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这是古堡中一座空间巨大的环形大厅,装潢和布局让它看起来更像是一座古典剧场。
    秦尚远环顾四周打量着环境。
    大理石贴砖,鎏金的装饰,四处都充斥着一种典雅久远的气息。
    中世纪风格的立柱支撑着绘制着厚重油画的穹顶,巨型的水晶吊灯是这座大厅中的唯一光源。
    数百个观众席被分割为数个区位,他们脚下是绘着奇诡暗纹的深色羊毛毯,座椅的绒面反射着精致柔和的微光。
    整座剧场座无虚席,只是座位上的那些客人都是和秦尚远一样是模糊的影子,坐席在暗沉鎏金的灯光下显得鬼影重重。
    舞台上的猩红色幕布安静地下垂,在开场之前,这里的一切都悄无声息。
    小N说得没错,来参加这场拍卖会的客人都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在这种隐去身形的方式下,彼此只能大概知道对方的性别。
    无奈之下秦尚远只好仰头,把目光投向穹顶的壁画。
    目光触及到壁画的一瞬间,他愣了一下,那是一幅很奇怪的画,他从没见过。
    漆黑的大地上硝烟四起,恶魔们张开背后的双翼,他们被猩红色的闪电环绕着,手执发光的利剑从云端降临人间。
    这幅画里,恶魔......是从天上来的?
    “他们都在议论你呢。”小N的耳语将出神的秦尚远拉了回来。
    “什么?”
    秦尚远扭头,那些原本还在窃窃私语的幢幢鬼影仿佛瞬间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接着以一种极小的声音交谈。
    可不管他们再怎么小声,秦尚远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德语、法语、意大利语、日语、阿拉伯语......
    各种秦尚远听不同的语言,此刻在他的耳朵里都无比的明晰。
    “你闻到了么?他终于来了。”
    “秦......你确定是他?”
    “虽然年轻了些......但核质的气息是不会骗人的,它已经苏醒了过来。”
    “真是令人垂涎啊......可在座谁的肉体又能承受核质的侵蚀呢?”
    “所以才没人敢轻举妄动啊。”
    “听说夏氏为了他不惜和约束局内部冲突,啧啧,那可是约束局啊。”
    “约束局......一群道貌岸然的东西罢了,各怀鬼胎,和议会里的那群政客没什么区别,迟早会决裂的。”
    “真是让人心痒痒。”
    “再忍忍吧。”
    “准备好了么?今晚会是一个盛大的开幕。”
    秦尚远耳边充斥着嘈杂的声音,他眼角的肌肉微微抽动:“他们在说什么?”
    他听不懂那些乱七八糟的语言。
    却能听出那些私语中的讥讽、嘲弄、不屑以及......欲望。
    出神之间,电话忽然响了。
    糟了,忘静音了。
    秦尚远连忙捂住诺基亚的喇叭,瞥了一眼来电人立刻傻眼了......
    苏柏?
    不是,这里不是结界么?电话还能打进来的?
    秦尚远愣了几秒,然后才怀疑着接通。
    他扭头捂嘴:“喂?”
    ·
    十分钟前。
    英冬中学,太岁结界。
    苏柏背负直刀,挥舞风拳破开前方的囊肿,肉块应声被密集的风刃切割成血腥的数块,突破封锁后,苏柏一脚踏上了黏腻湿滑的楼梯。
    相比于被肉毯铺满的广场和教学楼外壁,楼栋内的太岁肉状组织少了很多,根本像是踏入了另一个空间。
    苏柏缓步踏上楼梯,她想了想,还是从背上绑缚的刀鞘中抽出了那柄直刀来。
    直刀在微光下闪着寒芒,苏柏扫了一眼,明亮的刀身映出她的瞳孔。
    这是斋藤三叶作为代行官的制式佩刀,用混有诡银的精钢一体压铸而成,刀身笔直而强韧,对上魔物犹如涂满剧毒。
    虽然说审判院代行官的主要面对的是拘束官,但这种武器在战斗中也往往能够发挥奇效。
    因为担心苏柏持续使用契约能力会体力不支,所以斋藤三叶毫不犹豫地取下身上的佩刀交到了苏柏手里。
    苏柏其实并不习惯用刀。
    她学过刀术,不过都是为了近身搏斗和刺杀服务,比如要怎样在半步内的距离中悄无声息地杀掉目标,或者要怎样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夺取武器进行反杀。
    除此之外,长刀在她手里其实和一截钢管没什么区别。
    而她也没有斋藤三叶想得那么脆弱,即使没有隐秘王座的契约加持,她的肉体强度也完全抵得上数个成年健壮的男性。
    除非身体有伤,否则契约能力对体力的损耗于她而言不过是微乎其微。
    她是个奇怪的人。
    有时候就像一门铁炮钝而沉重,有时候又像一柄利刃快而锋利,但无论是铁炮还是利刃,它们生来都只是为了在战场上一往无前。
    苏柏贴着墙朝教学楼深处走去,路上生长着几柱黑色囊肿,苏柏抬手刀光闪过,正在呼吸起伏的骇人结构瞬间化为一滩脓水。
    斋藤三叶说的太岁本根,就是这种魔物在最后扎根前所选择的宿主。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里的本根就是那个叫杨潇的女孩。
    她被太岁当做跨入现实的媒介后,会像幽魂一样游荡在这片区域内,这些疯狂生长的肉质组织就是很好的证明。
    越靠近她,神智受到侵染的风险就越高。
    但苏柏从它制造的幻境中醒来过,她自身的意识会对这种侵染产生抗性。
    苏柏提着刀,谨慎地环顾四周。
    长廊上弥漫着轻薄的红雾,夜空也被染成了暗红色。
    大大小小畸形的肉瘤附生在大楼外壁缓缓地喘息起伏着,类似根系或者血管的结构向着四面八方铺生而去,布满这栋大楼的每一个角落。
    宛如末日一般的光景。
    苏柏抬头看了一眼门牌,她现在位于顶楼的音乐教室,这是秦尚远描述中自己最后见到杨潇的地方。
    看来太岁背后的人应该是以夏蔷柔为目标的......不过也不能排除他的目标是秦尚远。
    秦尚远从来都是夏氏重点关注的目标,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只是秦尚远过去一直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察觉不到罢了。
    不过苏柏现在并不是很担心秦尚远。
    除了受命保护他的自己,她明显能够感觉到还有别的人在盯着他,那些人心怀鬼胎,未必都是良善之辈,甚至会像是豺狼捕猎羔羊那样对他垂涎欲滴。
    不过一旦当森林里豺狼的数量多起来时,它们就会为了争夺羔羊的所有权,而死死地盯住彼此。
    先动者死。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教师职业弱?我的学生全员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