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沈韩翻看新闻,看着热搜,这是怎么回事?董辰柯连续两天代替公司做公益?还接受采访?他竟然没事?

    “喂,你怎么回事?第二次了,毫无反应,我都怀疑第一次住院只是巧合,如果是这样,没办法给你结账,你自己看着办”,沈韩气的把手机丢在一边,

    不一会儿来了一条信息,沈韩拿起来看了一眼,背着包起身出门,

    韩钥站在房间门口愣住了 “她,她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沈耀宸迷迷糊糊坐起来 “什么?她刚刚说什么了?”

    “她说这是第二次了,丝毫没有反应,什么第一次住院只是巧合,没办法结账。你说她这是什么意思?”

    沈耀宸思考着这段话,过了许久才说 “我也不太懂,打个电话问问不就好了?”

    韩钥连忙打电话给她,第二次才接通 “你去哪里?什么巧合,结什么账?谁住院了?”

    沈耀宸看她挂了电话连忙问道 “她怎么说?”

    “没事,她说是帮她同学找医生看病什么的”,

    “只要女儿没事就好,那么大个人了,无非就是呆在店里,或者找朋友叙叙旧,还能干嘛”。

    韩钥坐在客厅,回想着她那通电话,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丝毫没有反应?也就是说找的医生不行?那巧合又是什么?她又结什么账?

    回想起以前她做的事,真怕她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沈韩接到人后,直接将车开到郊区,停在路边,

    “你听我说,第一次绝对有用,第二次也一样,只不过第二次有人在阻挡我做法”,

    沈韩从后视镜看着后排的人 “施法?拜托大哥,我给你钱,我要的是结果,可是结果我并不满意啊”,

    “这样吧,如果你不信我,我可以找人做实验,我让你亲眼看见,怎么样?亲眼看见你总能相信了吧”,

    沈韩有些无奈 “我看到?我看到又有什么用?又不是他们”,

    “这样吧,你说一个你恨的,人鬼都行,我拿他做实验,今晚让你亲眼看到”,

    实验?实验如果不成功,肯定会惊动他们,增加戒备心,这样一来,不管以后要做什么,都会难上加难,

    沈韩不停的敲着方向盘 “那就……,许亮”,

    “许亮是谁?是人是鬼?家住哪里?坟墓在哪里?”

    沈韩启动车子 “许亮,一个占卜师,活着的,我带你去认认家门”,

    “他得罪你了?你想怎么惩罚他?”

    沈韩紧握方向盘 “他可不能死,我要让他受尽折磨”……

    晚上骆晨来到废弃游乐场,看到沈桁有些惊讶 “桁哥,可以啊,恢复这么快”,

    沈桁一瘸一拐的走向亭子 “这还要谢谢你呢,是你送的药起了大作用,你的拐杖留给我做个纪念”,

    龙夏挥了挥手 “晨晨,过来坐,我要好好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帮忙,阿柯和孩子都保不住,非常感谢”,

    骆晨看沈桁表情不是很好 “夏夏不要客气,其实我什么都没做,那是他们命不该绝”,

    沈桁艰难的走到她们旁边 “晨晨,谢谢你,如果这次没有阻止,后果不堪设想,不单单是他们,还有我的家人”,

    “不要这么想,人各有命,那是他们的命好”,

    沈桁坐在她们旁边,不禁感叹 “是啊,命好,不过也是因为你的帮助,不然谁都不知道命好不好。对了,那晚……,她们都没事吧”,

    骆晨想到南晚半夜做梦两次惊醒,嘴里不停的喊着快跑,苦笑着说 “做祭奠亡灵法事,悠悠和晚晚帮忙,被干尸骷髅吓到了,做了两晚的噩梦。不过你放心,已经去过寺庙了”,

    龙夏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被恶鬼缠身了吧,晚上要陪着,女孩子需要陪伴,需要安全感,不然容易失眠多梦”,

    “没事,已经和叔叔阿姨说过了,他们这几天回家陪悠悠,晚晚在……,晚晚在家,家里人多,没事”,

    沈桁这才松了口气 “那就好,她们没事了就好,不然我心里会更内疚”,

    骆晨思来想去才说道 “今天我看到沈韩带着一个男人,去了郊区,车子停在路边大约十几分钟,随后去了一个小区,在小区停留了几分钟又离开,不知道他们在干嘛”,

    沈桁疑惑的问 “男人?长什么样子?”

    “戴着口罩帽子,看不到长什么样子,坐在后排,连体型都看不到”,

    沈桁立即提高警惕 “完了,我感觉她又要做什么了”,

    龙夏被他的话逗笑 “桁哥,你这也太夸张了吧,不就见了一个男人嘛,去的小区晨晨都不认识。说不定是谈了个男朋友,就住在那个小区呢”,

    “男朋友?既然是男朋友,干嘛坐在后排?干嘛捂那么严实?”

    这么说来,龙夏也觉得不太对劲,随后解释道 “有没有可能他们刚刚确定关系?你妹妹不想被别人看见,可能还在考察期?”

    沈桁觉得这个解释过于牵强了,看着骆晨认真的问 “你觉得呢?不都说女生的第六感很准吗?”

    骆晨笑着摇头 “桁哥,我的想法和目的很单一,那就是她不伤害我的家人朋友,不伤害你们,不伤害阴魂生魂就好,简单明了仅此而已”,

    龙夏实在是忍不住了 “哈哈哈,听君一席话,胜听一席话”,

    骆晨无奈的拍了她一下,

    沈桁感觉自己被绕了进去 “好像很对,又好像不对,我刚刚是这么问的吗?我是问,她这次是不是要做什么不好的事,你怎么跟我讲起原则了,真是学坏了”,

    “我经常跟你们两个在一起,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学坏。嘿嘿,我先走了,还要去接小可,你们慢慢聊”,

    沈桁看着她离开 “她这是什么意思?跟我们在一起,意思是我们教的?”

    龙夏认真的点着头 “嗯嗯,你教的”,

    “算了,我还是去看看我妹妹吧,以防万一她又做什么”,

    龙夏把五子棋的棋罐放在中间 “好了,你腿还没恢复,不要过度劳累,有他们在,不用担心。你陪我下棋,这样就不会想那么多了”,

    沈桁把棋罐放在手边 “可是,如果她真的……”,

    “桁哥请落子”,

    沈桁拿了一颗棋子放在中间 “你说她见的人会是谁呢?”

    “桁哥,该你了”,

    沈桁随手放了一颗 “明天我去看看那个男的长什么样子”,

    “桁哥,快点,等你半天了”,

    沈桁忍不住想起骆晨的话 “明天我先跟她一天,说不定就遇到了”,

    “桁哥,你能不能认真一点,我等的花都谢了”,

    沈桁低头看了一眼棋盘,已经被放水两次 “哦……”。

章节目录

免费其他小说推荐: 穿书后我成了暴君的黑月光 无形刺杀 溪语缠绵 [综漫]豆豆你不懂爱 奸臣眼瞎心盲,赶紧让他滚犊子 海贼之风风果实 球场雄心 戏精大人要翻天 腹黑小神棍 时序崩坏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