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季岚瑜这几年在研究领域投入不少精力,参与了几个重点科研项目,陆续发表了好几篇ScI论文,而且她在医疗方面也极为尽职尽责,病人们都很喜欢她。

    因此医院决定破格提升她为副主任医生,她也成为了青藤医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副主任医生。

    得知消息的林婉婉提议帮她吃饭庆祝,不过季岚瑜提出不可以让顾擎宇参加,林婉婉只得无奈同意。

    一起吃饭的还有江丞,他因为季岚瑜的关系跟林婉婉也相识多年。

    当林婉婉看到高大帅气的江丞走进包间的时候,她笑着说:“帅哥,这么多年没见,你怎么一点都没老呢,是不是到处采阴补阳了?”

    她对江丞一向口无遮拦。

    江丞上下打量了林婉婉一番,摇着头说:“林婉婉,你老了这么多是不是被采阴补阳了?”

    林婉婉气得咬牙切齿,“你眼睛瞎了,本小姐这么艳光四射,光彩照人,哪里老了!”

    季岚瑜连忙当和事佬,“你们一人少说一句吧,这么多年没见,怎么一见面还跟斗鸡似的。”

    这两人从大学开始,见面时总少不了损对方一通。

    “看在岚瑜的面子上,今天本小姐饶了你。”

    接着三人边吃饭边聊天,江丞给她们讲了许多他在英国工作生活的趣事。

    饭吃到后半程,时北打电话给林婉婉,通完话林婉婉就要向他们告别:“不好意思,我男朋友来接我,我得先走了。今天我请客,一会我会把账先结了。”

    江丞一脸坏笑地看着她说:“小心,别又被采阴补阳了。”

    林婉婉狠狠剐他一眼便离开了。

    同一家饭店,另一个包间里,顾擎宇正出席一场饭局。

    原本他并不打算参加,因为出席这次饭局的多是媒体圈、影视圈的人。

    但下午与讯联网总裁乔墨会面后,乔墨非拉着他一起来,他推不掉也就来了。

    来之后才发现佟希雯也在。

    佟希雯穿了一件酒红色晚礼裙,长发微卷,戴着一对泪滴形状的钻石耳环,毫无疑问是全场最受瞩目的美女。

    她落落大方地与在座的媒体公司、影视公司高层敬酒、攀谈。

    当有人提议她向擎宇敬一杯时,她握着高脚杯,优雅地走到顾擎宇面前,笑容妩媚,“顾总,我敬你。”然后一饮而尽。

    顾擎宇却只是微微喝了一小口,意思了一下。

    有人揶揄道:“顾总这是不给我们美女作家面子啊,只喝了那么一点。”

    “我太太不希望我多喝。”顾擎宇大方地说,完全不介意被人当成妻管严。

    “顾总可是标准的好男人,平时很少出来应酬,夜总会什么的更是从来不去,顾太太真是有福气。”一位与顾擎宇较为熟悉的人说道。

    佟希雯微微垂眸,嘴角扯出一抹笑:“顾太太真是让人羡慕。”

    顾擎宇笑笑不说话。

    回到座位,佟希雯的手在桌下紧紧攥住自己的裙子,好男人、有福气的顾太太,这些词语不停地在她脑中重现,刺得她头晕目眩,心如刀绞。

    今晚在座的不少都是最顶级的行业大佬,但顾擎宇毫无疑问是顶级中的顶级,因为他不仅稳坐金融界头把交椅,还是互联网巨头讯联网的大股东。

    洁身自爱的豪门男人,尊重、爱护妻子的好丈夫,这一切原本都是属于她的,现在却是一招棋错,满盘皆输,让她如何不痛,如何不恨?!

    更重要的是,她爱顾擎宇啊!

    回首从年少时开始的每段恋情,跟顾擎宇在一起的那几年,无疑是她爱得最炽烈、最投入的。

    尽管后来激情退却,但随着年纪渐长,她也越发明白爱情不可能一直那样狂热,总会回归平淡。

    而一个永远对你好,尊重、爱护你的好男人才是最可贵的。

    现在她还有什么办法能挽回这一切?想着想着,她不自觉地喝了不少酒。

    席间又进来一些影视圈大佬,看到媒体追捧的美女编剧佟希雯,也是眼前一亮,热情地与她喝酒交谈,说到高兴的地方,时而拉拉她的手,时而搂搂她的肩膀。

    这样的场合,佟希雯以前不是没有应付过,但今晚她却觉得极度委屈。

    因为当这些男人靠近她想要占便宜时,顾擎宇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甚至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一切如常地与人交谈。

    以前恋爱时,他多么护着自己,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决不会让任何人给她灌酒。他总说应酬是男人的事,他做就行,她只要安心做自己喜欢的事。

    现在他却已经完全将她驱离自己的世界,只剩疏离和冷漠。

    想到这里,她感觉眼泪即将夺眶而出,赶紧找了个借口离开包间。

    洗手间里,佟希雯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面色惨白,毫无血色,眼泪终于不受控制地落下,她连忙用纸巾捂住自己的脸。

    过了好一会,感觉终于可以止住眼泪时才匆匆补妆,不想让别人看出自己的狼狈。

    确认自己的妆容已经完美无缺后,她走出洗手间却迎面碰上正从男洗手间出来的顾擎宇。

    四目相撞,她看着他似大海般深邃的眼眸,刚刚才被死死压下去的哀怨和苦楚再一次涌上心头,眼眶不禁再次泛红。

    她如泣如诉地凝视着顾擎宇,目光里似有千言万语,又似有万般委屈。

    顾擎宇神色平静,完全无视她的目光,淡淡地对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便要转身离开。

    也许是酒精的刺激让佟希雯无法控制情绪,她连忙上前挡在顾擎宇身前,伸出双手紧紧握住顾擎宇的两只胳膊。

    “你陪陪我好不好,那些人对我灌酒还对我毛手毛脚,你一点都不在乎吗?我不信你的心这么狠。”

    她楚楚可怜地看着顾擎宇,声音带着希冀和恳求。

    顾擎宇厌恶地皱眉,立刻挣开她的双手,谁知下一秒她竟一下子扑到顾擎宇怀中,双手更是用尽全力环住他的腰。

    今晚佟希雯很脆弱,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想获得顾擎宇的安慰。她好希望他像以前一样对待自己。

    顾擎宇立即抬起双手想要把她拽开,但他的手刚抬到半空中,女洗手间那突然出现一个俏丽的身影!

    好巧不巧的,季岚瑜正好从女洗手间出来,也正好看到佟希雯靠在顾擎宇怀里,她错愕地愣在原地。

    几乎在同一时间顾擎宇也看到了季岚瑜,他也愣了一下,然后猛然甩脱佟希雯,疾步走向脸色苍白的季岚瑜。

    “岚瑜,你听我解释,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他抓住季岚瑜的胳膊,急切地解释。

    季岚瑜看一眼佟希雯又看一眼顾擎宇,“到底是怎样都无所谓,反正不久后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然后轻轻挣脱顾擎宇的手,向电梯旁的江丞跑去。

    江丞也看到了刚才那一幕,于是拉着季岚瑜快速进入电梯并按下了关闭按钮,把顾擎宇挡在门外。

    “他就是你老公?真不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

    季岚瑜摇摇头,“其实我相信他们之间没什么。

    “原以为面对他时,我的心不会再有任何波动。可是刚才看到另一个女人趴在他怀里,我忽然发现自己还是会生气、会嫉妒。

    “也许我也有某些男人的劣根性吧,明明是自己放弃的,却不希望被别人拥有。”

    她对自己有些懊恼。

    江丞劝道:“岚瑜,感情的事最忌优柔寡断,如果你还喜欢他,没法真的跟他分开,那就再给彼此一个机会,不要让别的女人趁虚而入。

    “但如果你觉得无法再回头,那就干脆一些,彻底了断。即使现在做不到完全忘情,但相信我,时间久了,你总会忘记他的。”

    季岚瑜低着头,没有说话。

    江丞开车送她回家,刚到达锦绣苑,还没下车就看到在站在不远处的顾擎宇。

    昏黄的路灯下,顾擎宇孤零零地矗立在那,双眉紧皱,双手插在裤兜里,时不时望向小区门口。

    晚风吹来,几片树叶飘落他肩头,更添了几分萧瑟和孤寂。

    “江丞,可不可以开车带我去别的地方转转,我不想这么快面对他。”季岚瑜说。

    江丞毫不犹豫地答应:“好,咱们回大学转转吧,我回国后还没去过。”

    季岚瑜点点头,随即将手机关机。

    h大

    江丞和季岚瑜走在校园主干道上,虽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但路上依然有许多学生,更有许多手牵手的情侣。

    “你记不记得,以前你每次恋爱结束想分手时,都让我做挡箭牌,说我是你的新女友,好让对方死心。”

    大学时的江丞风流不羁,女朋友走马灯似的换。

    帅气的外表让他在女生堆里受尽优待,几乎没有他追不到的人,但每次分手也很苦恼,因为对方总是不肯放手,这时便是季岚瑜登场的时候。

    “有一次,我被你刚分手的女朋友在这拦住,她说我是抢她男朋友的小三,要给我点颜色瞧瞧。幸好你及时出现,我的脸才没被她盖上五指印。”

    想到多年前的场景,季岚瑜笑了。

    江丞却开始自我反省:“那时年轻,觉得人不风流枉少年,实际上是不负责任,伤了不少女孩的心。回头想想,当时自己挺不是个东西的。

    “也许是报应吧,现在轮到我被女人甩,然后跟在人家后头不停地追。”想起那个不停折磨自己,让自己又爱又恨的人,江丞苦笑。

    “看到你当时的样子,我就觉得千万不能找一个多情的人当男朋友。”季岚瑜说,“后来我遇到顾擎宇,他确实不多情,但可怕的是他也冷情到了极点。

    “结婚前,他可以为了工作半个月都不见我一次,等我约他的时候才告诉我他正在国外出差。

    “结婚后,他可以为了工作连续一个月在晚上十二点以后才回家,或者干脆睡在办公室;想联系他,手机却总在秘书那里,他不是在开会就是在见客户,总之不能接我的电话。

    “我去纽约交流学习,他可以11个月都不来看我一次,甚至人都到纽约了也不告诉我。”

    她原以为可以很平静地面对这些过往,却发现还是会感到悲凉,心好像破了个洞,一直往外流血,怎么堵都堵不住,身体越来越冷。

    看着她凄凉的面容,江丞握住她的肩膀,想给她一些力量,“他这么差劲,你还为他心痛,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听我的,赶紧办完离婚手续,我给你介绍个比他强一万倍的。”

    “我准备后天就去法院起诉离婚。”是时候彻底了断了,今晚的事告诉季岚瑜,如果再拖下去,自己可能会再次陷落。

    “祝你成功。”江丞微笑道。

    回到锦绣苑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顾擎宇依然站在路灯下等着。

    看到季岚瑜从车里出来,他快速向她走去。

    走近后,看到车里的江丞,两人交换一个了眼神。

    虽然季岚瑜告诉他,她和江丞只是好友,但对于这个经常陪伴在季岚瑜身边的男人,顾擎宇充满了警惕。

    而江丞面对这个伤害了自己好友的男人,也很难有什么好感。

    江丞开车离开后,季岚瑜率先开口:“你不用解释,我相信你跟她没什么。”

    顾擎宇松了口气,刚想开口,季岚瑜却又紧接着说:“律师后天会去法院交起诉书,我想早点把离婚的事处理完。”

    顾擎宇的胸口好像被铁锤狠狠砸了一下,明明生日那天她有软化的迹象,没想到今天还是坚决提出要去法院起诉。

    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掏空了,他呆呆站着,好半天回不过神来,直到季岚瑜再次开口:“很晚了,你回去吧。”

    此时顾擎宇才仿佛如梦初醒,他直直地看着她:“你真的决定了,不会后悔?”

    季岚瑜坚定地点点头:“嗯,我想开始新生活。”

    又过了几秒,顾擎宇似是下定了决心:“好,我答应你。”

    季岚瑜有些吃惊地抬头看向他。

    顾擎宇:“不过我有个条件,你必须先搬回家和我一起住三个月,三个月后我就签字离婚。”

章节目录

免费其他小说推荐: 穿书后我成了暴君的黑月光 无形刺杀 溪语缠绵 [综漫]豆豆你不懂爱 奸臣眼瞎心盲,赶紧让他滚犊子 海贼之风风果实 球场雄心 戏精大人要翻天 腹黑小神棍 时序崩坏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