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黑色吉普猛地甩尾停在了广场的石碑前。
    济美手脚并用推开了车门,她慌慌张张地跑到石阶前,然后愣住了。
    她战战兢兢地在江洋面前蹲下来。
    济美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只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她颤抖着俯身侧耳靠近江洋的胸膛。
    心跳虽然微弱但是存在。
    济美的瞳孔里忽然有光闪动了几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林澜靠近石阶蹲下身,手指轻轻试探江洋的呼吸。
    感受到匀净的气息之后,她又将手轻覆在江洋的额头上像是在试探体温。
    数秒之后,林澜紧皱的眉头松开了,目光静静地落在他的脸庞上,随后她看向身旁泣不成声的济美,眉眼间有些萧索落寞。
    林澜收拾起情绪,走到黑方碑前,抬头看着那个被断刀钉死的男孩。
    “姜天河死了。”
    她伸手触摸姜天河胸口厚厚的血痂,脸色微变。
    “有人来过。”
    “是谁?”济美擦着泪痕问。
    “很模糊。”林澜扫视着周围可能的细微痕迹,一边在脑海中仔细搜寻,可是一无所获。
    冥演空断就像是内置在她大脑里的一台超级计算机,她只需要用眼睛摄入一切细节,这份契约自然会帮她演算出所有可能的结果。
    因为几个小时前她才用冥演空断推算过全局的发展,所以现在这份契约和她的大脑还处在漫长的冷却中。
    但是本能还是告诉她,这里有人在他们之前来过。
    林澜闭上眼睛:“可能是个男人,比我高一些,他三十多岁,像是个……父亲?”
    “会不会是我们的人?”济美问。
    “不会,但他很可能穿着我们的制服,混在我们之间认不出来。”林澜收手,“不过已经没有危险了,他离开得很快。”
    直升机如同盘旋在夜空的漆黑铁鸟,此刻终于稳稳降落在了焦土上。
    穿着白色长外套的金发女人从飞机上一跃而下,余风吹起她的衣角,身后跟着男女一众人,他们手里带着各种设备,训练有素地往建筑群赶去。
    “白医生?”济美远远看着金发女人挺拔傲人的身影。
    她的皮肤白得像是海贝孕育的珍珠,有种钻石与流奶的质感,在火光的映衬下闪着斑斓璀璨的微光。
    白医生埋头用手机发着消息,双指飞速地点击屏幕。
    随后她抬起头来看到眼前的景象,抽了抽架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愣了片刻。
    旋即以一种“不可思议”加“恍然大悟”的表情看着面前的三人。
    “患难见真情啊。”白医生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林澜转过身,平静地打招呼:“白医生,或者该叫你白恩?”
    “拜托,澜子......”白恩揉揉眉心,湛蓝色的眸子显得很无奈,“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这两个称呼有任何区别么?”
    “当然有,”林澜说,“白医生是都容市某家医院的外科医师,而白恩是蓝湖学院黯色蔷薇的魔女。”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魔女的身份,”白恩摊摊手,“我一直觉得自己隐藏得很好。”
    “今晚的你如果是白医生,那就说明你只是来救人的,”林澜顿了顿,“但如果你是白恩,那就说明学院准备介入这场事件了。”
    白恩正想说什么,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前奏铃声是宇多田光的《BeautifulWorld》。
    白恩听到铃声的瞬间,眉眼一垮,无奈地掏出手机放在耳边。
    “喂————?”白恩缓缓地翻了个白眼,极为慵懒地拖着长音。
    “是的,到现场了在收容所,”白恩四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嗯、嗯、挺严重的,周围都烧得一干二净了......林澜在、济美在、江洋......暂时还在。
    秦尚远?没在......啊不是死了,就是字面意思,师弟师妹过去了我没去。”
    “知道了你别催了,怎么年纪没我大却跟个老妈子似的,”白恩痛苦地揉着眉心,“审判院的人早被啃成骨架了,还被那个疯子烧了一遍,现在整个现场就像一台焚化炉,有点烤肉的气味。”
    “嗯、嗯、不是医学生的恶趣味,是真的有股烤肉的气味。”白恩点着头,抽了抽鼻子。
    “你放心没问题,事情完了我还得回组织述职呢,学院那边顶住总局和审判院的压力别给这边添乱就行。”
    “哎呀我知道,我自己的安全还不能保证么?刚已经发信息给你说了,你每隔三分钟就发一次消息,我的回答能不一样么?求求你别念了行么?”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还在叠叠不休地说着什么,白恩的表情逐渐崩塌。
    “......”白恩崩溃地撩起额发。
    “奶奶的你要再问一句下次这种事情你自己亲自来!”她对着手机麦克风歇斯底里了一句,果断挂掉了电话。
    静了片刻,白恩又拿起手机柔声细语地发语音:“哎呀~我的姑奶奶这件事情你放心,交给我们,不会出问题的。”
    发送成功后,白恩将手机彻底关机,耳朵终于夺回了片刻安宁。
    “你们的......教母?”林澜看着几近精分的白恩。
    “不然还能有谁,这家伙关心得很,夺命连环call比我前男友还吓人。”白恩用手梳理着糟乱的金色长发,“不过谁让她是教母呢?”
    白恩掏出一枚铜色的徽章别在胸口,徽章雕刻着蛇与权杖在火光下熠熠生辉。
    在希腊神话中,这个符号象征着医神阿斯克勒庇俄斯。
    医学系是蓝湖学院里唯一有着自己独立系徽的专业,因为它本身的历史比这所学院更久远。
    黯色蔷薇,又称“炼金魔女会”。
    这个组织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中世纪的欧洲。
    那场轰轰烈烈的猎巫热潮期间,侥幸存活的魔女们彻底隐藏起来,在世界暗面成立了这个庇护所。
    在数个世纪的漫长时间里,这个完全由女性组成的协会逐渐演变成了一个研究机构,也就是如今的蓝湖学院医学系。
    “你猜对了,我今晚是白恩,不是白医生。这件事情学院决定介入,不是派实习生来过家家,而是真的准备武力介入,事态很严重。”
    “我知道。”林澜的语气很平静,“冥演空断告诉我总局上层出现了一些变动,他们准备掀起一场风暴,而都容市就是这场风暴的中心。”
    “当初把冥演空断交给你真是上面某些人的一大失误啊。”白恩笑笑,“这里变得混乱的同时,总局上层也在进行一场战争。
    ‘圆桌会’出了大乱子,夏氏作为约束局的创始家族之一,他们的家主夏守现在已经登上私人飞机去总部了。”
    “学院呢?什么态度?”林澜问。
    “学院现在归夏氏管辖,自然是不遗余力地支持我们。”白恩解释。
    她挽起袖子走到江洋身边蹲下,先是试了试脉搏和呼吸,随后利落地抽出手电筒检查了他的瞳孔。
    “怎么样了?”济美忙问。
    “大体没什么问题,但是心跳和呼吸都很乱很快,”白恩收起手电筒,“但这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契约给他身体带来的负担很大,具体的还要进一步检查。”
    一帮闹哄哄的男人抬着担架,从远处一步并作三步快速走了上来。
    “所长没事吧?”为首的圣物研究院组长搓搓手,满脸的担忧。
    “怎么是你们?医疗部的呢?”济美一愣。
    “他们在恢复原本被扰乱的设备和数据,审判院那帮混球把所有东西都搞乱了。”组长气愤而悲伤,“可怜我们的小猪......”
    但是他立马又拍拍胸口:“幸好没波及到099酱......”
    “099酱?”林澜和白恩异口同声地低问道。
    “一件有着催眠效果的低级封印物,外观是人类少女的丰满双腿,他们经常给它穿上不同颜色和款式的袜子来......呃,欣赏。”济美低声回答。
    “......”
    在场的三位女士纷纷尴尬地侧脸,适宜地避开了这个话题。
    圣物研究院和医疗部号称是“XP的培养皿”,在这里你能见到各种奇形怪状但是自由奔放的癖好。
    “猪死不能复生,我们会永远记得它们的牺牲。”
    沉默片刻,林澜郑重地将手按在组长的肩膀上,她倒是不介意把自己的智商拉低到和这帮宅男一个水平交流。
    “把江洋抬去医疗部维持他的体征,他们知道该怎么做,我随后就来。”白恩抬起湛蓝的眸子。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教师职业弱?我的学生全员神职! 都市修仙:千年后的我归来无敌了 网游之超级游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