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秦尚远咽了口唾沫,杵着雨中剑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暗红色的粒子围绕他的周身飞快地修补着伤口,可视野里的精神值却定格在了75。
    耳朵边上像是有人在低语呢喃,又像是萦绕着幽幽的蜂鸣。
    秦尚远略有不适地揉了揉太阳穴,恍惚间那阵声音又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夏蔷柔也停下了脚步。
    她如梦初醒般站定了身,茫然地回头,眼瞳漆黑透亮。
    “你......醒了?”秦尚远犹豫着开口。
    他不确定夏蔷柔在刚才和现在的状态下是不是还保持着理智,而且夏蔷柔是不是能够控制她的那双眼睛也是一个问题。
    夏素月竭尽全力地让自己的女儿远离纷扰的里世界,甚至不惜将她送来远离家族的地方成长,没想到夏蔷柔最后还是踏上了这条路。
    真是讽刺啊。
    秦尚远默默地想。
    可为什么在原本的世界里,夏蔷柔和他一样只是一个普通人?
    那时的夏蔷柔是位空降的大小姐,和秦尚远这样终日奔波的小工不一样,据说她只是来基层熟悉集团业务,半年之后就会调去集团管理层的位置。
    旁边工位的宅男老哥脖子上挂着工牌,吸着可乐,煞有介事地跟秦尚远说到最后大概整个集团都会是这位夏千金的,但是千金看着对你好像还蛮有兴趣,你要不去试试?
    第一天就给你配宾利,第二天别墅房产证送你手上了,多拉风啊!
    秦尚远摆摆手说谢谢老哥,这梦这么美你要不一起来做?
    难道他的穿越,不仅仅只是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了别人的人生走向?
    那彼时的苏柏又在哪里呢?
    夏蔷柔看到秦尚远的瞬间,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你你你你!”
    “我我我我!”秦尚远原本就紧绷着的神经被她这么一喊搞得更紧绷了。
    他对姜天河开枪的时候是一点不留手,不过那纯是因为他害怕,匹夫血勇一鼓作气,那股气焉了他也就怂起来了。
    “你没事吧?”夏蔷柔眉眼间有些自责,她上下打量着秦尚远的身体肌肤,“都怪我,让你受伤了......”
    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那副有着些微健美痕迹的胴体上有哪怕半寸的伤疤。
    “咦?”
    “我没事,就是有点疼。”秦尚远挥一挥手,雨中剑化作一抹绯红消失在空中。
    “那是?”夏蔷柔注意到了消失的雨中剑。
    “行走江湖,总要有些奇技淫巧伴身,”秦尚远懒得解释,抱起手臂朝夏蔷柔挑了挑眉,“你懂我意思吧?”
    夏蔷柔恍然大悟似的点头:“哦——”
    秦尚远趁着这个机会观察夏蔷柔的双眼,瞳仁乌黑明亮,清澈得像是一汪浅潭。
    “话说,你刚才......做了什么?”没有察觉到异常的秦尚远决定问问。
    夏蔷柔闻声立马收起了那股憨憨的劲,学着秦尚远抱起手挑挑眉,特有的人美声甜:“行走江湖,总有些奇技淫巧伴身,你懂我意思吧?”
    “学人精!”秦尚远一头栽倒。
    “很奇怪,它突然就出现了。”不过夏蔷柔很快收敛了神色,一本正经地说。
    “它?”秦尚远琢磨着这个词。
    “我昏昏沉沉的,只听到有人在说话,”夏蔷柔揉着额角,像是在回忆,“我没听清它在说什么,就感觉眼睛热的厉害,我本能似的往前走,然后就看到了......”
    “看到了?”秦尚远跟着夏蔷柔断句,小姑娘话一次不说完真是惹人急。
    “那些怪物的一生。”
    “一生?”秦尚远彻底凌乱了。
    “它们在我眼里飞速地成长,衰老,最后变成了一堆枯骨。”夏蔷柔说。
    秦尚远回忆着自己看到的细节,菌仆和囊肿在夏蔷柔的注视下,好像的确是在以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在衰老枯萎。
    难道夏蔷柔觉醒后的目光注视......能够让事物快速衰老腐败,抵达自己的生命终点?
    秦尚远只感觉背后有凉风嗖嗖地吹,不寒而栗。
    “你能控制它么?”秦尚远问。
    夏蔷柔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出现,但是在它出现之前,我耳边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声音。”
    秦尚远心里五味杂陈,夏蔷柔双瞳的能力如果可以控制还好说,如果不能控制,对别人来说就是一颗极不稳定的炸弹。
    可先前她在收容所接受了长时间的观察又回来了,应该能够说明收容所的研究员们觉得这项能力是相对稳定的。
    “不过它貌似只会在我受到威胁的时候出现。”夏蔷柔轻声说,“如果你觉得不安全的话,那我就只好闭上眼睛咯!”
    “啊?”
    夏蔷柔用手捂住眼睛:“不过这样我就没办法看路了。”
    她很自然地伸出另一只柔荑般细嫩的手,嘴上却有些小声地嘟囔:“那、那只能勉强让你牵着我走了!”
    秦尚远愣了一下,目光落在夏蔷柔的手上。
    各种昂贵的护肤精华乳每天都在上面滚个千百遍,加上夏蔷柔本就天生出挑,她的肌肤每一寸的地方都精致温润得像是玉器。
    相比起来苏柏的手就没那么精致了,苏柏的手虽然也是小巧,可上面隐约布着长年累月积下的茧纹,还有些微小的伤痕。
    “愣、愣着干嘛!真是个呆子!”夏蔷柔见秦尚远发着呆,小声地骂了句,又急忙伸手抓了过来。
    可和秦尚远指尖相碰的那一刻,她仿佛触电般停滞了半秒,然后手儿悄无声息地上移了一寸,最后紧紧抓住了秦尚远的手腕。
    秦尚远蓦然回头,只瞥见夏蔷柔那只遮住眼睛的手,微微隙开的指缝忽的合上了。
    “这里真恶心。”夏蔷柔评价,“我闭着眼睛都闻到臭臭的气味了。”
    “没办法,你稍微忍耐一下。”秦尚远带着她往外跋涉,四只脚踩在肉毯上,一深一浅。
    “苏柏她们呢?”
    “不知道。”
    “我们去哪?”
    秦尚远叹了口气,平常也没觉得夏蔷柔话这么多。
    “想办法找到这片结界的边界。”
    两人走远后,穿着防菌服的男人从一旁的肉丛中缓缓走了出来。
    他的长相和姜天河无异,不过是年龄看起来稍大了一些。
    另一个......姜天河!
    姜天河手里提着低温箱,走到那颗已经衰老得快要干枯的头颅边蹲下。
    他用手拨弄了几下那颗和自己神似的头颅,表情有些复杂。
    “枯死成这样,也没办法提取活体了。”姜天河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沉默了看了几秒,姜天河敲了敲头颅的额头:“我以为你至少比他要沉稳一点,没想到堂堂红莲狱,在你手上竟然成了二踢脚,不争气。”
    “姜天河”的头颅无声地看着他,浑浊的双眼里黯淡无光。
    姜天河似乎有些郁闷,叹了口气,索性翻身在头颅边坐下。
    “不过也不能怪你。”
    姜天河像是在对头颅说,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你本来就有缺陷,值夜者晋升下一阶时三人又会归一,你注定是第一个消失的。”
    “你知道么?原本我还担心他对契约的掌控程度远超我之上,到晋升的时候我会死在他手里,没想到祭品丢了,你们死了,现在一时半会儿也不用晋升了,也不用担心他和我抢位置了。”
    姜天河说着说着,脸上似乎有些悲伤。
    “你们死了,我也会寂寞好一会儿的。”
    他抬起手,轻轻拨着面前的猩红雾气,不远处的黑色囊肿正缓缓朝他蠕动而来。
    姜天河只是瞥了一眼,黑色囊肿就伸出了鲜肉色的菌丝探向他的面门,像是在和他打招呼,足以致命的招呼。
    姜天河为难地笑了笑:“抱歉啊,我现在没有心情和你们开玩笑。”
    他伸出一只手指与菌丝轻轻触碰,眼中瞬间泛起冷峻的红光。
    黑色囊肿停下了动作,从菌丝开始,一层荧蓝色的光忽然浮动在囊肿的体表,接着一声极为沉闷的声响由内而外爆发出来。
    囊肿如同内里腐化的空壳,瞬间坍塌了。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姜天河脸上升起一股不耐烦,用力地踏了踏脚下的肉毯:“什么破结界电话还能打进来!?”
    他慵懒地接起电话:“喂?想问结果么?我很负责任地告诉你,失败了。”
    “我觉得现在撤退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我还犯不着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姜天河抬头看向泛着诡异光芒的结界穹顶,“如果你觉得这片丛林里只有我们是猎人,那你就错了。”
    秦尚远一深一浅地踩在肉毯上,夏蔷柔跟在他身后牵紧他的手腕。
    不知道走了多久,路上也存在着不少黑色囊肿,可是却忽然之间对他们无动于衷了。
    没什么遇到危险,可幻听却越发的严重,秦尚远老是觉得耳边像是有人在跟他幽幽窃窃地说着什么。
    随着脚步的越发深入,秦尚远看见远处隐隐约约有一丛影子在浮动。
    只是面前隔着一层肉毯蒸腾起来的猩红色薄雾,他看不太清。
    秦尚远心里一个念头闪过,低头,系统界面缓缓浮现在面前。
    【可选武器:苏伦sr-410。】
    秦尚远伸手,红色的粒子从面板上涌出,在他手里凝聚成了霰弹枪的实体。
    他熟练地翻转手腕填弹,放缓了脚步。
    “怎么了?”夏蔷柔捂着眼睛。
    秦尚远回头“嘘”了一声:“面前好像有东西。”
    夏蔷柔立刻闭上了嘴,同时牵着秦尚远手腕的手攥得越发紧张。
    秦尚远的手里握紧了枪柄,他调动起所有的感官,随时准备应对可能的袭击。
    可那两个影子的轮廓越发清晰,红雾也越发稀薄。
    看清楚影子的一瞬间,秦尚远愣住了。
    “陈米学姐?”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不想当巨星 高手下山祸害师姐 沙漠绿洲部落,谁为王 我的二哈后妈 凡渡 非人联盟 军火之王,我给国家送装备 都市无敌逆天邪少 万族:开局发生变异 一怪长百年寿命,我直接杀崩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