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菌丝从圆盘中以极度恐怖的延展性生长,朝着苏柏纠缠着冲过来,苏柏瞳孔微微颤抖,吃力地挥刀斩断菌丝!
    可菌丝仿佛无穷无尽,它们源源不断地从杨潇背后涌出,如同爬山虎那样贴着走廊的四壁生长,编织成一围扭曲的牢笼。
    菌丝将苏柏死死缠绕住,苏柏力竭无法挣扎,再度被送到了杨潇面前。
    “你让我,生气。”肉瘤几乎贴着苏柏的脸,那个堆叠着肉质的幽深黑洞中溢出一股又一股的恶臭。
    苏柏冷笑一声,反手将刀身送进了那块黑眼里。
    鲜血从黑眼里涌了出来,肉瘤整个为之一颤,编织整个牢笼的无数菌丝瞬间触电般回缩,苏柏也被重重地抛在地上。
    “规模大了挺烦人的,就是蠢了点。”苏柏喘着气默念,一息之后,她腰部强行发力扭转,转身挥刀朝杨潇斩去。
    另一丛菌丝再次被削砍下一半!
    杨潇双手捂着肉瘤的黑眼,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因为那一刀再次到达另一个高峰,与此同时剩余的菌丝仿佛变得愤怒了,数倍于之前狂暴地挥舞!
    苏柏躲闪不及被摔在了墙上,喉咙处一股腥甜上涌,她靠在墙壁上吐出一大口温热的鲜血,刚刚才勉强结痂的伤口又裂开了。
    看来只是那一刀还不够。
    苏柏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她的视野时而清晰时而模糊,面前的影子也时而像是畸变的杨潇,时而像是那个应该被她称作“父亲”的男人。
    她冷笑了一声,即便是现在,太岁也没有放弃继续侵染她的神智。
    苏柏缓缓地拾起刀,紧握在手中。
    刀尖拖地,她蹒跚地朝着面前不断变换的影子走去。
    男人的谩骂和杨潇的尖啸充斥在耳边,让她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摇摇欲坠。
    “啊!!!”
    苏柏忽然怒吼着将刀刺入自己的大腿,鲜血喷涌而出!
    剧烈、钻心的疼痛瞬间让她清醒了过来!
    疼痛如同烈火灼烧着每一根神经,无比清醒的苏柏抓住这一瞬间机会,手中的直刀如同炮弹出膛那样轰然脱手!
    刀身撕破空气和阻拦的菌丝,径直贯穿了肉瘤上的黑眼!
    核心被击中,所有菌丝再一次猛地收缩,苏柏没有停留,她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飞身冲向杨潇!
    隐秘王座的力量再度上涌,密集的风刃凝聚于双拳,苏柏怒吼着一拳接着一拳地砸进肉瘤的黑眼里!
    杨潇后仰倒地,惨痛地嘶吼着,菌丝们不顾疼痛纷纷涌上来环抱住苏柏,倒刺抠进她的皮肤里剜得鲜血淋漓,可根本无济于事。
    苏柏根本没有停手的迹象,她的双眼早已被猩红占据了。
    她疯狂地快速挥拳,每一拳都仿佛重炮无情地穿透肉瘤,将其下的大理石地砖和混凝土砸得粉碎。
    没有任何技巧。
    只是单纯而极致的暴力!
    肉瘤早已被撕成了无数血淋淋的肉块,而苏柏却没有停手的意思。
    她被剩下的菌丝死死缠绕着,像是穷途末路、伤痕累累的困兽。
    忽然间,走廊的另一头似乎有什么东西刺破了空气,正啸叫着疾速冲向这里的战场!
    那是一把刀柄缠绕着白布的日本刀!
    明亮如镜的刀身切断了无数菌丝,几乎和苏柏贴面擦过,清冷的刀光在一瞬间映出她幽深的红瞳!
    与此同时,高挑又有些瘦削的身影从远处飞速逼近。
    纪东歌!
    乌鬼切穿透“杨潇”的胸膛,将她钉在了墙壁上,成群的菌丝瞬间失去了活力,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纪东歌身上还穿着普通的白色衬衣和黑色西裤,看起来是时间太紧没来得及换。
    他沉默地走到苏柏面前,他解下右手缠绕的布匹。
    掌心的那只眼睛霍然睁开,眼球缓缓转动,如同龙蛇之瞳那样妖冶森然。
    他对着苏柏抬起手掌,掌心的眼睛不再环视了,转而静静凝视着苏柏的双瞳。
    目光交接的一瞬间,苏柏愣住了,片刻之后,她眼中漠然的红潮逐渐褪去,只留下一对澄澈的琥珀色瞳孔。
    “还好么?”纪东歌面无表情地问。
    “还好。”苏柏面无表情地答。
    “你的气息太乱了,我以为夏家把你训练得够好。”纪东歌再度缠上右手的白布,那只如同龙蛇的眼睛缓缓合上。
    “学长说得对,可总会有一次失误。”苏柏说。
    “我没有批评你的意思,”纪东歌的声音淡然却又温雅,“你很强,隐秘王座给了你击溃一切外敌的力量,但你也要学会在内心构筑防御,不要被自己的内心所击倒。”
    “知道了。”苏柏捡起直刀,朝被钉在墙上的杨潇蹒跚而去。
    “你被她骗了。”纪东歌拔出钉入墙壁的乌鬼切,刀身上的血迹迅速内敛,转眼又变得光洁如镜。
    苏柏看向纪东歌。
    纪东歌收刀回鞘:“她为了自保,将头分成了两半,一半留在原来的位置,一半后折藏在背后。”
    纪东歌将杨潇的身体翻转过来。
    杨潇一半的脑袋霍然暴露在两人面前,它以一个诡异的角度翻转折叠贴着杨潇的脊背,睁大着苍浊的眼睛盯着天花板。
    只是已经连带着胸膛被乌鬼切贯穿捣毁了。
    “这不是主根?”苏柏望着走廊外暗红色的天际。
    “杨潇”被摧毁后,结界并没有消失。
    纪东歌看向手中的乌鬼切,刀身安静地待在刀鞘里:“乌鬼没有反应,说明这大概率是主根,但太岁的结界也的确没有崩溃。”
    “怎么回事?”苏柏问。
    “结界没有消失,但也没有继续扩张,”纪东歌缓缓说,“这层结界......可能被某种力量固定了。”
    “固定了......”苏柏垂下眼帘,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纪东歌将刀装进刀袋里,示意苏柏和他一起下楼。
    他拨通电话。
    “嗯,解决了。”
    “一切顺利,但结界没有消失,应该也没有继续扩张。”
    “这层结界不是封闭的,任何人都能走进来,我们应该迅速在这里部署后勤。”
    “截止停止扩张前,这层结界的范围大概是一个半径为三公里的圆形区域,包括8座小区,2所中学,4所小学,1所医院。”
    “没关系,学生会今晚的讲演我已经推迟到下学期了,同学们都很善解人意,说是改成开学典礼的学长分享会。”
    “好的,我会带他们一起回收容所。”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