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小男孩五六岁大的年纪,睁着一双天真烂漫的大眼睛。
    “我还有事。”他想借次理由离开。
    男孩却赖着他,像只小舔狗,任由妈妈怎么劝说都不放。
    “我留下。你把手拿开。”
    比起不忍心拒绝这个幼小孩童的请求,想摆脱对方的粘人纠缠才是真的。
    在俊美青年看不到的角度,小男孩调皮的冲妈妈咧嘴一笑。
    他这是第一次在人类家庭里吃饭,以前从来不会想象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这场饭局一开始还蛮正常,不过到中途突发事故,女人接到一通来电,神色凝重的走到房间里去秘密谈话。
    五分钟后,她回到饭桌,告诉青年和自己儿子——因为朋友出了大事,她现在要及时赶过去。
    “拜托你可以送我儿子去幼儿园吗?”
    “不怕我是坏人?”
    “啊?”
    女人愣住,怎么也看不出来青年长得像坏人。
    听见青年沉稳说出“交给我吧。”四个字,莫名安心的感觉涌上女人胸口。
    “妈妈,发生什么事了?”
    “宝贝,你先让哥哥送你去幼儿园,等妈妈回家后再告诉你。”
    女人神色慌张,脸上一度出现惊恐表情,匆匆忙忙收拾东西出了门。
    “你在哪里上幼儿园。”
    小男孩咧嘴笑笑,很乖的说出一个地名。
    猫儿的叫唤声音在脚下传来,冷寂低头一看,感觉围绕桌底转悠的三四只小猫挺眼熟。
    “妈妈觉得它们很可怜没有家,所以昨晚也顺便把它们一起抱回来了,说是要养着。”
    小男孩微笑的模样很好看,眼睛弯成月牙儿。
    不知是被孩子无邪的笑容感染,还是为孩子口中温暖的话语而动容,冷寂阴郁的面容上浮现淡淡的柔和神色。
    十分钟以后,他们一起去幼儿园。
    走在路上,随着户外大屏播放的新闻报道,街道的人们全都不约而同停下。
    只有头戴连衣帽的冷寂,若无其事走着脚下的路,对新闻记者报道的血魔食人事件充耳不闻。
    其实他早已心知肚明,小男孩的妈妈接到那通电话时他听得一清二楚。
    “又有人被血魔吃掉了,真可怜。”
    “还是个年轻人,才二十几岁。”
    “人类什么时候才能将这些怪物赶尽杀绝呢?”
    嘈杂的议论声音四起。新闻报道里说这名受害者是在昨晚十一点钟回家的路上,不幸遇到袭击。
    “妈妈的家人全都被血魔吃掉了。我的亲爸妈也失踪了,我想他们早已经死了吧。”
    听见一手搂抱的男孩说出这样无比残酷的话语,冷寂微愣。
    “我不是妈妈亲生的,我是她捡来的。”
    小男孩落寞低下头,稚嫩的小脸上流露伤怀情感。
    “哥哥!你的爸爸妈妈还在世吗?”
    “我一出生就是孤儿。”冷寂破天荒的认真回应一次。
    小男孩用着不符合年纪的怜悯目光看他。
    “我两岁那年神圣灾难就爆发了,城市的人都在逃难,怪物们在街上四处袭人。”
    回忆着可怕过往,小男孩的身体抑制不住发抖。
    “没有可以逃生的地方。”孩子说着令自己绝望的话语,泪水隐约模糊双眼。
    “有一天爸爸出门去找吃的,却一直都没有回家。
    妈妈要去找爸爸,叫我乖乖呆在地下室里等他们回来,可是我等了很久……他们都没有回来。”
    说到此,孩子脸上浮现小小年纪不应该承受的伤痛,眼睛变得红通通。
    “我离开家去找他们,但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我累又饿,直到现在的妈妈捡到了我。”
    冷寂漠然倾听,不说一句话。
    小男孩眨了眨眼睛,很坚强的忍住不哭。
    “哥哥你说,我的爸爸妈妈是死了?还是遗弃我了呢?我一直在等他们,也一直在寻找,都已经绝望了。”
    “绝望”这个字眼从五六岁的孩子口中说出,难免过于沉重,就连语气也是沉重的。
    “一直没有回来的人,你不用等了,也不用去寻找。”
    冷寂的声音很冷淡,再配合着不苟言笑的冰霜外表,像是没有感情的人。
    但就是这样看起来高冷沉默的他,会好心温柔的送小孩去幼儿园。
    “学校没有车子接送么?”
    实在不可思议,他居然会关心这件事情,又或者是在转移话题。
    “有的。”
    小男孩古灵精怪的笑了,“趁着校车停在我家楼下,我故意赖在厕所蹲坑不出来,假装拉屎。
    妈妈没有办法了,只能叫校车先走,说是回头送我去幼儿园。”
    “为什么不肯坐校车。”
    “因为——”小男孩低下头,不敢注视青年的眼睛,一抹可爱的红霞飞上脸蛋。
    “如果我坐车去幼儿园,放学回来是不是就见不到你了啊?”
    冷寂不说话,毕竟孩子说得是事实,他没必要纠正解释这种事实。
    “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墨夜。”
    这只是他混迹人类生活,隐姓埋名用的人类名字。
    “我叫陈天明,我妈妈叫陈玉婷。”孩子如此介绍道。
    一路上最啰嗦的就是冷寂手上抱得小孩,活泼开朗屁话多,声音明亮清澈,笑起来可可爱爱。
    送孩子上幼儿园,他算是做了一件平凡又温暖的事情。
    这种平淡宁静的感觉以前从未有过,他觉得自己仿佛做回了一次普通人。
    当他站在校门外,看着孩子和他挥手告别的画面,这一幕在他眼里竟然有点温馨。
    “可以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吗?”
    临时想起这事,小男孩屁颠跑了回来,认认真真的从书包里拿出笔和纸,留下自己家里的电话号码,希望他也能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
    “我们交个朋友可以吗?我想成为你的朋友。”
    不过五六岁的小孩,居然说想成为他的朋友,言行举止充满一本正经和认真。
    温柔神情在冷寂脸上显现,嘴角扬起一抹他自己不曾察觉的淡然弧度。
    小孩将他那一瞬间的表情理解为微笑,原来这个冰冷深沉如寒冬暗夜的人,微笑起来如此绝美艳丽。
    冷寂看到小小的孩子眼里闪动星光。
    “为什么?”
    “那是因为……妈妈说昨晚醉倒在垃圾桶旁边的你,看起来好孤单。”
    小男孩陈天明举高一只手,递出纸条,非常善良的告诉面前的哥哥:
    “如果以后你喝多了回不了家,就打这个电话号码吧,我和妈妈会帮助你的。”
    冷寂选择尊重这个孩子的行为方式,在递来的纸条上写下一串数字。
    “我先走了,还有事。”
    将纸条还回去,他毫无留恋的离开,头也不回。
    “再见啊,墨夜哥哥!”
    孩子快乐地挥舞小手,站在原地目送他。
    这场与人类母子的相遇,是命运安排的棋局,也是命运对他的捉弄。
    他从一出生颠沛流离、负重前行,也只有在这对母子身上,才感觉自己像个正常人类那样活过,体会过正常人类拥有的生活。
    然而幸福总是短暂的。
    神之使者米迦勒为推动狩猎魔神计划进展,后来安排了一场陈天明惨遭血魔吃掉的计谋,残忍牺牲了这个孩子。
    米迦勒借助陈天明之死,卑鄙的用日后会复活他为理由,唆使冷寂留在陈玉婷身边。
    为拯救命运悲惨的男孩,冷寂暂住于人类家庭。
    陈天明最终会复活吗?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玄幻:你们再脑补我就无敌了 无敌从摸宝开始 诡异入侵:我在人间镇压邪神 好不容易成为最强,系统却愤怒了 太古天圣 九界浮生劫 修罗帝尊 太古魂帝 工者足迹 收录万物,打造气运神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