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都容市,英冬国际中学。
    夜风凄冷,前半夜刚下过一场雨,青蓝相间的校旗被雨水浇透,黏在了旗杆上。
    黑色的敞篷车甩尾急刹在亮着红光的校门前,刮起一泼积水。
    “话说,这车是你自己改的?”斋藤三叶按住凌乱的长发,满脸呆滞。
    “出了一点意外。”车灯熄灭,苏柏跳下车。
    “你确定是一点意外?”夏蔷柔看着车门触目惊心的断口。
    “嗯。”
    秦尚远走近校门口的保安亭,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夏蔷柔,”秦尚远盯着保安亭里喊,“英东的保安不是24小时执勤么?”
    夏蔷柔一愣,随即说道:“是啊,学校的科学教室有好多贵重器材,会安排24小时执勤的,一般王野也在。”
    “王野校长也负责执勤?”秦尚远有些疑惑。
    “他......好像不用睡觉的。”夏蔷柔语气有些踌躇,“据说他的契约能力很奇怪,是爷爷特意派到我身边来的。”
    “奇怪的契约能力?”秦尚远脑海里浮现出王野那副肾虚体弱的中年男人脸,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斋藤三叶忽然蹲了下来,她以掌接地,闭目冥想。
    片刻后,她缓缓睁开眼睛:“这里,阴气很重。”
    夏蔷柔顿时目瞪口呆:“阴、阴气?”
    “孤魂的气味,我闻得出来。”斋藤三叶指指自己的鼻子。
    “很正常,我们这里的学校多半都建在坟场上。”苏柏说。
    秦尚远也听过这种说法,这是因为坟场的位置通常都很偏僻,并且地价便宜。
    “我还以为这世界上没有鬼,他们是人生前的魂魄么?”
    秦尚远心里一动。
    原来人死后灵魂真的能够保存下来,他们和生前是同一个人么?
    也还能记得从前的情感和羁绊么?
    他忽然想起了妈妈,还有那些生命中来不及告别的人。
    “并不全是,恶魔学中强调人与恶魔都是由灵、肉、骨三部分组成的,这三部分都是独一无二的,它们组合在一起成为了独一无二的个体,”斋藤三叶说。
    “人死之后灵会脱离肉与骨,个体就会变得不再完整,这时候的灵就像一块破损的硬盘,记忆和情感会变得模糊甚至是一洗而空,只留下最纯粹的形态烙印。”苏柏补充。
    “原来如此。”秦尚远低头,好像还是和自己想得不太一样。
    “恶魔也会死,我们会破坏掉他们的肉身,消磨他们的魔灵,”秦尚远又开口,“但为什么会说我们从未杀死过恶魔?”
    “你应该知道,恶魔是因恐惧和信仰的聚集而存在的某种力量,这种恐惧和信仰根植在人类千万年的历史中,根本就没办法彻底消除。”斋藤三叶缓缓说,“所以即便人类摧毁他们的肉身,恶魔灵体的韧性也是人类的灵所远不能及的,这使得魔灵能够在脱离肉与骨后,承受住更大程度上的磨损,同时保留完整的记忆。”
    “和一些神话中不一样,地狱是恶魔的居所,却并不是传说中死人的归宿,”斋藤三叶站起身来,“死去的人当然可以被地狱接纳,但这不是某种定好的契约。”
    她叹息着低语:“更多不被地狱接纳的人的灵魂,等待他们的只是永无止境的滞留和游荡,最后在人间耗尽最后一丝能量,消弭在虚空里。”
    “这里的孤魂就是那些不被地狱接受的灵魂么?”苏柏问。
    斋藤三叶点点头。
    “那头太岁呢?”苏柏沉声问,“这时候它应该很狂妄才对,毕竟已经躲起来发育得差不多了。”
    斋藤三叶疑惑摇摇头:“感受不到,很奇怪。”
    秦尚远抬头望向空荡荡的校园,面前红光乍现。
    久违的系统。
    暗红色粒子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张虚幻的面板。
    【欢迎使用——】
    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秦尚远盯着那张熟悉的红色界面。
    新的弹窗忽然出现。
    【主线任务已开启。】
    ??
    不是,等等!
    你没搞错吧?我这什么都没准备,主线任务就来了?
    【原本你还有一段时间发育的,但是目前因为某些外部的不可抗力,这个进程被加快了一丢丢。】
    加快了一丢丢?你的语气听起来还蛮可爱的啊!
    什么外部不可抗力?
    【提前告诉你了,岂不是就没有惊喜了?】
    嘶~
    秦尚远倒吸一口凉气。
    你是不是装了什么人工智能?感觉你一个系统说话越来越人精了!
    虽然上次公告过在他开蒙之后,系统连带着也更新了一些东西,但秦尚远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和一个活生生的人对话。
    【让你天天对着一个冰冷的人设叽叽歪歪岂不是太不智能了?这属于开蒙之后的服务体验升级。】
    你说的主线任务是什么?
    里斯本的颅骨有下落了?
    【我还以为你早忘了有这号恶魔。】
    秦尚远微微汗颜。
    忘倒不至于,只是回来之后一直没有和他太有关联的事件发生。
    【其实你一直在按着主线相关的任务,按部就班地触发了每一个环节的事件,只是你自己没发现而已。】
    什么意思?
    自己在按固定的路线触发事件?
    秦尚远忽然警觉起来。
    怎么听起来有点像游戏里被设定好的角色?
    【颅骨会在之后现身,你把握住机会。】
    那是什么样的东西?
    一颗人类头骨?
    像水晶骷髅那样的玩意儿?
    【不,恶魔的“颅骨”泛指失去了“灵”的躯壳。】
    你直接说灵肉骨中的“骨”不就好了!
    【不一样,就像对人而言最重要的器官是大脑,“颅骨”是恶魔最重要的“骨”,尤其对于里斯本那样的恶魔来说。】
    里斯本需要颅骨来做什么?
    复活?
    统治世界?
    【你高看他了。】
    【顺带提一嘴,注意倒计时。】
    倒计时?
    【这不是给你练级刷怪的副本任务,只有一次机会。如果失败了,契约会生效,你的灵魂会被直接作为代价交换出去。】
    【通俗地说,你会死。】
    秦尚远还来不及说话,构成系统界面的红色粒子消散在空中,像是一场绚烂的花雨。
    真的会死么?
    秦尚远正微微愣着,苏柏从远处走了过来。
    “看什么呢?”苏柏在他身边停下。
    秦尚远回过神来,扭头的瞬间,视线刚好和苏柏交汇在一起。
    他摇摇头:“没看什么。”
    “你的样子像是有心事。”苏柏很认真地注视着他的脸,像是要从他的眼睛里挖出些答案。
    秦尚远愣了一秒,忽然笑了两声:“哈哈,哪有的事啊苏柏,我也不像是会有心事的人呐!”
    他说完,抬手比耶,咧起嘴做了个傻笑的表情。
    苏柏看着他,沉默了几秒,然后默不作声地埋头在手上缠绕绷带。
    “注意集中精神,不要有太多的情绪波动,”苏柏的声音听起来淡泊宁静,像是无风的湖面,“小心被太岁钻了空子。”
    秦尚远正准备点头,视野的右上角却突然多出了一行数字。
    【6小时59分钟59秒。】
    秒数自出现的瞬间就开始逐刻减小,每一秒流逝都伴随着机械表那样的哒哒声。
    倒计时启动了。
    头顶的夜空中忽然响起了一声空灵而肃穆的回声。
    秦尚远霍然抬头,漆黑的夜空无星无月,仿佛有人在那层看不见的深渊里,敲响了一口浑沉的青铜古钟。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