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傅阳第二天就醒了过来,躺在床上感觉浑身无劲,回想起晕过去时的一幕。
    他从公司回来,佣人就来报话说:少夫人给少爷煲了一盅人参鸡汤。
    直到那盅鸡汤送上餐桌,他才有了一丝讶异之色,同时又有隐隐的愉悦和不安。
    落落每次做些异常的事时,都没有好的结果,唯一不同的是上次那顿饭菜。
    白夜站在一旁,一直劝阻着。
    搅了搅汤汁,白夜劝阻;舀起一勺,白夜再次劝阻;他临送到嘴边,白夜还是在劝阻。
    他淡淡地瞥了一眼白夜,说:“再废话你就回去吧。”
    白夜总是到了晚上十点才会离开别墅,第二天又会一大早过来接傅阳过去公司。
    作为傅阳公司的特助,以及傅家别墅的总管,白夜是承担了很多,却从不会喊累。
    依他沉闷不语的性格,自然也是什么都不会说,无论是喜还是悲。
    傅阳想起来了,就是喝了一口汤,他忽觉眼前一黑,便没了意识。
    “傅阳,你醒了?”推门进来的叶辰有点不敢相信,那毒性是不大,却也不小啊,他本以为会有个几天才能苏醒过来的。
    这小子,免疫力果然够强,体魄也是怪好的,怪不得从小很少生病。
    但照他们从小练武的习惯,想生病也是挺难的。
    “我昏过去是什么时候的事?”傅阳开口问,倒没有两人意料之中的微弱话语。
    也是在情理之中,三人之中,属傅阳的各项标准最好,不管是武术的攻击度方面,还是动作的灵活度方面,他身体的机能也是最好的,恢复力更不用说。
    “主子,是昨日。”
    “她呢?”
    傅阳的话语仍不减清冷,问的第一个却是那个女人,叶辰还以为会问他们关于这事的调查。
    可他何其聪明啊,知道他们会将怀疑的目标锁定在洛落身上,才会开口便问她的消息。
    “又是那个女人!傅阳,你是要她不要命了是吧,你可知,你中毒了!”叶辰愤愤不平地吼道。
    “她就是我的命。”傅阳不急不慢地坐了起来,缓缓道:“叶辰,你若真当我是兄弟,就该喊她一声嫂子。”
    “疯了,疯了,她到底给你灌什么迷药了。”叶辰气得手都不知该指哪里了,在原地气愤地走了几圈,转而对白夜说:“白夜,他没救了。”
    “主子,毒是下在那盅鸡汤的。”白夜汇报道,他太了解主子了,只想着自己以后要多加小心便是了。
    至于那个女人,多加提防就可以了,若想让主子放弃她,那可真是比上天摘星还难。
    “我知道,她在哪?”既是第二日了,想必她一定回来了。
    白夜和叶辰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没有先开口,傅阳不耐了:“白夜。”
    “在……地下室。”
    倏忽间,房间里空气温度骤降,傅阳眼中含着堪比北极冰雪的寒冷,直直地射向了两人。
    傅阳勃然变色,没说什么话,却很快起了身,从他们身边刷地经过,带起了一阵凉风。
    从前他再怎么怒火中烧,他也只是关她禁闭,把她关在她自己的房间里。
    可白夜和叶辰竟然将落落关在了那黑不见日、宛若寒洞的地下室,她那般的弱身子,如何受得住。
    “傅阳!你别忘了,她爱的人是苏烈!”叶辰在后头喊道。
    傅阳只微微一顿了身形,便又大步走去。
    两人都意识到,傅阳有多愤怒。
    但内心都很镇定,从容地跟了过去。
    暗暗的地下室里,辨不清里面的情况,傅阳却能一下子找到了她。
    那蜷缩成一团的人儿,就这样地躺在污秽生凉的地砖上,像只受伤的小兽。
    原本的愤怒和怨愤在看到洛落可怜惨兮的样子顷刻间便消失了,他的心疼战胜了他对她的怒和怨。
    他一个跨步上前,半蹲着将拿来的紫色斗篷盖在她的身上,随即抱起了洛落。
    甫一低头,傅阳就听见她的呓语:“阿阳……阿阳……”
    叶辰和白夜正走到地下室的门口,就碰上正要出来的傅阳,还有他怀里抱着的洛落。
    傅阳停住了脚步,看着他们:“今日之事,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我不追究。但,她是我的底线。”也是他愿意用生命去守护的人。
    看着傅阳远去的背影,叶辰气急败坏极了:“古人说红颜祸水,果真是箴言,看看傅阳,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都抵不上那个女人。”
    “主子他很重情。”白夜说的是一语双关,傅阳重的情,不只是只有对那个女人的情。
    白夜又道:“走吧,且去看看。”
    意识混沌之时,仿佛有一只手在为她驱散黑暗和炙热,洛落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傅阳坐在床边,他皱着眉,眼底的心疼落在她的心尖。
    她有一瞬以为是在做梦,可看见周围的景象都不是地下室的景象时,她瞬间红了眼。
    “阿阳……”她挣扎地起了身,不知为何没多少力气,跌到了忙伸手过来接的傅阳的身上。
    “阿阳……你还好吗?不是我……那个毒不是我下的。”见到他如此有气色地出现在她面前,她喜极而泣,说的话都带了一丝委屈感。
    她重复地道:“真的……真的不是我。”
    傅阳只是用那宽大的手掌抚着她的头,微深的眸色闪过一丝不解,他还以为落落又会同以往一样,眼带着憎恶的神色,说:是我干的。
    若是她真认了,他便也认了,不再追究这件事。
    可她既然不认,便再去查查看就是了。
    “好,我知道了。”
    低沉的嗓音自她的头顶传来,她闻着他身上的药水味,忽觉脑袋有一丝的眩晕感。
    “你脸色怎么那么红?”傅阳推开她,望着她的脸问道。
    洛落笑道:“可能是睡地上的时候压红脸了。”尽管隐隐约约感觉到不适。
    傅阳认真地瞧了她几眼,把她按在床上:“好好休息!”
    “你要去哪?”洛落伸出手,拽住了他的衣角,问。
    “你说不是你,那我便去查,若真是你,后果……”他话并不说完,只是瞥了她一眼。
    “我也去。”洛落再度起身,“我要自证清白。”
    她知道是谁下的手,可苦在没有证据,她身边也没有可用的人,便只能直接指认,剩下的也就只能看那人的嘴够不够牢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凤鸾腾图 系统带我去装逼 斗罗:开局被千仞雪猎杀 灵气复苏:我,神级选择,拿捏异兽 开局全球签到三百城 异界青龙 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 暴躁王妃在线种田 九公主又美又飒 农家女的明星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