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很奇怪莫?”夏蔷柔嘴里嚼着口香糖。
    奔驰驶出被围挡的重灾区,朝医院开去。
    “你该不会无证驾驶吧......”秦尚远忽然想起夏蔷柔好像比他还小一届,看着周围一闪而过的车流,有些心虚地问。
    “什么话什么话,”夏蔷柔满脸的嫌弃,“我虽然比你小一届,但我早满18了好吧?”
    “晚读书一年?”秦尚远问。
    “也不是啦......”夏蔷柔说到这里语气忽然低了下去,“就是之前不是被学校里的人欺负了么,那一年心理上出了点问题,就休学了。”
    秦尚远沉默着倒吸了一口气,事到如今他还是难以想象夏蔷柔以前到底面对的是怎样的一群人。
    “没办法咯,爷爷有家族的事要忙,哥哥在读书,我又不想让杨妈知道,她那么温柔的一个人,知道我被一群坏小孩欺负会很伤心的。”夏蔷柔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好像轻舟已过万重山。
    “你爸呢?”秦尚远问,“他难道没问过?”
    “爸爸啊......”夏蔷柔想了想,“其实他在我心里是个蛮模糊的形象,以前总想着他要是能多来看看我就好了。”
    “上次在舒窈山庄......”
    “那是为妈妈举办的纪念晚会,每年都会有,据说是父亲不想这一天庄子里太空旷,毕竟山庄是为妈妈修建的。”
    夏蔷柔笑着说。
    “偏偏我对妈妈的印象也很浅,哥哥总跟我说妈妈是个漂亮又温暖的女人,可我已经记不得她的样子了。”
    “除此之外,他留给我的记忆好像只停留在很久很久以前,不过上次事情过后,我忽然觉得他很陌生......又或许我从来就没真正了解过父亲,所以我就试着不再纠结这种事情啦!”夏蔷柔嘻嘻笑着打方向盘。
    “让我远离恶魔世界,规规矩矩地上学之后听从家里的安排,这是他对我之后人生的规划,但现在这个规划已经见鬼去了,我迟早会成为一名拘束官的。”
    秦尚远心中一动,在从前的那个世界里,夏蔷柔好像的确成为了夏素月规划中的女儿。
    自己的重来,将她原本的命运也扰动了。
    从他重生的一开始,这就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那那个所有人都毫无交集的旧世界呢?
    “喂,你还要发呆到什么时候啊秦先生?”夏蔷柔百无聊赖地拍拍方向盘,“到啦。”
    秦尚远豁然回头,才发现原来已经到医院了。
    “我扶你下车吧,看你那弱鸡样。”夏蔷柔嘿嘿一笑,很鸡贼地跳下了车,跑到副驾驶把秦尚远扶了出来。
    “我好歹是伤员......哎哟你轻点儿!”秦尚远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跟着裂开了。
    “要去看看苏柏么?”走到住院部楼下的时候,夏蔷柔忽然说。
    虽然同为幸存者,但苏柏的病房和秦尚远隔得挺远。
    她的伤势要比秦尚远重得多,所以一直按照要求在静养,除了白恩医生和每天换药的护士,谁都没有资格探视。
    “可是......”秦尚远正有犹豫,就被夏蔷柔给打断了。
    “别可是了,规矩是医院的规矩,”夏蔷柔说,“我们有我们的规矩,再说这都一个月了,她应该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也行。”秦尚远放弃抵抗。
    其实他悄悄去看过苏柏。
    隔着房门巴掌大的观察窗。
    苏柏几周之前就已经能下地走路了,秦尚远去的时候她正坐在床上,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飞鸟。
    正午的阳光在长廊尽头的窗边打下一个很窄很亮的光斑,纱帘被风轻轻地吹开。
    秦尚远带着夏蔷柔蹑手蹑脚地走到了病房门口,贴着墙做贼似的。
    他弓着腰,转过头对夏蔷柔低声说:“喂,你先看看苏柏在干嘛。”
    “我让你来的,肯定你先啊!”夏蔷柔忽然赖皮似的不干了。
    “进来吧,白医生要下午才会来。”
    房间里传来熟悉又冷淡的声音。
    房门被一阵风吹开,两个人互掐着推搡的姿势尴尬地定格在门口。
    “中午好啊......苏柏。”秦尚远挠着额角,又清了清嗓子。
    夏蔷柔则一句话也不说,只讪讪地点头。
    两人走进病房,秦尚远又转身关好门。
    接下来的好几分钟里,三个人静坐在同一间病房,一句话也不说。
    只有电视里播放着电视剧的声响。
    午后的时光静谧又耀眼,夏蝉粘滞地长鸣,窗外碧空如洗,只有一层轻纱般的云缓缓飘过。
    过了一会儿,夏蔷柔的手机忽然响了,铃声竟然是欢乐斗地主的音乐。
    夏蔷柔接起电话小声地“嗯”了几句,随后便挂掉了。
    “哎呀,我得先回去了,下次再来看你们啊。”她看向苏柏,但苏柏只是对她礼貌地点点头。
    “晚上记得上号,”她冲秦尚远挑了挑眉,呲着白贝般的牙,“姐带你上分。”
    “知道知道,你开车小心点。”秦尚远没耐心地点头如捣蒜。
    夏蔷柔离开之后,病房里就剩下秦尚远和苏柏两个人了。
    秦尚远看着苏柏,苏柏也看着秦尚远。
    蝉鸣不止,时间流逝,光影在窗外变换。
    秦尚远已经很久没跟苏柏隔得这么近了,再次靠近这个女孩的时候,他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有了一股脚跟着地的踏实感。
    苏柏穿着一身病号服,面容憔悴,短发齐耳。
    说来奇怪,被摩洛克用炼灵寂焰灼烧后的头发,在那之后就再也没生长过。
    “你在看我的头发?”苏柏轻声开口,“白医生说这是灵魂被灼烧的痕迹,恐怕以后很难再长起来了。”
    “没关系,至少以后打架不用每次都把头发束起来。”秦尚远摇摇头。
    “可你说过,我的长发很好看。”苏柏的眼睛里不知怎么,忽然有一股认真劲。
    “我的意见很重要么?”秦尚远一愣。
    “你是第一个说我的头发好看的人。”苏柏淡淡地说。
    秦尚远心中一动,不再说话,随后心中又隐隐浮现起了一股担忧。
    没想到苏柏竟然以这种诡异的方式变成了短发。
    她现在的样子,正在逐渐和秦尚远灵视中的样子重合。
    看来事情并没有因为摩洛克的死亡而变得不一样。
    苏柏望着窗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谢谢。”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高手下山祸害师姐 沙漠绿洲部落,谁为王 我的二哈后妈 凡渡 非人联盟 军火之王,我给国家送装备 都市无敌逆天邪少 万族:开局发生变异 一怪长百年寿命,我直接杀崩末世 1977川西坝子耕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