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之前定好的三个月期限还剩下半个月,但我不想继续了,这两天抽个时间我们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了吧。”

    季岚瑜现在只希望快点结束两人的关系。

    顾擎宇上前紧紧握住季岚瑜的手,“我不要跟你离婚,我真的很爱你,相信我好吗?

    “我知道我以前对你很不好,但我已经开始改了,这几个月你也感受到了对不对?”

    顾擎宇又将季岚瑜的手放到自己的左胸口,季岚瑜试图抽回手,但他握得太紧,她只好任他握着。

    季岚瑜生气地质问道:“你也听到那段录音了,为什么还要骗我说你爱我呢?你根本就不可能再爱上任何人。”

    对比他不爱自己,季岚瑜更受不了的是他的欺骗。

    “我承认录音里的话的确是我说的,但请你先听听我的解释。”

    顾擎宇带着季岚瑜到长沙发上坐下,一直牢牢握住她的手不肯松开,接着顾擎宇开始解释他和佟希雯的往事纠葛。

    “佟希雯是我交往过的第一个女朋友,我承认我和她有过一段情,交往时也对她很好。”

    “我曾对你说过,我和佟希雯是在大学社团认识的,毕业后她主动向我表白,我们就在一起了。”

    “在一起两年后,她说她对我不再有心动、爱恋的感觉了,她要分手,要再去找一个能让她有爱恋感觉的人。”

    “她态度坚定,我知道无可挽回,就接受了。”

    “分手后,我伤心了一段时间,觉得爱情很可笑,也很伤人。”

    “于是我开始封闭自己的心,让自己不再爱上任何人,这样我就不会再受伤。”

    说起这些往事,顾擎宇非常平静,内心没有一丝波澜,仿佛只是在叙述别人的故事。

    季岚瑜质问道:“既然你不打算爱任何人,为什么还要跟我在一起?你知不知道这样很不负责任!”

    顾擎宇注视着季岚瑜,刚才还像深潭一般无波无痕的眼眸,此刻却蓄满了浓烈的情感,“对不起,是我错了。”

    接着他开始向季岚瑜剖白自己的内心。

    “和你在日本旅行时,我觉得很轻松很快乐,从日本回来后我就知道自己对你心动,那是我很久没有体会过的感觉。”

    “但那时我有些害怕,我想要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想有个人互相关心、互相照顾。”

    “但又怕自己爱上一人,然后再次受到伤害,所以我不停地警告自己,用忙碌的工作来麻痹自己。”

    “大概过了一个月,我觉得能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了,又恰巧在陈渊杰的婚礼上遇到你,于是就提出和你在一起。”

    “那时我是喜欢你的,但我怕重蹈覆辙,因此跟你交往后,我依然将重心放在工作上,不让自己对你太过关注。”

    “但其实我每天都很牵挂你,经常想给你打电话,听听你的声音,更想见到你。”

    “可是为了克制自己,我故意加大工作量,故意把工作放到比你更重要的位置,冷落你。”

    顾擎宇将季岚瑜的手放到唇边亲了又亲,用吻表达歉意。

    听到他说过去是故意冷落自己,季岚瑜感到忍无可忍,用力甩开了他的手,“你别碰我!如果你再这样,我们就不要谈了。”

    顾擎宇安抚道:“好,我不碰你,你继续听我说好吗?”

    “后来因为生日礼物的事你要跟我分手,我那时真的慌了,很害怕失去你。”

    “我是真的想跟你共度一生,为了能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于是我向你求婚。”

    “我想那时我就已经爱上你了,只是我一直逃避自己内心的真正感受。”

    “婚后的日子是我有生以来最开心幸福的时光,我对你的感情越来越强烈,越来越离不开你。”

    “也终于发现再这样下去,我会越陷越深,不可自拔。于是我又开始冷落你,开始以加班为借口不回家。我试图再次给自己的心门钉上一个又一个密不透风的封条。”

    “其实很多次一到下班时间,我就离开了办公室想回家陪你,但到了停车场,我又逼自己回办公室加班。”

    “我心底其实知道自己爱上了你,但我不敢面对,只能一直逃避,并且不停地自我催眠说不会再爱任何人。”

    “其实我当时也很痛苦很煎熬。”

    “你去美国前一晚,敏儿和佟希雯出了事,我处理好事情送佟希雯回家,临走前她问我爱不爱你。”

    “那一刹那,我心底的声音几乎就要破茧而出,我有些惊慌失措,为了说服自己,我便说出了那句不会再爱任何人。”顾擎宇的声音充满懊悔。

    “你去美国后,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但我硬逼着自己一周只联络你一次,逼着自己不去美国看你。”

    “我希望用那一年的时间能让我对你的感情降温,但我拼尽了全力还是没能做到。”

    “在纽约出差时,我每天都到你工作的医院门口待一段时间,但我从不敢进去看你。”

    “后来师母去世,我帮罗教授处理完丧事,他给我讲了他和师母的故事,那时我终于敢面对自己的内心。”

    “我不想再因为自己的胆怯而伤害你,也不想因为胆怯而错过可能的幸福。”

    “于是我订了去纽约的机票想去告诉你我爱你,求得你的原谅,结果我还没来得及过去,你就回来了。”

    顾擎宇再次伸出手想握住季岚瑜的,但快碰到她时,他想到她刚才的态度,于是又收了回来。

    “我真的非常非常爱你。”顾擎宇无比真诚地看着她,声音中透着卑微和小心翼翼,“我明白过去的事对你伤害很大,我不敢要求你的原谅,但可不可以不离婚,给我一个机会补偿你好不好?”

    得知这一切,季岚瑜原本已被寒霜笼罩的心,又被一层厚厚的冰雪覆盖。

    从交往到现在,顾擎宇对她的冷淡和漠视都是故意为之,他在另一个女人那受到了伤害,到头来却让她承受苦果。

    季岚瑜苦涩地摇摇头,“你跟佟希雯感情那么深,那段感情对你影响那么大,直接影响到你对待感情的方式了。”

    “我想连你自己都无法确定你是不是真的爱我。”季岚瑜声音中透着荒凉和悲哀。

    “我甚至觉得也许你现在依然对佟希雯有感情。因为有情,所以才会在乎她给你的伤害。”

    “也许你该和她复合。我并不需要一个因为责任而和我在一起的丈夫,所以我绝不会阻拦你和她在一起。”

    顾擎宇有些激动地握住季岚瑜的肩膀,“岚瑜,你听好,这辈子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我想跟你继续在一起,绝不是因为所谓的责任!”

    他放缓语气接着说:“我很清楚自己对佟希雯早就没有任何感情了。我更不是因为对她感情深才会封锁心门,说起来真是我太懦弱了,我很怕再次受到伤害,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一招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其实早在认识你之前,我对佟希雯的感情就已经消失殆尽。现在她对我而言就只是一个认识的人而已,你相信我好不好?”

    季岚瑜还是摇头,然后自嘲地笑了,“擎宇你知道吗?我现在才知道自己原来是个小气又爱嫉妒的女人。”

    “自从看了佟希雯那本小说之后,我总会不自觉地拿你对待我的方式,跟以前你对待她的方式进行比较。”

    “一想到你每晚给她打电话,而我们交往时你很少主动联系我,我就觉得对你而言,我是那么的无足轻重。”

    “书里说你以前经常买耳环送给她,我就会想你后来给我买耳环是不是那时养成的习惯。”

    “她在巴黎待了五个月,你即使工作再忙也会抽空去看她,出差时特地在巴黎转机只为了见她一面。”

    “而我在美国待了快一年,你却从不来看我。”说到最后季岚瑜的声音中带了一丝哽咽。

    “原本我并不在乎自己丈夫过往的感情经历,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过去,每一段感情都应该被尊重。”

    “但当你以前那段感情的细节一一呈现在我眼前时,我真的很难做到不介意、不比较。”

    “我会不由自主地想,你对我的感情是不是不够浓烈、不够深刻,我是不是你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这种无聊的比较让我觉得痛苦、压抑,我好讨厌这样的自己,我想摆脱这一切。”

    季岚瑜痛苦地用双手盖住自己的脸,不想面对如此卑微的自己。

    顾擎宇很是心疼,伸手想把季岚瑜拥进怀里,但季岚瑜十分抗拒,双手使劲抵着他的胸不让他靠近。

    “傻瓜,你怎么会是我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呢?”顾擎宇凝视着季岚瑜带着雾气的眼眸,声音低沉而粗哑。

    “从遇见你开始,我每一次心动都是为了你,除了你我心里再也装不下其他任何女人。”

    “过去那段感情对我而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你才是我这辈子最重要、最爱的女人。”

    “我不喜欢拿以前的感情跟现在做比较。但我必须让你知道,我对你的情感比对其他任何人来的都更火热、更炽烈。对我而言,没人比你更重要。”

    “此生除了你,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人。”顾擎宇的语气十分坚定,黝黑深邃的眼眸里写满温柔和深情。

    “之前看到那副月亮耳坠,我觉得它跟你很相配,就决定买下来作为你的生日礼物。买的时候我没有想到任何其他人或事。”

    顾擎宇继续解释:

    “当年佟希雯在巴黎的时候,恒泰正好跟巴黎银行有合作,我需要去巴黎处理一些重要的公事,所以那时去巴黎几次并不全是为了看她。”

    顾擎宇再次用双手握住季岚瑜的双手,合在一起放在自己胸前,恳求道:“我爱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季岚瑜静静地看了他好一会,眼中的水雾渐渐散去,露出清明和决绝。

    她将手缓缓地从他掌中抽出,再次开口时声音中已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哽咽,只是透着丝丝疲惫,“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很辛苦很累。”

    “你说你爱我,但你却做尽了伤害我的事。”

    “对,你是因为过往的经历才做了那些,但我又凭什么要承受这一切?”季岚瑜语气很平静,不是质问,只是淡淡地说出心里的想法。

    真爱一个人又怎么舍得让她受伤,如果爱带给她的只是伤痛,这种爱她宁愿不要!

    “说实话,我真的很介意你因为上一段恋情而对我有所保留,但以后我不想再在意这些了。”季岚瑜决绝地说。

    “以后我都不想再在意你是否爱我,又或者有多爱我。”

    “我只想尽快远离你,远离这一切,轻松快乐地生活。我们放过彼此好吗?”

    顾擎宇看着季岚瑜,曾经她看到自己时眼睛里闪烁着光芒,有着显而易见的爱意。

    即使刚从纽约回来时,她对自己冷若冰霜,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看自己的目光也逐渐变得温柔。

    但此刻她的眼神里写满了放弃,她已经不怒也不怨,只是想放手。

    季岚瑜站起身,坚定地说:“即使你现在不答应,半个月后你也必须实践当初的诺言跟我签字离婚。”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书房,留顾擎宇一个人颓然地坐在沙发上。

    过了一会,顾擎宇双肘撑在大腿上,双手抱着自己的头,他似乎真的没有办法留住季岚瑜了。

章节目录

免费其他小说推荐: 穿书后我成了暴君的黑月光 无形刺杀 溪语缠绵 [综漫]豆豆你不懂爱 奸臣眼瞎心盲,赶紧让他滚犊子 海贼之风风果实 球场雄心 戏精大人要翻天 腹黑小神棍 时序崩坏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