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惊慌间,头顶漆黑模糊的地方,盘错静止的枝藤摩擦着流动起来。
    一时间蜂鸣似的声音回荡在下水道狭长的空间内。
    藤蚺那些类似藤条和树枝的器官表面覆盖着细小坚硬的鳞片,它们交错运动起来时,无数密集的鳞片逆向而动相互撞击,发出刺耳的噪音。
    既像是兴奋,又像是警告。
    “他们被抓起来了,你猜的没错。”女人再一次重复道。
    “你、你是谁?”济美压抑住正在加快的呼吸,警惕着问。
    同时,她也没停下自己的脚步,一瘸一拐缓步朝着d区的方向走过去。
    这就是她一开始的目的。
    “如你所见,我刚刚救了你。”女人说。
    她的声音有些冷淡,有些生涩。
    像是一个刚学会说话不久的成年人。
    济美愣住了。
    她停下来,表情略带惊恐地看着头顶覆盖穹顶的那堆诡异的绿色藤状生物。
    藤蚺......说话了?
    “没错,我会说话。”藤蚺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可它的声音却仿佛无处不在,“幸得无上我主,奥丝塔拉·芙罗拉,的凝视。”
    奥丝塔拉?芙罗拉?
    济美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这个尊名对应的恶魔。
    可难道不是封印物的污染才导致了藤蚺的诞生么?现在的它,听起来更像是花之恶魔的使魔!
    据说这位厌倦了纷争的恶魔常常以少女的形象行走于人间,是为数不多与人类为善的恶魔。
    几千年前,她曾在现今的尼罗河流域创造出一片四季如春的广袤水原,是来往商队心之所向的绿洲。
    关于这位怠惰恶魔最近的文字记载,是在千年前的华夏。
    在那之后就再杳无音信,没人知道她最后去了哪里,她的身影仿佛一叶扁舟,就这样消失在了历史浩渺汹涌的长河之中。
    而现在济美才知道,崇拜着她的使魔原来就一直存在于收容所的下水道里?
    难道说她早就已经苏醒了么?
    芙罗拉掌控着生命与意念的权能,作为她的使魔,藤蚺能够通过意识跟济美沟通,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放心,我是友好的。”藤蚺的女声冷冰冰的,听起来活脱脱像是爬行类冰冷的触感,“组长他们,对我很好。我很喜欢,收容所。”
    “你在这里多久了?”济美面对这个诡异的生物最终也放下了警惕,大胆地跟它对话。
    “很久,自从有了意识起,大概有许多年。”藤蚺说,“但直到最近,我才感受到我主的存在,她苏醒了。”
    “芙罗拉醒了?”济美一惊,“可是约束局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任何异变。”
    “我主不希望被人类打扰,她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对人类也很安全。”藤蚺慢悠悠地说,“不过,我们不安全,人类不安全。”
    “不安全?”
    “地面上已经变得一团糟,审判院的人占领了收容所。”藤蚺顿了顿,“我能感觉到,还有别的东西试图侵入这座城市,我一直在与它对抗。但它没有思想,无法对话,这是一件麻烦事。”
    “所有人都被拘押了?”济美问。
    “没错,还有人死了。”藤蚺说,它冰冷的语气很明显地低落下去,“我不能救他们所有人,审判院的出现造成了封印物的躁动,我需要维持住整座收容所的稳定,这也是圣物研究院的任务之一。”
    有人死了?
    济美的瞳孔微微震动。
    她一直以为审判院只是奔着别的东西来的,但没想到收容所会有人因此而死。
    她思忖了片刻,犹豫着开口:“那......江洋,呢?”
    她颤巍巍地想知道这个男人的下落。
    其实今晚的事,早在几天前她就已经有了预感。
    她不惊讶,也不慌张,她只想知道江洋火急火燎地冲出收容所,到底有没有找到消失的林澜?又或者,他自己是否能在审判院的威胁下全身而退?
    “江洋所长很安全,只是高阶封印物压制住了他。”藤蚺说。
    沉默了会儿,藤蚺说:“你担心他。”
    济美一愣,脸忽然烫呼呼的。
    “不,你喜欢他。”
    济美忽然呛得咳嗽了起来,她低着头迅速朝前走去,一手扶着墙壁,另一只手却慌乱地不知道放在哪。
    “这里是下水道,你看不到我的眼睛,所以,不用避开目光。”
    “非人的生物也会八卦么?”济美别过脸,轻轻捂住嘴咳嗽了两声。
    “我只是看到了你的内心,”藤蚺说,“你的心,在我眼里像水晶一样纯净。”
    “......”
    “你喜欢江洋,所以你担心他。”藤蚺继续说,“你很漂亮,可是你为什么总是躲避呢?为什么总是否认呢?你为什么不勇敢地告诉他?
    我感到很奇怪,人类的语言更像是凿子,会把这样一颗纯净的心凿得面目全非。”
    “不要再说了,藤蚺,”济美打断它,“我现在要去d区,这是拖住审判院,救出大家的唯一方法。如果可以的话,你能协助我么?”
    穹顶的藤蔓再度流动起来。
    “如你所愿,你可以跟我说说你的计划。”
    ·
    舒窈山庄。
    卧室。
    “夏蔷柔?很危险?”秦尚远难以置信地重复了一声,他伸手指着那个一脸懵的漂亮女孩,“你是说,你们觉得这家伙很危险?”
    经过之前几轮唇舌上的交锋,秦尚远很明显地感觉到斋藤三叶的态度逐渐地软了下来。
    和他想的一样,本身就背靠阴阳师家族的斋藤三叶,并没有将自己和审判院与裁断庭牢牢地捆绑起来。
    说到底,她也是自己家族里的爱女,在离开家之前大概也和夏蔷柔一样过着物质优渥的生活。
    家族里的长辈一定很宠爱这个女儿,不然也不会让世代守护家族的大式神贴身保护她。
    秦尚远总有种奇怪的感觉,比起为审判院工作,她更像是在暑假参加家族为她安排的一场实习......是来体验生活的。
    不过什么爸妈会让自己女儿去审判院这种地方实习?
    说好听点是督查,说得不好听就是狗腿子。
    难道斋藤家本身和审判院就有一定的联系?
    或者,她是偷跑出来的?
    秦尚远微微摇头,没有再去多想,当务之急是稳住舒窈山庄的局面,确定每个人都处于安全的状态。
    他也不放心这群人能把杨阿姨她们安置在什么好地方。
    “对,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斋藤三叶摊摊手。
    随后她摆正了脸色,那双吊梢眼角的双眼斜斜看向秦尚远:“说到这里,我可以不强制关押你们,但接下来你们必须配合裁断庭的工作。”
    “我和这位大姐来这里,不是为了配合你们工作的。”秦尚远用大拇指指了指面无表情的苏柏,“都容市被入侵了,你说的没错夏蔷柔很危险,不过只是她遇到危险了,她是需要被帮助的那位。”
    “我有危险?”夏蔷柔被接二连三的问题给搅晕了,瞪大了眼睛愣在一旁。
    她求知似的看向苏柏,可苏柏并没有回应她,只是怀抱着手站在原地。
    “入侵?”斋藤三叶眉头微微皱起。
    秦尚远捡起地上的一片碎玻璃走到斋藤三叶面前:“知道太岁么?”
    斋藤三叶将信将疑地看向秦尚远手中的那块玻璃。
    目光接触的那一刻,她的瞳孔仿佛受惊般骤然放大。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教师职业弱?我的学生全员神职!