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为了赚钱扩大洛家势力,你还真敢做啊。”舒茵感叹几声:“我还真以为,洛家只用靠拿女人当商业工具来增加财力。”
    洛天明冷哼一声:“呵,女人能成什么大事,当然没那种方法来钱快!”
    “这么看不起女人,还想来求我放过洛家?”她勾了抹嘲讽的笑。
    嘴上瞧不起女人,可这洛家还不是靠着拿女人当赚钱工具来发家致富的。
    虚伪面具被撕扯下,洛天明恼怒不已,手伸向身后,甩出了鞭子:“我看你是忘了我怎么教育你的了,竟敢威胁我。”
    “你这贱人,要死我也拉你垫背!”
    鞭子朝她甩来,保镖见状正想冲上前保护,只见少夫人从容淡定地一把拽住了鞭子,他们都愣在原地。
    站在原地动都不动,只用单手就接住了那甩过来的鞭子?
    保镖们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主子多番命令他们要好好保护的少夫人真的很弱吗?
    杀气?洛天明看着那死丫头瞪过来的眼神,直接就傻楞了一下,那就像在看一具尸体,阴凉晦暗。
    在那双眸子里,洛天明感觉到了寒意和杀气。
    那嗓音淡淡,却再次提醒了他:“看来你确实想明白了,明白自己死期将至。”
    那些证据,严重到足以让洛天明判死刑,不然也不至于连谈判都放弃了。
    白虎堂费了很大的心力调查出来的,其中牵扯之深是她远不能理解的,阿阳也让她交给白夜去处理。
    话落,舒茵就目睹着洛天明面容扭曲,冲向茶几抄起一把水果刀,然后他加速朝她冲了过来。
    杨淑芬趁机咬了一口保镖的手,保镖本就被突发的状况分了心,一时吃痛手劲松了松,给了她挣扎开来的机会。
    杀死这小贱人!杨淑芬脑子只有这么一句话,狠狠地盯着那边的两个人。
    刀尖越来越近,她本想侧身躲过,再借力将洛天明推开,夺了那把水果刀的,只是忽略了在身旁的保镖。
    他们围住了她,制服了洛天明,被咬了一口的保镖也很快再次禁锢住杨淑芬,却没能禁锢住她的嘴,在那破口大骂。
    骂洛天明没用,杀不了她这个小贱人,骂她这小贱人怎么不去死,说‘我当初就该淹死你,要不是被佣人发现我就能淹死你’之类的话。
    声声斥骂,都像把刀子,对,就像她从保镖手里拿过来的这把水果刀。
    “洛家都成这样了,刀还挺锋利的嘛……”
    舒茵细细打量这把水果刀,在掌心来回摩挲,一步步走近杨淑芬,将刀贴在她的脸上:“原来还有这档子事啊,很后悔吗?没有淹死我。”
    原来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恶意啊,仅仅只是因为她的到来,而导致亲生女儿的失踪,就能对她抱以这样深深的恶意。
    “那这些年还真是难为你了。”她笑,也难为她自己,总在杨淑芬面前晃悠,却不知对方只有杀意。
    虽然上一世从杨淑芬嘴里确切听过说这样的话,说恨到想要把她杀死,但听到真有将她淹水的事实,也只是讶异了一瞬。
    她的心,早已被上一世伤得练出了铜墙铁壁。
    杨淑芬当然恨了,新仇旧恨叠加在一起,亲生女儿的失踪,还有她的荣华富贵,一件件都是因为这个小贱人,都是因为她!
    “塞住她的嘴,太吵了。”舒茵站起来,敛笑道,将目光定在洛天明身上。
    “我的身世,知道还是不知道?”
    面对洛天明,她没有半分的犹豫,就像洛天明甩过鞭子时般利落,直接在他手上划了一道伤口,血珠渗了出来,刹那的疼让他惊叫了一声。
    看着这道划痕,洛天明惊恐不已,这死丫头竟然这么狠?
    眼看着刀又逼近,他挣扎了几下,想要远离,双脚乱踹,嘴里发出低吼:“滚开!贱人,离我远点!”
    “这场闹剧,还真是看不下去。”
    突如其来的声响闯了进来,许安然的声音令洛天明冷静了下来,令杨淑芬一慌:“安然,你出来做什么,这贱人会害你的。”
    没出来,仅仅只是想看场好戏,而杨淑芬不让许安然出来,自然是出于护犊心理,洛天明只是不想让她坏事。
    “放弃吧,他们可不知道你的身世。”
    许安然双手撑在楼梯栏杆上,俯视着下方,面上含着一抹微笑。
    “这个,倒也不用你来说,我好歹还是知道的,他们对于我的事,就没一件在意的。”舒茵漫不经心,最后一句话刚落,手中的水果刀就飞了出去。
    朝着许安然的方向。
    许安然的头只偏了一偏,水果刀就插入了她身后墙上的那副油画,精准地插在了油画人像上的心脏位置,那油画上的人像是洛天明。
    洛天明被压制在地上看着那一幕,心脏只觉有一瞬的疼痛。
    “安然?”杨淑芬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无比的担心,又朝舒茵骂了句贱人。
    “看来那力量掌握得不错啊,古人有个故事典故怎么说呢,入木三分对吧?你这刀入得都只剩刀柄了。”许安然笑着大声拍掌,掌声在这空间里回荡。
    这是什么情况?
    保镖们都一楞,虽然他们武力值不低,训练时更是有过更厉害的打斗,但女人打起架来都是动真刀的吗?
    而且,他们都明显感觉到,有灵力。
    那说的力量,让保镖们心里都有疑惑,是在说灵力?
    “我看你整个人都不一样,阴暗很多了嘛。”舒茵回敬道,许安然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团黑雾,阴冷黑暗:“倒是让我想到了一样东西,黑色四叶草。”
    “哦……四叶草代表着幸运,可一旦染上了黑色,可不就是不幸了嘛。”许安然往洛天明那边走近,明明只是优雅地施施而行,压着洛天明的保镖却感觉到一股阴暗的气场。
    好似下一秒,就会攻击过来。
    “我的手下稍稍有点不懂事,擅自行动也让我头疼不已。”
    “你们放开他们。”舒茵朝保镖喊。
    许安然看她一眼:“很明智的命令,同时,也希望你能明智地离开,你不会想在这里开战吧?”
    舒茵脸色微沉,许安然竟然这么简单地承认了黑色四叶草和杀手的事,也就表明许安然认为她查不出什么,对方怎么可能没有对策。
    只是一个据点,换一个便是了,能查得出什么,至于人,都死了还查什么,许安然冷笑地看她。
    “我自然会离开,今天来洛家,不过就是给送份大礼而已。”
    “死之前,我也要拉你这贱人陪葬!”
    听到她的话,洛天明又不知死活地冲上前,被保镖踹了一脚,倒在地上一时起不来。
    “安然,你快救救洛家啊,洛家不能倒,你爸也不能进监狱啊,还有我,我的富贵生活也不能没有啊。”杨淑芬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踉跄地跑到许安然身旁,拉着她的手臂说个不停。
    许安然甩开她的手,神情冷漠:“关我什么事?”
    “安然?”杨淑芬怔了怔,“安然你在说什么?我们可是你的亲生父母啊,你得帮帮洛家,帮帮我们啊。”
    “我说了,跟我无关,洛家是死是活,我不关心。”
    许安然脸上神色更加冷漠,冷冷瞥向杨淑芬的眼神里不含丝毫的情感,比对待一个陌生人还要漠然。
    这一番话惊得杨淑芬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洛天明更是恼怒地扬起了巴掌,想要骂一句不孝女。
    那巴掌没打下来,舒茵看见了意料之内的发展,许安然拽住那只手,回头笑得阴恻恻:“哟,你让我看了场好戏,也想看场我带来的好戏?”
    她没回答,许安然就一甩洛天明的手,自顾自地说下去:“要我救洛家?凭什么?就凭你们是我的亲生父母吗?你们为我做过什么?给了我什么?”
    恨意,许安然的字字里都有恨意,舒茵懒得看下去,转身离开。
    还有半个小时,她叫的人就要来了,就要来抓洛天明。
    杨淑芬也不会被放过,虽是间接参与,也算是洛天明的同伙。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之从学渣到学霸 如意络 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我真是来交换的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穿越之凰妃要改嫁 逆天小神医 我的剑呢 带着锦鲤人设重生了 重生七零有宝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