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她清楚的意识到这是一个梦。
    雪白的玫瑰庭院,漫天飞舞的花瓣随风吹拂,飘荡火红枫树下荡秋千的女孩发梢。
    秋千休闲椅慢慢晃动,寂寥又哀伤。
    木板上坐着安静的女孩,她黯然失色的眼睛里埋藏着很深的忧郁孤独。
    “总是一个人呆在这里吗?冷风雪。”
    虚空中突然响起声音,和她说话,呼唤她的名字。
    冷风雪抬起头,一双灰芒的眼睛里空洞没有一点光彩,什么也没有看见。
    “一个人不无聊吗?”
    很轻很淡的声音,好听的像是歌声。
    这个温柔声音触动冷风雪情绪,她的眼睛发亮,就像是黑暗里忽然有了光。
    “我在看花。”她小心翼翼的说话。
    “没有朋友陪你一起看花么?”
    冷风雪摇头,灰暗的眼睛很大很漂亮,虹膜的颜色幽深寂寥,会让静静注视这双眼睛的人觉得悲伤。
    “很孤独吧。”
    感觉看不见的温暖手指抚摸自己的脸,这股温暖流淌进她透凉的心脏。
    “我能和你成为朋友吗?”声音收回了手。
    冷风雪落寞的低下头,风吹拂一缕光线从她眼前掠过,这是银白的头发。
    然后,她看见浮现草地上虚无缥缈的袍摆。
    她的视线往上打量,白色身影和冰清玉洁的脸映现灰暗瞳孔。
    是个长发如行云流水的美男子,冷风雪看着他的时候忘记了呼吸。
    金色阳光笼罩如虚似幻的身体,芬芳的玫瑰花瓣也围绕着这人翩然起舞。
    这是人类少女冷风雪第一次看见神!
    洁白无瑕的神自称莫奈。
    “莫奈……”冷风雪呢喃。
    枫树落叶随风旋转飞舞,烂漫红色从她眼前飘荡在地,姿态那么轻盈和忧伤。
    她抬头仰望枫叶落下来的方向,视线里满树都是绽放惊心动魄的明艳鲜红,宛如热烈燃烧的火焰。
    —
    —
    这是前所未有的梦境,画面非常唯美,只是醒来的白玫瑰想不起来美丽的少女和男人是谁。
    铁链从看不见的阴暗角落伸来,锁住她的手脚。
    她置身空无一物的诡秘教堂,为古西方中世纪建筑物散发的森冷气息颤抖,为冰冷地砖上绘制的邪恶图案心怀恐惧。
    黑色与红色组合成的图案烙印在地,竟然是「逆十架上缠绕的黑龙与赤蛇」。
    她浑身赤裸躺在图案上。
    将她抓来这里的大块头,一开始用悬浮的锁链束缚她,她被迫悬在半空,身体囚禁在一种巨大的冷金属物体中,脑子也受到控制。
    奇形怪状的东西里面塞满锁链组装成的齿轮,在缓慢转动的过程中不断蚕食她的记忆。
    “怎么办……”
    流下悲伤眼泪,白玫瑰蜷缩成一团,双手怀抱紧身体。
    厚重的黄铜大门缓缓朝里敞开,光芒折射进教堂。
    门的暗影投映在地,踏出脚步声的高大身影促足门口。
    “有没有想起什么?”
    声音犹如在古老教堂周围徘徊不去的幽灵,诡异的飘荡白玫瑰耳边。
    “有想起冷寂么?知道他在哪里吗?”
    抓住白玫瑰比狄俄索托想象中的要简单,但无法窥视这个女人的记忆是个很大问题。
    确切的说窃取白玫瑰记忆,是找到冷寂最快的办法。
    如果不成,退一步来讲,只能另寻计策。
    狄俄索托当然不会善罢甘休,怎么虐待白玫瑰尽兴就怎么虐待,让她的肉体和精神都遭遇双重打击。
    锁链穿透四肢,如蛇扭曲缠绕,将她的身体穿出很多血洞。
    整个黑暗教堂里面,回荡的都是她的痛苦惨叫。
    泪流满面的她血流不止,哪怕身体经历着刻骨疼痛,她仍然没有忘记反抗,怒斥狄俄索托,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进来了。
    “呸!有本事你杀了我呀!折磨我这种弱女子算什么?”
    “打不过冷寂才绑架我对吧?你们也太没用了,只会做这种卑鄙无耻、阴险狡诈的事情。”
    “别白费劲了,那种窃取记忆、带锁链的齿轮对我没有用,因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即使我知道些什么,也不会张嘴说一个字。”
    “才只有这种程度吗?只会在我身体里钻来钻去。”
    锋利锁链刺中心脏,嘴里大口喷吐鲜血的白玫瑰呆愣凝望教堂穹顶,游离的目光越来越失神涣散。
    “去你妹的祖宗十八代!去你爷爷的奶奶的生得龟儿子!”
    狄俄索托说自己是祖宗二代,哪里的十八?上一代是他的父亲万神之祖,你骂那个老家伙我高兴都来不及。
    “有其父必有其子嘛。你一定是龟孙子之中的龟孙子的龟孙子……”
    狄俄索托听得脸都绿了,面色白里透红、红里透青、青里发黑。
    “你活得不耐烦了?”
    按耐心里涌起的杀意,狄俄索托语气竟然十分镇定。
    “是啊,你敢杀我吗?处决我这个人质?”
    手心有红光凝聚,晕出一团火焰。不过,焰火瞬间自动熄灭。
    门扉敞开,走来一个男孩。狄俄索托没有回头去看他。
    “狄叔叔,将她交给我吧。”
    杰奈尔·克利洛特图雅,首次出现囚禁白玫瑰的教堂,太过貌美的面容上总是带着乖张笑意。
    “小美尼斯毒蝎心肠,交给你,她还会有命吗?”
    杰奈尔面容上的平静破碎,扭曲出一抹残忍神色。
    “刚才要不是我及时出现,狄叔叔恐怕要了她的命吧?”
    不予理会杰奈尔,狄俄索托趋步向前,在白玫瑰面前站定。
    眼前停留的是一双大脚,她也只能木然的看着这双脚,连抬起眼皮往上打量的力气都没有。
    “怎么不继续叫嚷了。”
    白玫瑰被某股无形的力量托起,身体悬空。
    “别把她弄死了。”
    狄俄索托一手锁住她的脖子,将她颤栗的身躯轻而易举拎起,毫不留情的丢去杰奈尔脚下。
    “多谢狄叔叔。”清朗声音回荡教堂。
    露出无邪微笑的杰奈尔像是小天使,这副模样落入狄俄索托眼里,换来这位魔神回以慰籍笑容。
    “我走了。”
    摸了摸杰奈尔的头,留下他和白玫瑰独处。
    “我哥哥在玫瑰园等你。”
    狄俄索托没有回应,身影逐渐被缓缓关闭的大门吞噬。
    浑身赤裸的白玫瑰颤抖的厉害,近在咫尺的男孩散发着难以形容的邪恶感。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玄幻:你们再脑补我就无敌了 无敌从摸宝开始 诡异入侵:我在人间镇压邪神 好不容易成为最强,系统却愤怒了 太古天圣 九界浮生劫 修罗帝尊 太古魂帝 工者足迹 收录万物,打造气运神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