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房子占地面积大,沈修沅换好衣服,找到客用洗手间,挤出洗手液,敷衍搓了搓衬衫。

    大少爷,衣服向来有人帮忙洗。

    搓得不得章法,几分钟后,揉皱的衬衫孤单地泡在洗手池中。

    沈修沅本人撑着洗手台,正在打电话。

    “查一下池愿最近去过哪儿,又见过什么人。”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曾经被身边的人出卖过,沈修沅不相信池愿能这么快查到他的伤。

    其实答案很明显。

    受伤的是他,签字的是许若,参与过这件事的亲信都被他调回了F国。熬过最艰难的日子,沈修沅身边不缺人,他指着拔尖的人送到海城,这些年,护着池愿的暗线优化了一批又一批。

    最有可能和池愿搭上线的人是谁,不言而喻。

    只不过事关朋友,总要找出点儿实质性证据。

    许若也没奢望过能瞒沈修沅多久。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古如此。

    他一没出卖商业机密,二没尸位素餐,他做的一切压根没损害沈修沅的实际利益。

    只不过讲了点故事,把不属于池愿的东西拿回来了而已。

    辞职信在许若的办公室中压了半个月,他帮沈修沅帮得够多,往后,他该去赎罪。

    能瞒一分钟就赚一分钟,许若没花心思遮掩过行程。

    用钱砸出来的情报网不是装饰品,衬衣洗完,沈修沅收到消息。

    海城,许若坐在行李箱上和人通话。

    F国,许若拖着行李箱进入一家高档餐厅。

    还有一份股权转移合同,签着池愿和许若的名字。

    动作那么快,很难不让人想到“早有预谋”四个字。

    按灭屏幕,拧干衬衫,沈修沅拉开洗手间的门。

    池愿坐在沙发上,抱着苹果啃,右边脸颊鼓起一块,听见动静,抬眸看过来。

    什么也没提,沈修沅表情自然,问:“烘干机在哪儿?”

    池愿目光从湿衬衫移到沈修沅还在滴水的修长手指,咽下苹果,说:“没有。”

    沈修沅:“?”

    “我给你找个衣架挂起来。”

    不喜欢穿拖鞋,池愿光脚,从客厅晃进卧室,几分钟后,拿了一个粉红色衣架出来。

    “不是不喜欢粉色?”压不住上扬的嘴角,沈修沅咳了一声,掩饰一样问。

    “买的时候还是蓝色。”池愿皱皱眉,看起来很嫌弃的样子,把衣架丢给沈修沅,睁眼说瞎话,“变异了吧。”

    衬衫没拧干,地板积了一滩水,顺着地板纹理往前流了几厘米。

    池愿没注意,扔完衣架,脚底打滑,一句“卧槽”还没出口,就一屁股坐到地上。

    地板是大理石质地,就算不是真的大理石,硬度也和大理石差不了多少。

    池愿感觉自己尾椎裂了。

    沈修沅反应及时,没去接衣架,慌乱伸手捞了池愿一把,但低估了重力势能的作用,没捞住,和池愿摔成一团。

    历尽千辛终于变干净的衬衣pia哒一下,掉在地上。

    怕沾灰粘得不均匀,还在和地板亲密接触时,贴心展开,增大和地面的接触面积。

    单膝跪在池愿双腿之间,还没骨质疏松的沈修沅觉得那一天应该不远了。

    两人互相搀扶着用乌龟的速度移到客厅,颇有白发苍苍时夫夫互帮互助,颤颤巍巍一起出门遛弯的感觉。

    池愿面朝下趴在沙发上,闷闷揉发疼的屁股。

    沈修沅缓了会儿,从茶几下方翻出医药箱。

    翻翻找找,沈修沅手指在空中停了半晌,拨开白色药盒,从角落里提出一瓶用了一半的红花油。

    此时的池愿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还有心情关心衬衫,“又脏了,你得重新洗一次了。”

    并不是很想洗衣服的沈修沅学着池愿编瞎话的样子,面无表情说:“我突然想起来衬衫只能干洗。”

    顿了顿,装出懊恼,沈修沅说:“又报废一件衬衫。”

    池愿:“……”搞得好像你真的缺这一件衬衫穿……

    默默流泪的白色衬衫:“……”你有本事把这句话重新说一遍?

    装得跟假的一样,池愿选择闭嘴,不予置评。

    沈修沅跛腿把衬衫捡起来丢进垃圾桶,衣架随手放在最近的置物架上。在池愿的口头指引下找出旧毛巾,仔细擦干地板的水,又进洗手间涂上洗手液洗干净双手。

    屁股还是痛,把这辈子开心的事情都想了一遍,池愿也没能打起精神。

    听着洗手间传来的水声,池愿将脑袋埋进柔软靠枕,有一下没一下揉屁股。

    揉着揉着,屁股蛋子突然凉飕飕的。

    还没来得及分清是不是错觉,一双大手就碰上了整整二十三年都没人触碰过的私人领地。

    犹如踩了电闸,池愿一个打挺试图蹭起来。

    然而被沈修沅无情镇压。

    “别闹。”

    双手涂满红花油,用手背拨开池愿护着屁股的手,往池愿揉捏过的地方轻轻按按,沈修沅问:“这儿疼吗?”

    哪里还顾得上疼不疼,羞愤的火焰快从耳朵里喷出来了,池愿反手一提裤子,纯情小处男臊到破音:“你疯了吗沈修沅!!!”

    那特么……可是他的屁股。

    屁股啊!

    沈修沅就这么碰上去了!!?

    换个人,现在已经被池愿揍下十八层地狱了。

    偏池愿拿沈修沅没办法。

    裤子卡在中途,再往上提会把沈修沅的手掌一起罩进去,穿也不是,脱也不是,池愿后槽牙快咬碎了。

    “你……”池愿深吸一口气,还是冷静不下来,充满哀怨地瞪着沈修沅,“沈修沅,你能有点常识吗?”

    把敞口摆在茶几上的红花油拽到手里,忍着没泼沈修沅一身,池愿在沈修沅面前飙了一句脏话:“你见过谁特么把红花油往屁股上抹的吗?”

    沈修沅淡淡一瞥,收回视线,反问:“不行?”

    真气着了,毕竟屁股还在别人手里,池愿急得口不择言:“行个瘠薄。”

    “学坏了啊。”

    沈修沅低头一笑。

    池愿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手掌慢慢活动,不像是在正经上药,像故意玩弄。

    用了点力气,沈修沅说:“不可以说脏话,宝宝。”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被沈修沅碰就会腿软的毛病,贴着沙发的部位太尴尬,池愿不敢乱动。

    如同待宰的羔羊,池愿重新把头埋进抱枕,哑了声音,“我看你脑子才最该上药。”

    裤子被拉下去,单手捏住池愿试图抗拒的手腕,压在池愿腰后,像是真的为了池愿好,沈修沅语气正经,说:“瓶身写着活血止痛。宝宝忍忍,很快就不疼了。”

    “……”池愿很想说,去你大爷的。

章节目录

免费其他小说推荐: 学校倒闭后,我上了重高 都转生玄幻了,谁还能甘心平凡呀 快穿:她为了变美变强,没得底线 来自立海的狐狸参上 咦,你也重生啦? 主角们会读心术,舔狗爆改白月光 崩坏:前文明之璀璨星河 回眸一笑的温暖 澳圈财阀:千金退役后被全城团宠 我靠捡漏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