腰,身形一闪,回到了下方。在下面,白胡子和赤犬打得难解难分,但是可以明显感觉到,赤犬在试着找出白胡子的破绽,只要被赤犬打到,白胡子绝对会就此重伤。

    艾斯怔怔地看着凌源的背影,这是除了卡普以外,唯一一个知道了他的身份,却不觉得他是邪恶之人孩子的人。

    凌源没有继续逗留在战场上,这个战场他没有留着的必要,只要他想,整个马林梵多会就此成为历史。但是,现在的阶段还没有那个必要,他最后会离开这个世界,会为所有的世界摆脱“剧情”的限制,到了那个时候,这个世界的未来依旧属于他们,而不是他。

    凌源一个闪身出现在了休伯利安号甲板上,甲板上站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六翼剑魔,索罗斯站在他的身边。爱衣则是站在一旁,照看着被凌源送上来的桃兔,而桃兔则是因为自己就这么被视为姐姐的鹤,交给了凌源有些怀疑人生。

    “祗园中将,首次见面,我就是悬赏令上那个旧时代的极恶之人,凌源!”凌源缓步走到桃兔面前,微笑着自我介绍道。

    “为什么……为什么鹤中将会将我交给你?”桃兔脸色低沉,看着凌源语气冰冷。

    听到桃兔对鹤的称呼变化,凌源摇了摇头,无奈一笑:“那时是四十多年前,鹤独自一人对上了洛克斯海贼团的手下夏洛特·玲玲,也就是后来的bIG mom,我当时从玲玲的手里救下了鹤。

    “当时我想拉她到我的船上,可是她是个海军,她拒绝了我的邀请,后来因为我对她是救命之恩,她答应了我,欠我三个人情。她答应我要我带走你,是她偿还我的第一个人情,所以合情合理。”

    “为什么?”桃兔的内心有所动摇,但是她的语气依旧冰冷,“无论战国元帅,还是卡普中将,或者是鹤中将都是坚持着海军正义的人,为什么会这么纵容你的行为?”

    凌源饶有兴趣地看了她一眼,桃兔算是目前为止第一个看出问题的人:“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我不知道……但是,你的性格看不出你是什么所谓的极恶,反而对人对事都保持着比较友好的态度。”桃兔如实回答着,桃兔觉得追寻答案不该用谎言追寻。

    “那大概是他们觉得亏欠于我吧……”凌源叹了口气,抬头望向了天空,“五十多年前,那时的我和战国,卡普还有鹤都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可是当时发生了一件事……”

    凌源语气平缓地讲述着当年的事,无论是那个岛上的居民安居乐业的笑容,还是屠杀了岛民的天龙人一脸无所谓的嘴脸,他依旧记得十分清楚。

    正是因为那一件事,凌源开始疯狂针对着天龙人,那疯狂的报复,就连卡普和战国都很无奈。就连他们得知了发生的事,心中都是一阵愤懑,那时的年轻气盛,让他们找到了当时的元帅钢骨·空,可是结果依旧没有改变,凌源和爱衣的悬赏被五老星强制发往了全世界。

    对于凌源,哪怕是现在的卡普,战国还有鹤都心中抱有愧疚。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凌源的很多作为,他们都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桃兔听着凌源的讲述,一时之间有些沉默,她本以为被称为极恶之人的凌源,会是一个无恶不作的罪大恶极之人。可事实证明她错了,凌源的怒火从来都只针对天龙人,对于那些平民来说,凌源也许才是真正的为他们鸣不平的人。

    凌源讲述完这一切,桃兔低着头依旧沉默不语,但是凌源可以感觉得到,桃兔的内心在逐渐变化着。

    “行了!你先待在这里吧!到时候跟着我一起,好好看看这个世界,未来的某一天,你会看到世界真正的真相。”

    说完,凌源闪身回到了下方的战场,新的处刑人缓缓走向了处刑台,凌源甚至已经看到了混入其中的mr.3。

    休伯利安号的甲板上,日和缓缓走出舰舱,站在心情不算很好的桃兔身边,伸出手轻轻抱了一下这个对自己曾经的理念产生怀疑的少女。

    日和很能理解桃兔此时的心境,毕竟,当她从凌源口中得知自己父亲失败的做法和想法时,她也陷入过自我怀疑的境地。但是如同凌源所说,她们每个人应该为了自己的人生赋予意义,而不是活在其他人的过去中。

    而且,纵然失败,日和依旧觉得自己的父亲很伟大,这就够了。

    马林梵多处刑台上,战国看着新上来的两个处刑人,再一次下达了对艾斯的处刑命令。白胡子依旧和赤犬缠斗在一起,看着台上的情况,心中满是焦急。

    马尔科再一次试图飞上去,卡普一把扔开自己的披风,将马尔科一拳打了下去。仅仅凭着卡普一人,硬生生地拦下了下方冲过来的钻石乔兹,将马尔科和乔兹拦在了处刑台下方。

    白胡子心中着急,手中的丛云切一松,擦着赤犬的披风斩了个空。赤犬抓住这个机会,裹着岩浆和武装色的拳头,狠狠地落在了白胡子的胸口。

    强烈的高温瞬间烧穿了白胡子的胸膛,因为高温,甚至没有一滴血流出,伤口处还冒着血肉被灼烧出的蒸汽。

    受此重伤,白胡子再也坚持不住了,拄着丛云切单膝跪地,大口的鲜血从嘴里咳了出来。白胡子的脸上冒着冷汗,嘴角流着血看向处刑台,哪怕是视线已经有些模糊,白胡子依旧能看清艾斯头顶,处刑人高高举起的长刀。

    白胡子面前,赤犬还想要补刀,再度一拳打向了白胡子的头部,这一拳一旦命中,白胡子将彻底陨落。

    就在这时,凌源身形一闪,出现在了白胡子身前,武装色覆盖加霸王色缠绕,狠狠一脚踢向了赤犬。这一脚的速度比起黄猿并不慢多少,赤犬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腹部便被凌源的一脚狠狠踢中。

    赤犬受此重击,之前被沧月斩开的伤口再度裂开,鲜血顺着身上的伤口涌出,赤犬的身体倒飞而出,狠狠地嵌进了海军总部的墙里。

    “打一下就得了,你还想再补刀,真把我当空气啊?”凌源看着赤犬飞出去的方向,嫌弃地甩了甩腿。

    说罢,凌源目光看向了处刑台上,处刑人的刀即将落下,而此刻白团成员没有一个能阻止这一切。

    “住手!!”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声大喝传来,声音之中裹挟着霸王色霸气,席卷了整个战场。所有普通的海军瞬间被霸王色冲击的昏迷倒地,就连处刑台上的处刑人也在霸王色的冲击下,晕倒在了地上。

    “什……”

    “什么?!”

    看着爆发出霸王色霸气的路飞,战国满脸的震惊,艾斯跪在处刑台上眼眸中也很是惊讶。

    这场战争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从一个实力毫不起眼的小鬼身上感受到霸王色霸气,更没有想到,这个小鬼其实连霸气都没有掌握,刚才那一瞬间仅仅只是路飞的潜力爆发。

    “啊啦!真是恐怖呢!一个一个的,怎么现在连这种小鬼,都有当王的潜质呢?”黄猿一脚抵住大和的狼牙棒,语气很是懒散地说道。

    “这个家伙……”赤犬将自己的身体从墙里拔出来,目光阴沉地盯着路飞,“绝对不能让他活着离开马林梵多!”

    “真是不错啊!”凌源则是笑了笑,目光赞赏地看着路飞,“终于见证了海贼王的觉醒,真是太美妙了!”

    白胡子见到路飞爆发出霸王色,再也顾不上自己身负重伤,拄着丛云切勉强站了起来,大喝道:“小的们!全员掩护草帽路飞,把艾斯救下来!”

    一时间白胡子海贼团成员士气大涨,每个人爆发出呐喊声,将路飞保护在中间,向着处刑台的方向狂奔而去。马尔科撑着膝盖站起身,再一次化作不死鸟,能感觉到身上的状态,浑身的骨骼断了好几根,可以说现在的他差得要命。

    但是,哪怕是这种状态下,掩护草帽路飞冲向处刑台不是问题。乔兹也站起身来,无论如何他也要拦住卡普,至少要为营救艾斯阻拦住身为传奇海兵的海军英雄卡普。

    手臂上钻石再度覆盖,武装色也包裹其上,狠狠地和卡普的铁拳碰撞在一起,爆发出了强烈的冲击。

    凌源微微一笑,从现在开始,这场战争将真正意义上的迎来了高潮,他闪身出现在青雉面前,拦下了青雉。

    “泉姐和利世,全力协助草帽路飞登上处刑台,青雉大将这边我来对付!”凌源一脸战意地看着青雉,对高槻泉和利世下达了作战命令。

    高槻泉和利世听到了凌源的命令,应了一声后,转身投入了中间的战场,为众人扫平海军的阻碍。

    凌源的目光落在了青雉身上,咧嘴一笑说道:“是我把你打到失去作战能力,还是你自己一边待着去?”

    青雉转头看了一眼浑身伤痕被救援队抬走的米霍克,嘴角狠狠抽动,他并不觉得自己有那个能力比米霍克抗揍。犹豫了一下,青雉果断一拳向着凌源打出,只不过没有武装色,甚至没有用果实能力。

    凌源眼皮猛得一跳,他想到了青雉不会选择让开道路,但是他没有想到青雉为了躲他,演个戏都那么假。

    但是,都不重要了,凌源抬起脚一个鞭腿,狠狠地抽飞了青雉的身体,青雉也像赤犬那样倒飞而出,砸到了海军总部墙上,身体狠狠嵌了进去。

    “什么拆迁专业户啊?”凌源瞥了青雉一眼,转身离开了这里。

章节目录

免费其他小说推荐: 女儿说:有我这样的爸爸,真丢脸 学校倒闭后,我上了重高 都转生玄幻了,谁还能甘心平凡呀 快穿:她为了变美变强,没得底线 来自立海的狐狸参上 咦,你也重生啦? 主角们会读心术,舔狗爆改白月光 崩坏:前文明之璀璨星河 回眸一笑的温暖 澳圈财阀:千金退役后被全城团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