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为何你们的其他同伴,不能像你们一样?”
    “是大君米迦勒,赐予了我们三人这种能力。”
    “原来如此。”
    李斯图不再多看他们一眼的走开,迈步靠近魔神消失的地方。
    巨坑还是原来的坑,只不过直径范围比原先更加宽广。
    “黑暗贵族常用的把戏,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李斯图的声音不咸不淡。
    他说得把戏,是一种任意转换空间地点的时空传送门,常在黑暗贵族中普遍流行。
    这是经由魔神发明出来的秘术,迄今为止即便是天神也无法破解。
    “如果不是李斯图大人出手相助,我们和魔神的这场战斗可能会没完没了。”
    “举手之劳而已。”
    魔法师口吻并不显得轻松,反而多了几分沉重感。
    他的视线始终没法移开研钵状的坑洞。
    “这位大魔神,还没有使用出真正的实力和我们战斗!”
    听到魔法师这句话,三位圣王护法先是为之一愣,随后了然于胸的互相对视一眼。
    护法之中有谁补充道:“据说他有柄能开天辟地的战锤。”
    “以赛巴斯顿不问事的性格,能出现这里和我们打一场,已经是奇迹发生。
    虽然他胸口被我重创一击,但他不是那种受了伤就会临阵脱逃的怕死鬼。”
    三位圣王护法,朝着同一个方向投去疑惑不解的眼神。
    站在中间的一位毕恭毕敬道:“李斯图大人的意思是——黑暗贵族趁机带走了他?”
    “姑且不论是谁做了这事,这场战斗已经结束。”
    转过身的魔法师,以背对天界护法,脚下迈出离开步伐,留下临走前的最后一句话:
    “事已至此,你们可以回天界复命了。”
    三位护法陷入若有所思的沉默,无言目送黑色背影没走几步化作一群乌鸦飞走,在半空消失的无影无踪。
    密密麻麻覆盖九天之上的大片鸟影,也随之消散。
    “你们先回去,我还要留下来去找切西娅。”
    这话是经由圣王护法奥德修斯说出。
    他的两位同伴听从吩咐,伫立不动的身体变化成一束流光直冲天际。
    留下来的战士,站在坑洞边缘沉默,身穿的闪亮铠甲淋着天雨。
    坑洞的中心是赛巴斯顿消失的地方。
    他被空间传送门带去一片黑暗里。
    保持着平躺在地的姿势不动,他偏过脸看向右边不远处浮现的光门。
    一个高大人影从光门里走出几步,随后伫立不动。是肩膀上坐着杰奈尔的雷里昂。
    “谁允许你们多管闲事了?”
    “王已经成功虏获丽云姬!命令我前来阻止至尊主没必要和敌人继续缠斗。”
    雷里昂淡定自如的回应着魔神。
    尽管郁闷不爽,坐直身体的赛巴斯顿只能无话可说了。
    “为什么你不用战锤阿雷蒙捶死他们,速战速决不好吗?在天上打来打去我都觉得没意思。”
    “小鬼!你再敢啰嗦一句,我先把你捶成肉饼。”
    知道他很不喜欢自己,毫不怀疑他会把自己捶成肉饼,发出不屑冷哼的杰奈尔识相闭嘴。
    雷里昂转身离开,进入光门内部,留下一句:“麻烦至尊主跟我来,我们还有其他任务要合作完成。”
    “什么事?”
    “王需要大量的人类孩童来祭祀邪神。”
    魔神从犹如实质地面的黑暗里站起身,迈步沿着光门走去。
    被李斯图重创一击的胸口空洞长出血肉,恢复如初。
    黑暗空间的外面世界,随着天地万物迎来白昼之光,淅沥银线飘洒都城朱庇特。
    在荒无人烟区域,一块塌成巨坑的广场附近矗立高耸挺拔建筑物,死气沉沉的气息萦绕虚空。
    不知时间过去多久,陆陆续续的开始出现人群流动现象,男女老幼靠近坑洞,围观战斗留下来的痕迹。
    除了千仓百孔的大地和残留一个巨坑,人们什么也没有发现。
    像这样乌合之众的围观还发生康斯但丁大教堂,人群数量之多将教堂方圆十几里堵得水泄不通。
    皇帝陛下不得不派出军队遣散民众,疏通道路的事儿从上午持续到下午。
    都城的中心,漆黑建筑物耸立阴郁天宇,它的圆穹顶部高出层层叠叠的褐色屋顶,破碎窗户黑暗空洞的像是鬼怪的倾盆大口。
    矗立风雨里的康斯坦丁大教堂被火焰摧残的面目全非,飘荡死亡的阴影挥之不去。
    哪怕是远远围观教堂的破败外表,人们仿佛也能听见那里的鬼魂哀叫。
    教堂是世人为天父耶和华建立的圣所,但如今这座人间神宫成为残破废墟。
    世人只知道这里是朝拜圣地,无人知晓教堂不见天日的另一面——极为森严隐秘的内部地下牢,存在着异端审判局。
    它是分布古法克西帝国,最为至关重要的降妖除魔机构。
    妖妇丽云姬成了帝国的俘虏以后,被关押进局所。
    当康斯坦丁大教堂遭遇黑暗贵族侵袭,沦为惨不忍睹的废墟时,人们开始敏感多疑的猜测着教堂或许存在不为人知的秘密。
    至于是何种秘密?多数人想法一致的联想到远嫁吸血鬼国度的东陆公主。
    碍于军队封锁,人们只能远远围观事发现场,目睹士兵前前后后抬着尸体在广场来来去去,沉默的像是穿行雨中的幽灵。
    封锁线之外围满成千上万的群众,他们用无数双眼睛举目眺望,为所见所闻担忧焦虑,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惧感塞满他们胸腔。
    即便是小孩子也害怕极了,颤栗的依偎在双亲怀里,为那座死气沉沉的教堂感到惊悚。
    胆大的孩子,往人群没有那么密集的地方窜去,故意避开军队视线,猫着身体想近距离靠近教堂。
    最后,这些同伴之中有四五伙小孩,因为自己的胆大妄为和莽撞付出惨重代价。
    他们在偏僻地方遇到一位挡住去路的人,这人约莫十二、三岁左右,有着灿烂金发和红瞳。
    “随便乱跑的话,会很危险呦。”
    只见对方嘴角裂开,露出尖尖细细的獠牙,这种形象当场吓哭了最为年幼的七岁小孩。
    人们隐隐可闻某种惊恐喊叫声,然而飘风忽作、大雨气势蓬勃,没有谁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听见了。
    在康斯但丁大教堂的殿宇内部,高旷、单纯、统一的宽阔空间遍地死者。
    圣母、耶稣、圣徒的苍白雕像支离破碎,主教、神甫、修士和修女都死了,火烧教堂的平民尸体堆积大堂中央,鲜血流成浅滩和小溪。
    士兵在如山的尸体里终于发现卡特彼勒神父,已经是一具枯萎干尸了。
    他是所有遇难者里死得最为惊悚的一位,身体没有火焰烧焦迹象,脖子上只有一道很深的咬痕。
    验尸官判断出卡特彼勒神父脖子上的咬痕,是克利洛特图雅家族成员留下的诅咒之吻。
    神父五指枯黑的手中,还紧紧攥着一枚奇特逆十字架吊坠。
    这枚吊坠物品,证据确凿的证明了凶手是什么身份——黑暗贵族!
    当吊坠被呈现在皇帝陛下手中时,这位年轻君王愤怒的手指发抖。
    这是个风格迥异的逆十字架,上面缠绕着弯曲的黑龙与赤蛇标志,意义十分险恶,象征着“魔神崇拜”。
    每一位黑暗贵族成员身上都烙印了这个标志,亦或随身携带这个令人厌恶的逆十字架。
    这枚弯曲逆十字架的来源和诞生都不知年代,在魔神复苏归来的五百年前凭空问事。
    经过学者的研究调查发现,逆十字架在更加久远的曾经就已经真实存在,是“涅诃罗弗”教会的教徒常用标志。
    五百年前的西元409年,克利洛特图雅家族遭遇复苏归来的魔神之主诅咒以后,逆十字架上缠绕的黑龙与赤蛇逐渐走进人们视野。
    接下来“耶撒鲁门”接踵而至,一起号称多克托密党。直到这时候传说中的神秘教会“涅诃罗弗”,才得已被证实与多克托密党是一伙。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玄幻:你们再脑补我就无敌了 无敌从摸宝开始 诡异入侵:我在人间镇压邪神 好不容易成为最强,系统却愤怒了 太古天圣 九界浮生劫 修罗帝尊 太古魂帝 工者足迹 收录万物,打造气运神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