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说完,他站起身来,渐渐消失在密室中,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只留下,充满恨意的声音,在密室里久久回荡。

    “秦弘历,下一次,我一定要杀了你。”

    草原龙城。

    龙庭内,呼延阔懒散地靠在虎皮龙椅上,苍白如纸的脸上流露出惬意享受的神情。

    两名年轻婢子如乖巧的猫儿般跪在地上,轻轻地敲打着他的双腿,而在一旁,同样有两名婢子如忙碌的蜜蜂般,不断为他投喂着各种精致的水果。

    “启禀单于,据探子来报,右地粮食已然所剩无几,恐难坚持两个月之久。”慕容复双手抱拳,低头作揖,语气恭敬地禀报。

    他心中暗自叹息,感慨权力迷人眼。

    自呼延阔继位以来,便沉溺于权力的漩涡中,无法自拔。

    他的荒淫无道与日俱增,暴虐之举令人发指。

    这段时间,不知有多少嫔妃命丧他手。

    “如此说来,那反贼岂不是很快就要大祸临头了?”呼延阔精神萎靡,双眼迷离,却又带着得意忘形的神色说道。

    “是的,单于。”慕容复岂敢有丝毫忤逆之意,连忙附和道。这些日子,但凡有忤逆呼延阔之人,早已成为一具具冰冷的尸骨。

    “呵呵。”呼延阔冷笑着推开身旁的婢子,嘴角挂着一丝冷漠的笑容,说道:“如今春回大地,天气渐暖,朕也该出兵铲除这颗心腹大患了。”

    “单于……”

    “嗯?”呼延阔猛地投来一道冷冽的目光,如寒芒刺骨,慕容复的表情瞬间凝滞,硬生生地将劝谏的话语咽了回去。

    “单于英明。”

    呼延阔见状,越发得意洋洋,放肆地大笑起来:“哈哈,传令下去吧,朕半个月后,要亲自统率大军讨伐反贼。”

    “诺。”慕容复心中一叹,无奈只能应命。

    慕容复心情犹如打翻五味瓶般复杂,他默默地离开了龙庭,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府里,径直来到书斋。

    刚踏进书斋,一名奴婢便匆匆走了进来。

    “启禀老爷,谷蠡王来了。”

    “哦,快请。”慕容复脸色一惊,迅速站起身来,大步朝外走去。

    慕容复快步走出穹庐,来到院外。

    谷蠡王身披棉袍,身后跟着两名随从,宛如一座山岳般平静地站在门外。

    慕容复一边大步迎向前去,一边满脸堆笑地说道:“谷蠡王大驾光临寒舍,真是令在下蓬荜生辉,还望谷蠡王切莫怪罪。”

    文邙大笑着迎了上去:“慕容先生真是太客气了,本王不请自来,希望没有打扰到先生。”

    自从呼延阔继位以后,慕容复虽然身为他的幕僚,却未被授予官职,仅仅充当内官。

    不管是俸禄,还是待遇,确实都与万夫长相当。

    虽然他手中没有实权,但作为呼延阔的心腹,自然也无人敢小觑他。

    “谷蠡王言重了,快请。”慕容复侧身让开,将大门完全敞开,毕恭毕敬地以礼相待。

    “哈哈,先生与我一同进去吧。”文邙朗爽地大笑一声,亲切地拉着慕容复一同走进了院里。

    穿过庭院,就是几座华丽的穹庐,它们如同宝石般镶嵌在了这片广袤的草原上,闪耀着诱人的光芒。

    慕容复和文邙一同朝着中间那座最大的穹庐走去。

    进到穹庐,两人纷纷落座,一名婢子在一旁小心翼翼地为二人斟着奶茶。

    “本王此番前来,是有要事与先生商议,不知……”文邙欲言又止,眼神略带迟疑地看了看那名婢子。

    慕容复心领神会,微微点头,随即看向那名婢子,轻声吩咐道:“你先退下吧。”

    “是。”跪在一旁煮奶的婢子赶忙放好奶茶,起身站直身子,谦卑地弯着腰退了出去。

    此刻,穹庐内仅剩他们二人。

    “谷蠡王,有何事但说无妨。”慕容复好奇地看着他,眼中透着探寻的意味。

    文邙犹豫片刻后,缓缓说道:“本王方才听闻先生去了龙庭?”

    慕容复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微微颔首:“确实如此,我适才前往龙庭,向单于禀报右地之事。”

    话刚落音,文邙便按捺不住,急忙问道:“单于如何表态?”

    “哎。”慕容复叹息一声,摇摇头,语气沉重无比。

    文邙心头一紧,连忙追问:“这是为何?”

    慕容复看了他一眼,神色愈发凝重,沉声道:“单于已下令,半月后起兵攻打右地。”

    “什么?”文邙霍然站起,满脸惊愕,如遭雷击。

    年前呼延阔就扬言年关过后要攻打呼延智,然而时过境迁,如今局势已大不相同。

    呼延阔的暴虐无道,致使刚刚稳定的朝堂局势变得摇摇欲坠,众多氏族皆因他的所作所为而心怀不满。

    在此情形下,若贸然攻打呼延智,无异于自乱阵脚,极易引发朝堂混乱,实属不明智之举。

    “如今的单于,已经不同以前的左贤王了。”慕容复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若单于起兵攻打右地,会令朝堂不稳呀!”文邙眉头紧皱,担忧的说。

    “在单于心里,呼延智的威胁最大,我听龙庭里的人说,单于每夜都被噩梦惊醒,显然那件事,对单于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忘记。”慕容复轻笑一声,摇头说道。

    “那咱们该怎么办?”文邙眉头紧锁,轻声询问。

    “呵呵。”慕容复苦笑一声:“还能怎么办?我们早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一根绳上的蚂蚱,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谷蠡王这段时间可以多关注一下,那些氏族的动向。”

    说着,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狠色:“说他们真的不老实,那就趁着出征之前,把他们一网打尽。”

    “这……”文邙脸上露出一丝犹豫,最后想了想,还是咬牙应下:“好,就按先生说的办。”

    慕容复闻言,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种情况下,两人若是能齐心协力,那还不会让结果变得更坏。

    他现在只祈祷,那些氏族安分一些,右地之战不要打得太久。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满唐生香 签到大唐:开局造反当皇帝 汉朝至上 从梁山开始,霸占三国 抗日之铁血战将 我与那位尚书大人 红楼:帝国柱石 隋唐单雄信:不烧瓦岗一炉香 凛冬长夜 三国之我去买个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