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混账东西,你赢了甚么?”男孩的声音猝不及防。
    摩洛克欣喜欲狂的表情忽然凝固了。
    参天大树从他的背后飞速地生长,树枝盘错着伸出,在瞬间死死缠绕住了他的身体!
    而他已经无力挣脱了。
    身上的铠甲在战斗中变得残破不堪,为了应对艾无常,他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量。
    魔灵对芙罗拉的压制消失,所以属于她的力量忽然涌现也并不是什么怪事。
    秦尚远口中咳出几口带着灰的血,半身血肉缓缓地生长。
    他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手中牢牢握着剩下的破灭之枝。
    这个男孩的瞳孔一半漆黑,一半猩红,残翼在背后拢,冠冕般的断角也只剩下了一半。
    摩洛克的蛇瞳骤然警觉地收紧。
    他嗅到了属于艾无常的魔灵,它们此刻的确很微弱,但并非完全消散了。
    只是需要离得很近才能察觉到!
    “呀呀呀,好险呐。”艾无常虚弱的声音从秦尚远的口中冒了出来。
    破灭之枝的纯净火焰从枪身中缓缓溢了出来,枪尖拖行在早已裂开的柏油路面上,发出刺耳的怪声。
    秦尚远一步步朝着摩洛克走去,那半边红瞳黯淡。
    “你、你们想要干什么!”摩洛克震怒,他仰天咆哮,可早已经没有使魔回应他了。
    艾无常接着说:“我说你因为害怕而失去了理智,看来是我判断失误了,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那个奸诈狡猾的摩洛克啊。”
    “狗是改不了吃屎的。”秦尚远说。
    “不准侮辱狗狗!”芙罗拉说。
    “你的人生充满了谎言和欺骗,还有血与泪,征服与恐惧。”艾无常冷冷地开口,“而现在,这一切都要画上一个句号了。”
    “我是火焰恶魔!”摩洛克怒吼,“我是摄政王!!你们杀了我,以为就有好下场了么!!”
    “火焰恶魔的头衔,就交给另外孕育的恶魔来继承吧。”艾无常的红瞳冷淡,“秦尚远,你动手吧,这一半身体还动不了。”
    秦尚远的另一半瞳孔漆黑如墨,淡淡地盯着摩洛克惊恐又愤怒的脸。
    “都说了,苏柏和芙罗拉,老子一个都不会给你。”
    “另外,你还要为害死江洋和林澜付出代价。”
    “杀人,是要偿命的,恶魔也一样。”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沙哑,却硬得像是坚冰。
    “不!!!”摩洛克悲怒着长鸣,蛇瞳中的恐惧犹如深潭,“不!!!!”
    秦尚远抬起手,半截断枪利落地刺入摩洛克的胸膛。
    “永别了,”艾无常的红瞳闪烁,“洛基·摩洛克·康斯坦丁·蒙托留夫徕穆。”
    这头恶魔的吼声戛然而止,蛇瞳忽然变得冰冷。
    他整个身躯猛地一抖,白色的耀纹从头顶的巨角蔓延至全身,如同绳索那般将他束缚住。
    恶魔失去了色彩,一寸一寸变得如同冰冷无色的陶俑,最后化作一抔细沙,渐渐消散在了风中。
    “蒙托留夫徕穆?”圣女问,“摩洛克怎么还有这种名字?”
    她从没在任何一则神话中读到过类似的名字。
    “那是他的真名,”老板说,“恶魔真名被当众念出口的那一天,就是他们彻底死去的日子。”
    “雨停了。”沉默在一旁的坠地忽然开口。
    “太阳也升起了。”娶妻看向城市地平线的天际。
    雨后的空气寒冷而清新,东半球的星空还未彻底黯淡,那里的云层也已经有了一抹若隐若现的金色辉光。
    这座城市正从睡梦中缓缓醒来。
    新的一天就要开始了。
    “好戏收场,我们该走了。”老板拍拍手,淡淡地说,“不过想想那群花了大价钱却没看成的人,现在大概在抓耳挠腮吧?”
    ·
    纯黑色的装甲车越过如同经历过一场地毯式轰炸的路面,缓缓停在了这片毁损最严重的街区的某个位置。
    巨大的白色骨架堆砌在只剩半截的大厦旁,那不是任何已知生物的骨架,妖冶中透着某种无法言说的邪恶与怪异。
    坚硬如钢铁般的鳞甲遍地都是,每一枚都堪比人的手掌大小。
    斋藤三叶拾捡起一枚鳞片,好奇而仔细地观察着,随后收进了自己的包里。
    “天亮了啊,纪东歌同学。”斋藤三叶回望着逐渐被照亮的天际,“我们还是赶上了。”
    “嗯。”纪东歌微微点头,在某个地方停下了脚步,“找到他们了。”
    那是四个人。
    伤痕累累的男孩靠在一堵断墙旁疲惫地打着盹,和他年龄相仿女孩则靠在他的肩膀上,呼吸匀净地熟睡着。
    他们的身旁还躺着一男一女。
    男人和女人早已经死了。
    可即便是这样,男人也牢牢地牵着女人的手,像是害怕她会迷路和自己走散。
    女人钢笔尖的耳坠在晨光的照耀下无声闪着微光,男人的脸上洋溢着宁静淡薄的笑容。
    纪东歌从没见江洋这样笑过。
    他轻手轻脚地放下手中的刀,向着他们静静地低下了头。
    斋藤三叶不知什么时候也轻轻地走了过来,低头静默。
    凌晨5点40分。
    整座都容市的所有警力、消防和医疗资源正在飞速赶往这座城市的某个区,官方调动了周围早已准备好的所有资源支援都容市。
    清晨6点30分。
    一则《无妄天灾!天外陨石袭击华夏都容市!》的新闻在全华夏人民的早饭桌子上炸开了锅。
    各省的电视台晨间新闻滚动播报。
    某博“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热搜霸榜第一。
    -
    “哇你是不晓得哦,我打那个批英雄联盟连跪一晚上,打拢清早5点过,就看到天上嗨呀,吱儿~嘣!!哦,落下来这么一颗。”视频中的都容市青年顶着黑眼圈,操着一口流利的方言,很笃定地说,“哎呀,儿嚯你嘛老子尿都遭震出来了,黑人得很呐!”
    -
    “就是天上那么一亮,给我跟我老伴儿都亮醒了,”隔壁区出门买菜的大爷摇了摇头,“好黑人嘛你说这些东西,幸好那片全撤完了哦,不然跟08年一样不晓得要埋好多人。”
    -
    “是有轻微的震感,不过我们川渝人嘛,以为是地震,小震不用跑,大震跑不了。”带着孩子的年轻妈妈莞尔一笑。
    “妈妈,我看到怪兽了。”儿子在一旁说。
    “放屁哦幺儿,哪来的怪兽。”妈妈摸了摸儿子的脑袋瓜。
    -
    安置棚里人头攒动,镜头掠过无数张心有余悸、劫后余生的脸。
    有的哭,有的笑。
    “我们就是那个区的。”一对夫妻点了点头。
    妻子的脸上有些沧桑:“钱都是小事没了还可以再赚,只要人没事就好,08年我们的孩子已经......要是这种事再来一次,真的......”
    说着说着,妻子流下了眼泪,和自己的丈夫紧紧抱在了一起。
    年轻的女记者转过身面向镜头,喉咙哽咽,眼眶湿润。
    她看起来想说些什么,却还是没说得出口,最后只能对着直播镜头点点头。
    泪水从脸颊滑落,她沉默地对着镜头深深鞠了一躬。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