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苏伦SR-410,这个型号的霰弹枪秦尚远在杂志上看到过,双动左轮,弹轮容量五枚,有效射程50米。
    据说是居家防御,旅行劫客的必备良品,因其小巧紧凑的枪身可以毫不费力地放进衣柜和旅行箱里,相当雅致精巧。
    “就它了。”秦尚远心中的一个念头闪过,雨中剑无声地消散,红色面板的粒子拆解开,汇聚在他的手中,凝聚成了霰弹枪实体。
    面前的肉毯缓缓蠕动着,粘液与肉状组织摩擦发出令人耳膜发酸的声响,黑色的“葡萄串”囊肿竟然颤颤巍巍地晃了起来!
    囊肿在数米之外的距离忽然飞扑向秦尚远,黑色的血肉割裂开来,吐出了里面被啃噬一半的人形!
    秦尚远在慌乱中勉强看清了那个人形的脸,虽然已经被吃得不成样子了,但他依然认出了这个人就是那天拦住不让他进门的保安大爷!
    保安大爷被囊肿吐了出来,他浑身裹着厚重的透明粘液,身体的肉被啃去了一半,却好像并没有死。
    大爷血肉模糊地站住,脖颈处的喉管外翻了出来,正“嗬”、“嗬”地喘着气。
    还没等秦尚远倒过心里的那阵恶心,大爷忽然咆哮了起来,半身粉嫩的新肉断口丛开始迅速增生成不规则的巨大肉团,他正在变成和李默一样的肉状怪物......
    菌仆!
    这是对被太岁俘获、同化而成的怪物的统称,它们是被束缚于这株庞大菌类魔物体内的“增生”。
    约束局分级,“潮”。
    秦尚远顿时恶向胆边生,他持枪的手腕猛地一抖,弹轮退出,几乎是同时,暗红色粒子凭空凝聚成了五枚长弹填充进弹轮!
    菌仆最终成型了,它浑身的肉层层堆叠猛然收紧,挥舞着肥硕的肉肢冲了过来!
    它疾速蠕动的样子,让剩下的一半人类肢体像是装饰那样甩来甩去,就像艾尔登法环里的“接肢”葛瑞克,看起来滑稽恶心又诡异。
    秦尚远手腕再度猛地一抖,装弹成功,他精准抬起枪口,在菌仆只有数步之遥的距离扣动了扳机!
    嘭!!!
    子弹在菌仆身上轰出了骇人的血洞,可这头菌仆的动作只是停顿了一下,它半退几寸,随即变得更加狂怒。
    菌仆高吼着,宛如高亢又沙哑的鸡鸣。
    秦尚远脸色微变,刚才的那一枪好像没有对菌仆造成有效伤害。
    他看了看手里的苏伦SR,.357口径的弹药的确没有普通12号口径的霰弹枪暴力,枪械的设计者在轻便性和威力上做了取舍。
    一枪不够,就再来第二枪!
    他没有犹豫,再次抬起枪口步步逼近,向菌仆连续扣动扳机,火光连闪了四次,秦尚远一次性清空了弹轮。
    菌仆还没来得及再次扑击,就被连续的四发弹药猛击得接连后退,肥硕的肉状组织也被彻底轰成了模糊的肉糜,露出深深包裹在其中的保安大爷来。
    这就是菌仆的“核”,处理方式和李默一样,只有摧毁了核才能真正杀死这头菌仆。
    秦尚远手腕猛抖,弹壳推出,再次填弹。
    这一次他闭上眼睛,对着保安大爷还算是完好的头部连开了三枪。
    头颅炸成了血花,核心被摧毁了,菌仆也彻底死去,堆叠的肉状组织以极快的碎度萎缩变脆,像是烂掉的腐叶。
    这头菌仆死后,周围暂时安静了下来,只是肉毯上不断涌动着的囊肿依然让秦尚远感觉很恶心,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一口不断冒泡的大锅里。
    太岁这玩意儿......真的从镜子里出来了。
    如果他和苏柏之前的猜测是对的,太岁真是某人觊觎夏氏血脉所使用的手段,那现在不正是那个幕后人行动的最佳时机么?
    耳边有细微的声响,秦尚远一愣,立刻紧张起来,聚精会神地仔细听。
    是轻微的呼噜声。
    秦尚远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看向自己背着的女孩:“你还真睡得着。”
    他换了个姿势,将夏蔷柔扛在肩上,这样他更好受力一些。
    在医院疗养期间他就见识过夏蔷柔惊人的食量。
    夏蔷柔一餐能够吃下相当于苏柏三餐的分量,换算下来是三个汉堡,三份炸鸡,两份薯条,两个蛋挞和一杯可乐。
    第一次遇见夏蔷柔的那家烤肉店,她也是偷跑出来一个人点了三人餐大快朵颐。
    虽然是个吃货,但夏蔷柔的体重却意外地不算太重,在女孩堆里算是平均数。
    杨阿姨告诉秦尚远说蔷柔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缺点心眼儿,不管碰到多大的事都不往心里去,该吃吃该喝喝,健健康康地长成了现在亭亭玉立的模样。
    秦尚远一听,想了想杨潇那帮人的嘴脸,心说夏蔷柔这小子缺心眼......缺得有点多啊!
    杨阿姨叹了口气又说缺心眼儿就缺心眼儿吧,她一直担心这孩子没什么朋友,性格会变得孤僻,缺点心眼儿反而不会想这么多。
    秦尚远还算有眼力见,安慰说杨阿姨我知道,这不叫缺心眼,这叫“钝感力”,是种大智若愚的人生大智慧啊!
    杨阿姨摇摇头说秦老爷真是个好人,我老啦,不希望她有什么大智慧,只希望她开开心心的,过上安稳的生活......夫人去得早,夏素月也不常来,别看蔷柔不愁吃不愁穿,我亲手把她拉扯大,知道她真正受过多少苦,她啊,其实一点都不快乐。
    杨阿姨满脸风霜,她说着说着眼泛泪光,跟秦尚远比划着夏蔷柔送到她怀里时不过三个月大的样子。
    秦尚远有时候觉得奇怪,在这个世界上,有钱怎么会不快乐呢?
    如果他像夏蔷柔这么有钱,第一件事一定是把购物车里的手办和游戏全都买下来,关在屋子里先玩个半年,然后再收拾行李开始环游世界,去北极看鲸鱼,去沙漠骑骆驼,去海边晒太阳,去东瀛泡温泉。
    是啊,有钱怎么会不快乐呢?
    可夏蔷柔好像真的不快乐,虽然她大大咧咧咋咋呼呼,跟秦尚远勾肩搭背互称哥们,虽然她饭量大得惊人,像是永远没头没脑。
    可秦尚远看得出来,在许多别人看不到的角落,那双眼睛里洒满了孤独和悲伤。
    就像夜里铺满天地的月光。
    夏蔷柔小声打着呼噜,虽然是昏迷,却很安稳。
    秦尚远收回思绪,扛着夏蔷柔跋涉在肉毯上。
    他得先找到太岁巢穴的边界,前方是无尽的黑暗,但它缔结的结界不可能无限大,不然上位恶魔的位置就该让给它坐一坐了。
    他回望了一眼满布肉瘤的英冬校园,苏柏应该不会有事吧......他的心里隐隐升起一股担忧。
    黑暗中的一声枪响让秦尚远停下了脚步。
    秦尚远猛然回头,与此同时,右腿剧烈的灼烧感让他瞬间半跪了下来。
    他面部微微痉挛,扭头看向自己的右小腿,那里被子弹贯穿出了一个血洞,正往外汩汩流着温热的鲜血。
    秦尚远心中一惊,忍着剧痛循着黑暗中枪响的方向看去。
    “秦......尚远?”年龄与他相仿的少年从黑暗中显形,他穿着黑色的行动服,右胸口别着悬剑徽章。
    少年的手中握着枪,枪口正因为刚才的击发而徐徐冒着青烟。
    他有些兴奋地欣赏着秦尚远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表情,随后再次将枪口的准星对准了秦尚远的额头。
    “看来我没认错。”少年笑着说。
    秦尚远咬紧牙关对抗疼痛,用枪柄堵住出血口。
    “你是审判院的人?”秦尚远注意到了他胸前的那枚徽章。
    “审判院代行官,”少年一步步向他走近,“姜天河。”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教师职业弱?我的学生全员神职! 都市修仙:千年后的我归来无敌了 网游之超级游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