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可是她一个奴婢能怎么办呢,除了贤妃想起来要逗弄一会五皇子,或是得了什么赏赐要给五皇子时,她都不会亲自去抱五皇子。大概,在五皇子稚嫩懵懂的脑袋里,也不会真正明白,母亲的意思。
    乳母们战战兢兢地抱着五皇子退下了,真是多一瞬都不敢耽搁,生怕下一秒贤妃就会改变主意。
    饶是如此,贤妃午膳也没有吃多少,午睡自然也气地睡不着,便支开了其他宫人,独独留下了白露:“本宫让你打听的事情如何了?”
    白露抿了抿唇,斟酌着回话:“娘娘,虽然大长公主安排了不少人手去查,可是毕竟过了三年,想要再查实也很难,”她抬眼觑了觑贤妃余怒未消的表情,心中一颤,又道:“前几日大长公主府打发人递了消息进来,说是当年伺候李......婕妤生产的两名稳婆都已经搬离了圣都,也不知是回了原籍还是去投靠了亲戚,其余的宫人不是安排去了行宫,也是回了原籍,只有一个当年在停云馆内伺候的小内监几经辗转下,才打探到了一点儿消息,说是事有蹊跷,不过这个内监一来进不得产房,二来又不可能接触咱们五殿下,恐怕也不可能知道多少内情,这蹊跷怕不是为了诓骗钱财信口胡诌啊。”
    “查,继续查,”贤妃怒睁双眸:“一定要查,为了五皇子,无论如何不能留下一丝一毫地隐患。”
    “是。”白露垂眸,就在白露不见贤妃有其他吩咐,准备躬身退下时,又听贤妃吩咐道:“改明儿天气好了,请常美人来喝茶。”
    白露答应下,悄然退下。
    鹅毛大雪簌簌下了两日一夜,待雪停天边露出浅浅的金黄时,流影便禀告陆暄仪,钟粹宫的萧贵嫔起了高热,且已经三日未退,太医们都束手无策了。
    “怎地突然之间病情就如此严重了?”陆暄仪蹙眉。
    “奴婢也觉得奇怪,前两日只说萧贵嫔是感染了风寒,并没有到这么严重的地步,不过这一年多来萧贵嫔的身子确实是大不如前。”流影叹道。
    可不是么,辛苦怀胎十月的孩子却未能保住,皇帝又一味责怪萧贵嫔无福,这三年来更是从没有去看过萧贵嫔一眼。
    “为我更衣罢,摆驾钟粹宫。”
    陆暄仪来到钟粹宫,从前还热热闹闹的钟粹宫,如今竟然这样衰败颓唐了。萧贵嫔早已不得宠,底下伺候的人更是见风使舵,哪里还有心思好好伺候。
    殿里也丝毫不见暖意,只是勉强比室外的寒风刺骨稍好一些,宫人匆匆来添碳火,眼尖的流影立时就发现,萧贵嫔寝殿中所燃的炭,竟然不过表面几个是银丝炭,后面的无一例外是黑炭。
    “好地很,”陆暄仪轻笑,看也不看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求饶的宫人:“送去慎刑司杖毙。”
    “皇后娘娘......”躺在病榻上的萧贵嫔从帘中伸出枯瘦的手来,声音也轻飘飘的。
    “贵嫔感觉如何?”陆暄仪坐在了萧贵嫔的床边,这才看清原来印象中清秀明媚的萧贵嫔,已经瘦地脱了形,脸上仿佛只剩了一层薄皮,深深地凹进去,眼中也已经不见丝毫地光芒。
    萧贵嫔艰难地摇了一下头:“妾......妾是不中用了,难为娘娘还愿意来看看妾......”
    一颗泪珠从萧贵嫔的眼眶中滑落,陆暄仪取帕子为她轻轻擦去:“你好好休养着身子才是正经,为何不好好吃药呢?”
    “妾的身子......妾自个儿明白,”萧贵嫔虚弱地喘着气:“最近,妾时常......梦见妾那一出生就没了气息的孩子......想来是地下冷,他在怪妾这个不中用的母亲没有照顾好他......”
    “怎么会?”陆暄仪轻柔地安慰着她:“那个孩子虽然与你母子缘分浅薄,可本宫当时看过一眼,是个周正的漂亮孩子。”
    “娘娘,妾这些日子一直在想妾怀孕时的事,”萧贵嫔剧烈地咳嗽了几声,流影捧来热水,萧贵嫔勉强起身喝了一口,待平复下,仍是虚弱且干涩的声音:“也不知是不是妾多想,总觉得那是妾从发觉有孕一直吐到生产,不正常。”
    世人皆说女子体质不同,怀相也会各不相同,从孕出吐到分娩,也大有人在,只是若说巧,当时宫中有三人同时怀孕,再加上之前怀孕的妃嫔,以及这三年来怀孕的妃嫔,还真是只有萧贵嫔一人是这样。
    陆暄仪沉吟半晌,身侧也只有流影一人:“贵嫔是猜测,还是有证据?”
    萧贵嫔再次摇头,苦笑道:“只是妾的猜测,可妾回过头想想,宁愿只是妾多思,若真是被人......妾这一生不就成了笑话?”说道此处,便以极轻极轻的声音说了几个字。
    “你好好将养身子,这些就不必再多想了。”良久,陆暄仪道。
    “妾是不中了,您就不要再安慰妾了,”萧贵嫔又咳嗽了两声:“妾有一事求您,若将来......将来有一日,查出妾那无辜的孩儿当真是被人所害,还请娘娘托人给妾上一炷香罢。”
    陆暄仪也不知如何再劝,吩咐流影立即着内务司再拨了人伺候,伺候萧贵嫔最后一程。
    “另外,速传本宫懿旨,即刻晋萧贵嫔为淑容,着内务司今日内拟来封号。吉服与冠等一应册封礼所用的东西,务必连夜赶制,不可怠慢。”
    “是,奴婢这就去办。”流影应了一声,急忙就去了。
    皇后原也没有权力直接晋封妃嫔为一宫主位,可事急从权,萧贵嫔到底是为赵昀孕育过子嗣的人,母家又有父亲在朝为官。赵昀此时也不在宫中,这件事必须由她来做。
    不到一个时辰,内务司就送来了封号,回到凤仪宫后,陆暄仪陪着璟晔玩耍了一会儿,迅速圈定了‘安’字作为萧淑容的封号。
    当晚亥时初刚过,陆暄仪正躺着思索着萧氏最后对她说地那几个字,就听流影来禀,一刻钟前安淑容萧氏离世。她于承德十二年秋入宫,承德十七年腊月初三离世,走完了短暂的二十一年人生。

章节目录

免费其他小说推荐: 凤岚 炮灰女配带空间开启了发家致富 在70靠摆烂一路开挂,惊艳全军 清朝四福晋 他的异瞳小公主! 复活在死对头怀里,我直接嗨夫君 四合院之:小神医 全球高武从女扮男装开始 心机毒妃一回眸,疯批亲王折了腰 穿书90年代:从女配到科技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