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韩钥在办公室,手指不停的敲着办公桌,文件也看不进去,

    沈耀宸急匆匆的推门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

    韩钥拉着他的手着急的说道 “怎么办,该怎么办”,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哭了,

    沈耀宸搂着她的肩膀 “有我在,不要着急,慢慢说”,

    韩钥一边哭一边把寺庙的事说了一遍 “怎么办,你有那个道士的联系方式吗?问问他们,说不定有别的办法呢?”

    提起道士沈耀宸就一肚子气 “家里和公司他们都来看了,放了那么多辟邪的东西,还给韩韩戴了手串,一点作用都没有。公司经常出事业绩一直下滑,韩韩还一直做噩梦,找他们有什么用!”

    韩钥瞬间绝望了 “那怎么办,还能找谁啊”,

    沈耀宸坐在沙发上沉默了许久 “让桁桁带你们去找曾大师,桁桁去过好几次,好歹也熟了,怎么着也会给点面子吧”。

    下午三个人来到寺庙,等了两个小时,曾弘真才起身在佛前拜了一拜 “你们有什么事?”

    沈桁对他深深鞠了一躬 “曾大师,这位是我妈妈,这位是我妹妹,还是之前的问题,恳求大师指点一二”,

    曾弘真看着沈韩看了许久,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阿弥陀佛,善恶终有报,顺其自然便好”,

    沈韩外表淡定,内心骂了骆晨无数遍,不过还是有一点害怕,

    沈桁看他一直看着自己的妹妹,有些疑惑 “大师,可是我们的确没有做什么坏事,也没有亏欠谁,实在想不到该怎么做才能还这个债”,

    曾弘真对着沈韩说道 “如果没有亏欠,也没做过什么坏事,那便不必放在心上,过段时间就好了,注意休息,请回吧”,说完便转身离去,

    沈桁转头看着沈韩 “你……”,不敢多问什么又怕她多想,“要不你最近住公司试试?”

    晚上沈韩坐在酒吧闷闷不乐 “哎~好烦啊,今晚要睡公司了”,

    莫悠悠喝了一杯酒笑着问道 “去公司睡干嘛?有秘密文件要守护啊?”

    沈韩摇了摇头 “哎~还不是……”,又想到了骆晨,假装无事发生 “公司内部问题呗,一点小事罢了,关于设计的,非要我住公司”,

    南晚从始至终没有讲话,自顾自的喝酒,看着台上驻唱弹着吉他,唱着情歌,

    沈韩感觉她情绪有些低落 “晚晚,你怎么了?是有什么心事吗?”

    南晚摇了摇头 “没事,你去公司住,照顾好自己”,

    沈韩听到她的关心满是点头 “嗯嗯,我带了娃娃,它陪我,我就不怕了”,

    娃娃?什么娃娃?南晚把最后一杯酒喝完 “嗯嗯,那就好,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也要回去了”,

    南晚送沈韩到酒吧门口 “拜拜,回去早点休息”,

    沈韩想抱抱她,伸出的手又收回,有些胆怯 “嗯嗯,你也是,早点回去休息”。

    晚上沈韩躺在办公室后面的休息室里,抱着娃娃给韩钥打视频 “老妈,我准备睡觉了”,

    韩钥反复叮嘱她 “门反锁好,有事打电话第一时间打电话,你哥就在楼下”,

    沈韩点了点头 “知道了,知道了,放心,你快睡吧”,

    挂了视频,沈韩抱着娃娃不一会儿便迷迷糊糊睡去,

    半夜十二点沈韩迷迷糊糊醒来,抱着娃娃起床,走到公司门口,上了一辆出租车……

    早上沈桁敲了敲门 “韩韩,起来吃早饭了,韩韩,韩韩?”

    沈桁打了三四个电话,一直都无法接通,盯着房门看了许久,最后用力一脚,直接踹开,看着空荡的房间,又打了两遍电话依旧无法接通,

    只好打电话给韩钥 “妈,韩韩一早回家了?”

    韩钥刚收拾完准备出门 “没回来,她没在公司?”

    沈桁突然就慌了 “房间里没人,她的电话打不通,等下我看看监控,不行就先报警”,

    “我马上过来”,韩钥刚要挂电话 “等等,韩韩回来了”,

    韩钥看着面前的女儿,衣服上斑斑点点的血迹,像是树枝荆棘刮破的,她像是变了一个人,目光呆滞,怀里抱着娃娃,缓慢的走过来,直接略过她上楼,

    沈桁那头一直在喊 “妈,韩韩回去了对吧,人没事吧,妈,妈?”,

    韩钥看着女儿上楼的背影,愣在原地,不一会儿眼泪吧嗒吧嗒的掉,

    十几分钟后沈桁急匆匆赶回家,看到她坐在沙发上眼睛红肿,急忙问道 “妈,你怎么了?韩韩呢?出什么事了?”

    韩钥实在绷不住了,嚎啕大哭 “韩韩像是变了一个人,像是梦游症,不知道她从哪里回来的,衣服都被划破了,还有血迹”,

    “妈,你先别着急,我上去看看”,沈桁连忙跑上楼,敲了敲门没人应,直接开门进去,卧室没人,听到洗澡间的水声,

    沈桁敲了敲洗澡间的门 “妹妹?”

    沈韩突然把门打开,沈桁被吓了一跳 “你,你没事吧”,

    沈韩疑惑的看着他 “我没事啊,怎么了?有急事?”

    沈桁看她似乎没什么异常 “我去楼下等你”,说完看了一眼房间也没什么异常,准备出门时看到门后面的垃圾袋,顺手拎着下楼,

    韩钥看到他着急的问 “怎么样?”

    沈桁坐在沙发上把垃圾袋打开,看到里面的衣服吓了一跳 “这血迹,还这么脏,这是进大山了吧”,

    不一会儿沈韩下楼 “妈,哥,你们在干嘛?”

    沈桁连忙把垃圾袋丢在一边 “你……你去哪里了?”

    沈韩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有些刺痛 “我哪都没去,我从公司回来洗个澡啊”,

    韩钥连忙问道 “你有没有感觉到哪里痛?”

    沈韩点了点头 “摔了一跤,是有点痛”,

    “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韩钥连忙拉着她去医院。

    到医院身上的小伤口处理好后,又从头到尾做了一遍检查,就连精神科都查了,最后什么都没查出来,

    俩人回到公司,韩钥看着她疲惫的模样 “韩韩,你昨晚做梦了?”

    沈韩回想了一下 “好像是做梦了,但是又忘记了,怎么了?我感觉你们今天好奇怪,难道是我哪里不正常?”

    韩钥摇了摇头没敢多说什么……

章节目录

免费其他小说推荐: 宿主,反派又在撩你 穿书后我成了暴君的黑月光 无形刺杀 溪语缠绵 [综漫]豆豆你不懂爱 奸臣眼瞎心盲,赶紧让他滚犊子 海贼之风风果实 球场雄心 戏精大人要翻天 腹黑小神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